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瑞斯整个人被卡戎烦得不行, 他原以为赫尔墨斯已经是整个神界最话多嘴杂的神祇, 却没想到来了这冥界, 竟然会遇上卡戎这个不修边幅又极其难缠的家伙。

对战不正经对战,歪理还多。

“你到底想怎样?”阿瑞斯的语气越发暴躁。

卡戎拉了拉帽沿,拿下嘴里含着的竹签,冷笑道:“把你破坏的船修好。”

阿瑞斯不屑的扬眉,正要反驳,就听到一直静默不言的阿波罗突然十分欣喜的喊出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厄里斯……”

厄里斯?

阿瑞斯顿了一下,随即顺着阿波罗的视线侧头看过去。

付臻红从神车上下来, 看着快速跑到自己面前的阿波罗,明知故问道:“你们怎么会来冥界?”

阿波罗是尊贵强大的太阳神,代表着被世人称颂的绝对的光明与灿烂,他从来都是身姿挺拔、俊美非凡的, 温和、有礼、优雅, 湛蓝色的眼眸里如同包罗着星河万象。

然此刻, 他仿佛失去了平日里的神采奕奕, 身上那种混成天然的宛如阳光海岸般的气质也消减了许多。圣洁的光明始终排斥着幽冷的黑暗, 正如黑暗容不下光明。

“我是来找你的, 厄里斯。”看到付臻红, 阿波罗那如大海一般深邃蔚蓝的眼眸里瞬间就有了光,他握住付臻红的手, 宽厚温暖的掌心包裹住付臻红细腻光滑的柔荑,迫不及待的出声询问道:“你答应成为冥王的伴侣,是否存在着某种不得已的缘由?”

付臻红还未回答, 跟着他一同从神车上走下来的修普诺斯就不爽的撇了撇嘴,一脸吃味的将阿波罗的手扳开:“问就问,阿波罗,别随便握我兄长的手。”

阿波罗不欲与修普诺斯在这事上过多的纠结,他现在最在意的是从厄里斯口中知道答案。

“厄里斯,我最亲爱的朋友,请告诉我,你是否有不得已的理由?”阿波罗又问了一遍,他的目光紧盯着付臻红,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神色变化。

就连阿瑞斯也难得没有出声,在看到付臻红之后,他原本被卡戎激起的暴戾心绪竟然奇异的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隐隐的紧张,或许他会来冥界,也是存了几分想听听这个家伙会如何回答的心思。

付臻红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右后方的那棵高大的椰树,青葱翠嫩的树叶呈线状披针形,像弧度优美的蒲扇,在冥月的照射下显示出一种清冷幽深的孤寂。

在最大的一片针叶上,立着一只羽毛通身为黑色的夜莺,夜莺浑圆的眼睛漆黑明亮,安静的注视着付臻红这边。

付臻红的唇角边勾起一抹细不可察的弧度,转瞬即逝,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

“没有不得已的理由。”付臻红回道。

阿波罗不相信:“厄里斯,你在骗我吗?”不等付臻红回答,他又马上问道:“你真的喜欢上了冥王?”

付臻红闻言,微微垂下了漆黑的眼眸,思考着阿波罗的问题,那如鸦羽般浓密纤长的睫随着主人的心绪而轻轻煽动着,如展翅飞翔的蝶落入了这几个神祇的心尖。

空气变得极为安静。

无论是阿波罗,还是阿瑞斯和卡戎,亦或者是不久前才问过这个问题却没有得到答案的修普诺斯,都在等待着付臻红的回答。

阿波罗的手攥紧成拳,他的内心既紧张又忐忑,如同一个快被宣布刑法的囚徒,惴惴不安的接受着即将到来的审判。

几秒之后,他听到了两个字……

“喜欢。”

没有过多的言语修饰,仅仅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却让阿波罗的脸色瞬间失去了血色变得苍白无比,他神情怔怔,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两步,喃呢道:“怎么会……”

