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波罗出了房间就直接去往停靠在院子内的太阳神车, 尽管他十分想跟厄里斯待在同一处空间之下,但他知道厄里斯并不会喜欢, 而他自己也承诺过会睡在神车里。

第二日,阿波罗早早就太阳神车里醒来。

作为光明神, 每当晨鸡报晓之时,便是阿波罗一天的巡日之始。

阿波罗并不想等他巡完日回来后,看到是厄里斯已经离开的空荡荡的房间,于是在走之前专程去找了就住在他旁边的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

阿波罗对于厄里斯的那点心思并没有刻意的隐藏, 他只开了个头,阿尔忒弥斯就明白了弟弟的意思。

“我会尽量与厄里斯多说话, ”阿尔忒弥斯抿唇一笑:“这样你巡日回来, 他就还在。”

有了阿尔忒弥斯这句话, 阿波罗便放心了, 他轻轻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姐姐,然后才跳上神车巡日去了。

……………………

付臻红通过门外的身形判断出敲门的人是月神阿尔忒弥斯的时候,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奇怪。

他打开门, 映入眼帘的便是阿尔忒弥斯笑意吟吟的面容。

这位狩猎女神有着极其青春靓丽的容貌,

穿戴着浅蓝色的束腰短裙和黑色的猎靴,尽管是阿波罗的姐姐, 然她的脸上却带着几分稚气未抹的娇嫩,如同一个需要被呵护和宠爱的少女。

但也仅仅只是‘如同’罢了,阿尔忒弥斯的神力在奥林匹斯山的一众女性神祇当中,足以可以称得上是佼佼者。

此刻,算是付臻红与阿尔忒弥斯第一次正式的见面。

阿尔忒弥斯看着付臻红清幽冷冽的纯黑色眼眸, 如同深邃无比的漩涡,神秘莫测,看一眼仿佛就要把她吸入进去。

真迷人啊……

这一瞬间,阿尔忒弥斯的心竟然猛地加快了,如同被蛊惑了一般,直到她的耳膜里涌进一道清冷悦耳的声音,才从微怔的思绪中迅速回过神来。

“阿尔忒弥斯?”

被厄里斯这么喊出自己的名字,阿尔忒弥斯觉得这声音比阿波罗弹奏的里拉琴还要动听。

“早安,亲爱的厄里斯。”阿尔忒弥斯愉悦的上扬起唇角,勾起的弧度像弯弯的月牙,她的眼睛清澈而透亮,如同碧波荡漾的溪流。

与她的弟弟太阳神一样,阿尔忒弥斯同样是一个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心生好感的神祇。

“我能进去吗?”阿尔忒弥斯问着。

付臻红侧身给阿尔忒弥斯让开了位置。

阿尔忒弥斯并不在意付臻红的冷淡,她进去之后便将背上的弓箭取了下来,主动找起了话题,“厄里斯,我从母亲那里得知你的箭术十分精湛、百发百中,我喜欢狩猎,但有时候遇到飞禽猛兽,却苦于无法将它们一击毙命。 ”

付臻红知道阿尔忒弥斯的真实目的,而他本身也没有打算就这么离开,于是便也顺着阿尔忒弥斯的话回答起来。

付臻红的话并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阿尔忒弥斯在说,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位热爱狩猎、捍卫忠贞的处女神的热情。

因为尽管付臻红的话很少,然每一句都无比准确的说到了点子上,这让阿尔忒弥斯收益很多,面色也因太过欣喜而变得越来越红润。

等阿波罗用了比平时快两倍的时间巡完日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的姐姐阿尔忒弥斯用崇拜的目光望着付臻红的画面。

阿波罗挑了挑眉:“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闻言,这才把注意力从付臻红的脸上收回,转而看向走进来的阿波罗:“阿波罗,你今日的速度快得让我以为你的神车上是多了几匹壮硕强健的战马。”

“我想快点回来,”阿波罗温和一笑,他看着付臻红也看过来的眼神,大方承认着:“想和厄里斯多相处。”

阿波罗个子高,身材比例十分完美,由于想早去早回的缘故,他今日的服饰穿着并未像平日里那般华丽而正式,而是只穿了一条简单的腰缠布,露出了强健硬朗的胸膛。

他金色的头发有些湿润,发丝上还粘着莹润而光泽的露水,他的皮肤是小麦色的,透亮的朝露滚落到他的胸膛上,顺着那流畅的肌肉线条蔓延开一片诱人的男性的阳刚与性感。

“厄里斯,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阿波罗走到付臻红的身边坐下,温柔磁性的嗓音里透出一丝刻意被压抑住的欣喜与神秘。

随着阿波罗的入座,付臻红闻到了这位太阳神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是青草的芬香,带着白昼覆盖黑夜时……那独属于清晨的灿烂的生机。

阿波罗见付臻红有些疑惑的眼神,唇角边顿时噙出了一抹极为明媚的弧度,他冲着付臻红笑着,像极了那天幕上蓬勃生机的朝阳。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吗?”

