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036.

网上的沙雕热搜热热闹闹挂了一天,EM的众人却没怎么关注,因为叶南重一回家就病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起了高热,把陆瑛吓得差点不顾叶南重的反对亲自开车送他进ICU。

好在覃双来的及时,将上次剩下的退烧药一喂,高热很快就退了下来。

叶南重倒是不意外,他从小到大很少生病,一旦生病就会反反复复很难好,需要花很长的时间休息蓄养精神,这些覃双是知道的,毕竟他上一次发烧就是大哥去世,接手叶氏的时候。

林川笑担心他又反复发烧,将叶南重的通告都推给了别人,给他空出了休养生息的时间。

叶南重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他梦见了他大哥,梦见了很遥远的记忆。

叶家算书香门第,叶父叶母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也是建国后国家派去国外学习先进技术后归国的第一批人才,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叶北青,却长得高大凶悍,像个土匪。

叶北青出生不久,叶家父母遵从国家号召参与一项项目研究,虽然没有机密到需要住进研究所的地步,但也是朝九晚五忙忙碌碌,时常是一天就能打个照面的,等两人功成身退,叶北青早已过了需要父母呵护的年岁。

叶家父母对叶北青非常愧疚又因为缺乏经验,不知该如何补偿,所以在从大儿媳妇儿口中得知叶北青创业需要大笔资金周转的时候,几乎是把全部身价都投了进去。叶北青也不负众望。他虽然在读书上算个学渣,商业上却是个奇才。

叶父叶母死的时候,叶南重方才懵懂,葬礼上哀乐阵阵,刚刚表示了沉痛哀悼的人们扭头便与人谈笑风生。

叶南重被保姆放在客厅的摇篮里,他透过人群远远的看着被白花簇拥着的两个黑白相框,相框在灯光下反着刺眼的光。

后来人们走了,有个高大的人影走到他面前,伸手将他从摇篮中抱起,过度的力道让他极为不舒服,忍不住挣了挣。

突然听耳边哽咽的哭了一声,“小重,我们爹娘,没了。”

灼烫的温度一颗一颗的砸在他脖子上,那时候的叶南重不知道是什么,他瞪着眼瞧着挺着大肚子远远站着的女人,突然也嚎啕大哭起来。

他大哥叶北青号称商场的新贵“罗刹面”,实则耳根子很软,对着亲近之人,一心只想对他们好,不需要说,就会把一切都呈到面前去,对自己的媳妇儿自然是更好的。

他与姜琳是年少打工相识的,早早就结了婚,相处时间长了,不管喜不喜欢,叶北青对姜琳都是不差的,即便是创业最艰难的时候,也是自己节衣缩食从来没短过家里一口吃的,姜琳想做全职太太,他也依了,尽管他那时,创业项目已经风雨飘摇。

姜琳给他拉来了一笔大资金,让他度过了艰难的时刻,叶北青对这个媳妇儿更是疼爱,恨不得把全天下的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去,姜琳怀孕后,更是包圆了家务活,上班下班还不忘记回家做饭,就连应酬都推了很多。

直到他知道他创业的钱居然是父母的一生积蓄,他第一次跟姜琳吵架,并且直言这公司将来他死后,只会是叶南重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本来就对一个只比儿子大三岁的小叔子不满的姜琳,自然对叶南重更不待见了。

叶南重知事很早,能独立生活后就离开了叶家,但其实住校的每一周,他大哥都会抽空来看他,问他过的怎么样,在学校过的好不好。

“我很好,大哥不用担心,也不缺钱的。”叶南重每次都这么回答。

可叶北青脸上的愧疚却并没有减少,他拼了命的赚钱扩展公司业务,一天三场的应酬酒局,再加上他的超负荷工作,他的身体其实早就亏空了。

随着梦里时间的推移,记忆越来越清楚。

叶南重眼睁睁看着那个高大的人影渐渐佝偻,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发福发胖,眼底下却是浓浓的乌青,三四十岁,鬓边就有了白头发,看起来老态深重。

“小重,我走了啊,公司还有点事,我下次再来看你。”男人厚重的手掌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他身上的西装有些不合身,遮不住他的大肚子了。

明明知道是梦,叶南重却忍不住眼眶一热,喊了一声,“哥!”

“嗯?”叶北青转回头来,拿掉嘴里的香烟,“怎么了?”

