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08.

表演有多久,叶南重他们就打了多久,最后赢到了十万,他幽幽的叹了口气,不顾几位输红了眼的家伙,把麻将房解散了。

恰好百人位置全部坐满,应城在特意拉的【≒篁家榝鰢特家镞//.ら】,顶着五彩缤纷的非主流名字用新开发的语音聊天叮嘱,“别玩了啊,后半段节目开录了,到处都是摄像头,小叶子的一个亿呢!”

他特意强调了下庞大的金额。

陈创皱了皱眉,关上手机凑近了叶南重,没忍住道,“你为什么投资?那个策划案我都看得出来问题,我不信你不知道。”

“我知道。”叶南重看了他一眼,压着声音笑,“倒是你,不是已经在准备出国了吗?干嘛来蹚这趟诨水?还嫌你两个哥哥绊子下的不够多?”

陈创讶然的看着他,好久才扯了扯嘴角,“你也说了,我都准备出国了,满身脏水也不多这一点。”

叶南重顿了顿,转开眼拍了拍他的肩,“有事就说,大家都是兄弟,能帮的都会搭把手。”

陈老大和陈老二可不是什么好相于的,陈创这个正派少爷这几年过的愣是跟个私生子一样。

他不是没想过求助,但他们这些人说是富二代,背后站的都是家族,花钱、吃饭、一起玩没事,要做什么事情帮什么人,可得深思熟虑一下。

叶南重、应城是这个二代圈子里背景最厉害的,如今再加上一个不可说的陆瑛,三个人息息相关。

“……”陈创不蠢,立刻就明白了叶南重这句话的含义。

他惊讶之后,沉默的垂下了眼眸,靠在椅子里,神色晦涩。

一粒种子已经种下了,早晚都要生根发芽。

叶南重想着反正要破产,帮助身边的人总比无意义的使用来的好。

……

场中三位评委已经被雯姐请上了舞台,郑侨生板着脸辩不明情绪,李惠茹掩着嘴始终眉眼弯弯,明显心情很好;唯有宋聪脸色又红又白,分外难看。

雯姐很有素质的没有追问,往下走流程,“如今一百名选手的表演都已经结束,让我们来看看大家的成绩吧,首先宣布应该坐在第100号位置的选手是——楚云禹!”

两束灯光同时亮起,坐在一百号的是一位素人,他面露惊讶的追随另一道光回头看,眼中却满满都是幸灾乐祸。

楚云禹坐在B班的椅子上,灯光下神色茫然,然后猛地站了起来,视线直直射向了评委席的宋聪,愤怒又委屈的张了张嘴,眼睛一下就红了,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叶南重听到这熟悉的名字还惊讶了一瞬,心想系统都说这人是未来巨星了,表演的节目会那么差?难道不是这方面的人才?还是系统弄错了?

【请不要质疑本系统的能力!】系统冒出来义正言辞的给自己证明:【楚云禹二十二岁出道红遍全球,在娱乐圈统治了十年之久,是极具影响力的偶像。】

二十二岁出道,如今楚云禹二十岁,还需要沉寂两年。如果不是他自身能力有问题的话,那就是……

叶南重跟着楚云禹的视线回望,正好捕捉到宋聪毫无遮掩的得意和讥笑。

厕所里的哭声,楚云禹回到后台是红彤彤的眼眶,以及当时和他相撞也恰巧要去厕所的宋聪。

巧合吗?不,叶南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拿起麦克风恶意满满的笑道,“楚什么的同学,做人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要有自知之明,不然走的再高也都是虚假的,还是得回到尘埃里。”

楚云禹狠狠闭上眼,将眼中的恨意全部收揽,才沉默的走下台阶,坐到了100号位里。

陆瑛费力的抻着脖子探头,看了看末尾安静的楚云禹,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么觉得……有点可怜?”

“小矮子,别想了。”叶南重一只手将人推回椅子里,在对方瞪大了眼睛,张牙舞爪的挠上来之前,低笑着道,“镜头扫过来了。”

陆瑛立刻老老实实扒拉好头发,坐直了身体。

排名是从下往上念的,F班除了空降的楚云禹和还没念到的陆瑛之外,都只是内部换了换位置。

陈创坐到了97号,许竞成稳坐83,叶南重前进一名成了F班的老大。

陆瑛进了A班吊车尾,宋聪知道这是注资几千万的幕后大老板要捧的人,吹了一大波彩虹屁,把陆瑛都吹尴尬了。

他喜滋滋的用余光瞥叶南重,心里的想法都表现在了脸上:你有应城捧又怎样,等我这边稳住了大老板,一样能把你摁死。

叶·幕后大老板·南重露出微笑鼓掌:行吧,你开心就好。

反正他已经让覃双去收集这家伙港/独份子的证据,只等着节目播完之后放出来了。

第一期节目录制完毕,节目给放了半天假,让大家回去收拾行李,入住节目组安排的装了很多摄像头的大别墅,这一住可就要住到节目录制结束了。

十二期,大半年的时间。

叶南重现在住的公寓离公司很近,是他在大哥死后才让覃双买的。没重生前的他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重生后的他懒得出门,天天窝在家里当咸鱼思考人生,如今一收拾行李,才发现自己的东西都还在叶家老宅。

