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阿波罗和阿瑞斯来到死亡泰纳斯海角的时候, 已临近深夜。

阿瑞斯跃跃欲试的看着海角下被浓重黑雾所围绕的地狱之门, 眸色里浮动出越发兴奋的锐利凶光。

他隐隐听到了地狱门内独属于强大猛兽的吼声, 是三头犬刻耳柏洛斯,阿瑞斯胸中的战意因子顿时被这示威一般的吼叫给挑了起来。

阿波罗看了阿瑞斯一眼,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来冥界不是为了打架。”

阿瑞斯啧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你去找厄里斯那家伙,我做我的事。”

阿瑞斯这番状态是阿波罗早就预料到的,他并不担心阿瑞斯会不听他的劝言而真的乱来。这个平日里满脑子都只有战意的好斗分子,从某方面来说意外的直白, 阿瑞斯不太擅长伪装,所以心思也并不难猜。

阿波罗找准了关键点,直接对阿瑞斯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厄里斯为什么会同意成为冥王的伴侣?”

阿瑞斯闻言,神色一顿, 随后才略带嫌弃的皱起眉头:“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同意这与我有何关系?”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拔高了些许, 像是在回答阿波罗, 又更像是在对自己说。

阿波罗道:“你真的不想从他那里知道答案?”

阿瑞斯轻哼:“我又不是你。”

“那我换一个问法, 你对厄里斯感兴趣吗?”

阿瑞斯动了动唇, 片刻之后, 才甩出一句:“我只对他的战斗力感兴趣。”

阿波罗不再理会阿瑞斯的口是心非, 他知道自己方才的几句话已经对阿瑞斯起到了一些作用。

他和阿瑞斯都不属于冥界任职的神祇,也不是神使赫尔墨斯, 能凭借着传话安稳无恙的进入冥界,更不像厄里斯那般,是黑夜女神尼克斯的孩子, 本源神力就与冥界有关,能被那片地下国土所轻易接纳。

他们这个点突然造访冥界,地狱门后的猎犬刻耳柏洛斯只会把他们当成私闯冥府的敌对者。

他一个人的话,因本源神力会被冥界所排斥的缘故,要顺利去到冥王神殿确实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有阿瑞斯倒是能省些精力。

厄里斯……

阿波罗在心里默默念着付臻红在这个世界的名字,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成了拳,他一定要亲自探究这场荒诞的伴侣仪式会存在的根源。

另一边,在冥王神殿的后方。

冥月孤寂、清冽幽冷。

在这一片没有璀璨星辰的漆黑天幕下,月光却似轻缓流动的水,悄无声息的漫到宽敞的房间里,搅动出了一汪暧昧又旖旎的潋滟春情。

空气里,郁金花的香息和麝香味萦绕在一起,案上的烛火早已经燃尽,床榻上人影的晃动与起伏却依旧在激烈又畅快的进行着。

哈迪斯的腰腹结实有力,没有过份喷张的夸张肌肉,而是内敛的,紧致的,有着流畅又纹理清晰的线条。

此时的哈迪斯不再是平日里那个冷静克制的冥界之王,他像是一个用行动狠狠占有着倾慕者的普通青年,又像是一头充满着爆发力的猎豹,不停用那遒劲的腰,疼爱着这个占据着他全部心绪的纷争之神。

他额前的发丝早已被细密的汗水黏湿,他的的眼睛炽热而锐利,漆黑的瞳孔紧紧的锁定着付臻红,不放过付臻红脸上任何一丝神色。

付臻红的耳边是哈迪斯急促又粗重的喘息声,热气喷洒在他白嫩精致的耳根,充斥着一种男性魅力。两人的十指亲密的交握着,相贴的掌心里全是薄薄的汗水,两个同样体温偏低的神祇,此时的温度却都是滚烫灼人。

付臻红长长的乌黑墨发散乱在背后,他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眼尾处泛着浅而散的薄红,他整个人就像是熟透了的蜜桃,芬香馥郁中又有一种隐约的糜烂,浸在了人的心坎里。

他的双唇莹润红艳,微微张开,露出了白洁的贝齿和粉嫩诱人的舌尖,哈迪斯俯身吻住了他的双唇,深情的攫取着,付臻红的声音与口中的甘甜一同被哈迪斯吸进肺腑,他只能在哈迪斯的进攻之下溢出破碎的低吟。

“为你争夺……”哈迪斯的声音低沉而沙哑,被渴念染透的嗓音磁性而性感,“给你更多的爱意。”

在哈迪斯这话音刚落的瞬间,他不再选择压抑,于是心里头那被长久关押的野兽也终于发出了一声嘶吼。

哈迪斯对付臻红的爱意便成了那最灼人的热流,付臻红想起了阿克隆河的面上那滚滚不息宛若炽热岩浆的火焰,那是与冰川之下的水完全相反的两种极端,很烫,又浓稠。

付臻红颤巍巍的感受着这份充满着侵略感的滚烫爱意,修长白皙的手指插进哈迪斯脑后的发丝,小巧精致的脚趾头都蜷缩在了一起。

[啊啊啊啊,要死了,小红,你的乖巧三儿已阵亡。]