哥,我们已经十五年没见了你知道吗?我好累啊哥……

叶南重目光仔仔细细的在他脸上扫视,将他的皱纹沟壑都记得清清楚楚,眼前的脸越来越清晰,就连那点疑问都活灵活现。

梦里的他却控制不住雀跃的开口,道,“哥,我拿到华电的保送名额了,徐国强老师你知道吗?就是你最爱看的那个《老三国》,他在里面演的孔明。徐老师说我天赋很好,进入娱乐圈的话一定会爆红的,他还说要收我为徒弟……”

“哥,我以后还想进修音乐,你那么厉害,我想给你写歌。”

“哥,徐老师说他有个老朋友姓郑,开了家音乐公司,我要是想学可以去的,不要钱。”

“哥,班主任说我成绩那么好,不参加高考太可惜了,他还说我后半年时间反正空出来了,不能再找借口不参加奥数竞赛了,不过我拒绝了嘿嘿。”

“哥……”

“哥……”

叶南重听着梦里那个年少的自己欢喜的说着一件件的事情,叶北青也站在那里满脸笑容的听着,没有丝毫不耐烦。

直到他连挂了三次电话,被少年发现了。

少年的述说戛然而止,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哥,我是不是耽误你工作了?我没事的,你快回公司吧。”

“不是什么很着急的事情,难得你跟我说这些,哥很高兴。”叶北青拍了拍他的肩膀,“再跟哥说说吧,你怎么就想到去考华电了?以前没听你说过,是不是因为……”

“没有哥,”少年仰着下巴得意洋洋的道,“这可是我的梦想,梦想这种事情,当然是要实现了才能说啊,要不然不是吹牛逼嘛!”

“哥,我拿到保送资格后,可是第一个跟你说的,连应城都不知道的。”

叶北青恍然大悟,“难怪我没收到任何消息。”

骗人,明明是特意让所有人都瞒下来,就是等着这时候才说的,为了让一切木已成舟,让叶北青认定他一心只想当明星,然后顺利成章的脱掉继承人的身份。

至于股份或者是别的什么,他也并不需要。

叶北青从他委婉的话中听出了意图,眉心逐渐皱起,他有些苦恼的按了按太阳穴,叹了口气,“小重,你大嫂目光短浅,心性不行,做点小生意还行,坐镇这么大一个上市公司,怕是不过两年就要亏空。”

“那不是还有小远吗?”少年叶南重给他分析,“哥,小远年纪尚小,心性未定,多加培养一定能成为好的继承人。”

“他不行,我的儿子我清楚。”叶北青反过来劝他,“小重,这公司说是我创立的,但大头资金是爸妈的,他们二老才是老板,按照法律算,也轮不到我儿子。”

“所以啊哥,我这不就去实现梦想了吗?”叶南重笑着挑眉,故意道,“哥你总不会跟封建家长一样,强逼着我放弃梦想回家继承公司吧?”

叶北青怔愣了片刻,无奈的笑了笑,“行了,总归你哥还能撑个十几年,你逍遥快活就是,等你结婚生子了,让你儿子跟我儿子公平竞争……”

“那我就不结婚。”少年想也不想回答道。

气的男人伸手在他额头上敲了一记,严肃的道,“不许胡说。”

少年就胡搅蛮缠,直说叶北青歧视不婚主义者。

直到男人开车走了,叶南重看到少年脸上的笑容徒然收起,长长的叹了口气。

一转身,医院走廊上,手术室的红灯亮起又熄灭,ICU的警报响彻天际,医生裹挟着一身血气走出来。

“抱歉,患者脑部血管破裂,已经无法抢救,家属准备一下见最后一面吧……”

“哥……哥!”匆匆赶来的少年书包落在地上,猛地窜了出去。

嘀——嘀——

【检测到宿主情绪波动较大,有抑郁倾向,强制开机中】

被强制唤醒的系统懵逼的看着床上陷在噩梦中满脸痛苦的人,赶紧在脑子里呼唤,【宿主,宿主你醒醒啊,快醒醒……】

叶南重却攥紧了胸口的衣服,呼吸急促起来,眉峰紧紧锁起,他睫毛上沾上了晶莹,他偏头将眼泪和呜咽都埋进了枕头里。

【检测到宿主抑郁倾向加重,为防止自残自杀,是否进行记忆清洗?】

【妈耶,宿主你快醒醒啊!你只是在做梦呀,你再这么自暴自弃下去,程序就要判断你不合格,为了避免你影响世界线,我这边跟法则签订的强制程序会启动的……】

说什么来什么,系统话音未落,冰冷机械的系统音沉闷响起:

【检测宿主抑郁倾向达到中高度,已超过平常人情绪低落水准,有自残自杀倾向,三十秒后即将启动强制回溯程序,倒计时开始。】

系统还是很喜欢这个不依赖未来科技,有自己想法,也不会询问自己去哪里的宿主的,眼看着倒计时展开,它神情都快要绝望了。

机械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检测宿主抑郁倾向减弱……宿主情绪低落……宿主情绪正常……程序关闭】

床上的人模样精致的人长睫毛微微颤了颤,叶南重坐起来,跟刚睡醒一样揉了揉眼睛,哑着嗓子抱怨了句,“系统你好吵。”

