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通往塔尔塔罗斯的道路很长, 地到最底部深渊的距离就如同天空到地的遥远。

这条路也很宽阔和幽暗,由三重厚重的暗幕和三重不可摧毁的铜墙所层层包围。

付臻红是纷争与不和之神, 他虽是黑夜女神尼克斯的长子,并且完美的继承了黑夜之神的全部力量, 然却常年住在奥林匹斯山,所以不算是隶属于冥界编制的神祇。

深渊这样的核心地方,他本没有权利随意进入,然哈迪斯却默认了他的行为。

哈迪斯作为冥界的最高统治者, 牢狱深渊也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他没有阻拦付臻红, 而是给予了付臻红最大程度上的自由。

他想厄里斯把冥界当成家, 自然没有理由选择约束。

哈迪斯也猜到了厄里斯去深渊塔尔塔罗斯的目的很大可能是去见提丰, 当面的那场神族战役现在想起来也依旧清晰无比。

“将神车驶到厄里斯面前。”哈迪斯对站在侧下方的塔纳托斯说道。

一直步行走到深渊, 道路两旁的漆黑石墙只会徒增孤寂与无趣,哈迪斯不想厄里斯兴致悻悻并觉得浪费了时间。

冥王最忠心的下属死神塔纳托斯什么也没有多问,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仿佛只有服从, 这位手握巨大镰刀的神祇退下后, 便以最快得速度按照冥王陛下的要求去往深渊赶去。

在看到塔纳托斯驾驶着神车停到他面前的时候,付臻红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 哈迪斯既然默认了他去深渊的行为,便不会就这么看着他以步行前往。

只是稍微与付臻红设想中有些不同的是,来的神祇是死神塔纳托斯,而不是他的双生子兄弟修普诺斯。

塔纳托斯的沉默寡言与哈迪斯有得一拼,只不过哈迪斯的冷峻是内敛的, 成熟、冷肃、不可侵犯。然塔纳托斯的冰冷却是完完全全的显露在了表面,他收割着亡灵,身上充斥着一种血腥和死寂交织在一起的阴寒。

简单来说,哈迪斯是不动声色的,冷漠平静的面容之下是独属于上位者的谋略和沉着,那是时间和阅历沉淀出来的荣辱不惊的从容,而塔纳托斯则是更为直白的。

付臻红并没有坐在神车后面那排最舒适的座位上,而是坐到了塔纳托斯的旁边,与他相隔了半个手臂的距离,是只要稍一偏头就能看到的位置。

塔纳托斯面色平静,目光专注于前方,然内心却并不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镇定。

他的鼻子之间全是厄里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淡淡馨香,这是如同开在冥王神殿后院那一片郁金花的香息,只不过比起那片花海的清幽与冷冽,此刻他的兄长身上的味道还多了几分似有若无的迷醉与诱惑。

今日的厄里斯是不同的,他的这个兄长,以往从来都是高高在上,让人难以靠近。然眼下坐在他身旁的厄里斯却没有了平日里的那种生人勿近的冷淡和漠然,反而是散漫而慵懒的,无端透出了一种致命般的吸引力。

明塔和厄里斯掉进勒特河的事情在冥界已经不是秘密,塔纳托斯把原因归咎到是忘川之水的影响。

他不愿意也不想把注意力放在身旁这个男子身上,心跳加速会扰乱他的思维与判断,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然有时候内心越是抗拒,就越是敏感。

付臻红看着塔纳托斯紧绷的下颚,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在紧张?”

没有想到付臻红会这么直截了当的问出来,塔纳托斯微微怔了一下,并没有立刻回答。

付臻红见状,便又说道:“是因为我在你身边?”

塔纳托斯垂下眼眸,沉默了良久,就在付臻红以为他依旧不会回答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动了动削薄的双唇,才低低的嗯了一声,直接承认了是付臻红的影响。

付臻红的唇角愉悦的勾了勾,这个英俊的青年,竟是意外的坦诚。他伸出手捏了捏塔纳托斯的耳垂,磁性惑人的嗓音里带着几分轻浅的笑意:“你倒是诚实。”

塔纳托斯被付臻红突然的亲密动作弄得心跳都快了一拍,那被触摸过的耳垂迅速泛出了红晕,并隐隐有向脸部蔓延的趋势。

这样的兄长让他有些无法招架,明明他在人界收割灵魂的时候早已看惯了世间百态,他以为自己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和平静无澜,却没想到在厄里斯面前,思绪就不受控制的开始肆意扩散。

在付臻红的目光注视下,塔纳托斯的身体变得僵直。他没有去看身侧的兄长,他怕自己一旦对上厄里斯的眼神,就会变得更加奇怪和紧张,于是只好用力攥紧了牵着马鞍的手,似乎想借着这份驾车的力道来将脑海里涌出来的杂念摒除掉。