付臻红被哈迪斯抱在怀里,两人像亲密无间的恋人,在一番甜蜜的温存之后平复着彼此的呼吸。

哈迪斯动作轻柔的亲吻着付臻红微红的眼尾,深邃漆黑的瞳孔里染着一层冰雪消融般的宠溺与纵容。

付臻红不想动弹,他的双手攀附着哈迪斯的后颈,柔软无骨一般,倦懒得任由着哈迪斯抱起他去了屏风后做了事后的清理。

然哈迪斯知道,厄里斯并不是娇软柔弱的菟丝花,厄里斯的攀附是一种对他还算满意的放任,那看似无骨的手有着能摧毁最坚硬磐石的力量,也在一点点瓦解哈迪斯内心最深的防线。

第二日,付臻红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哈迪斯一大早就已经去了神殿。

付臻红闲的无事,便走到书案前,用那一方笔砚和扉纸开始画起了水墨画。

他并没有画多久,屋外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是侍女的声音,在付臻红同意之后,两个侍女推门走进了房间,送来了一件精美的衣袍和一盒华丽的首饰。

这些是明日付臻红参加仪式所需要的穿着,纯白色的衣袍上绣着金色的边纹,是为付臻红量身定做的喜服。

这个世界的衣袍多以纯色自然为主,臂环服饰这些才是最为繁琐和复杂的,付臻红只大概看了一眼后,就示意侍女放在一边。

侍女前脚刚走,后脚修普诺斯就来了。

“厄里斯,我亲爱的兄长,”修普诺斯大步走到付臻红面前,神神秘秘的说道:“冥界来了两位奥林匹斯上的客人,你猜猜他们看是谁?”

付臻红没有直接回答心中的猜测,反而是问了一句:“他们是你交好的朋友?”

修普诺斯摇头,眼眸里流露出一丝不屑:“我可与奥林匹斯山的那些神祇玩不到一块。”

“是吗……”付臻红挑眉:“但你似乎很开心。”

修普诺斯微微咳了咳,错开了付臻红意味深长的视线。

事实上如果是以往,奥林匹斯山的神祇来冥界,修普诺斯绝对不会感到任何的喜悦,然阿波罗和阿瑞斯的到来,却让修普诺斯有了一种隐隐的期待。

理智上,厄里斯和冥王陛下结为伴侣他是该高兴的,一个是他兄长,一个是他最尊敬的人。然私心里,他或许也是希望着有人来阻止这场即将要举办的仪式。

他明知道这份不该有的隐秘心思是错误的,但修普诺斯仍旧控制不住从心底萌生出一丝侥幸。

付臻红并没有在修普诺斯的事实上过多纠结,他勾勒完水墨画后,放下手中的笔,问道:“他们现在走到哪里了?”

“刚过完阿克隆河。”修普诺斯幸灾乐祸的说着:“卡戎那坏心眼极多的家伙带着他们故意绕了很长一圈,最后还和那暴脾气的战斗狂打了起来。”

“另一位和阿瑞斯一起的神祇没有阻止吗?”

修普诺斯道:“那一位完全被冥界的黑暗排斥,哪有心思管阿瑞斯。”

“是吗,”付臻红轻轻笑了笑:“所以来的两位是太阳神阿波罗和战神阿瑞斯吗?”

修普诺斯瞬间反应了过来:“兄长,太狡猾了,明明我是让你猜的,结果却被你的话语带动的自己将答案说了出来。”

“那我便将这副画送于你。”付臻红将案上的水墨图递给修普诺斯。

修普诺斯小心翼翼的接过,明亮剔透的眼睛里满是喜悦,身后的黑色羽翼都愉快的轻轻煽动起来:“我要把它放在床头,然后制造出一个如你画中这般美丽的山水梦境。”

[论痴汉鸟人的养成。]

修普诺斯还沉浸在付臻红送给他东西的喜悦中,直到付臻红快走到房间口,他才回过神来,连忙追过去,笑意吟吟的问道:“兄长,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看你口中的来自于奥林匹斯山的客人。”

“我跟你一起。”

修普诺斯乐呵呵的将画收起,十分乖巧的跟在了付臻红的身后。

……………………

付臻红坐着神车,路上花费的时间比步行直接缩减了几十倍不止,等他看到阿瑞斯和阿波罗的时候,这两个神祇竟然还在阿克隆河。

付臻红远远看过去,卡戎似乎在和阿瑞斯争吵,两人的身后是卡戎那条破船,或许已经不能再称之为破船了,因为那只剩下一片片碎屑残骸。

他们周围的土地啃啃哇哇,平整的地面留下了一天天武器划过的痕迹。

显然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比较激烈的战斗。

阿波罗就在阿瑞斯五米远的位置,一贯温柔和煦的面容上也浮现出些许的不耐烦。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倦色ABO 执掌乾坤 重生后我成了妻管严 无我不欢 我的竹马是渣攻 禁典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万界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