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波罗深深凝视着付臻红,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 言语之间虽未提及‘喜欢’二字, 语气里却无不透露出了万般深情的情愫。

“厄里斯,我不再满足于只和你做朋友。”

阿波罗原本是打算循序渐进的让厄里斯慢慢适应他的存在, 熟悉他的靠近与亲昵,然明明才几天的时间, 却让阿波罗看到了太多的变故。他无法再说服自己继续秉持着耐心与沉着, 以舒缓平和的方式引导出厄里斯对他产生依赖与情义。

他喜欢厄里斯, 一见钟情的喜欢。

阿波罗觉得自己那一天根本不是陷进了污浊粘稠的泥潭里,而是陷入进了名为厄里斯的网中,密密麻麻织线将他的心尖缠绕。

那个与众不同的邂逅,牢牢印刻在了阿波罗的脑海中, 让他每每想起, 舌尖里就如同含义着一块诱人的浆果, 既甜蜜又欢喜。

他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

他们因美妙音律而相遇, 他怦然心动。

那么现在,他便用音律告白。

阿波罗的唇角微微挽起了仿若浸染了阳光的弧度, 他将绿叶小口琴放到了嘴边, 在付臻红的视线下开始吹奏了起来。

口琴的音色本不厚重,神力被限制的阿波罗便只凭着炽热的本心和那份对音乐的熟悉控制着曲调的高低。

曲调由心生。

缠绵悱恻的旋律在房间里流淌开来, 阿波罗的音律里透出了几分柔情如水的包容与缠绻,又透出了一种滚烫灼人的浓烈情爱。

阿波罗的音律为这充满着森冷与阴寒死气的冥界点缀出了多情的风雅。

他的瞳孔是清澈的深蓝,纯粹幽深, 灿烂的金色发丝垂在身后,有几缕散落在脸颊,衬得他棱角分明的轮廓越发俊美非凡。

一曲终了,萌生在心底的爱意以曲调的形式倾述出了衷肠。

阿波罗放下了绿叶小口琴,走到付臻红的身边,蹲下身握住了他的手:“厄里斯,我心悦你。”

他将付臻红的手包裹在掌心贴着自己温热的脸颊,然后微微抬眸看着付臻红,湛蓝色的瞳孔仿佛也被那柔软的发丝染上了一层鎏金,璀璨明亮,像潺潺的流水,又像阳光与海岸的相接。

“我想成为你的爱人。”

阿波罗的声音认真而坚定,然明明并不是十分的大声,却让站在衣柜后面的阿瑞斯清晰可闻。

早在他听到阿波罗说想明白了对厄里斯的感情之后,阿瑞斯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最开始他只是秉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思听着阿波罗与厄里斯的对话,甚至想嘲笑阿波罗那小心翼翼的温柔语气完全失去了作为奥林匹斯山高阶神袛的傲气与威严。

直到后面那缠绵又柔情曲调响起,如此明显的爱意衷肠哪怕是与雪月风花完全不沾边的阿瑞斯,也很容易就听了出来。

阿瑞斯的心里莫名就泛起一股隐隐的酸涩和不悦,特别是在听到阿波罗心悦厄里斯,想要成为厄里斯这家伙的爱人后,阿瑞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躁。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厄里斯的容颜是这世界最姝丽的绝色,哪怕是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忒,与厄里斯相比,也失了几分从容的气度和清冷的凛然。

他知道奥林匹斯山有很多神祇对厄里斯都怀揣着或多或少的爱意,那是追求美的本能。然他知道归知道,亲耳听到阿波罗对厄里斯的告白,又是另外一回事。

阿瑞斯抚上自己的胸口,他不是只对厄里斯这家伙的武力值感兴趣吗?

为什么听到阿波罗情深款款的告白,他的心里会如此堵塞,像是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头,闷得慌。

难道他……喜欢上了厄里斯?就像阿波罗对厄里斯的感情一样?

阿瑞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紧绷着唇,眉头深深皱在了一起。

不过此刻,没人会注意衣柜后的阿瑞斯。

阿波罗握住付臻红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他的目光落到付臻红那被酒水滋润过的双唇,形状优美而柔软,并不十分红艳,却泛着淡淡莹润的水色。

他看着这双诱人的唇一张一合着,缓缓吐出了几个字:“你希望我如何回答?”

