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付臻红的眉梢不着痕迹的微微挑了一下, 他有惊讶于提丰的自信,也为对方这理所当然的口气。

提丰缓缓露出一抹诡异又病态的笑容, 不见一丝血色的苍白面容上,那深陷的眼眶中琥珀色的瞳孔在此刻显得越发的深不见底。

他的肩上、脖颈上还流淌着的艳红刺目的血, 浸湿了他黑色的囚服,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血腥味。

尽管神祇都有着自动愈合伤口的能力,却也需要相应的时间,伤口越深, 愈合越慢。

付臻红用的力道并不轻,整把匕首直接刺进提丰的肩膀, 如若是寻常人, 现在或许早就已经失血过多而亡, 更不用提丰的脖子上还有他刺进去的伤口。

不要命的疯子。

除此之外, 付臻红暂时找不到比这一句话更贴切提丰的形容。

提丰像个无事的人一般将匕首拔了出来,刀刃上沾着湿润的鲜血,一滴一滴落到在地面, 有一些滚到了提丰握着刀柄的手上, 将他的手也染成了红色。

这无疑是极其惊悚的画面,提丰看起来比真正索命的死神塔纳托斯还要让人恐惧百倍。

“对你, 若是没有自信,便只能低落到尘埃里。”提丰的声音沙哑撩人,百转千回,宛如亲人间亲密浪漫的述说。

他的脸上交织着笑意与爱恋,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后, 便将这锐利的凶器轻轻放到了桌上。

两人都各自坐回到了最开始的位置上,如果不是付臻红那微肿的红唇和提丰身上狰狞的伤口,一切就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厄里斯,我现在也都没有想明白,不喜欢宙斯的你,当年为何要帮他。”提丰一边用手帕擦拭着手上的血液一边开口问着。

“想帮便帮了,哪有这么多的原因。”

提丰比付臻红所认知的原本的希腊神话里的怪物之王还要厉害,宙斯是必定要成为第三代神王的神祇,付臻红总不可能回答说是为了顺应剧情,以方便他现在的攻略。

提丰意味深长的看了付臻红一眼:“既然你不愿意说出原因,我也不勉强。 ”

他并不信厄里斯的说辞,也不会一直紧追着当年的事情不放。

“厄里斯,你知道我平日里都是怎么过的吗?”提丰说完,也不等付臻红回答,又自顾自的笑道:“我每天都在看这本书册。”他用食指点了点已经泛黄旧损的页面。

浅色的烛光照在书页上,没有冥月的密闭空间里,最上方一行粗黑的字体却映得分明而清晰————给罪犯者的惩罚。

“这是人类撰写的书籍,他们生前没有来过冥界,却能将深渊这座巨大的牢狱描绘得无比真实又具体。”

付臻红抿唇不语,他知道提丰并没有说完。

提丰看着上面的文字,一字一句的开始慢慢念了起来,“那里是最阴暗的大地,没有风与阳光,是一座孤闭潮湿的城,深渊塔尔塔罗斯化成的地狱牢笼,就是给穷凶极恶者的惩罚……”

提丰的声音在这孤寂的空间里缓缓响起,舒缓、平静,他认真的念着上面的文字,仿佛一个优雅的置身于这深渊之外的看客,而不是被关押的囚徒。

付臻红并没有打断提丰,他的目光落到那被翻阅得发黄的缺角的书册,可以想象这本书本是由最好的材质制造而成,也可以想象他被一双苍白瘦削的手翻阅了成百上千次。

提丰念完一页后就合上了书册,他抬起眼眸看向付臻红,“厄里斯,万物的法则是强者为尊,众神不朽的寿命注定了这世界会经历无数的变革。”

付臻红轻描淡写的问道:“你想表达什么?”

“你明白我的意思,”提丰笑了笑:“过去、现在与将来,三个时间的轴轮,荣誉的赞歌与血性的抱负永远为最后一个敞开,将来等于未知,你应对我抱有期待。”

“期待你逃离这里?”付臻红也笑了:“然后开起一场诸神之战?”

提丰不置可否,“奥林匹斯山平静了太久,海洋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你难道不想看一场盛大的热闹吗?”

“没兴趣。”

付臻红站起身,将那把匕首的剑鞘扔给了提丰,“脏了的东西,便没有被我继续留着的价值。”

付臻红说完就朝牢房外走去。

提丰看着付臻红离开的背影,将剑鞘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而塔纳托斯进来关牢房的时候,便正好看到提丰深情亲吻剑鞘的病态一幕,这位面无表情的死神再一次拧起了眉,在牢房外又用神力加固了一层锁之后,才转身离开。

提丰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的存在,而他这几日的小动作频发的多了起来,这塔纳托斯有了警惕。

塔纳托斯是一个十分谨慎的神祇,如实的将提丰的动向禀报给了哈迪斯。

“他在为逃狱做准备。”