【……】系统愣了一下,看着他清明的眼睛,哪还不知道他早就醒了,气的喷出一口气:【我都快急死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离死就差那么一点了?!】

【你以为普通人能随随便便重生吗?这都是有代价的,一旦你不合格,你就会被送回原来的时间点!】

叶南重撇嘴,“我也不是自己想重生的。”

系统一噎,久久没能回一句话。

叶南重在脑子里喊了两声,系统本来不想应,又看他现在还是情绪不高,担心他又一次抑郁,没好气的应了声:【在在在,喊魂呢?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确认你关机了没有。”叶南重从床上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润润嗓,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要不是他眼底还没有褪去的红,没人会知道他刚刚情绪崩溃到抑郁的地步。

好在大家都去跑通告了还没回来,公寓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人注意到他这番狼狈的模样。

系统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行了,反正你朋友来了,我待着也是多余,走了】

然后就利落下线了。

朋友?叶南重一愣,恍然听到门外“啪啪啪”的拍门声响。

“小叶子,你应哥来看你了,快开门,没死家里吧?”应城大大咧咧的嗓音穿透进来。

叶南重:“……”

他拉开门,差点被应城迎面招呼一巴掌。

叶南重病还没好透,刚刚做梦出了一身汗,浑身无力,自认接不住这一下,偏头躲了。

应城也吓了一跳,赶紧要收手,手甩在了门框上,疼的他抽了口气。

“嘶,小叶子你不是病了吗?咋还真来开门了?”应城说着甩了甩手,也顾不上撞红的手背火辣辣的疼,直接就往他额头探去,“你这好像还有点烧啊?赶紧去床上躺着。”

“不是我发烧,是你手热。”叶南重撇开他的手,侧身让他进来,看到了他另一只手抓着的钥匙,上面挂了一个粉色的“小公主”钥匙扣——是陆瑛的。

这个钥匙扣是决赛后,林川笑从公司收拾出来的,说是一个粉丝寄来的,每个人都有,叶南重的是黑色的“KING”字样。

他有些无奈道,“你不是都有钥匙,自己进来不行,非要喊我开门?”

“嗨,这不是随口喊两声嘛,我哪知道你还真来开门。”应城尴尬的挠了挠脸,自觉的提着手里的袋子去了厨房,里面居然放着两个保温桶。

拆开一看,份量不小的四个菜外加一碗汤。

“知道你还没吃饭,特意让我家妈做的,她最近可不怎么下厨了,听说是你病了才做的,就这几样菜,我都没能吃几口,全被我爸抢走了。”

应城委屈的撇嘴。

叶南重立刻多拿出一副碗筷,“一起?”

应城神色挣扎了一瞬,最后眼睛一闭闪出了厨房,讪讪道,“别了别了,我妈要知道我染指了她的艺术品,非得给我抽筋扒皮不可……”

说完就跟要被恶霸拖入洞房的黄花大闺女一样,一溜烟跑进了客厅。

叶南重也就没再多说,一个人将饭吃了。

应城待了一会就告辞离开,摸着下巴看似遗憾,实则嘚瑟的道,“我现在也是个有事业的人了,忙的很,也不能再跟以前一样无所事事了。”

叶南重拆穿他,“你有什么事业?电竞俱乐部吗?据我所知,你到现在还没招到人吧?”

应城弄俱乐部是真心的,自然不是随随便便找几个选手塞进去,他可是挤出了他宝贝的玩乐时间几乎翻遍了所有游戏,说是手都伸到直播平台了,就找到了几个人选,其中最看好的那个不仅拒了他的邀约,还口吐芬芳的将他骂了一顿。

最后找了覃双,让她帮忙谈了一个快倒闭的直播平台的收购案。

这案子谈下来的时候,叶南重被困在H市的暴雨里,也只知道P&C现在摊子铺的很大,涉及了很多行业,好像还拿下了一个游戏的华国区代理。

叶南重以为不是什么很出名的游戏,也就没多问,让覃双多看着点应城,没钱了找叶氏抠就是了。

现在EM男团成立后,通告不算多却多多少少在赚钱,填补了p&c影视亏空的一部分的资金,让叶南重好不容易十三亿的进程又少了一点,但同样,这也是一个找叶氏抽去资金的好借口。

以前还需要姜琳在中间做轮轴才能批资金下来,现在怕是那些董事恨不得连自己的钱都丢进来。

娱乐圈“遍地黄金”之名,可不是白来的,尤其现在流量兴起之势,越来越明显了。

叶南重的想法应城并不知道,他给了好友一个“你不懂”的眼神,兀自在那美滋滋。

离开前还不忘叮嘱,“你们团现在热度不错,有事没事上我平台直播一下帮我带带流量哈~给你分红!”