“你要不想回叶家,就直接去商场买呗。”跟着过来给未成年当司机的应城建议道。

叶南重摁了摁眉心叹了口气,“反正已经决定了,也没必要躲着,走吧。”

叶家老宅是四合院,地方不算很大,但寓意特殊,本来是叶父叶母的遗产,房产证上写的也是叶南重两兄弟的名字,如今住在这里的只有姜氏母子。

姜琳想要名正言顺的抢走叶氏公司,近来上班殷勤的很,努力塑造自己温柔和蔼共进退的老板形象,家里只有叶致远和他带来的一群狐朋狗友。

他们在开party,重金属夜店音乐吵的隔壁邻居们都出来看,连车开进来都没听到。

应城感觉自己快聋了,捂着耳朵脸色扭曲的骂了一句,“这特么什么鬼?”

“叶致远就喜欢这种调调,十五年都没改掉。”叶南重嗤笑了一声。

不过十五年后的叶致远是不敢在家里放的,于是每天都跟朋友去夜店蹦迪,破产后还在夜店找了一份工作,被陈谦狠狠嘲笑了一番,还跟真爱唐修文碰面了。

后来叶致远火了之后,还有媒体拿这个当作黑点抄,扒出了叶致远家道中落大少爷的人设,反被吸了一波粉。

叶南重对于这个人设其实是欣慰的,毕竟这代表着,他死后,账户里的好几亿巨款没有落到那小白眼狼身上。

客厅里拉了窗帘,非常的暗,沙发上坐了不少人,星空灯在茶几上旋转渲染氛围,尖叫、嬉闹、玩笑,半大的少年扯着嗓子在那嚎“死了都要爱”。

叶南重“啪”的按开了灯,客厅里立刻响起少年们此起彼伏的咒骂。

他乍然看见场中绚丽的如同打翻调色盘的色彩,手指下意识一拨,“啪”的把灯重新关上了。

“太辣眼睛了。”他本来以为陈创他们已经是乡村非主流的巅峰了,现在一看这堆五颜六色的拖把,他发现他错了,陈创他们好歹发型正常!

叶南重缓了一会,正要继续开灯,就听见“碰”的一声巨响。

叶致远踹开茶几往这边走来,嘴里骂道,“草!唐闵你个傻逼,居然敢玩爷爷的灯?是不是又欠揍了?”

“……”

应城后几脚跟着,还没看清屋里的情景灯就黑了,本来还纳闷着想问,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掏了掏耳朵,偏头看自家好友,“哇塞,我没听错吧?叶致远骂你了?”

“他骂的是唐闵。”叶南重强调。

“但他是冲着你骂的。”应城摸了摸下巴,弯腰在鞋柜里摸出一双拖鞋,递了过去,很是幸灾乐祸的道,“我觉得你可能需要。”

叶南重:“……”

他听着叶致远一路走过来没停止过的脏话,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拖鞋不雅观,你往柜子边上摸摸,我哥上次买的高尔夫球杆应该在那里。”

应城如言摸了摸,果然摸到了细长的一根。

叶南重的大哥叶北青大忙人一个,而且心脏不太好,是从来不打高尔夫的,这个球杆是为了叶致远买的。

姜琳溺爱孩子,叶致远又无法无天,上了初中后更是三天两头打架闹事,叶北青为了管教就买了这根高尔夫球杆,刻意放在鞋柜边上用以警示,结果叶北青没多久便意外辞世了,那根球杆,最终还是在叶南重手里发扬光大的。

上辈子,叶致远会乖乖听话,再也不敢在家里轰趴放重金属,这根球杆功不可没。

叶南重死之前其实还挺遗憾来着,怎么就觉得叶致远二十好几也是要面子的,就没有上手呢,还让这白眼狼跑了。

没想到这辈子才重生两个月呢,这小煞笔又撞他手里了。

叶南重想着,颠了颠手里的高尔夫球杆,唇角露出一点诡异的笑。

叶致远已经走到了开关前,他“啪”的按开开关,不爽的骂道,“唐闵你叽里咕噜说什么呢,老子问你话你没听见吗?!”

灯光大亮,眼前的人留着跟唐闵差不多的黑色短寸,却没有跟唐闵那穷鬼一样周末还穿破破烂烂的校服。

这人一身低调昂贵的衣服,身量更高一些,手里捏着熟悉又陌生的球杆,倏然抬眸,五官惊艳漂亮,透着股贵气。

叶致远吓得倒退一步,七彩扫把头抖了抖,冷汗都快下来了,“小、小叔叔……”

叶南重慢条斯理的挽起袖子,笑得温柔和蔼,如同一个合格的长辈,“太久没打了,有些生疏,力道可能控制不住,你担待点。”

叶致远视线挪到那修长的手指握住的高尔夫球杆上,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热门: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 掌中之物 定制情敌 大国重工 凌天传说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青麟屑 手术直播间 全民氪金捧我c位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