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幸村精市患的是急性神经根炎, 付臻红能保证手术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一是因为他在这个世界的医术确实精湛高超,二是因为他本身的精神力加持。

野川本将幸村精市的各项事宜全部转交给了付臻红, 还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专属办公室。

在付臻红仔细研究完幸村精市的病情之后, 综合了这个少年现在的身体指标,最后把手术定在了下周星期三。

第二日上午。

付臻红再去幸村精市病房的时候, 这个模样精致的少年正坐在病床上翻看着一本书。

少年看的很投入,低垂下眼帘,目光落在精美的书页上,神色专注而认真。鸢紫色的半长发温顺的垂落在白皙的脸侧, 在初春的微风轻轻吹拂间, 点染出了一片温柔沉静的眉目。

付臻红的脚步声很轻, 再加上他有意收敛住气息, 于是一直走到门口,紫发少年都未曾发现他的到来。

付臻红站在门口, 静静的打量着幸村精市。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少年的头发并不是纯粹的紫色,而是有点像紫蓝色,如同无边的深海与澄澈的天空的混合。

付臻红站了好几秒,正在看书的少年才似有所感般抬起了头。

付臻红今日换上了白大褂, 裁剪得体的纯白色制服穿在他的身上, 更显得他的身姿修长而秀挺。

他的头发是最纯粹的乌黑,像浓重的水墨,他的衣服又是一尘不染的白,像无垢的霜雪, 冷白与深黑的交融,让他无端多出了一种禁欲冷清的气质。

幸村精市合上书籍,对着付臻红微微一笑:“川上医生,日安。”

付臻红点了点头,目光从幸村精市的脸上移到了书的封面上。

保罗·魏尔伦诗集……

法国人崇尚浪漫,这位诗人的诗歌也多以

优雅、精美且富有音乐性的文字著称。

付臻红走了过去,不冷不热的说道:“这诗集并不适合在病房里看。”

幸村精市回道:“魏尔伦的诗虽然太伤感,但对于情感的描绘却十分细腻。”

“情感的描绘?”付臻红突然笑了,他今日来原本只是为了告知幸村精市手术的时间定在下周,此刻听到这个少年这么说以后,不禁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

“怎样的情感描绘,”付臻红俯下了身,目光与幸村精市的目光平视着,“绝望?悲痛?或者是……爱情?”

他的嘴唇微微动着,说话时一张一合间,洁白的贝齿更衬得双唇如花般殷红和娇嫩。温热的呼吸从他的唇缝间流转出来,隐隐喷洒到了幸村精市的鼻尖。

这已经是超过了一个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安全距离,甚至比之普通朋友间的距离都要更加的近。

幸村精市应该选择避开,但他却没有做出远离的动作,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的不适和抗拒,而是用那澄澈如琉璃般漂亮的眼眸看着付臻红,脸上始终带着浅浅淡淡的温和笑意。

比起昨日那些来见他的少年们,作为部长的幸村精市要显得镇定和沉稳的太多。

不过哪怕在镇定,也终究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在付臻红微微勾起唇角,做出接下来一番举动之后,幸村精市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付臻红用食指轻轻点了点书籍的封面,将唇凑到了幸村精市的耳边,缓缓念出了魏尔伦的诗集中最著名的关乎于情与爱的细腻且暧昧的文字……

“皓月闪烁在树林,

枝干上树叶下,发出一种声音

啊,心上的人……”

付臻红的声音磁性而缠绻,如同从指缝中缓缓滑落的细沙,最后一个字他故意拖长了尾音,像是百转千回,更像是一汪被轻轻拔动的春水,无端透出了一种让人耳朵发痒,难以自持的蛊惑力。

他念着情诗,柔软的双唇里吐露出了心上的人。

湿润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幸村精市的耳根,紫发少年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面色上的镇定已全然消失不见。

耳边,脑海,仿佛只有一种声音。

心上的人……

幸村精市的心跳加速,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这个医生正在对他表白的错觉。

他闻到了医生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香息,不是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而是一种忍冬花的香味,淡淡的,夹杂着似有若无的烟草的气息。

付臻红很满意幸村精市的反应,他捏了捏这个紫发少年微红的耳朵,撤离开了身体。

在感觉到少年随着他的远离而明显松了一口气后,付臻红低低的笑了起来,他站在病床边,低头看着坐在病床上正抬头望向他的少年。

付臻红垂下的修长眼睫轻轻煽动着,晕染着眼尾下的泪痣越发的妩媚和多情。

他唇角边微微抿起的弧度,是漫不经心的散漫笑意,带着毫不掩饰的恶趣味,明明不是故作姿态的勾引,却让人有种被引诱了的错觉。

不太像是医生,更像是诱人心魔的妖怪。

最终还是幸村精市率先移开了目光,他似乎明白了付臻红的恶趣味,于是有些无奈的笑道:“医生,请别在捉弄我。”

付臻红挑了挑眉,对此不置可否。

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花,那里已经从三色堇换成的雏菊,“还真的换上了。”

幸村精市顺着付臻红的视线看过去,白色的雏菊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示出了一种明媚坚韧的生机。

幸村精市的唇角勾了勾,缓缓说道:“因为有好好在听医生的建议。”

“手术我定在了下周星期三。”付臻红说出了来病房的真正目的。

下周星期三……

幸村精市闻言,微微顿了一下。

“怎么?那天你有别的安排?”

