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巨大的满足感流转到阿波罗全身上下的每一条脉络,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般开心和喜悦了, 上一次还是在他战胜巨蟒皮同为母亲报完仇的时候。

他追逐厄里斯, 渴望与厄里斯有更多的亲密,他也自信能慢慢融化厄里斯冷漠的心肠, 成为厄里斯身边最与众不同的存在。然事实上,即便他再有信心, 关于厄里斯对他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看待的, 阿波罗的内心也是怀揣着忐忑的, 毕竟他无从得知厄里斯的真实想法。

而就在前几秒,他知道了厄里斯对他的欣赏,厄里斯说他也被自己吸引。

吸引即是喜欢的开端。

阿波罗瞬间就有了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他的心也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阳光能融化冰雪。

那么纵使是傲然独开的霜花, 也会在温柔的攻势下软成一滩缠绻湿润的水。

如果不是现在的身体还是一只猫, 阿波罗会毫不犹豫的将厄里斯抱在怀里, 不需要说任何煽情动人的甜言和蜜语,只是需要紧紧的抱住, 就已经是无比的幸福。

弱鸡系统传来的好感度已满的提示让付臻红十分满意,于是此刻也难得闲暇出心思, 用指腹玩味的捏着黑猫那尖尖的柔软耳朵。

“小家伙, 你很高兴?”

阿波罗抖了抖被付臻红捏的有些发痒的小耳朵,抬起圆圆的脑袋回应似的冲着付臻红叫了一声:“喵……”

付臻红无声的笑了一下。

阿波罗看着付臻红脸上的笑容, 轻轻浅浅的弧度,幽黑的眼眸像无边深邃的黑夜,让人甘愿陷入进这种辽阔而沉寂的景色里。

阿波罗刚平复下去没多久的心思又被轻易勾起了, 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强,然每每面对厄里斯,却很快就溃不成军。

就在阿波罗伸出舌尖想要舔舐付臻红唇角的时候,被看出他意图的付臻红拧起了后颈。

付臻红将他提到了泉水边缘,不冷不热的说道:“去玩吧。”

这是一种变相的逐客令。

阿波罗明白了付臻红的意思,他深深凝视了付臻红好几秒后,才念念不舍的离开了山洞。他被限制的神力恢复的还不够稳定,不能离开身体太长时间。

付臻红在阿波罗出山洞后,就从泉水里起身换上了干净的衣袍,擦拭着湿润的头发。

他这几日之所以什么也没做的待在这里,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阿波罗跟着他一起来到了这,他原以为还需要费些心思去不动声色的提升阿波罗的好感,却没想到这位太阳神比他所想象的还要更容易满足。

现在阿波罗对他的好感度已满,付臻红也没有继续再留待在这里的理由。

提丰受了伤,应该正在某个位置疗伤恢复,这两座山虽被设置了结界,然于付臻红来说,并非是不可破解的。

他在这个希腊神话世界里还剩下最后两个任务攻略对象,他需要出这西海岸才能把剩下两位神祇的攻略进度拉开。

将头发擦拭干净后,付臻红又坐了一会儿,这才从不疾不徐的出了山洞。在弱鸡系统的加持下,付臻红很快了就用神力探知到了阿波罗的具体位置,是在两座山之间的一处峡谷后。

付臻红找到阿波罗的时候,他正背对着他坐在一棵槐树下,周身围绕着一股淡淡的浅暖色光晕。

付臻红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阿波罗察觉到有人靠近后就立刻起身转过了身。

明明不久前才以黑猫的形态见了厄里斯,然此刻再次看到,或许是因为知道了厄里斯对自己的看法,阿波罗竟难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作为奥林匹斯神山上最受欢迎的男性神祇,阿波罗很少会有害羞的时候,他能从容大方的应对每一位神祇,却独独在厄里斯面前变得拘束起来。

或许正是因为太过在意了。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纷争与不和之神,阿波罗下意识就想到了以黑猫形态时对厄里斯做出的那些亲昵十足的举动,他贴着厄里斯的胸膛时所感受到的那如雪般柔滑细腻的触感,在水流的浸润下,充满着一种温热的弹性。

此刻再对上厄里斯清冷的眼眸,阿波罗的耳根莫名就有种做了坏事后的心虚泛红。

付臻红走到阿波罗面前,淡淡的问道:“你被限制的神力彻底恢复了吗?”

“已经差不多了。”阿波罗低下头隐去了瞳孔里的情绪,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捏紧了拳头又松开: “那我们现在就要从这里出去吗?”

