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第10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年轻男子的个子并不是很高, 目测一米七都不到,然而气场却绝对超过了两米八。

他的脖子上还戴着一个条纹简单的项圈,领口是交叉的黑色领结, 配上他的马甲与修身长裤, 明明是一种极为正式的打扮,他整个人却充斥着一种锐利又肆意的洒脱。

这是一个实力很强, 同时模样也十分好看的男子,漆黑的帽子下是棱角分明的五官,有着一头颜色醒目的橘色半长发,只发丝的尾端稍微扎起来了一些。

男子的突然出现瞬间就吸引了餐厅内所以人的目光, 匪徒, 店员以及客人。

掌握了这个综漫世界重要人员资料的弱鸡系统, 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份告知给了付臻红。

港口黑手党的五位干部之一, 拥有着超强战力的重力使————中原中也。异能力的名字叫污浊了的忧伤之中,能随意操纵所触碰到的东西的重力方向以及大小。

“你要立刻毙了谁?”

中原中也饶有兴趣的开了口, 他用那戴着黑色手套的修长手指略微抬了抬帽檐,宝蓝色的澄澈眼睛轻轻瞥了方才放狠话的那个匪徒一眼。

他的声音有些低,是一种完全退却了少年感的磁性,然而这样好听的嗓音却让方才还大胆放出狠话的匪徒脸色发白, 整个人都不可遏制的开始颤抖起来。

生活在横滨的黑暗地下世界里的人, 没有谁会不知道港口黑手党的最强战力。

“是中……中中原中也……”

如果说付臻红之前的行为让这些匪徒们感觉到了一种本能的恐惧,是暗暗的、不动声色的、那么中原中也,则是让他们直接在明面上就看到了随时都可能会死亡的危险和压迫。

中原中也勾了勾唇角,笑的不屑又嚣张。

看着中原中也脸上的笑容, 放出狠话的匪徒再也受不了心头的恐惧,握住枪的手颤抖的一松,武器就掉落在了地上。

“他只有一个人!你们都在怕什么!”领头的匪徒咬了咬牙,忍着剧烈的疼痛大声的吼了出来。

其他匪徒却没动,全都战战栗栗的。

即使谁都知道来的只有中原中也一个,但仅凭借他这一个人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全部镇压,港口黑手党们对于背叛者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即便他们是属于最外围的那一波。

“看来是还不够痛……”付臻红垂眸轻声喃呢了一句,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却让领头的匪徒感觉到了一种刺骨的阴寒。

他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付臻红就就抬脚踩到了他几乎已经断掉的手腕上。

付臻红用了五分力道,伴随着一声惨叫,领头的匪徒这下直接痛得晕了过去。

付臻红面色如常的收回脚,这才侧过身,直面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中原中也。

而此刻,中原中也为终于看清楚了付臻红的面容。

视线相撞的刹那间,中原中也微微怔了一下,随即似乎是因为想到了什么,他的神色突然变得十分的古怪。

其他匪徒看了看付臻红,又看了看中原中也,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开枪,领头老大的昏迷让他们失了对抗的勇气,即便他们拿着枪,对方是赤手空拳。

中原中也的出现打破了他们原定的所有计划与任务,若是现在强行开枪,迎接他们的绝对会是死亡,但如果他们放下武器,等警察来了之后选择主动自首,说不定在监狱里还有生还的可能。

在分析完利弊之后,剩下的匪徒们纷纷将枪放在了地上,站起身举起了双手做出了投降的姿势。

这样的变故是其他人都始料未及的,就连赤井秀一也没有想到这个叫中原中也的港口干部只是一出现,还没有出手就完全控制住了危险的局面。

他是知道中原中也的,隶属于横滨地下世界的黑手党组织,维持着这座城市在黄昏之后的秩序。但知道归知道,赤井秀一却并没有直接对上过港口的黑手党们。

港口黑手党的存在维系了横滨的平衡。

赤井秀一真正在意的,一直都是黑衣组织。

虽然他的假死并没有暴露,然而事实上,在一些人眼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他今日会来这家餐厅是为了找到街头人,结果负责街头的人却因为临时出了事儿没有来。不过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倒是让赤井秀一觉得今天这趟并没有白来,这趟极有可能让他身份暴露的赴约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看着这容貌过分旖艳的黑色长直发男人,赤井秀一的目光在付臻红眼睛下方的泪痣上停留了几秒后,眸底深处划过了一抹深思。

付臻红感觉到了赤井秀一审视的视线,不过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现在让他稍微有些感兴趣的是中原中也看向他时那欲言又止的眼神。

付臻红挑了挑眉,“你似乎有话要对我说?”