幸村精市随即就摇了摇头,语气温柔而顺从:“全听医生的。”

付臻红的记忆力很好,即便他现在身处的空间是由很多不同的世界所融合在一起的,他也依旧能清楚的记得他需要如记住的所有剧情的走向。

所以他知道下周星期三于幸村精市来说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日子,是日本初中生网球界的关东大赛,立海大对战的正是今年的网球黑马队伍青春学园。

不过幸村精市既然选择不说,付臻红也就装作不知道,他的人设本就亦正亦邪,自然不会去花心思照顾这少年人复杂的情绪。

付臻红说完正事也就没有再继续待在病房里的理由,他只是负责跟进病情和为幸村精市做手术,至于一些日常的检查自有专门的护士来做。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幸村精市突然叫住了他,“医生,能常来病房跟我说说话吗?”

这样的请求可以理解为一个患者在即将动手术前对主治医生的一种依赖。

然在付臻红做出方才那一番显得有些暧昧的举动后,这样的话语就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意思。

付臻红盯着幸村精市看了几秒,随后便笑了起来,“好呀。”简单的两个字里却透出了一丝轻佻和揶揄,不是医生对患者的包容,而是对猎物的趣味。

正如付臻红所答应的那样。

接下来的几天,付臻红每天都会去幸村精市的病房,有时候是阳光初现的早晨,有时候是日落的黄昏。

幸村精市总是先打招呼的那一个,以最温和的笑意对付臻红说着日安。

这些天里,虽然付臻红每次来之后说的话并不算太多,时间也没有待上太久,但连续几天下来,与幸村精市的关系也算是变得越来越熟络。

付臻红从来不会用上敬语,他每次都是直接喊着幸村精市的名字,而幸村精市,依旧称呼他为医生,只是语气却变得越来越自然和轻柔。

偶尔付臻红来幸村精市病房的时候,会遇到前来探望他的队员们,这些少年们个个精力充沛,对网球的热爱让他们仿佛永远都不知道疲倦。

付臻红在的时候,这些少年们会有所收敛。

特别是那个只听了付臻红说的半截话就情绪激动的切原赤也,这个海带头少年一看到付臻红,就下意识把身体藏在戴着帽子的老成少年身后,但是眼神却又不受控制的总往付臻红的身上瞟,瞳孔里还时不时闪过极为纠结的情绪。

付臻红觉得这个名为切原赤也的黑发少年实在有趣,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小动物一般,只要付臻红一将目光移向他,对方就跟触电了一样,红着耳根迅速将脸撇开。

往往这个时候,就会得来戴帽子的老成少年一句太松懈了的话语。

……………………

在为幸村精市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

刚洗漱完的付臻红就遇上了一个小插曲。

在他从卫生间走到客厅的时候,一面落地镜里突然就迸发出了一道强烈刺眼的白光。

几秒之后,白光散去,一个花色鲜艳的小狐狸出现在了付臻红的脚下。

付臻红的头发因为刚刚洗完的缘故,还在滴着水,湿润的黑色发丝贴在他白皙的脸颊,像雨后的海棠,无不透着一种柔软妩媚的风情。

但狐之助可不认为拥有着如此庞大灵力的男子会与羸弱沾边。对上这个人漆黑深邃的眼眸,明明这眸色里没有任何阴沉的情绪,却无端让狐之助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这种久违的压迫感让狐之助在付臻红还没开口询问之前,就率先的介绍了自己:“我叫狐之助,负责为审神者大人服务,今后还请大人您多多指教。”

“审神者?”

狐之助乖巧的点了点头,为付臻红详细的介绍起了时之政府、历史修正主义者以及刀剑等。

“所以是让我以审神者的身份,带领刀剑们去修正历史?”

“是这个意思,但是……”狐之助的声音突然变小,有些哆哆嗦嗦的说道:“但是……您即将接手的本丸可能与寻常的本丸不太一样。”

付臻红挑眉:“不太一样?”

狐之助深吸了一口气,一股脑说完:“您要接手的本丸是一座暗堕本丸,因第一位审神者强行试行寝当番,导致本丸的刀剑们全部暗堕。时之政府之后也曾安排了第二位审神者去接管,然而第二位审神者的温柔态度并没有感化这些刀剑们,反而加深了暗堕程度。”

“我是第三位?”

“不,”狐之助吞了吞口水,对上付臻红的眼神,十分艰难的憋出了几个字:“您是第五位。”

“有点意思,”付臻红突然笑了起来,他摸了摸眼睛下方的泪痣,低声念出了致使那座本丸会暗堕的最初根源:“寝当番呀……”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是至尊 云中歌 大唐超级奶爸 乡村小农民 势不可挡[快穿] 快穿之男主他不好攻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诛天图 纵剑天下 都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