付臻红点了点头。

阿波罗笑眯眯的从腰缠布的兜里拿出了两样东西:“你看。”

他将手摊开,两个用树叶和树枝干做成的类似于口琴的东西便出现在他的掌心。

这小口琴阿波罗做的十分精致,付臻红看了一下,主要是由三种叶子编制而成,柳树叶、荔枝叶和甘蔗叶。

虽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实际上每一处细节都需要十分精妙的技术。

付臻红来了几分兴趣,他拿起其中一个仔细看了看,很快就明白了制作的方法。

竹子的筒打出10个小吹孔,用比较硬的荔枝叶片作为簧板,每张簧板上又有10由甘蔗叶编织成的簧片。

“我已经将神力注入进树叶的脉络里,这样它们就永远也不会腐坏。”阿波罗见付臻红看得极为认真,唇角边的笑意也越发的浓厚。

付臻红轻轻抚摸了小口琴上的柳叶,果然感觉到了叶片里有一股温暖舒和的阳光之气。

“厄里斯,你吹出来的旋律悦耳新奇,这个小乐器希望你能喜欢。”

阿波罗看得出来厄里斯是比较喜欢音律的,他自然会不由余力的从这个方向下手,尽可能的去更靠近厄里斯一点。

阿尔忒弥斯不着痕迹的看了阿波罗一眼,她了解阿波罗的真正意图,这个弟弟尽管温柔又阳光,却并非是单纯无害的,他有谋略和心计,足够理智而聪明。

“厄里斯,我能听听你吹奏的音乐吗?”阿尔忒弥斯指了指小口琴,俏丽的脸上带着期待的笑意,腮边的小梨涡明媚又动人。

“我这弟弟说你仅用一片树叶就吹出了不逊于七弦里拉琴的美妙音律,那用这承载了阿波罗满腔心意的绿叶小口琴,定然会是宛如天籁一般的旋曲。”

阿尔忒弥斯话音刚落,阿波罗就接着说道:“厄里斯,你试试看这小口琴的音色如何。”

这姐弟一唱一和的在付臻红左右两边附和着,付臻红也没在拒绝,放在嘴边便开始吹奏起来。

这绿叶做成的小口琴比一片树叶的声音要更低沉一些,没有那么清悦,却多了几分舒缓优雅的磁性。

付臻红吹的是不知他在第几个世界里学会的一首古典乐,曲调十分柔美而沉韵,并不是奥林匹斯山最受欢迎的活泼又轻盈的旋律,而是一种婉转与悠扬。

音乐有着感染人心的魔力。

阿尔忒弥斯不知不觉的就沉浸在了付臻红别具一格的曲调里。

阿波罗也同样为这舒缓的音律倾倒。

他想到了自己驾驶着太阳神车下奥林匹斯山头的时候,那在路上看到的蔓延在郁金香花瓣上的晨雾,带着隐约的朦胧,就像厄里斯一般,有种矜贵的神秘。

并不需要刻意去做些什么,就足够吸引住所有神祇的目光。

阿波罗也拿起了另一个小口琴,在付臻红吹第二段的时候,跟着吹奏了起来。

虽然都是同样的绿叶小口琴,然吹奏者气息的不同,所吹出来的音调便也会有所不同。两种音律合奏到了一起,旋律也变得更加的多元和厚重。

阿尔忒弥斯站起身,随着付臻红和阿波罗的音乐缓缓舞动起来。

阿尔忒弥斯跳得十分流畅而优美,婀娜的身姿摇曳出了柔软与英气并存的飒爽。

一曲终了,阿波罗见付臻红眉宇之间那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清冷和漠然已经淡去了些许后,才十分温和的开口说道:“厄里斯,我喜欢你的音律,喜欢能与你有更多的交流。”

阿尔忒弥斯也说道:“厄里斯,阿波罗就是个音乐痴,他希望能与你成为最好的伙伴。”

[小红,伙伴伙伴,火到一半就在床上见。]

[你很懂?]

[嘻嘻,更多的交流嘛,就略懂。]

“最好的伙伴?”付臻红重复着阿尔忒弥斯说得最后这几个字。

阿尔忒弥斯看了阿波罗一眼,阿波罗点了点头,将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对付臻红笑得明媚而阳光,低沉磁性的嗓音里带上了一分期盼与难得的恳求:“厄里斯,请别拒绝我好吗?”

付臻红垂下眼眸,摩挲着这小巧精致的绿叶小号角,沉默了片刻后,说了一句:“关于音律,你可以与我交流。”

并没有直接答应,却也让阿波罗感到无比的欣喜。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阿波罗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因为这等同于是厄里斯默认了他的靠近。

阿波罗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他在心里思忖了几秒,终于还是将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厄里斯,在赫淮斯托斯修复你宫殿的这一段时间,你就在我这边休息,可好?”

[不好,小红不可能只宠幸菠萝一个。]

[你不是馋他的身子吗?]

[馋归馋,雨露均沾的道理我还是懂。]

付臻红抬起眼帘,对上阿波罗湛蓝色的澄澈双眸,像布满灿烂阳光的广阔天空,有种暖色光晕缓缓流淌的温柔。

没有谁会忍心拒绝阳光。

阿波罗有着十分俊美的容颜,更懂得用得天独厚的外貌与温润儒雅的气度让人放心警惕去接纳他。

然付臻红作为资深攻略者,从来不会被旁人左右思想。

阿波罗喜欢他,这一点付臻红十分清楚,也毋庸置疑,然要说有多喜欢,这就不尽然了。

付臻红要的是深爱,而现在的阿波罗,显然还未满足。

他已经默认了阿波罗的靠近,如果现在再答应继续在太阳神殿住下,便是在无形之中将主导权交了出去。

即使住下的这一段时间他可以借此提升好感度,然从常远来考虑,终究不是最完美的攻略。

太容易得手的东西,珍惜之意是达不满的。

他要做的是主导阿波罗,他要阿波罗的一切喜怒皆由他而起。

他付臻红才是主导者,你以为的循循善诱,只是我愿意让你所以为的。

“这段时间,我会去冥界。”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美人窟 我的诱惑美妇 愿祈久安 求偶期 鸿蒙圣王 乡间轻曲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乡村欲望:禁忌的诱惑 狼性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