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哈迪斯将付臻红乌黑柔亮的秀发擦拭完之后, 并起身没有离开,而是直接躺在了付臻红的身侧与他一同睡在了一起。

淡淡的如同郁金花的香息涌入进哈迪斯的鼻尖, 是他最熟悉的味道,恰当好处、并不过分浓郁, 萦绕在他的心脏周围仿佛永远都不会退散。

无论厄里斯的神识彻底恢复之后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哈迪斯都会坦然面对。

如果是愤怒,他会用自己的方法去慢慢消减厄里斯的这种情绪,如果是想要远离, 那么哈迪斯更不会放任厄里斯离开自己身边。

在他们已经有了这样亲密的关系之后,哈迪斯已经无法再向从前那般压抑和克制自己内心的那一份隐秘的悸动, 以一个冷静自持的普通人的身份与厄里斯相处。

那几乎要溢出胸口的甜蜜与满足无不昭示着他对厄里斯的感情, 他不会放开厄里斯, 也不舍得放开。

作为冥界的王, 哈迪斯平日里是沉着而肃严的,低调、内敛,不动声色, 他虽不似宙斯与波塞冬那般张扬而外露, 然作为神力强大的上位者,他的骨子里一样流淌着强势和掠夺的因子。

哈迪斯看着付臻红渐渐入睡的安静容颜, 被好好疼爱和滋润过的男子,那眉宇之间的清冷漠然已经变成了一种柔软而倦懒的妩媚春情。

没有谁能抵挡得了厄里斯的诱惑。

而哈迪斯已经被束缚在了厄里斯的猎网中。

哈迪斯抿了抿削薄的唇,克制住了想要伸手触摸付臻红唇角的冲动,如墨一般漆黑深邃的眼眸里流转出一抹复杂的思绪。

三天的时间,对于拥有着无限寿命的神祇来说, 不过只在弹指一瞬。

赫淮斯托斯早已修复好了付臻红的宫殿,不过与其说是修复,不如说是重新铸造才更为恰当。

赫淮斯托斯不仅仅是火神,更是锻造与冶炼之神,他虽模样丑陋,又天生瘸脚,然却有着极其超感的工艺技术,阿波罗的太阳神车、天空之主宙斯的神盾等都是出自赫淮斯托斯之手。

赫淮斯托斯有心要为付臻红打造一座最特别的宫殿,在这位最丑之神的精妙修建之下,付臻红那原本萧条又荒凉的住处已经变成了一座雄伟又辉煌的宫殿,华丽、贵气,别具一格。

然宫殿已经重修建造,纷争与不和之神却迟迟不回,这让一些想要与付臻红亲近的神祇坐不住了。

在他们看来冥界是广阔又荒凉的,灰黑的平原,弥漫着死亡之气的河流,没有灿烂的阳光与鸟语花香,只有不甘赴死者们哀怨的叹息与呻吟,他们不明白这样的地下国土有什么值得厄里斯待上几天。

“嗨,我亲爱的兄弟赫尔墨斯呀,没有厄里斯在的奥林匹斯山,我精心酿造的葡萄酒仿佛也失去了灵魂。”狄俄尼索斯单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把玩着一盏精致的白玉酒杯,表情悻悻的感叹着。

“我真想变成葡萄酒,然后被厄里斯喝下去,感受被厄里斯的身体包裹住的温暖。”说到最后,狄俄尼索斯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那有些干涩的唇角。

赫尔墨斯皱了皱眉:“狄俄尼索斯,葡萄酒的自由与浪漫不是让你总是借此抒发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狄俄尼索斯闻言,抬了抬眼皮,意味深长的看了赫尔墨斯一眼:“赫尔墨斯,从前的你可不会对我这样的话语发表任何的感言,是因为厄里斯吗?”

赫尔墨斯不置可否。

狄俄尼索斯笑了笑:“我真有点想去冥界找厄里斯。”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说来,我还从未去过冥界,我亲爱的兄弟,你作为众神的使者,想来已经对冥界之路极为熟悉了。”

“怎么?”赫尔墨斯也笑了:“要我带路吗?”

狄俄尼索斯摇头:“总归是冥王的领土,没个正当理由就这么贸然前去,我们那父神,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他的话音刚落,负责传话的侍者便走了进来,说是神王宙斯让赫尔墨斯前去神殿。

赫尔墨斯大致猜到了宙斯让他过去的原因,这位聪明的神使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狄俄尼索斯、我亲爱的兄弟,接下来的冥界,可能不会那么平静了。”

……………………………………

付臻红从睡梦中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哈迪斯的怀里,哈迪斯的手臂抱着她的腰肢,下巴轻轻搭在他的头顶。

哈迪斯的身上有着极其干净和清冽的冷香,因常年待在冥界,他的皮肤是那种不见阳光的苍白,如同浸泡在寒潭深渊中静置了万年的古玉。

由于姿势的缘故,付臻红的视线正好就对着哈迪斯敞开的胸膛,结实而宽厚,并不十分温热,然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中,无不透出一种成熟男人的优雅和韵味。

付臻红想到对方那被情欲染得汗水横流的模样,棱角分明的冷峻面容上是认真而执拗,凝着漆黑深邃的眉眼,动着紧致遒劲的腰,从削薄的双唇中发出低低的粗重的喘息。

越是极端克制的男人,情动的时候就越是炽热而滚烫,如若付臻红不是神祇,或许早就在哈迪斯的疼爱下被做的昏睡了过去。

“醒了吗?”