是呀,怎么会……

不只阿波罗,就连阿瑞斯和修普诺斯也同样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阿瑞斯是没想到厄里斯竟然会这么轻易地就喜欢上某个神祇,而修普诺斯是没想到兄长会答应成为冥王陛下的伴侣真的只是因为喜欢。

他原以为会有更多复杂的原因,毕竟有勒特河里的忘川之水的缘故。

这几个神祇里面,唯有卡戎在听到付臻红的回答后,用那漆黑散漫的眼神凝视了付臻红一秒,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嗤笑。

付臻红并不在意这几个神祇的反应,此刻他关注的是系统的提示,弱鸡三儿正从时空管理局那里得到了哈迪斯好感度已满的提示————

攻略者付臻红

希腊神话世界天选总体攻略进度:25%

天选:哈迪斯、好感度100%

付臻红朝着不远处的那棵椰树伸出了手,于是那只一直在看着付臻红的黑色夜莺便飞到了他的掌心。

[果然是哈迪斯。]

是也不是。

付臻红用微凉的指尖轻轻戳了戳夜莺的小嘴,他从这只宠物身上感觉到了冥界之王的气息,这应该是哈迪斯分出一缕意识用神力化出的夜莺。

他在冥界的这些日子,哈迪斯对他的喜欢之情虽一直在持续上升,然要达到‘深爱’这样刻骨铭心的程度,并不单单只是身体的交缠、爱欲的沉沦就能让对方彻底失了理智,全身心的坠入情网与爱河。

哈迪斯是冷静自持的,要想完全攻略下来,就还需要一个最恰当的契机。

付臻红原以为这个契机是明日结为伴侣的时候,他也猜到了会有坐不住的奥林匹斯山的神祇亲自来冥界问他。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哈迪斯竟然会将一缕神识化作夜莺,这也变相说明了哈迪斯对他的喜欢比他所以为的还要更深一些。

付臻红的这声‘喜欢’,无论其中嘈杂了几分真假,于哈迪斯来说已经是一种肯定。

[小红,是不是就相当于那句你迈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我来走的意思?]

[嗯]

夜莺在付臻红的手中很快化成一缕黑烟消散,阿波罗这时也从失落又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修普诺斯看了一眼阿波罗,又看了一眼阿瑞斯,尽管他的内心深处也不是很愉悦,然这并不妨碍他用言语隔应这两位来自奥林匹斯山的神祇。

“既然你们都已经来了,不如就在冥界待上一晚,明日正好参加兄长与冥王陛下结为伴侣的仪式。”

阿瑞斯轻蔑一笑:“谁会参加这种无聊的仪式。”

本来修普诺斯就没有真正打算邀请他们留下了,听到阿瑞斯这么说以后,耸了耸肩,“那还真是可……”

“好。”

阿波罗打断了修普诺斯虚假的感叹。

修普诺斯一愣:“你……”

阿波罗看了付臻红一眼,随即对着修普诺斯微微一笑,仿佛之前的怅然失措都只是错觉,他仍旧是那个温和有礼的太阳神:“既然修普诺斯你诚心邀请,今晚便打扰了。”阿瑞斯皱了皱英挺的剑眉,在付臻红和阿波罗的脸上来回打量了几遍后,抿了抿削薄的唇,也随即回了一句:“那我也留下。”

阿瑞斯虽与阿波罗接触不多,但也知道这个终日里笑容明媚的家伙根本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般阳光无害。

能让他的母神时时碰壁,足够说明阿波罗的心思深沉。直觉告诉他,选择留下来比直接离开更有意思。

据说冥界的神祇神力不低,正好他还可以平息他体内叫嚣的战斗因子。

邀请的话语已经说出,自然无法再收回,修普诺斯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

最后,阿波罗取下了额头上那价值连城的红宝石,将这巧夺天工的精美饰品递给了卡戎,算是阿瑞斯损坏船只的赔偿。

修普诺斯驾驶着神车,不情不愿的看着神车上比来时多出来的两个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愿你们今晚在冥界有个甜美的梦。”

阿波罗回以一笑:“承你吉言。”

阿瑞斯没兴趣听修普诺斯与阿波罗这种故弄玄虚的对话,他走在神车后座的前方,双手交叠搭在车壁,对坐在车前位置的付臻红发出战斗邀请:“厄里斯,今晚我们来好好打一场。”

如果不是他的神色并无任何的旖旎与暧昧之处,就冲这言语和跃跃欲试的语气,就很容易让人想歪。

“后膝不痛了?”