“分多少?两百万?滚吧。”叶南重笑骂,“你那点钱给我买块表都不够,我还看不上。”

应城想想也是,十分高兴的跟碰了碰他肩膀,“好兄弟。”

……

林川笑下午点电话,问了叶南重身体状况后,告诉他行程有点紧,最早明天才能回来。

叶南重一个人待在公寓里有点无聊,正好拿平板下载了应城收购的那个直播平台。

粉红猪直播平台其实今年上半年才成立,平台老板倒是很有想法,想要赶一波4G热潮,结果没想到热潮还没来,他就先资金断裂,无奈只能断尾自保,倒是让应城捡了个便宜。

陆臻透露了,目前全国4G基站建设基本完成,国家也即将加大推广4G的力度,热潮马上就要来了。

由于收购平台的资金是应城自己出的,覃双帮他谈合同得到了5%的股份,跟P&C影视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它赚钱的话,叶南重还是很高兴的。

粉红猪的logo是一只粉红色还系着蝴蝶结的猪头,点开后页面一片粉嫩,应城接手后对app进行了调整,又高价跟微博等平台几个大博主签订了合约,首页游搞笑、唱歌、水友三大板块热度还挺高,游戏板块虽然也挂在推荐区,但不温不火的。

叶南重看了看,居然还有视频区,视频区的各种短视频不少,还有人剪辑了自己做的音乐片段放上去,叶南重听了听,有些确实不错,不由来了兴趣。

他顺手挂了个直播,又在微博丢了链接后,就开始刷起视频来。

刚开的直播间连名字也没有,点进来全靠缘分。

……

小A原本是粉红猪的程序员,他跟着老板创业,自然在这款app上倾注了许多心血,公司的情况直转急下,他苦苦支撑到最后,直到公司实在发不出钱来了,他才无奈辞职。

他也没办法,他有父母要养,女朋友也马上要结婚了,真的拖不得,离职之后,他应聘到了一家广告公司,即便如此,还是成为了粉红猪的一个忠实观众,每天都要点进去看看,希望这款app能运营久一些。

前些日子听说粉红猪换了老板,然后就下线调整了,上线之后据说热度不错,小A一直忙于工作,直到今天才得以上线看看。

上线之后,他发现粉红猪确实变了很多,新来的主播们据说很多都是段子手,说话很有意思,直播一点都不无聊,他一玩就是两个多小时。

他想着看完这最后十分钟就放下手机工作,然后点进了最后一个主播间。

这也是一个新主播,对方没有开摄像头,屏幕上是一个枯燥的音乐剪辑视频,他等了五分钟,却只有音乐声。

他忍不住发了条弹幕提醒了一下:【?主播没开麦?】

小A发完后又等了两分钟,对方还是没开口,他皱起眉头正要再发的时候,对面短促的“啊”了一声。

沙哑的男声的回道,“没有,有麦,很无聊吗?那我来解说一下?”

他说着就不急不徐的慢慢说起来,那些专业的音乐名词,小A完全听不懂,只觉得这主播声音有点耳熟,像他女朋友特别喜欢的那个新男团主唱的声音。

不过主播更沙哑一些。

小A笑了笑,十分钟已过准备退出,却发现直播间的人气突然疯狂的攀升起来,弹幕也是一片【从微博而来】。

这一幕并不陌生,自带流量的新主播们几乎都是这样。

小A不由停住了,有些好奇:这人原来也是出名的微博段子手?就刚刚一板一眼的不怎么像啊,难道是科普风的?

正想着,对方从推荐视频里点开了一个非常眼熟的,小A的女朋友看过的,并且小A个人也挺喜欢的一个唱跳剪辑视频,名字叫——《你知道为什么EM沙雕团的舞台有多炸吗?!》

“啊,还挺巧。”主播含笑说了一句,“那我就看看有多炸吧。”

长达半个小时的视频点开,熟悉的音乐激烈的鼓点炸裂的舞蹈,让弹幕飘过一片【awsl】。

主播似乎也很高兴,居然跟着歌哼唱了起来。

虽然他微微沙哑的声音很性感,唱的也好听,但作为EM少年团歌粉的小A还是不能忍,密密麻麻的弹幕下怎么让主播注意到呢?小A点开了投雷。

[小A砸了一个地雷,成为了你的小萌物~]

[小A砸了一个火箭炮,成为了你的小萌主~]

叶南重被屏幕上绚丽的字体吸引过,反应了一下才想起这是打赏,赶紧张嘴要感谢,想让粉丝别砸钱,他并不缺,就看到一条加大字体的绚丽弹幕从上头飘过。

[小A:主播能闭嘴吗?影响我听歌了]

叶南重:“……”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完美人生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超A星 我和天敌谈恋爱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穿成人鱼后被分配了老攻 默脉 娱乐玩童 摄政王还没驾崩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