中原中也试探性的问出一句:“你……曾经有没有始乱终弃过某个人?”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似乎是自己都觉得这问题问得实在是有些奇怪,中原中也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小了起来。

“始乱终弃呀……”付臻红重复了一下,似乎是在琢磨着这个用词的深意,他半眯起漆黑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看向中原中也:“某个人?”

被付臻红这么意味深长的盯着,又听着对方那微微上样的尾音,中原中也的耳根瞬间一红,有些急切的摆手解释道:“那个…你别误会,某个人也不是指我自己,我就是……”

“诶——我们这是来晚了吗?”

中原中也的话还没有说话,一个尚且还有稚嫩的少年音就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我就说完全没有必要过来的啊,作为浪费时间的赔偿,乱步大人要很多的零食。”这道清悦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孩子气。

“总之我们还是先进去吧。”是刚才说话的少年音。

伴随着鞋底踩到碎玻璃发出的声响,餐厅内又走进来三个人。

“唔……为什么这条蛞蝓也在?”

这是一道成熟男性的声音,音色颇为好听,低沉中带着淡淡的磁性。然而不管是那懒洋洋的语气,还是话中的绰号都让人听着就觉得十分的欠扁。

中原中也面色一黑,猛地转过了身,待看清楚最后走进来的那个正打着哈欠的高挑男子后,整个人如同被火点燃了一般,瞬间从还算稳重的港黑干部变成了一个脾气暴躁的热血青年。

“啊——是太宰你这条混蛋青鲭野郎!”中原中也为不由余力的讽刺着。

最先走进来的中岛敦看到了被中原中也挡住的付臻红,顿时眼睛一亮,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欣喜:“你是那天在河边散步的那个人!”

本来还打算与中原中也再说上几句的太宰治在听到中岛敦的话之后,也没在的搭理曾经的老搭档了,而是快步绕开了中原中也,迅速走到了付臻红的面前,一把握住了付臻红的手。

“这大概就是缘分呀缘分,再次相遇的我们不如一起愉快的殉情吧~”太宰治一改方才的懒散,握紧付臻红的手笑眯眯的说道。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滚蛋太宰现在已经从自杀变成了可耻的找人一起殉情了吗!”

付臻红没有说话,只是十分冷漠的盯着太宰治握住自己的那双手。

“啊啦——完全不记得我了。”太宰治松开手,委屈巴巴的说完之后,微微垂下了鸢紫色的漂亮眼眸,黑色的发丝便顺势耷拉了下来,遮住了他瞳孔深处流转出的情绪。

而至于他这话语中的‘不记得’,也不知是指几天前在河边的那一场见面,还是指更早之前……

“我叫太宰治啦,”片刻之后,黑发青年又抬起了眼眸,他盯着付臻红的眼睛,十分自来熟的介绍起了自己:“现年22岁,嗯……工作于武装侦探社,身高一米八一,未婚,是一个十分可靠且有担当的男人哦~”

“太宰先生!”中岛敦有些哭笑不得的喊着太宰治的名字,这种像是相亲才会有的语言由太宰先生说出来怎么就这么奇怪。

原本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的江户川乱步这会儿也多少产生有了几分好奇,这位观察力异常敏锐的大侦探在付臻红与太宰治之间来回看了一眼,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样式偏旧的眼镜,架在了自己的鼻梁上。

几秒之后,江户川乱步颇为兴味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乱步先生?”中岛敦下意识问道。

江户川乱步盯着付臻红看:“嘛——太宰这次邀请的殉情对象背负了很多的情债和人命。”

中岛敦惊呼:“情债和人命?”

情债他完全可以理解,毕竟这个男人模样如此好看,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都很容易就迷恋上,但后面的人命是怎么回事呀喂?

不仅是中岛敦,就连一直在听着他们谈话的赤井秀一以及赤司征十郎和黄濑凉太都不约而同的惊了一下。

太宰治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太过惊讶的表情。

这一群人里面,反而是中原中也的反应最大,神色变化直接又明显,这位港哥干部的表情在听到江户川乱步的超推理之后,瞬间就变得更古怪了。

“果然这人就是港哥论坛里被置顶的热门贴里的主角吗……”中原中也低声喃呢着。

江户川乱步偏头看向中原中也:“诶,帽子君看来是知道些什么?”

“我不是帽子君!”中原中也有些暴躁的纠正道。

江户川乱步摩挲着下巴,一点也没有顾忌的直言说了出来:“我记得被置顶的热门帖子里的主角有一位是你们的森首领?关键字好像还是始乱终弃?”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第100章
热门: 命中注定[末世] 劝青山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审判日[无限]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穿书] 陛下万安 独步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失格情人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