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些匪徒们一共有十五个左右, 每个匪徒的身材都十分的高大壮硕、魁梧有力,他们全部都没有戴任何的头巾或者是面罩来遮挡住脸部,而是极其嚣张的露出了五官, 各个模样看起来都颇为凶恶, 典型的亡命之徒。

由于这些匪徒们都持了枪的缘故,单丛外表和这阵势来看, 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有几分威慑。

付臻红习惯性的坐在最角落,他的左手还拿着一把叉子,餐桌上散发着美味香味的牛排才刚刚上桌。

付臻红不太想去关注这些匪徒们如此明目张胆的闯进这里究竟只是为了单纯的制造一场暴乱, 还是另有所图, 至于为什么不认为是抢劫, 私以为银行是比餐厅更好的选择。

整个餐厅很大, 这些黑衣匪徒们将餐厅的工作人员挟持之后,领头的那一个壮汉勒令所有客人聚集在一起蹲下。

付臻红看了一眼餐桌上还未动过的美食, 漆黑如墨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他忍住了想要发火的冲动,默默站起身,低垂着脑袋与其他客人一起走到了大厅蹲了下身。

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后, 付臻红才发现这里面的‘熟’面孔还并不少。

暂且不论蹲在他身边正有意无意用余光打量他的男子, 就付臻红的斜前方位置,还蹲了两个他不久前才见到过的人,一个是有着一头显眼红发的少年赤司征十郎,另一个是戴着耳钉的金发少年黄濑凉太。

在赤司征十郎和黄濑凉太中间蹲着的是一个褐色短发的女性。

[是铃木园子。]

[嗯。]

付臻红对于铃木财团的大小姐为何会与赤司征十郎以及黄濑凉太一起并不太在意, 稍微让他有些感兴趣是现在正蹲在他身旁的男人。

感觉到身旁的男人再一次将目光移到自己身上后,付臻红也在这时候略微偏头,朝着对方看了过去。

是一个年龄大概三十岁上下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头上带着一顶纯黑色的鸭舌帽,面部轮廓分明而利落,他的模样算得上是十分英俊,唯一的瑕疵大概就是右边眼睛的位置有一片烧伤的疤痕。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撞到一起后,付臻红微微勾起唇角,对着男人轻轻一笑,对方显然没有想到付臻红会突然对自己微笑,于是很明显的怔了一下。

付臻红发现这个男人的瞳孔颜色是墨绿色的,眼下部位有些单褶,眼睛不大,却有种慑人的凌厉和神秘感。

赤井秀一,以“诸星大”的化名潜入黑衣组织的FBI搜查官,组织代号为黑麦威士忌,被称为银色子弹的男人。

知道付臻红就是黑衣组织boss的人并不多,贝尔摩德算一个,就连组织里难得的真酒琴酒,付臻红以往对他发布指令的时候也全是通过了电话合成机械音。

所以即便赤井秀一曾经已经成功跻身进了组织的高层,然而对于黑衣组织背后的真正掌权者却依旧无法得知一二。

“把你们的手机全部交出来!”领头的壮汉中气十足的吼完,示意身旁的手下去挨个检查。

所有的人的手机全部放进了一个袋子里,轮到付臻红的时候,他正准备放进去,提着袋子的匪徒却突然开口:“你把头抬起来。”

付臻红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抬起了头。

在看清楚付臻红的模样后,原本还凶神恶煞的匪徒瞬间就红了耳根,站在原地愣愣的,像是卡了壳。

“你在干什么?”领头的壮汉不耐烦的催促着。

“老…老大……这个人……”红着耳根的匪徒指着付臻红,在付臻红的目光注视下,一向大胆的他竟然变得无比的羞涩,甚至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领头的壮汉这下也注意到了付臻红,他的眼里顿时浮现出了极尽的痴迷和□□的情欲。

“把他带过来。”领头的壮汉匪徒舔了舔唇角,兴致盎然的说道。

干他们这一行的,随时都可能丧命,刀尖里的生活,只有适当的发泄才能消除紧张,所以在欲望上面,自然是男女不忌。

“请…请你跟我过去。”

付臻红没有搭理这红着耳根的匪徒,他眯了眯眼,站起身直接朝着领头的匪徒走去。

其他那些客人也因为付臻红的这一插曲,而把悄悄把头抬了起来,赤司征十郎在发现被点名的人就是上次他们在咖啡店见到的付臻红后,秀挺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小赤司,是送我书的川上医生。”黄濑凉太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在这样的环境下再次见到这个让他印象颇为深刻的男人。

“唔……今天真是太倒霉了!早知道就该跟着小兰去看漫展的……”铃木园子哭丧着脸,果然不该贪恋黄濑凉太的美色。

“别担心,这些人弄出这么大的阵势,警察很快就来了。”赤司征十郎安慰道。

但他这话虽然是在对铃木园子说,然目光却是一直都放在付臻红的身上,他十分认真的关注着付臻红与匪徒的情况,异色的瞳孔里浮现出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担忧。

“你叫什么名字?”领头的匪徒在近距离看到付臻红后,语气竟也不自觉的放柔了些许。

付臻红没有回答他,反而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们看起来不像是来抢劫的。”

