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上一章:第10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中原中也很快发完帖子之后, 等了大概有两分钟,结果帖子下面没有一个人回复,甚至连阅览量都还是零。

这个点正是午后休息的大好时光, 没任务做的港黑成员们按理说应该会刷刷内部论坛。

怎么会没人?

中原中也眉头一拧, 退出自己的帖子界面,一看其他帖子发现更新时间就在上一秒。

难道是因为他匿名发帖, 再加上标题又不够吸引人、且透露出的信息又太少的缘故?

中原中也思索了片刻,然后重新点进自己的帖子里,在第一楼编辑出了一大段话。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在一家餐厅见到了一个长相十分好看的男人, 这个男人对我表示了喜欢, 并且亲吻了我的脸颊, 但他和我的上司似乎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发出这段话之后,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左脸颊被吻过的地方仿佛又有了一种火辣辣的灼热感。

这一次,中原中也没有傻傻的蹲在自己的帖子下面等别人的回复, 而是去看了被置顶的那条讲述了森首领被一名叫川上富江的医生始乱终弃的热门帖子。

这条帖子是一个月前由一位匿名人士所发,帖子里十分详细的记录了港黑现任首领森鸥外被川上医生抛弃的全过程。

森首领是怎样的一个人,处于港黑组织的中层和高层人员们在了解不过。

他有着很强的领导能力,一切行为和命令都是以港黑组织的意志为出发点, 从不会掺杂任何私人的感情。

森鸥外是一个合格的首领, 更是一个冷酷无情到近乎残忍的领导者,这样一个内心强大、且懂得如何舍弃与安置的首领怎么会被人始乱终弃,或者说是这样一个以港黑的利益至上的首领是不可能有心思去关注其他与港黑无关的人员。

连关注都是一种吝啬,又怎么会扯到喜欢上来?没有喜欢又谈何抛弃这一说法?

所以在看到这条帖子的时候, 港黑的成员们都不太相信,甚至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这是一条荒谬至极的谣言。

但随着发帖者后续对于帖子内容的详细更新,原本一些还保持中立的吃瓜人员们就慢慢开始动摇了。

原因无他,这条帖子记录的太详细了,把现任首领和川上医生是如何认识的,曾经又有过怎样深厚的渊源和羁绊描绘的细致无比。

详细到仿佛这个发帖者当时就在现场一样。

因这条帖子的主角之一涉及到了港黑的现任首领森鸥外,这样热门的主角使的帖子从发出去以来,一直就备受关注,热度更是随着发帖者的持续更新而稳定上升。

帖子下面的各方回复也可谓是精彩绝伦。

中原中也对这些八卦并不太感兴趣,他只在帖子刚火起来的时候大概浏览过,之后就没有在关注过了。

现在帖子下面还有很多人在回复猜测,发帖者也仍旧在火热更新。

中原中也想到了另一个当事人川上富江,便准备跳转到以前浏览结束的历史楼层,将帖子后续的更新继续挨个看下去。

结果界面才刚跳转过去,回复信息的提示音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中原中也原本打算一会儿在看,却没想到又是几条提示音。

都是回复他发的帖子。

这下中原中也直接退出了热门贴,迅速点进了自己的帖子里。

帖子下面已经有了五条回复,但五条回复都是来自于同一个人。

这个人也是一个匿名者,对方回复的第一条内容就是问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中原中也看了一下这个人的匿名ID,发现这后面的数字与那个编辑森首领被始乱终弃的热门发帖者一模一样。

同一个人?

中原中也顿时警惕起来,再看这个匿名者后面回复的四条,字里行间竟然全是有意无意的试探。

这人明显是想扒拉出他的身份。

中原中也正想着,这个匿名者又回复了第六条————

楼主是港黑的高层们,听说中原干部今日刚刚回到总部。

中原中也看到这一条后,瞬间有种马甲要被扒掉的感觉,于是下一秒,想也没多想的,直接删除了帖子,干脆而利落。

这个匿名者太敏锐了,他可不想自己的帖子成为第二个热门贴。

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匿名者对信息的感知能力太强了,中原中也严重怀疑对方可能是港黑的某位高层。

中原中也想到对方发的那个热门贴,没忍住又点了进去,顺着方才选中的历史楼层往下看了起来。

………………

临近傍晚的时候,付臻红刚用过晚餐没多久,就接到了森鸥外的电话,对方为了感谢了他对于幸村精市那场手术的完成,特意邀请付臻红明日来港口黑手党总部做客。

这是森鸥外在付臻红来横滨之后第二次发出邀请,第一次付臻红直接拒绝了,这一次,因付臻红对中原中也稍微有些在意的原因,于是便应下了这场邀请。

事实上,他本意也是打算在这边再继续待上几天,毕竟幸村精市的手术虽然已经十分顺利的做完,但他答应了这个少年要为对方做一次绘画的模特。

挂完电话之后,付臻红直接进了浴室。

并没有用多长时间,付臻红就洗澡完穿着一身白色浴袍走了出来,他用干燥的毛巾随意擦了擦头发,然后将毛巾扔到沙发上后,去开了一瓶红酒。

红酒是贝尔摩德事先放进去的,付臻红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是贝尔摩德按照他的喜好精心布置过的。

