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直白陈述的语气, 被刻意修饰过的声音听不出任何个人情绪。

提丰握住匕首的手猛地一顿, 原本还算儒雅沉静的面容逐渐变得狰狞。

“厄里斯与哈迪斯结为伴侣……”提丰低声重复着这句话, 下一秒直接将匕首扔到了地上。

强烈的愤怒席卷了提丰的大脑,提丰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手臂上青筋暴出,指甲也深深掐进了肉里。

厄里斯……

提丰默着纷争与不和之神的名字,那双琥珀色的瞳孔里刹那间布满了晦涩与阴霾。

“告诉他,计划提前。”提丰闭上眼缓缓说出了这句,几秒之后, 他再睁开眼眸时,脸上的愤怒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扭曲又病态的笑容。

纷争之神与冥界之王结为伴侣,这个让无数神祇震惊的消息在冥界传开的当晚, 付臻红就知道定然会有坐不住的神祇前来他所住的宫殿求证。

当他的房间门被敲响的时候, 付臻红正单手撑着太阳穴, 斜躺在榻上闭着眼小憩, 他身后的墙壁正好是一处高窗, 皎白的冥月从敞开的窗户漫洒进来, 与屋内的烛火交织在一起, 空气中的氛围显得清幽而静谧。

不过稍微与付臻红所预料中有些不同的是,他以为最先来的神祇会是科库特斯河的女儿明塔, 然那个明艳的少女绝对不会是现在站在门口这位会有礼敲门、等待他允许之后才会选择进来的神祇。

“兄长,我亲爱的兄长厄里斯,我是修普诺斯。”这位睡梦之神压抑住极力想要推门求证的心情, 尽量稳住思绪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冷静自然。

他实在不明白,他不过是因任务出去了冥界几日,回来之后却得知兄长要与冥王陛下即将结为伴侣的消息。

从卡戎那里知道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修普诺斯以为这只是这不修边幅的冥界渡神对他开的玩笑,直到他回到宫殿询问了塔纳托斯后,才不得不相信这一切并不是玩笑,而是整个冥界都已经得知的事实。

说不出是什么心里,修普诺斯不顾塔纳托斯的阻拦,直接就跑向了厄里斯所住的宫殿。

“进来。”

当修普洛斯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之后,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推开了房间门。

修普诺斯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榻上的付臻红,他抿了抿削薄的唇,将身后的黑色羽翼完全收了回去,慢慢走到了付臻红面前。

当修普诺斯真正见到付臻红之后,反而没有方才在门外的那般急切了,他就这么蹲下了身,与付臻红的面容齐平,静静的凝视着付臻红的容颜。

他的兄长很美,是这世间万物中最绝色的存在。

每一寸都那么完美无瑕。

勒特河里的忘川之水让他见到了兄长的另外一面,不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和漠然,彼时的厄里斯,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仿佛能将最坚硬的铠甲变成最旖旎的情思。

修普诺斯喜欢厄里斯,这喜欢里既有血脉联系的兄弟情义,又有关乎爱情的倾慕之心。

修普诺斯的视线太过直白,付臻红睁开眼,正好就对上了他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目光。

付臻红忽略掉他眸底深处的炽热,语气随性的问道,“有事吗?”

修普诺斯敛下眉眼,有些委屈:“兄长,是真得答应了成为冥王陛下的伴侣吗?”