阿瑞斯不屑的哼笑:“你不会以为那点小伤就能让我心有余悸了吧?”他说完,顿了一下又说道:“正好冥界的土地足够宽敞,不用顾忌用力过大会破坏建筑。”

修普诺斯不乐意了,插嘴道:“阿瑞斯,你把冥界当什么了?”

阿波罗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绿叶小口琴,看着前方付臻红的背影,修普诺斯与阿瑞斯被他从眼睛里摒除。

最开始是他太过急切了,从厄里斯的嘴里得到那样的答案之后,思绪就一下变得紊乱,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厄里斯与平日里的不同。

等他后面收敛住心神,再稍微回想了一下后,才发现了一些被他忽略的细节。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冥界的勒特河水能让神祇的意识变得分散,神祇的神识如果受到影响就会显示出不同寻常的一面。

他不确定厄里斯是否就是受到了勒特河里的忘川之水的影响,他需要求证,所以不可能就这么回去。

……………………

神车很快驶到了冥界的中心。

付臻红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修普诺斯带着阿波罗和阿瑞斯去了冥王神殿。

哈迪斯是冥界之王,太阳神和战神这两位代表着奥林匹斯山的高阶神祇,他们作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是需要去见他一面的。

付臻红回宫殿没多久,侍女就前来传话,说是冥王陛下见完阿波罗和阿瑞斯就会换上那件最特别的服饰过来。

付臻红隐隐明白了哈迪斯的意思,他勾了勾唇,示意侍女先下去,随后便拿起了放置在一旁的服饰开始换了起来。

付臻红的身材本就高挑欣长,他穿上这身圣洁的纯白色的衣袍,那种不染凡尘的清绝之感便越发的明显。

素色的腰带包裹住他柔韧纤细的腰肢,不对称的织物让他细长的脖颈一览无遗,他的锁骨与肩膀也裸露了出来,白皙细腻的肌肤像光洁的月华,又像是冰川之上纯色无暇的霜雪。

付臻红紧接着戴上了极尽华丽的首饰。

黄金制成的宽领项链缠绕在他雪白的脖颈,冰种玉髓制成的臂环套在他的手臂上,手腕处是镶嵌着翡翠石和玛瑙的手镯。

这个世界注重饰品的奢华与艳丽,哪怕是男性神祇也会在盛大的仪式上戴上璀璨夺目的耳环。

付臻红将那色泽明艳的天青石耳环戴在了耳朵上,这抹别样澄澈的蓝让他突然想起了阿波罗的眼睛,阳光璀璨,温润空灵如碧海蓝天。

就是不知道那双眼眸能否始终如一的不被无边深邃的黑夜所浸染。

而今晚的冥界,注定不会是一个沉静平凡的夜晚,不管是因为阿波罗和阿瑞斯的做客,还是因为那隐藏在深处的暗涌。

付臻红看了看窗外的月色,冥月越发冷沉,漆黑的天幕隐隐泛红,这是冥界的黑夜与白昼的交替。

他坐在镶嵌着珍珠与象牙的砌砖椅上,拿起两个酒杯缓缓倒起了酒,醇厚的酒香随着那流动的液体散发在空气中,付臻红十分闲适的等待着另一杯酒的主人到来。

那么究竟会是特意让侍女传了话的冥王哈迪斯?还是在神车上自顾自的说着要与他好好打一场的战神阿瑞斯?亦或者是已经看出了他与平日有不同之处的太阳神阿波罗?

付臻红正想着,敲门声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组织部长2 营业对象他不太对 山海崽崽收容所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安定的极化修行 九阳丹神 江湖那么大 离婚协议 他穿了回去 乡村娃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