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付臻红看着面前这个自称自己已经是一个老爷爷的刀剑付丧神, 他没有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任何排斥的冷意和杀气,当然,也没有全然相反的热情与欢迎。

尽管三日月宗近的脸上带着笑, 然而他的笑容却并未到达眼底, 他那双宛如新月一般的深蓝色眼眸里是一种不易让人察觉的审视与估量。

三日月宗近,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好相处, 实际上却是最难付出真心的刀剑付丧神,这样的付丧神,将冷漠、算计、心机和思量都藏在心底,不动声色。

付臻红想着对方的介绍, 诞生于十一世纪末, 在刀剑中确实业算是年代比较久远的了, 但放在付臻红面前, 这年岁还真的不够看。

“带我去起居室。”

付臻红丝毫没有要认识其他刀剑的意思,他来本丸之前原本正打算睡觉休息。

这座本丸的时间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基本是一样的, 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一个是深夜时分的时候,另一个才刚刚经历日落的黄昏。

“审神者大人,那是否可以给那些暗堕的刀剑付丧神们手入……”付臻红脚旁的狐之助试探性的开口询问。

“急什么?”付臻红嗤笑,轻描淡写般的瞟了狐之助一眼, 却让这危机意识很强的小狐狸瞬间竖起了绒毛, 胡子微微颤动了几下,老实的闭上了嘴。

付臻红可不是那些善良的审神者,愿意无条件的用爱意和温柔去包容这座已经暗堕的本丸。

不求回报的无私感化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付臻红的身上,更何况被感化的对象还是一群被曾经的主公们伤害过却对他充满杀意和警惕的刀剑付丧神。

三日月宗近不着痕迹的观察着付臻红的脸色, 这位容貌精致的刀剑付丧神用平缓的语气说道:“起居室在本丸的最中心,穿过这处庭院就能看到。”

“带路吧。”付臻红理所当然的用上了命令的语气。

一旁的一期一振看了三日月宗近一眼,又看了付臻红一眼,什么也没说的转身离开了。

付臻红看着蓝发付丧神的背影,突然对正在前方带路的三日月宗近说道:“听说本丸的短刀们都有着十分可爱的面容?”

果然,在付臻红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快要走远的一期一振突然顿住了脚步,猛地转回头冷冷射向付臻红,他的面上全是散发着黑气的暗堕绘纹,唯有一双眼眸里无比清晰的浮现出了那仿佛要将付臻红撕碎的凶狠杀意。

真是漂亮的眼神。

付臻红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兴味意浓的弧度,他的容颜本就长得漂亮妩媚,这么轻轻一笑的时候,眼尾也随着微微上挑,眼睛下方的泪痣也变得越发鲜活,整个人都透出了一种隐隐的妖冶和邪气。

很勾人,是那种明知会很危险,却依旧忍不住想要靠近的美丽。

哪怕一期一振恨不得立刻就杀了这个新任审神者,此刻被对方用一种如此专注且感兴趣的眼神注视着,也不免感到了些许的恍神。

一期一振垂在身侧的手狠狠攥紧成了拳,因为太过用力,尖锐的指甲也深深地陷入进了掌心里,被刺出了一片鲜红的血迹。

他看向付臻红的目光里,杀意和阴冷之气更重,瞳孔中的厌恶毫不掩饰。

若是……若是这位新审神者真的打起了弟弟们的主意,哪怕是完全暗堕成了曾经的自己最讨厌的怪物,他也一定不会让弟弟们再受到那样的伤害。

其实也无怪乎弟控属性的一期一振会如此紧张,第一任审神者就是在夸了短刀们可爱之后,强行让短刀们实行了寝当番。

“想杀了我吗?”付臻红挑眉。

一期一振还未回答,三日月宗近却突然先一步说了一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赞美:“新任审神者的容貌才是最出色的。”

一直未出声的鹤丸国永闻言,唯恐不乱的说着:“呀啦——这样的话乐一点也不像是三日月会说出来的。”

被三日月和鹤丸国永这么一打岔,知道这两个刀剑付丧神真实心思的付臻红也没有再继续逗弄一期一振。

跟着三日月宗近穿过了杂草丛生、遍地都是发黑的残垣的庭院,付臻红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一直走完一条长长的过道,才到了起居室。

起居室的外形是平安京时期的贵族们最喜欢的宫廷式建筑,只是这原本应该是华丽贵气的住处,此刻却满是厚厚的灰。

起居室的们破破烂烂的,尘埃堆积,门角上是一圈大大的蜘蛛网,暗红色的污迹凝固在木制雕栏的外墙上,空气中都飘散着一种腐烂、潮湿和血腥的难闻味道。

付臻红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狐之助见状,立刻说道:“审神者大人,您可以用灵力来改变本丸萧条破败的环境。”

“嗯,”付臻红一脚踢开了起居室的门,将灵力散发出了出来,他控制者灵力的波动与范围,浅蓝色的光晕瞬间笼罩在了起居室里。

几秒过后,光晕散去,出现在狐之助面前的是焕然一新的房间。

腐朽脏乱的起居室变得一尘不染,里面所有的建筑和物件全部被换了新。

付臻红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走了进去。

在狐之助也准备进去的时候,起居室的门被付臻红直接关上了。

被拒之门外的狐之助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又看了一眼同样被挡在门外的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最后又扫了一眼除起居室之外,依旧脏乱不堪的其他地方,嘴微微翕动了几下,实在没忍住说道:“审神者大人,其他地方用不用也改变一下?”

