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厄里斯,敬至高无上的荣耀。”

阿瑞斯这句话落的同时, 弱鸡系统的提示再一次响了起来————

攻略者付臻红

希腊神话世界天选总体攻略进度:100%

天选:哈迪斯、好感度100%

天选:阿波罗、好感度100%

天选:阿多尼斯、好感度100%

天选:阿瑞斯、好感度100%

如果说阿多尼斯的好感度是付臻红有所预料的话, 那么阿瑞斯的好感度则是付臻红完全没有想到的。

但当付臻红在稍微一想,又觉得这不按常理的操作才是最符合阿瑞斯肆意不羁的灵魂。

这个为战斗而生的杀戮之神, 骨子里就有着对强者的天然好感。

阿瑞斯因他的容颜而产生悸动,最后因他的力量而产生征服, 当这两种情绪融合在一起后, 属于战斗之神的爱意便迸发了出来, 最简单,最纯粹。

四个天选,总攻略进度满了百分之百,也意味着付臻红在这个世界的好感度已全部完成。

如果说西游的世界里, 唐僧代表着清规戒律, 孙悟空代表着肆意洒脱, 那么这个希腊神话世界呢?

哈迪斯、阿波罗、阿瑞斯、阿多尼斯。

他们四个又分别代表了什么……

是自持、阳光、力量、成长?

[小红,想这么多干嘛, 攻略就完事!]

攻略了就完事?

付臻红在心里摇头轻笑,有时候攻略完一段感情并不等于结束, 但付臻红不打算跟弱鸡系统过多解释。

更何况, 眼下,最重要是还是收尾。

付臻红在这个世界是纷争与不和之神, 斗争越多,他的力量就会越强,没有一个最高的限制。

这场战斗的最后, 波塞冬和宙斯都受了伤,不过宙斯的伤比起波塞冬的要轻得多。

作为力量强大的海洋统治者,波塞冬这次谋划了许久的夺权终究还是失败了。

逃离的提坦神族们全部被制伏,由赫尔墨斯带去了冥界与塔纳托斯会和,将他们重新关押在地底深渊。

波塞冬受了重伤,带着剩下的势力回到了海洋。

这场战斗最终以波塞冬一派的战败而结束。

乌云密布的天空重新变成了澄澈明镜的蔚蓝,阳光从洁白的云层里浮现出来,暖色的光线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唯有空气中那浓重的化不开的血腥,与那满地的断臂残骸还昭示着这里曾有过一场浩荡激烈的斗争。

尽管提丰还未被抓捕,然势力大减的波塞冬已经失去了下一次挑战神权的资格。

奥林匹斯山这边如果对上提丰,虽不能说是游刃有余,但少了海洋这一系,提丰于奥林匹斯山来说已经构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了。

付臻红收回长鞭,飞身跳上了黑雕的后背,他需要将阿多尼斯带去冥界,只要过了死亡之河阿克隆河,阿多尼斯便会重生成为一个真正的神祇,拥有着强大韧力的没药神力。

阿瑞斯抬起头看向付臻红,他有很多话想对厄里斯说,但他也知道眼下并不是一个适合述说情意的地点。

阿波罗比起阿瑞斯,则思考的要更多一些,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躺在付臻红身边闭着眼的人类青年,回想着付臻红冲进混战时用长鞭缠住三叉戟的凛然画面。

他知道这个人类青年对厄里斯来说并不普通,他也知道厄里斯并不会让这个人类青年就这么死亡。

人类死去之后,灵魂会去往冥界。

厄里斯会将这个人类青年带去冥界,而他,似乎留不住他。

不知为什么,阿波罗的心里突然就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怅然感,并不是因为这个被厄里斯在意的人类青年,而是一种隐约的复杂的情绪,仿佛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次厄里斯离开去往冥界,于他来说,会是一场不知何时才能再次相见的别离。

“厄里斯……”

阿波罗冲着付臻红大喊了一声,浅暖色的太阳光晕照在他棱角分明的俊美容颜上,他金色的发丝灿烂而耀眼,那双如深海一般幽蓝的眼眸里饱含着万般深情的爱意,瞳孔里仿佛映满了万千星河。

阿波罗不敢问他什么时候会回奥林匹斯山,他怕得来的回答会让他理智尽失,他在厄里斯面前是阳光的,他也不想将灰暗的一面展现在厄里斯的面前,他希望自己在厄里斯的心里一直是美好的,和煦温柔。

心思转念间,阿波罗便只说了一句:“我会为你创作出更美妙的音乐。”

付臻红唇角微微勾了勾,溢出的浅浅弧度宛如冰雪消融般清冷美丽,他拿出了阿波罗曾为他特意做的绿叶小口琴,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阿波罗也笑了起来,他深深的凝视了付臻红几秒后,才驾驶着神车跟随众神们回奥林匹斯山。

………………

付臻红在去往冥界之前,先是去了一趟塞浦路斯城,他原本是想找赛普吉斯,然当他到了曾经那个待过半宿的小医馆后,却没有看到赛普吉斯的身影。

付臻红想着那掉落在地的黄金眼镜蛇,血肉模糊的身躯下是腐朽黑暗的气息,他在赛普吉斯的房间里四处看了看,最终在书案上看到了一幅画。

白色的纸上画了两种植物,一棵冥王石榴树,一片苍白的野郁金香。

付臻红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画上的树与花,指腹处感受到了微微湿润的痕迹,这是一副半干的画,昭示着提笔之人并没有离开这里多久。