“我们是来杀人的。”领头的匪徒唇角边扯开开一抹嗜血的弧度,他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三十秒就是一点,一点一到,每过一分钟,我就杀一个人。”

他这话说完之后,蹲在地上的那些人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浑身颤抖,脸色发白,一些心里承受能力低、受不了即将面临死亡恐惧的人更是直接软倒在了地上。

时间变成了某种催命符,每流逝一秒,心中的恐惧就多一分。

在这样的阵势下,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匪徒们的玩笑。此时此刻,他们唯有期盼着警察能早点到来,将他们从魔鬼的爪牙下拯救出来。

“不怕被抓吗?”付臻红问道。

领头的匪徒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顿时大笑起来,无比嚣张的嘲讽道:“警察有什么用?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正义的跳梁小丑。”

付臻红看着面前这匪徒,因为夸张的大笑让这人的额头处的皮肤出现了极其细微的褶皱和脱落。

原来是易了容,怪不得会如此无所顾虑。

见付臻红不说话,这匪徒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他伸出手抚摸上付臻红的脸颊,在指尖触碰到付臻红面部皮肤的这一瞬间,光滑细腻的触感让他原本还算清明的眼眸变成了全然的痴迷和灼灼的占有欲。

而就在他还想继续抚摸和感受的时候,手腕却被付臻红直接握住了。

匪徒看了一眼自己被握住的手腕,对上付臻红骤然表冷的眼眸,他先是不甚在意的笑了一下,调侃道:“就你这清瘦的身板能抓住我吗。”说完他才动了动,本以为会轻松抽开,却没想到完全无法挣脱。

匪徒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手腕上突然加重的大力让他脸色痛得发白,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面前这个容貌过分漂亮的男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可以任由他调戏的客人。

会死的!

在付臻红的眼眸里,这个匪徒看到了一团如同浓雾一般的幽黑,明明这宛如深渊的瞳孔里没有任何杀气与血腥,却仅仅只是因为冷意就透出了一种比死亡还要让匪徒害怕的巨大压迫感。

匪徒的脸上冒出了热汗,他的身体竟然开始无意识的颤抖起来。

这样的转变在旁人看来无比的奇怪。

前一秒还笑的嚣张满面的人,后一秒就露出了如同见到魔鬼一般惊恐万分的神色。

一直注视着这边,准备伺机而动的赤井秀一见状,放在裤兜里握枪的手又收了回来,看向付臻红的眼神里划过一抹警惕和深思。

这时,将付臻红带过来的那名匪徒终于忍不住出声喊了一声:“老大?”

领头的匪徒听到这一道熟悉的声音,正准备回答,然而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声痛苦的哀嚎:“啊——”

惨叫声掩盖了骨头被捏碎的声响。

其他匪徒们脸色一变,完全没有想到他们的老大就在他们的眼前,顷刻间便被一个清瘦高挑的男人捏断了手腕。

这样的变故让他们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领头的匪徒蹲在地上捂着手痛苦的大喊着杀了这个男人之后,其他的匪徒们才从震惊中彻底回过神来。

十几个枪口全部对准了付臻红,若是其他人面对着这样的场景,怕是早就吓慌了神,然而付臻红神色从始至终都没有一点的慌乱与惊恐。

他看起来太镇定了,镇定到让其他匪徒们都下意识变得紧张起来。

匪徒们看着被黑压压的枪口指着却坦然自若的男子,吞了吞口水,明明老大已经下了命令,一时之间,他们却谁也没有开枪。

所有人都没有出声,整个餐厅只有躺在地上的领头匪徒痛苦的叫声。若是只是捏断手腕并不会那么疼,但付臻红在使力的同时,故意又用针刺进了对方的骨头,找准了联系神经的脉络,他是医生,懂得如何让一个人的疼痛感被放到最大。

“这…这完全符合了我理想型男友的所有标准嘛……”铃木园子看着面不改色的付臻红,实在没忍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这个时候还有空犯花痴的人,除了铃木财团的大小姐,也没有谁了。

“铃木小姐不是五分钟前才说过我是你的理想型吗?”黄濑凉太也极小声的说了一句。

听着这两人对话的赤司征十郎面色一僵,无论怎样,现在这样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下讨论这些,都不合适吧?

“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距离黄濑凉太最近的一名匪徒转过身狠狠的瞪了他和铃木园子一眼,似乎是找到了可以掩饰因付臻红的举动而变得慌乱的理由,这名匪徒试图从黄濑凉太和铃木园子身上找回场子,于是大步走了过来,十分凶恶的说道:“信不信我立刻就毙了你们!”

他的话音刚落,被堵住的餐厅门却在这时候突然就轰然倒塌,破碎的玻璃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哔咔的声响。

一个年轻男子踩着一地的碎玻璃走了进来,裁剪得体的长裤包裹着他的双腿,他穿着马甲,价值不菲的昂贵西装被随意的披在肩上,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热门: 论掰弯学弟的一百种方法 穿进玛丽苏文被迫装直男 弃僧 妃常俏皮:王爷别太坏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绝世剑姬 弄巧成缘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港黑一只兔 大龟甲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