意料之中的,狐之助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新任审神者可不是上面几位善良仁慈的小姐姐,

小狐狸垂下脑袋轻轻叹了一口气,颇为老成的对三日月宗近说道:“三日月殿下,新任审神者不容许被冒犯,深夜时分,还请三日月殿下多看着一点。”

至于多看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暗堕的刀剑们晚上会失去理智,三日月宗近是本丸仅剩的几位没有被影响的付丧神。

狐之助这话既是关心,也算是一种警告。

狐之助和三日月宗近走了之后,付臻红才闭上眼躺在床上开始小憩,之所以只是小憩休息而不是彻底入眠,是因为他来本丸的这第一个晚上,注定不会是一个平凡安稳的夜晚。

天空中细密的小雨在本丸临近深夜的时候终于停了,漆黑的天幕上没有皎白的明月与璀璨的星辰。

整座本丸都十分安静,没有狗吠鸟鸣,更没有蟋蟀蝉叫,只有风吹拂着枯藤的老树发出的呼呼声响。

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从窗外一闪而过。

付臻红没有睁开眼,而是假装睡着,等待着这个送上来门来的猎物。

欠调教的刀剑付丧神……

黑暗中,一个全身都是白色的尖锐刺骨,头上长着两个犄角的黑影迅速蹿进了房间里,很快就来到了付臻红的身边。

尽管这个入侵者已经尽可能的收敛住了全部的气息,然身上那种暗堕的暗黑之气却无论怎样也掩盖不了。

他并没有立刻就动手,而是出奇安静的盯着闭着眼睛假装熟睡的付臻红。

[小红,是一期一振。]

[嗯。]

付臻红并不意外来的会是这位付丧神,毕竟在他刻意的提起了本丸中的短刀们之后,作为短刀家族栗田口中唯一的一把太刀,一期一振对付臻红的杀意从未隐藏。

送上门来的寝当番?

黑暗中,付臻红微微勾起了唇角,在这位暗堕付丧神举起刀剑准备刺向他的的一瞬间,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

视线对视的同时,付臻红在一期一振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直接用灵力束缚住了这个企图刺杀他的刀剑付丧神。

身体突然无法动弹,这让一期一振愤怒的冲着付臻红咆哮了一声,暗堕的太刀在夜晚已经完全失去了仅存的意识与理智,只是凭借着一种保护短刀,消灭不正心思的审神者的本能。

付臻红从一期一振的手中抽出了刀剑,虽说是送上门的寝当番,但付臻红还没有重口到把面前这个跟怪物一般丑陋模样的付丧神看顺眼。

付臻红用灵力入侵了一期一振的大脑,浅蓝色的光晕从付臻红的手中涌进了一期一振的身体里。

随着越来越浓的光晕,原本还在试图挣扎的付丧神慢也慢平静下来。付丧神身上的骨刺随之消散,在头上的那对犄角完全消失的同时,暗堕的付丧神也在付臻红的灵力之下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脸上没有了暗堕的黑色绘纹,也没有宛如白骨一般的坚硬骨刺,蓝发青年除了身上的军装制服依旧十分破烂外,皮肤已经完好如初。

付臻红收回了灵力,而恢复神志的付丧神却早已经红透了脸颊。

一期一振金色的眼眸里浮现出了些许迷茫的雾气,额头上也泛出了细密的薄汗,如同刚刚经历了一场不能言语的暧昧情事一般,半张着双唇,微微喘着气。

事实上,在身体被一股强大的灵力入侵的时候,于一期一振来说,也确实像是一种情动翻涌的体验。

那种充满侵略性的气息流转到他身体每一个角落,就像有一只手在挑逗抚摸,如同灼人的滚烫热流,让一期一振觉得自己仿佛被架在了一堆火焰上,喉结发涩干渴。

付臻红好整以暇的欣赏着一期一振白皙俊脸上的潮红,伸出手抚上了对方温热的脸颊。

他将唇凑到了一期一振的耳边,缓缓吐息道:“主动送上门的寝当番,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付臻红说完,就轻轻咬住了蓝发付丧神的耳垂。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的游戏画风与众不同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乡村花医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我捡的崽都是神明 异界之机关大师 彼之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