说话间,付臻红唇齿里倾泻出了轻微的酒气,这抹馨香缓缓萦绕到空气里,让阿波罗血脉贲张,心跳加速。

阿波罗深吸了一口气,“我希望你给我追求的机会,希望你不排斥我的亲昵。”

很少有人能拒绝得了阿波罗。

他是太阳神,是被阳光宠爱的神祇,自信、强大、从容,然面对厄里斯的时候,他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年,也会紧张、忐忑,也会为爱患得患失、惴惴不安。

付臻红将阿波罗眸底的情绪尽收眼底: “明日我就会和哈迪斯结为伴侣。”

阿波罗摇头:“厄里斯,这两者并不冲突,不是吗?”更何况,阿波罗并不认为明日那场仪式会成功。

不冲突?

付臻红轻笑一声,果然是希腊神话世界,没有道德伦理的束缚,没有背德的枷锁,每个神都是欲望被放大的人,不过这也是一种时代的文化与信仰,价值观的不同,塑造出了这个充满着传奇与浪漫色彩的独一无二的世界。

付臻红将手从阿波罗的掌心抽出来,他站起身,将阿波罗垂落在额前的发丝撩在耳后,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位俊美无俦的太阳之子。

“这么说……你想做我的情人?”他唇角边的弧度扩散出一种漫不经心的轻佻,明明是戏谑的语气却让阿波罗的内心震动不已。

阿波罗的视线顺着付臻红湿润的薄唇缓缓往下,有沿着那清瘦的脖颈线条落到精致的锁骨。

璀璨艳丽的首饰衬得他的肌肤白皙如雪,阿波罗的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做厄里斯的情人,征服他、占有他,让他发出情动的呻吟和喘息。

“若能成为你的情人,定然比那至高无上的荣耀更让我沉醉和动容。”阿波罗站起身将付臻红抱在了怀里。

阿瑞斯在衣柜后听着,放在胸前的手无意识的蜷缩了一下,须臾之间又迅速收紧,胸口越发的烦闷让他的脸色完全沉了下来。

付臻红的腰肢被阿波罗的手臂紧紧环住,两人的身体亲密相贴,他感受到了阿波罗那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膛。结实紧致,却没有阿瑞斯那般外露的硬朗,他上身的肌肉薄而规整,内敛温热,成熟而不锋芒。

付臻红没有挣脱阿波罗的怀抱,这无声的沉默让阿波罗越发的大胆。他像是收到了某种鼓舞,将付臻红垂在胸前的发丝尽数撩到了背后,然后把头埋在了付臻红的颈侧,先是用鼻尖深深嗅了一下付臻红那从肌肤里散发出的醉人香息,然后再用柔软的双唇细细亲吻着付臻红脖颈处光滑细腻的皮肤。

这散发着馥郁香息的肌肤让阿波罗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他深处舌尖轻轻舔舐着,然后含着一寸柔滑的皮肤深深吮吸。

付臻红被阿波罗的动作弄得溢出了一声低吟,很浅,很轻,然无论是始作俑者的阿波罗,还是站在衣柜后的阿瑞斯,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低吟清浅绵长,仿佛一片羽毛缓缓落入到人的心尖,勾得人身体战栗,只觉一种颤巍巍的瘙痒。

阿瑞斯的耳朵红了起来,英俊的脸上也蔓出了烫意,胸腔里那剧烈跳动的心脏仿佛比那战场上铮铮的鼓乐声还要更快、更响。

他的呼吸也慢慢加重,视觉上的阻挡,让阿瑞斯的听觉变得越发的灵敏,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甚至还幼稚的用手捂住了耳朵,似乎想借此屏蔽掉那份让他心悸不已的低吟。

然偏偏阿波罗就像是故意一般,不断加重着吮吸的力道,如同在宣誓着某种浓烈的占有欲和主权。

阿波罗的亲吻温柔又强势,一路往上,直到他的吻快要移到付臻红双唇的时候,付臻红微微偏开了头,“够了。”

阿波罗顿了一下,随即舔了舔唇角,有些失落的停了下来。

他松开了对付臻红的怀抱,用有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付臻红因他方才的动作而微微泛红的眼尾,“厄里斯,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他低低的笑着,略带沙哑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愉悦和喜意。

付臻红挪开了阿波罗的手: “本能的反应,换作是谁都一样。”

阿波罗没有感到丝毫的不悦。

他喜欢厄里斯这副因他而动情的模样,明艳旖旎,勾得他心痒难耐,无论此刻他说什么样的言语,都让他觉得风情万千。

而站在衣柜后的阿瑞斯,虽看不到付臻红的模样,却依旧为这句话而心惊。

换作谁都一样?