抛开对方在柯南的事情上对于组织的某种隐瞒而言,作为属下,付臻红必须得承认这位金发美人确实算得上是一个称职的助手。

付臻红将红酒倒进醒酒瓶里,然后走到了落地窗前。

此时,黑夜已经将白昼完全覆盖,皎白的明月和闪烁的星星与飘动的浮云一同组成了横滨的夜景。

横滨的夜晚是和东京一样的热闹和繁华,月色与星辰之下,是璀璨夺目的霓虹和川流不息的街道。

付臻红看了一会儿,把醒好的酒倒进酒杯里,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品尝起来。

这酒来源于法国的莫顿庄园,生产于85年,有着还算久远的年岁,虽说只是葡萄酒,却远比一般的葡萄酒还要更辛辣得多。

付臻红没喝几口,狐之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审神者大人,您一整个白天都没有去过本丸了,付丧神们都在想您。”

“想我?”付臻红轻笑:“想如何杀了我吗?”

狐之助闻言,想到零号本丸的那些刀剑付丧神们的现状,顿时也发现自己方才那未经过大脑思考的话语实在是有些虚假和失言。

付臻红没有再搭理狐之助,而是继续喝着酒,他的动作慢条斯理,白皙修长的手指捏住酒杯透明的杯身,从狐之助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付臻红完美的侧脸轮廓和那小巧精致的喉结。

哪怕见惯了美貌付丧神们的狐之助,也不得不承认,审神者大人身上有一种致命般的吸引力。

直到客厅墙壁上的挂钟指向了夜晚十点整,付臻红才停下了喝酒,转动了通向本丸的罗盘。

昨日他放出灵力的时候就顺势将本丸的各处环境都探了个遍,所以这一次,付臻红直接选择进到了本丸的宅院里。

在付臻红出现在庭院的瞬间,本丸内的刀剑们同时感受到了属于审神者的灵力气息。

本丸的天幕比起现实的横滨要显得深邃和单调的多,没有繁星,仅有的月光也被浮云遮挡住了。

庭院的房檐挂着小吊灯,暖色的光晕在本丸过分寂静的氛围下莫名透出了几分诡异和阴冷。

在快要经过一个拐角处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从付臻红的面前一闪而过,付臻红神色不变,依旧不疾不徐的朝着起居室的方向走去。

付臻红进了起居室,才刚刚躺下,起居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进来。”付臻红躺在榻上,神情惬意而慵懒。

门外的人闻言,这才轻轻推开了门。

蓝色的短碎发,棱角分明的俊美五官,华丽的军装制服包裹住高挑挺拔的身躯,来者的身份不言而喻。

对于来的是一期一振,付臻红一点也没有觉得意外,他单手撑着太阳穴,半眯着眼看着走进起居室的蓝发青年。

由于喝了酒的缘故,付臻红的眼眸并不像昨夜那般深邃和幽暗,他的瞳孔上覆着了一层朦胧的雾气,眼尾处也泛出浅而散的薄红。

如浓墨一般漆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有几缕垂在了胸前,白色宽松浴袍衬得他的身材曲线秀挺而优美,胸膛处裸露出来的肌肤细腻光滑,在黑夜下白得有如最无暇的美玉。

他并不需要做什么,就能轻易勾起旁人心底深处那最隐秘的欲念。

一期一振的眼眸加深了些许,他想到了昨夜的疯狂,想到了这个男人是如何在他的疼爱下发出情动悦耳的吟和轻喘,更想到了今日一早在用餐的合室里对方与其他刀剑付丧神的调笑和对自己冷漠的画面。

审神者对他没有任何兴趣,明明他该高兴的,心口却发堵的厉害,甚至感觉到了苦涩和愤怒。

对于这样的情感变化,一期一振已经隐隐明白了什么,但他不想承认,更不敢承认。

一期一振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床榻边。

付臻红有些好笑的看着蓝发青年:“我记得今日的近侍我指名了那个白色长发的付丧神,唔……是叫小狐丸吧。”

上一章:第10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孤独梦想家 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 天团解散后我爆红了 我靠贫穷横扫逃生游戏 花村艳少 完美离婚[娱乐圈] 空响炮 当美人鱼变成残疾O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乡村活寡美人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