低沉磁性的声音从付臻红的头顶上方传来。

“嗯……”付臻红轻轻应了一声,带着几分像是撒娇一样的懒散,软软糯糯的,如同喉咙里滚出来的一般。

神识还未恢复。

哈迪斯伸出手在付臻红的背脊上安抚性的轻轻抚摸。

付臻红从哈迪斯的胸膛处抬起头,将手臂环住哈迪斯的脖颈,在哈迪斯浅色的双唇上惩罚性的咬了一下。

哈迪斯的唇瓣上被咬出了血,付臻红舔掉那溢出的血珠,就这么贴着哈迪斯的双唇缓缓吐息道:“精力旺盛。”

这样的话语在经过一番持久的温存之后,便带上了几分旖旎的意味,似在赞誉,轻佻又让人浮想联翩。

哈迪斯的喉咙又开始发渴,他垂下漆黑的眼眸,深深凝视着付臻红含着笑意的眉眼,无比慎重又肃严的说道:“厄里斯,你是我的珍宝。”

付臻红挑了挑眼尾,一个翻身将哈迪斯压在了身下,他的双手撑在哈迪斯的脸侧,披散在身后的秀发也顺势倾泻下来。

这些柔顺黑亮的青丝大部分垂落到了哈迪斯的胸膛,只有几缕发丝的尾端轻轻落到了哈迪斯脸上,让哈迪斯觉得痒痒的,如同一片羽毛缓缓掉在了心尖,将身体的温度慢慢升高。

付臻红用手轻轻撩开了垂落在哈迪斯脸上的发丝,微凉的指尖顺着哈迪斯的眉心往下描摹。

哈迪斯有着极其俊美的面容,五官轮廓精致而冷峻,正因为这样的容貌,即便他总是森冷又不近人情,却依旧引来了不少的爱慕者对他心动倾心。

哈迪斯身上的体温也比一般人还要更冷一些,是那种常年待在冥界所被浸润过的幽寒,而付臻红身体的温度也同样偏凉。

两个都是体温偏低的神祇,那么总有一个会被另一个捂热。

付臻红的手滑过哈迪斯的下巴,喉结,锁骨,最后停在了哈迪斯起伏的胸膛,手掌心下是鲜活跳动的心脏,他的掌心细腻而柔软,哈迪斯的皮肤紧实而温热。

于是哈迪斯炽热的肌肤将付臻红的手染上了热度。

哈迪斯的珍宝,被捂热的纷争与不和之神?

付臻红突然笑了出声,他的手指在哈迪斯的胸膛刮了一下,感觉到哈迪斯瞬间绷紧的身体,付臻红半眯起眼眸,不疾不徐的说了一句:“哈迪斯,你是我的俘虏。”

哈迪斯抿了抿唇,并未说出任何反驳的话语。他甘愿做厄里斯的俘虏,并想竭尽所能的去取悦他。

但这前提必须是厄里斯是属于哈迪斯的。

哈迪斯抱住付臻红的腰肢,收紧,将他拉到自己怀里,以一种充满着占有欲的姿态让两人的胸膛完全相贴。

他的手指插入进付臻红的发丝,冷峻面容上勾起了一抹难得的弧度,眼眸里闪过一道势在必得的暗光。

付臻红借着勒特河的忘川之水以另一种姿态攻略哈迪斯,而哈迪斯,又何尝不是想在这样的厄里斯的心里留下更多的痕迹。

于哈迪斯来说,没被勒特河水所影响的厄里斯,是不可触及的存在,他冷淡漠然,不喜跟任何神祇有更亲密的靠近。

然现在的厄里斯却是不一样的,虽性格依旧阴晴不定,却没有了那么多的距离感,不会再让人感到不可侵犯和触碰。

如果他在厄里斯还未恢复神识之前,让厄里斯对他有了眷恋和依赖,等厄里斯完全恢复之后,哪怕对方的心里只有一分的动容和喜欢都会让哈迪斯欣喜无比。

哈迪斯与付臻红在宫殿待了三天,冥王神殿里的公文虽有修普诺斯和塔纳托斯帮忙打理,然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需要作为冥王的哈迪斯亲自过目。

这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便是关押在深渊塔尔塔罗斯的一些罪犯们,不安分的发起了暴动。

同为五初神,塔尔塔罗斯与尼克斯一般,都选择将意识沉睡。

尼克斯化成了无边的黑夜,塔尔塔罗斯化成了地狱的深渊。

深渊位于地狱的最深处,里面关押着穷凶极恶的罪犯和战败的第二代神族————堤坦神祇们。

这次,便是由这些堤坦神族发出的暴动,而煽动这些囚徒们的人,正是怪物之父提丰。

付臻红来冥界的当晚,提丰就在试图呼唤他,作为老朋友,他也该去看看了。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山楂树之恋2 白濑生存手记 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永恒天帝 止损 时光与你都很甜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逆转星辰:魔女五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