厄里斯是他最喜欢的兄长,哈迪斯是他最尊敬的王,按理说他应该高兴,毕竟他们的王终于不在孤身一人,然另一个对象是厄里斯,这就让修普诺斯无法违心的送出最真切的祝福。

“嗯,”付臻红道:“确实是我亲口答应。”

付臻红这话一出口后,修普诺斯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瞬间失了元气与活力,他的胸中涌出一股酸涩,耷拉头,显得精神倦倦。

付臻红觉得他这副失落的模样竟有几分可爱,像一个大型的宠物一般蹲在自己面前,背上那黑色羽翼里的绒毛仿佛都没了生机。

付臻红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将手放到了修普诺斯的头发上,轻轻摩挲着这位睡梦之神柔软的发丝。

付臻红突然而来的亲昵动作让修普诺斯有些无措,他的脸颊泛出薄薄的红晕,原本酸涩苦楚的心情一下变成了紧张和一种隐隐的期待。

“兄长,我……”他嘴唇微微动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言善辩的他在兄长面前,却总是卡壳,大脑时不时放空。

付臻红轻轻笑了一下,收回手问道: “修普诺斯,还记得我几日前让你帮得忙吗?”

修普诺斯点头:“我这几日在人界出任务的时候每晚都有注意塞浦路斯城的那个手臂上缠着毒舌的男子,但是……”修普洛斯顿了顿,神色突然有些莫名。

付臻红耐心的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修普诺斯看了付臻红一眼:“但是那个赛普吉斯没有梦境。”

付臻红问道:“你是说他每晚入睡之后都不曾做过任何梦境?”

“嗯,他入睡的时候仿佛就真得是在将意识沉睡,没有做任何梦,恐怖的、平淡的、亦或者是甜美的,什么都没有。”说到后面,就连修普诺斯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这个世间,无论是人类,还是神祇,入睡之后都会伴随着梦境的到来,或许某一两天可能没有,然绝对不会像赛普吉斯那般连着几日都毫无动静。

梦境是折射现实,是内心深处最念想的源头。神祇是可以利用神力将意识完全沉睡,不让梦入侵思绪与脑海。

但赛普吉斯不是神祇。

修普诺斯从其他人那里探听到关于赛普吉斯的过去,他无法想明白赛普吉斯只是区区一个人类,哪怕这个人类曾经担任过塞浦路斯城的最高祭司,按理说也不该拥有那样自制的能力。

“那个赛普吉斯,太奇怪了。”修普诺斯回忆着:“他看起来很温和,内敛又从容,无欲无求般,但真得有这样的人类吗?”

“自然是有。”付臻红回道。

只是赛普吉斯是不是那样的人,还有待证实。

修普诺斯笑了笑:“兄长是否是因为察觉到了他的不同,才会让我多加留意?”

“算是吧。”付臻红并不否认,他想了一下,又问道:“阿多尼斯这几日与赛普吉斯的见面多吗?”

提及阿多尼斯,修普诺斯脸上的笑意就收减了一些,他撇了撇嘴,慢吞吞的说着:“他这几日都在练剑和驯那黑雕。”

修普诺斯讨厌那个塞浦路斯城的王子,不仅仅是因为对方那晚做的关于厄里斯的香艳羞耻的梦境,还因为他的兄长对阿多尼斯明显不同于其他人的在意。

“亲爱的厄里斯,那个阿多尼斯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付臻红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

修普诺斯看着付臻红唇角边勾起的弧度,鼓起勇气握住了付臻红的手,将他放到了自己的脸颊。他半眯着眼眸,用脸侧的肌肤磨蹭着付臻红柔软的掌心,乖巧又温顺,“兄长如果和冥王陛下成为伴侣,以后就会一直待在冥界了吗?”

“你很在意这个?”

修普诺斯笑眼弯弯:“因为如果兄长一直待在冥界,只要能经常见到你,心里的酸涩和失落就会消散很多。”

为什么会酸涩和失落?

