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作为时空管理局的资深攻略者, 经历了无数个呈杂缤纷的世界,付臻红的性格也变得越发的冷情和淡漠。

上个世界他是白骨精, 面对的是唐僧和孙悟空这两个与佛相关的天选,他自然需要多去主动才能有更亲密接触的可能。

而现在这个希腊神话世界, 他的人设就是那种冷漠孤僻的性格,付臻红在这里待了有些时间了,心境也越来越靠近他的本心,自然也鲜少有真正动怒的时候。

不过眼下, 宙斯背着赫拉偷情,竟把地点选在了他的宫殿之内, 付臻红觉得果然还是自己平日里脾气太过温和的缘故。

付臻红冷冷的暼了一眼宫殿上方那正在帮着神王望风的某个神使。

狡猾机智的骗术制造者得到付臻红含着警告的锐利眼神, 只觉身体瞬间一凉, 一股寒意顺着背脊往头上蹿起。

他是个聪明机警的神祇, 懂得审时度势,在短暂的思考之后,赫尔墨斯飞身跳到了付臻红的身边。

这位极擅察言观色的神祇见付臻红是真得动了怒, 那看向大厅的眸子里全是恶心, 如同里面的那整个神界最尊贵的神王只是一个丑陋的蝼蚁,一个让他范了呕的垃圾。

大厅内, 粗重的喘息和情动的呻吟越来越激昂,正在专心做着紧密交缠之事的宙斯并没有感到来自于外界冰冷的寒气。

这处厄里斯所住的宫殿,常年都是幽冷而阴寒的,然此刻这空旷森寂的空气氛围却让宙斯觉得周身都似乎充斥着厄里斯的味道。

在这样的心神认知之下,他身下的男子眉眼又与厄里斯有三分的相像, 动情呻吟的样子便让宙斯有了一种自己是在疼爱厄里斯的错觉。

他太想要得到厄里斯了,从小就喜欢,想了几千年,想到心尖儿都觉得钝痛,却换不来厄里斯温柔的一眼。

他是整个神界最尊贵的神祇,是众神之王,厄里斯理应是属于他的。宙斯的动作越发的凶狠和霸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肖想了许久的心悸有些许的满足。

赫尔墨斯眼神一闪,他伟大的父亲、奥林匹斯山的统治者,这次在厄里斯心中的印象,恐怕是完全差了个彻底,并且永远也无法被逆转了。天后赫拉还真是好手段。

了解自己丈夫,更懂得利用宙斯的好色风流。

“亲爱的厄里斯,神王陛下他……”

赫尔墨斯的话还没说完,付臻红就半蹲下了身,将右手掌放在了地上。

在他的掌心触碰到地面的这一瞬间,黑色的光晕乍现,原本平整坚硬的地面以闪电般的速度开始往前方四散裂开,伴随着冷沉暗黑的腐蚀之气如猎网一般弥漫向宫殿。

“轰”得一声,赫尔墨斯还没来得及去细看更多,那原本只是荒凉的宫殿就在他面前于刹那之间碎成一块块石头坍塌了下来。

而这前后不过才几秒的时间。

赫尔墨斯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到了厄里斯的强大与破坏力,这位神的使者难得有些怔愣的眨了眨眼睛,看着前方随着石块的坍塌而飘散到空气中的浑浊烟雾。

他没有想到厄里斯会这么简单而粗暴,什么话也没说的直接就把休寝的宫殿给毁掉了,甚至完全没有顾忌、或者说是根本就是故意让里面的神王与神王的情人吃苦头。

毕竟在别人的宫殿里做着那样的事情,本身就是一种无礼和冒犯,哪怕做这件事的人是奥林匹斯山的统治者,也并不足以得到原谅与宽恕。

如果这宫殿的主人只是一个普通的神祇,或许只能选择忍气吞声,暗暗记上这一笔,但厄里斯不需要,他的实力足够强大,他不需要委屈自己去放任让他感到恶心的存在。

赫尔墨斯想到了宫殿坍塌的时候里面那阵刺耳且惊慌的尖叫声,那是泰涅纳斯发出来的,一个眉眼与厄里斯有些许相似的人类少年。

如果厄里斯等会儿看到那个少年,会更生气吧。

尽管赫尔墨斯是神王的使者,理所应当的为众神之主着想,然此刻对于他的父亲宙斯的遭遇,他却存了几分看热闹的幸灾乐祸。

这位神祇设想了一下如果是他正在跟人做着交合之事的时候,所处的宫殿突然倒塌,兴致被打断,不上不下,他估计会很长一段时间都蒙上阴影。

赫尔墨斯正想着,残败的石块废墟之中,宙斯推开压住自己的石柱,拧起已经昏迷过去的泰涅纳斯站了起来。

作为众神之王的宙斯极少有像现在这么狼狈的时候,他的后脑勺被尖锐的砌砖砸伤,粘稠的鲜血流了出来,粘在他的发丝上。那原本英俊硬朗的面容上尽是灰黑的沙尘,半裸着的上半身也被细小的飞石屑刮得到处都是伤口。