那如果是他呢……

如果是他亲吻厄里斯,这个家伙也会溢出如此缠绻撩人的春色呻吟吗?

这么一想后,阿瑞斯顿觉口干舌燥,脑海里像是充了血一般,灼灼的热流再一次向小腹聚集。

而就在这时,敲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阿波罗身体微顿,下一秒在付臻红的唇角偷偷吻了一下,紧接着迅速藏向了衣柜后。

付臻红挑了挑眉。

阿波罗可不似阿瑞斯那般心思单纯,这种情况下他明明可以直接站在原地,却偏偏要故意躲藏起来,这其中的心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进来。”

这是付臻红第三次说出这两个字。

在房间外的男子走进屋内的同时,衣柜后的阿瑞斯与阿波罗面面相觑。

阿瑞斯脸上的热度因阿波罗突然的出现而退了下去,他紧拧着浓黑飞扬的眉,看着阿波罗的眼神变得凌厉逼人,像出鞘的利刃。

阿波罗迎着阿瑞斯凶狠如刀锋的目光,看了一眼阿瑞斯赤裸着的上半身,唇角边扯出一抹冷笑。

两个各怀心思的神祇在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后,在剑拔弩张的氛围里,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这次进来的是哈迪斯,他穿着一身与付臻红同款式的华服,身姿挺拔,他的后背打得笔直,华丽的服饰将他身上那种沉闷深寒的死气覆盖,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幽冷冽的风华。

他走到付臻红的面前,挺拔的身形像生长在山巅之上独立傲然的雪松,他的衣袍是如墨一般深邃浓重的黑,付臻红的衣袍是无垢的纯白,同样的款式,两个人相对而站,无瑕的白与纯粹的黑,仿佛光与影的交融。

哈迪斯看了一眼桌上的酒杯,随即端起了那杯未曾动过的酒,另一只手牵着付臻红坐了下来。

“厄里斯,”哈迪斯轻轻念着付臻红的名字,他漆黑的瞳孔本该是如同古井一般沉韵的深黑,然此刻却因付臻红的出现而被冥月照出了清浅波荡的涟漪,“我从一本古老的书籍里看到,在某些遥远的国度,有一种神圣的仪式叫合卺,你我双手交缠饮下杯中清酒,便能亲密无间。”

这是哈迪斯第一次说了如此长的话语,冷冽的嗓音里满是执着与认真。

付臻红没有拒绝,在哈迪斯的目光之下,他端起了桌上的另一杯酒,与哈迪斯手腕交叠,一同饮下了杯中的甘液。

一饮而尽,就能一生相携。

这里不是哈迪斯口中那遥远神秘的国度。

不过有些情愫与爱意,有些仪式背后所蕴含的美好誓言,信则有,不信则无。

虚假与否,皆源于本心。

哈迪斯放下了空掉的酒杯,然后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付臻红垂落在胸前那乌黑柔亮的秀发,他修长白洁的手指顺着力道缓缓插入进付臻红的发丝之间,任由那青丝缠绕着他骨骼分明的关节。

心如磐石般坚硬的冥界之王终究还是轻易就被纷争与不和之神软化了心肠,只是一句简单的喜欢,哪怕嘈杂着难辨的真假,他也甘愿被情与爱所束缚,主动陷入那暗涌潮动的漩涡。

哈迪斯深深凝视着付臻红,片刻之后,略微俯身将唇凑到付臻红的双唇上吻了一下,他并没有深入,只是单纯的清浅的一吻,一触即分,却饱含着独属于冥界之王的温柔。

“厄里斯,冥月为光,烛火为缀,我们共同饮下了杯中清酒,已经成为了最亲密的伴侣。”哈迪斯的唇角噙出了一抹浅浅的弧度,带着慎重肃严的成熟与强大:“难得的是,还有两位来自奥林匹斯山的神祇作为见证。”

他的目光从付臻红的脸上缓缓移向了不远处的衣柜。

“还不出来吗?”他冷漠磁性的嗓音里带着独属于上位者的凛冽与压迫。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狼镝 我养大了暴戾魔龙[穿书] 桃形树下的女人们 今天你告白了吗? 炮灰总被迫成为团宠 穿回来后,对老攻无感 至尊小师太:病王心头宠 你听,记忆的钟 造物主实习指北 小可怜手握爽文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