塔纳托斯紧绷的情绪太明显了,他并不擅长伪装,冰冷的表情被击破,便很容易让人看出他的想法。

塔纳托斯并不是付臻红在这个世界的攻略对象,付臻红也就没有再继续逗趣他。

感觉到付臻红收回了目光后,塔纳托斯松了一口气,然与此同时,内心深处却又有些隐隐的失落。

有了神车,前往深渊塔尔塔罗斯的时间就缩短了百倍。

并没有多久,付臻红就到了最外层的铜门。

负责看守铜门的是百臂巨人,三道铜门对应三个百臂巨人,这三个巨人都是盖娅和乌拉诺斯的孩子,有着凶猛的力量。

死神塔纳托斯很受哈迪斯的器重,算是冥界名副其实的第二把手,在塔纳托斯的领路下,付臻红毫无阻拦的就进到了第三层铜门里。

这里是最为幽暗的牢狱,是就连冥月也照不到的阴寒之所,烛火是仅有的光亮。

四周很安静,充斥着一种压抑和森冷,密闭的巨大空间里,没有风,只有付臻红与塔纳托斯的脚步声在石廊里回荡开来。

付臻红走到了关押着提丰的地狱最深处,他停了下来,看到了牢房里正背对着他坐在石凳上的提丰。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囚服,衣服陈旧却并不脏乱,深蓝色的头发披散在身后,双脚上都套着很粗的锁链。

“来了吗……”阴冷低哑的嗓音在沉寂的空气中响了起来,紧接着是一阵低低的笑声,这笑声诡异又癫狂,带着几分病态的阴鸷。

塔纳托斯皱了皱眉,怪物之王提丰是极端危险的存在,这个充满着智慧的疯子比那些战败的堤坦神族们更要不可估量。

他抿了抿唇,下意识往付臻红这边靠近了些许,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

付臻红不疾不徐的回道:“来看看手下败将。”

在付臻红这话说完之后,背对着他的提丰也终于站了起来,转过了身。

提丰很高,身形却有些消瘦,皮肤是不见阳光的苍白,他的面部轮廓棱角分明,浓黑的剑眉下紧压着深邃的眼窝,他的眼眶有些倦懒的下陷,透着一种颓靡和优雅。

他的眼睛是狭长而妖冶,对上付臻红看过来的视线,那含着笑意琥珀色的瞳孔里顿时浮现出了一抹晦涩和暗沉。

两人的视线就这么在空气中对视着,谁都没有先移开。

几秒之后,提丰突然勾了勾唇角,意味不明的说道:“厄里斯,无论什么状态的你都让我无比惊艳。”

付臻红了解提丰,正如提丰了解厄里斯。

即便提丰并不知道付臻红掉进了勒特河水里,却仅仅只是因为一个照面就判断出了付臻红与往日的不同。

付臻红看了一眼提丰身后放置在桌上的书册,泛黄的书册被翻阅到了一半,有些缺角和褶皱,“你过得似乎不错。”

提丰闻言,垂下了眉眼,长长的睫毛便顺势在眼帘处投下了一抹难以捉摸的阴影,他两片薄薄的苍白双唇微张,轻轻的、诡异的吐出了令人寒入骨髓的闷笑声。

“是不错,就是有些寂寞。”

他的声音里蕴含着充沛的情绪,隐隐渗透出一种莫名兴奋的死亡与鲜血的气息。

然他瘦削的身形和苍白的面色又柔和了这种凌厉的尖锐,忽略掉他眸中的阴冷,提丰身上冗杂着极为矛盾的书卷气,游走在优雅与癫狂之间。

极致的危险,伴随着惊人的人格魅力。

提丰见付臻红不说话,便慢慢朝着他这边走过来。

提丰的脚上套着铁索,这看似平凡的锁链却是由深渊塔尔塔罗斯的束缚之力所凝聚而成。

随着他的走动间,啷啷的锁链声响在寂静的空气中响了起来,显得突兀又刺耳。

他一直走到锁链的最大长度才停了下来,然仍旧与付臻红隔了有两米左右的距离。

“不进来坐坐吗?”他熟络的开口,唇角边的笑意分毫不减。

付臻红也轻轻笑了,他示意塔纳托斯将牢房的锁打开。

塔纳托斯尽管有担心提丰会对厄里斯耍手段,但他到底还是不会拒绝厄里斯的要求。

提丰若有所思的看了塔纳托斯一眼,露出了回忆的神情:“厄里斯,你的身边总是不缺追随者。”

塔纳托斯的眉头拧了一下,不过并未做出任何解释。

付臻红走进了牢房,一步步走到了提丰的面前。

提丰微微倾身,视线与付臻红的视线平视,身上那种危险的气息也顺势倾泻而来。

他将脸又往前凑近了,瞳孔里浮现出两种全然相反的情绪,凌厉病态的锋芒和温和缠绻的爱意,最终停在了寸步之遥的距离。

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付臻红,提丰唇角边的弧度又上扬了些许。

“厄里斯,我想吻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神控至尊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重生之真不挖煤 在末世养丧尸王 笼中缪斯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洪荒天子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