虽是这么说着,然而事实上阿波罗并不想现在就离开,如果可以,他还想与厄里斯在单独多待一些时间。似乎每次他和厄里斯一起的时候,总会被各种打扰,所以眼下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光才让阿波罗倍感留恋。

付臻红像是没有察觉到阿波罗眼中的情绪,而是说了一句:“提丰受了伤。”

受了伤,便意味着提丰设下的结界会变弱,在不大量消耗神力的前提下,这个时候出去是最合适的时机。

阿波罗明白了付臻红的意思,尽管心里有些不情愿,不过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的点了点头。

………………………

在阿波罗和付臻红的合力之下,结界被轻易的破除,西海岸的结界之外,是一片乌云密布的天空,与结界内风和日丽的初春景象完全相反。

海浪卷起风沙,尘土飞扬四溅。

海皇波塞冬与提丰合作,与逃离深渊的提坦神族们一起,带领着海洋中神力强大的神祇向奥林匹斯山发出了挑战。

波塞冬一直是一位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他敢于挑战危险,更有胆识与危险为伍,他觊觎着众神之王的位置,并无比坚定的认为他成为神王会给整个神界带来一翻全新的变革。

提丰被哈迪斯的双叉股弄得神力大减,而哈迪斯也被提丰打成了重伤,被修普诺斯带回了冥王神殿疗伤。

没有了提丰的加入,波塞冬这边的实力就缩减了很多,不过到底是准备了许久的谋反夺权,有初代太阳神赫利俄斯、初代海洋女神泰西斯以及普罗米修斯之父伊阿珀托斯的帮持,波塞冬与奥林匹斯山这边对战着,短时间内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付臻红坐在阿波罗的太阳神车内,赶到战场的时候,正好看到阿瑞斯挥动着长矛在充满着血腥之气的混战中厮杀。

他的发丝凌乱随意的披散在身后,英俊的脸上沾着刺目猩红的鲜血,嘴角边勾起的笑容肆意又狂妄。

阿瑞斯是天生为战斗而生的神祇,他无需顾忌其他,只需要享受战斗所带来的快感。他是杀戮与霸气并存的,这是神职所赋予他的天性,他高大的身躯穿梭在刀光剑影中,敏捷且充满着强大的爆发力,每一次挥动那凛然锐利的长矛,都是一场命脉的收割。

战场上的阿瑞斯,整个人都在发光,让付臻红一眼就发现了他。

作为存在感同样极强的神祇,付臻红和阿波罗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了众神的注意,奥林匹斯山这边是欣喜,波塞冬这边则是凝重。

厄里斯的实力很强,且充满着无限可能,他是纷争与不和之神,纷争与不和越多,他的实力就越强,而这并不单单是只精神层面的纷争,还包含了身体方面的。他们现在打得越厉害,于厄里斯来说,就等同于是在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增强神力的养分。

波塞冬最担心的是厄里斯会加入战局。

如果只有阿波罗这一个高阶神祇中的佼佼者加入还好,但要是再加上厄里斯,那么眼下双方僵持的局势势必很快就会被打破,而这并不是波塞冬想看到的。

他的大哥哈迪斯比提丰伤的更重,他们这边在拖上些时间,用不了多久就能等到恢复力极强的提丰。

“厄里斯,”宙斯看到付臻红,唇角边噙出了一抹笑容,他手中的雷霆神杖正散发着锐利的寒光,持续了几天的大战并没有让他显得有多狼狈。

付臻红没有搭理宙斯,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阿瑞斯身上,这让宙斯有些隐隐的不悦,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若有所思的收回了视线。

阿瑞斯见付臻红在看自己,一把抹掉了脸上的鲜血,冲着付臻红挑衅的扬了扬眉,用唇语说出了几个字:“来大战一场?”

付臻红刚洗完澡没多久,自然不想再让身上沾染上血腥,所以阿瑞斯的挑衅被他直接忽略了。

“厄里斯,”阿波罗对着付臻红轻轻一笑,蓝色的眼眸里是温柔与包容:“太阳神车上很干净,不会让你被鲜血溅到。”他说完便从神车上跳下,握住武器加入了战局。

波塞冬见付臻红坐在神车里没动,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只要作为纷争与不和之神的厄里斯保持中立,对他来说就是有利无害。

神车外是漫天的血腥与杀戮,神车内却是闲静又温暖的氛围,仿佛隔了两个世界。

付臻红躺在软软的坐垫上,抬头看着变化莫测的天空与乌云,而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道狂放霸气的猛禽长鸣,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黑雕出现在了付臻红的视线当中。

这只黑雕体型庞大,有着柔亮乌黑的羽翼,羽毛丰盈而漂亮,身姿更是强悍矫健,眼神凶狠又锐利。这正是付臻红送给塞浦路斯城的王子所驯养的那只黑雕,而在这黑雕的背上,付臻红看到了他的信徒阿多尼斯。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以牙之名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 欲望乡村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一世清欢现代篇 神荒龙帝 异界之魔武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