这像是故意为之的提示,又仿佛是作画的人知道他会来。

付臻红挑了挑眉,对于赛普吉斯的身份已经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

将阿多尼斯带到冥界后,付臻红并没有急着去某个地方证实他心中的猜测。他在阿多尼斯觉醒神力的时候,去往了冥王神殿。

付臻红进去的时候,哈迪斯闭眼正坐在冰床上,他的上半身赤裸着,白皙的胸膛上满是狰狞丑陋的伤痕。

他的面色本就苍白,此刻受了伤更是没有一丝活气,因为正闭着眼疗伤的缘故,平日里那眼神中凌厉的深邃不见了,那长长的睫毛垂在他的眼帘下,投出了一片沉静又孤寂的温柔。

付臻红并没有继续往里靠近,他只是站在房间口,收敛住身上的气息,静静的看着哈迪斯。

付臻红只看了几秒,便准备离开,却在转身的瞬间,听到了哈迪斯的声音————

“厄里斯。”

哈迪斯喊着他的名字。

付臻红脚步一顿,沉默了片刻后,还是重新转回了身体,他看向已经睁开眼的哈迪斯,而哈迪斯也看着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撞在一起,同样是漆黑的眼眸,一个清冷,一个深邃,静谧无声,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哈迪斯率先打破了沉静。

“多待一会儿。”哈迪斯对付臻红说道,平静的语气里流露出了些许的温柔。

勒特河的忘川之水不可能会永久的影响着神祇的神识,方才的眼神对视中,哈迪斯已经从厄里斯的眼中看到了从前那种冷漠与淡然。

厄里斯已经恢复了。

哈迪斯并没有觉得有多惊讶,他喜欢厄里斯,深爱着厄里斯的每一面。

即便厄里斯的眸色里已经没有了那种勾人的妩媚与妖冶,他恢复到了清冷与漠然。

在厄里斯面前,哈迪斯甘愿做付出的那一方,毫无怨念,大概唯一的一点微小的失落,便是厄里斯对他的感情并没有他所以为的那样深。不过在他们曾共饮过合欢清酒之后,哈迪斯觉得一切就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神拥有无限的寿命,至少比起其他神祇,他在厄里斯心里的位置是不同的,是领先的。

而且哈迪斯也能感觉到两人曾相处那段时光并不是全然无用的,尽管厄里斯依旧是冷淡,却没有了最开始的那种高不可攀。

付臻红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到了哈迪斯的身边。

哈迪斯握住付臻红的手将他拉到了冰床上,在付臻红的眼尾处落了轻轻的一吻,然后他就这么引着付臻红的手覆盖到自己的脸侧。

这个动作就像当初在忒提斯的那场婚礼上,付臻红用手摩挲着哈迪斯的轮廓时一样。

那个时候付臻红就是这么用指腹抚摸着哈迪斯轮廓分明的侧脸,说着他比以前更成熟了、也以前更英俊的话语。

那个时候的他,面对厄里斯的触碰,紧绷着身体,有些无措,又有些隐秘的欣喜。

而现在的他与厄里斯,已经有了最亲密的交融,他们之间有了一层不可磨灭的关系。

哈迪斯半眯起眼眸感受着付臻红光滑细腻的掌心,这白皙的柔荑明明是微凉的,却仿佛有一种炽热的温度传递到了哈迪斯的内心深处。

哈迪斯鲜少有像现在这样露出些许依恋的神色,整个神界都说他是最森冷无情的冥王,自持、冷静、铁面无私。

然再坚硬的心肠也会有被软化的时候。

在厄里斯的面前,在纷争与不和之神的瞳孔里。

………………

付臻红离开的冥王神殿的时候,冥界的冥月正圆,浮云在月的周围浮动,隐隐绰绰间,那冷白的清寂月色,像极了时光的剪影。

付臻红走到了地底的最深处,就在曾经关押提丰的那处牢狱背后的铜墙上,看到了熟悉的画,一棵冥石榴树,一片苍白的野郁金香。

付臻红盯着这壁画看了好几秒后,唇角边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怪不得赛普吉斯明明是普通人,却拥有着久居上位才能沉淀出的气质与优雅,怪不得作为睡梦之神的修普诺斯也窥探不了赛普吉斯的梦境,又怪不得赛普吉斯知道许多并不算机密却并非区区一个人类就能知道的事情。

赛普吉斯说阿多尼斯需要突破,赛普吉斯的宠物拥有吞噬和腐朽的黑暗力量。

付臻红闭上眼睛,放出了神识。

他由黑夜孕育,身处于深渊,此刻神识完全释放出来后,便感受到了来自于那最强的初代之神的回应。

赛普吉斯……是深渊呀……

或者说是,赛普吉斯,是深渊塔尔塔罗斯分出的一缕神识。

付臻红再睁开眼时,看着浮现在他眼前的黑色身影,付臻红看不见对方真实的模样,但他能感觉到这抹身影的主人正在凝视着他。

付臻红微微张开唇,缓缓吐出了这抹身影的名字————

“塔尔塔罗斯……”

付臻红的话音刚落,这抹身影便上前抱住了他。

“厄里斯,你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深渊之神的声音就这么在付臻红的耳边漫布开来。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绝世皇帝 校草撩且甜[穿书] 混沌轮回决 金蔷薇 17栋男生宿舍 当太宰成为审神者 乡村潇洒哥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影后小娇妻,在线装失忆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