这种显而易见的答案,付臻红没问。

修普诺斯垂下眼帘,掩盖住了眸底深处的一抹可惜。

“兄长喜欢冥王陛下吗?”修普诺斯突然问出这一句。

付臻红挑了挑眉,正准备回答,“砰”得一声,房间门却在这时候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推开。

“厄里斯,你为什么要答应成为冥王陛下的伴侣!”清丽的女性嗓音里带着愤怒与不甘,明塔一边说着一边大步走进来。

待她看到付臻红与修普诺斯此番略显亲密的姿势后,瞬间顿在了原地。

“你们……”

明塔才刚开了个头,修普诺斯就先一步回道: “我们什么也没做。”他说完就放下了那只覆盖着付臻红手背的手,似乎觉得不够,又特意补了一句:“你别瞎乱想。”

明塔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本来她只是稍微有些怔愣罢了,毕竟摸脸也没什么值得惊怪的,结果被修普诺斯这么一说,明塔的脑海里却反而想得更多。

付臻红淡淡的瞟了修普诺斯一眼,修普诺斯感受到付臻红扫过来的目光,顿时绷紧下颚,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哼唧唧,小红,果然这些神祇没一个单纯可爱的。]

修普诺斯能成为整个冥界最受欢迎的神祇,又怎么可能是真的温顺乖巧?全然无害的神祇是不适合生活在森冷的地下王国。

更何况修普诺斯是睡梦之神,无论是人类还是神祇,入睡后所做的梦都是内心最直观的欲念,邪恶的,丑陋的,美丽的,阴暗的,作为能窥探这些梦境的神祇,修普诺斯的性格比起他的孪生兄弟塔纳托斯,还要更加的复杂和多元。

明塔看了看修普诺斯,又看了看付臻红,愤怒让她失了平日里最基本的观察,以为付臻红与修普诺斯正在用眼神互诉衷肠,于是心中的火气更旺盛了: “厄里斯,你怎么能与冥王陛下结为伴侣!”

付臻红坐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反问道:“为什么不能?”

“你……你又不喜欢冥王陛下!”

付臻红笑了,他看着明塔,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哈迪斯,难道喜欢你吗?嗯,明塔?”他的声音散漫而磁性,语气里微微上扬的尾音无端透出了几分惑人的缠绻。

明塔那明艳娇俏的脸倏得一红,怒气消了一大半不说,竟然莫名感觉到了一种羞涩又无措的燥意。

“总之……总之你们是不可能顺利的!”

在付臻红的眼神注视之下,明塔扔下这一句话后,掉头就跑了出去。

付臻红示意修普诺斯也出去,屋子里便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另一边…………

当纷争之神厄里斯与冥界之王哈迪斯即将结为伴侣的消息传到奥林匹斯山的时候,众神正在参加一场再寻常不过的晚宴。

奥林匹斯山的众神经常会举办宴会,他们享受欢声和笑语,听着优美的旋律看着动人的舞蹈,能让这些神祇觉得愉悦而放松。

阿尔忒弥斯坐在阿波罗的身旁,她看着平日里朝气蓬勃的太阳一言不发的喝着酒,眸色里浮现出了一抹担忧:“阿波罗,厄里斯应该不会在冥界待太久。”

就在她这话刚说完的时候,神使赫尔墨斯的侍从便将厄里斯与哈迪斯即将成为伴侣的消息带到了宴会。

缪斯女神们停止了舞蹈,优美悦耳的旋律也停止了弹奏与吟唱,原本热闹无比的宴会瞬间变得极为安静。

阿波罗英挺的剑眉紧皱在了一起,那湛蓝色的眼眸里温和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如刀锋般的凌厉:“你该知道这样的恶作剧不会被饶恕。”

传话的侍从跪在地上,身上全是众神或怀疑或震惊的目光,他胆战心惊的抬起头,在赫尔墨斯的点头示意下,又重复了一遍:“并不是恶作剧,这一消息已经在冥界传开,在过两日,他们便会举办仪式。”

“怎么可能……”阿波罗沉下脸,他不相信厄里斯会与哈迪斯结为伴侣,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缘由。

他拿出一直挂在身上的绿叶小口琴看了看,沉默了片刻后,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阿波罗,你要去哪里?”阿尔忒弥斯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冥界。”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六十年代研究员 禁止暧昧PUBG 穿成洋娃娃之后 不限时营业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 尸村 穿成暴君的男妃/穿成暴君的男妾 无上巅峰 怪村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