他浓黑英挺的剑眉紧紧皱在了一起,浑身上下散发出了强烈的怒意,手臂因紧握成拳而爆出了骇人的青筋。

锯齿形的闪电划破漆黑沉寂的天幕,如阵鼓轰鸣的雷声从苍穹中直射而出,狂猛而暴唳。

雷霆之主动了怒,本是幽深沉静的天空变得电闪雷鸣,原本已经熟睡的神祇们也纷纷从睡梦中惊醒。

宙斯从一片断石残壁中走了出来,他将不着寸缕的泰涅纳斯仍在地上,而待他看清造成这一切的破坏者是付臻红后,怒意竟瞬间消散了一大半。

“厄里斯,我……”他似乎想解释什么,却被付臻红冷声打断:“你真恶心。”

付臻红说完,解开一直披着的黑袍,用神力幻化成了一条黑色长鞭直接朝着宙斯抽去。

宙斯正因付臻红的话而处于短暂的错愕之中,而付臻红挥鞭的速度太快,在他尚未回神之前,柔韧而锋利的长鞭就携卷着疾风抽到了宙斯的胸膛,瞬间划破他的皮肤,留下了一道刺目的鞭痕。

付臻红用了十足的力道,鞭子上有他的神力,是独属于黑夜的侵蚀与腐朽之气,宙斯被抽中的这一鞭皮开肉绽,血肉都模糊到了一起。

宙斯疼得闷哼了一声,在付臻红第二鞭甩过去的时候,即使已经飞身闪开,仍旧被鞭子刮到了右脸。

宙斯用手指抹掉脸上溢出的血液,在付臻红的视线下深出舌头舔舐了一下指腹上的猩红,他的目光落到付臻红的身上,深邃的瞳孔里带着征服与掠夺。

没有就黑袍的遮挡,付臻红高挑秀挺的身材便一览无遗,柔顺黑亮的乌发披散在他的身后,付臻红只着了一件亚麻织物的修身衣袍,腰上系了一条浅蓝色的束带,没有任何复杂的褶皱与花样的修饰,简单利落,却无不流露出一种清冷的矜贵之气。

宙斯突然笑了起来:“厄里斯,你还真是一点也不留情。”

能成为第三代神王,宙斯有着强大的实力和聪明的头脑,他固然风流成性,然他大部分偷情的对象都并非只是有着单纯的美貌。

他需要巩固神王的地位,也需要有含着他血脉的子女来维系神界的昌盛与繁荣,这样他的势力才能伸向各个领域,以达到长久统治甚至不断壮大的目的。

宙斯并不忌惮付臻红的实力,正如付臻红并不畏惧宙斯的实力一般。

他们有着势均力敌的神力,甚至于因为付臻红在这个世界的神职的属性原因,真要单独打起来,他比宙斯还要更强一点。

宙斯掌管着雷霆与闪电,而付臻红是司掌着纷争与不和,前者是死物,后者是情绪,死物一旦上升到某个点就不会再变化,而情绪无止境。

付臻红看了一眼宙斯那从肩膀一直横到腹部的狰狞鞭痕,他知道自己的力道,哪怕神祇都有着惊人的恢复力,但这伤口也够宙斯痛上几个月了。

鞭子上沾了宙斯的血,付臻红嫌脏,这长鞭便不能再要了。

“赫尔墨斯,”付臻红看向他身旁的神使,将长鞭扔给了他,“送你。”

他说完之后,也没等赫尔墨斯回答,就转身往外走。

付臻红刚出了院子,就与急匆匆赶过来的阿波罗迎面相遇。

这位俊美的太阳神显然是因为方才天空上的电闪雷鸣而来,见付臻红并没有受伤,阿波罗松了一口气,遂才注意到付臻红并没有披那件宽大的黑袍,而是只着了一身简单修身的衣物,露出了锁骨和整条右手臂。

奥林匹斯山的的神祇都说他是男性体态美的最高象征,然此刻见了厄里斯之后,阿波罗才知道,原来强壮和健硕并不是衡量一个男性的身体是否美的唯一标准。

明明他们的穿着比厄里斯更加的暴露,阿波罗的心跳却仅仅因为那锁骨和手臂就怦然加快。

阿波罗的眼神不受控制的看向了付臻红那裸露出来的肌肤,目光从那精致锁骨缓缓移向修长白洁的右臂。

每一寸都是那么完美,白皙细腻,像霜雪,又像娇花,更像散发着致命蛊惑的红珊瑚下的素色蔓衣,在冷白的月色之下,仿佛泛出了莹润薄亮的诱人光泽。

阿波罗突然有种想要埋首在厄里斯的锁骨间用力吮吸的冲动,想在上面留下暧昧湿润的痕迹,想要这手臂环住他的脖颈,与他的身体紧紧相贴。

阿波罗棱角分明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薄薄的红晕。

好在他及时打住了越来越离谱的思绪,很快掩盖了眼中思绪,这才没有显得突兀和异常。

他看了一眼院子内坍塌的石块,又看了看受了伤正皱着眉在与赫尔墨斯说话的宙斯,最后落到那倒在地上的不着寸缕的男子脸上,便大致猜测出了事情的缘由。

“亲爱的厄里斯,我诚心邀请你来我的宫殿,夜的寒冷与风霜不该靠近你,我愿你今晚能在温暖的殿内拥有一个甜美的梦。”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当个渣攻真的好难[快穿] 留守媳妇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成为女主的恶毒前妻 不做软饭男 剑道独神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 原始乡村梦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