哈迪斯直接说了出来。

这位冥府之王并没有询问付臻红与提丰在深渊说了什么,他知道如果厄里斯不主动说,他如果问了,只会徒增隔阂,让厄里斯不开心,而他不愿意让提丰影响到他与厄里斯之间难得建立起来的温情。

哈迪斯示意塔纳托斯先下去,冥王神殿里便只剩下了付臻红与哈迪斯两个人。他放下了手中繁琐的公务,拉着付臻红的手坐在了后方的休息隔间里。

神祇虽不用进食,然品尝美酒佳肴终归是一件能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哈迪斯将一盘洗干净的草莓放到付臻红面前,这是厄里斯最喜欢吃的水果,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哈迪斯就通过观察得来了这个结论。

付臻红看了一眼草莓,突然就想到了关于冥石榴的传言,据说不管是人类还是神祇,只要吃了冥石榴就只能永远待在冥界生活。

不过传言到底是传言,这其中有几分真假,或许也只有冥界之王才能准确得知。

哈迪斯拿起其中一个草莓,十分细致的将上面的小叶片清理干净后,递给了付臻红。

付臻红接过草莓,直接咬了一口,唇齿间清甜的果肉让付臻红愉悦的半眯起了眼睛。

哈迪斯看着他咀嚼的动作,那殷红的唇瓣上正透着水润诱人的光泽,洁白的贝齿间隐隐露出的粉嫩舌尖比那草莓还要更让人感到口干舌燥。

哈迪斯不自觉的绷紧了下颚,薄唇微张,低声问出了一句:“甜吗?”

付臻红点了点头:“甜。”

却不及你本身的馨香甜腻半分,哈迪斯在心里默默的回应。他倒底不是那种擅长浪漫情话的男子,这样暧昧的言语终究是说不出口的。

在付臻红吃完一个草莓后,哈迪斯又紧跟着拿起一个开始清理小叶片。

哈迪斯的话不多,无声沉默着,只微垂下眼帘专心做着手里的事,却自有一种成熟内敛的从容。

哈迪斯的睫毛很长,浓密乌黑,却并不卷翘,而是直直的往下垂斜,这样的睫让他在眨眼睛,无端透出一种深邃的莫测感。

哈迪斯知道厄里斯在打量他,在认真的凝视,哈迪斯面色不显,然内心却是生起了一股淡淡的喜悦。

这或许说明了厄里斯已经在慢慢在意他。

付臻红接过了哈迪斯递来的草莓,这次他并没有直接吃,而是一边看着上面深绿色的菱形般的细小沿脉一边随口说着:“哈迪斯,海皇波塞冬对宙斯的神位觊觎已久,你呢,你可曾有过想拥有那至高无上权力的念头?”

“有过。”哈迪斯毫不避讳的承认。

男人的天性里就对权力有着某种执拗的追求,哈迪斯是兄长,曾经也对最高统治者这样绝对的等级尊位确实抱有几分野心。

但也仅仅只是有几分罢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那种权力所对应的生活方式后,那仅存的野心也消散无踪。

性格使然,他更喜欢幽静的冥界。

他适应不了奥林匹斯山终日里欢声笑语的环境,他需要沉静又宁和的氛围。

付臻红勾了勾唇角,“众神之王凌驾于一切生灵之上,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让他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真正的强大,从来都不是权力和等级的威压,”哈迪斯凝视着付臻红的双眼,声音低沉而磁性:“就比如你,厄里斯。”

哈迪斯执起付臻红的手,在那白皙柔滑的手背肌肤上落下一吻,然后抬起眼眸,漆黑深邃的眼眸里浮现出难得温柔的情深:“你有让众生都神魂颠倒的魔力。”

哈迪斯这话刚说完,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冥王陛下,神使赫尔墨斯求见。”

赫尔墨斯?

付臻红心里一动,赫尔墨斯是宙斯的使者,负责传话,这个时候来冥界十有八九是和他有关。

“我跟你一起去。”付臻红对哈迪斯说道。

“好。”

付臻红看哈迪斯的神色,便也知道他和自己想到一处去了。

赫尔墨斯看到付臻红与哈迪斯并排走出来的时候,眸色闪了闪,他敏锐的注意到了厄里斯与冥王之间不同以往的氛围。

站在哈迪斯身旁的厄里斯少了从前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和漠然,眼角眉梢间多了几分靡艳与风情。

或许等他传达完宙斯的旨意后,该去卡戎那里打听打听厄里斯来冥界的这些日子究竟还发生了何事。

修普诺斯不在神殿,于是塔纳托斯便出声问道:“神使赫尔墨斯来冥界,可是有重要之事传达?”

赫尔墨斯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哈迪斯: “冥王陛下,神王与天后做媒,以忠贞婚姻为系,由百灵鸟吟唱浪漫,将种子女神泊尔塞福涅赐予您为妻。”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无上神通 御兽修仙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宠你向钱看 诸天祭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 和前男友一起穿到23年后 我,C位,逆袭 夫郎是个恋爱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