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纳西索斯对于喜欢和讨厌的东西从来都划分的十分明确。

让他讨厌的存在, 他会选择远离, 甚至用傲慢又恶意的言语毫不留情的讽刺, 以此达到眼不见心不烦的目的。

然对于喜欢的、感兴趣的人或事物,纳西索斯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态度,他会变得十分主动,并且懂得利用得天独厚的样貌和适当的言语示弱来获取好感。

纳西索斯一直是被宠爱着的少年, 有无数女子与青年对他心生爱慕,面对美少年的撒娇亲昵,如果换作是他众多追求对象中的任何一个,恐怕都会溺死在这甜蜜的温床里。

可惜的是他面对的是付臻红。

纳西索斯不是他的攻略目标,即使付臻红获得了这位少年的好感, 对于他在这个世界的攻略进度, 也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对于不是天选的人,付臻红从来都不会有太多的耐心, 同样的话他不想再说第二次, 于是直接运转了出本源神力。

纳西索斯的身体就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 松开了环住付臻红腰肢的手,往后挪开了脚步,拉远了与付臻红之间的距离。

纳西索斯惊愕的看着完全不听意识指挥的双手,这就是神祇的力量吗?

这个神祇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就能轻易控制住他的身体,限制住他所有的行动。

纳西索斯忽然觉得自己与对方的距离是如此遥远,他从来都是高傲自负的,然此时此刻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高高在上、不可触及。

纳西索斯紧抿着薄唇, 他想到了与这个神祇目光对视时,那漆黑深邃的眼眸,墨一般颜色宛如地底无边的深渊,无波无澜,似乎永远带着冷淡漠然的凉意。

想在这双眼睛里留下痕迹。

但他现在还太弱了,他需得成长起来,变得成熟而强大。

埃托赫玛山宽广而辽阔。

这里丛林茂盛,苍翠的树木枝叶遮住下方的草地,从空中俯瞰下去,稍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下方行走的人,但黑雕眼神极为锐利,很容易就找到了纳西索斯的同伴。

付臻红将纳西索斯挥下黑雕的后背,待他站稳后才解除了身体限制。

纳西索斯一恢复自由,就小跑到黑雕面前,他抬头望着风姿秀雅的付臻红,唇角边扬起一抹意气风发的微笑,“你是神祇,是司掌什么的?”

美少年的眉眼如弯月,面若桃花灼灼,鲜活而灵动。

原本的纳西索斯会因拒绝林中仙女伊可的原因被施予诅咒,最后爱上自己水中的倒影变成一朵水仙,现在他们的表白误打误撞的被付臻红撞上了,一切的因与果自然也就变得不一样了。

付臻红本是在等阿多尼斯,结果阿多尼斯没出现,却等来了纳西索斯。

从某方面来讲,也算是一种缘分。

无论纳西索斯这之后还会不会变成水仙,都无付臻红没有任何关系。

“纷争与不和。”付臻红留下了这句话。

“纷争与不和……”纳西索斯低声重复着,他望着付臻红离开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之后,才眷念不舍得收回了目光。

他抬手用指腹轻轻碰了碰自己额头上的红肿,尽管还是火辣辣的疼,却让他有一种奇妙又甜蜜的感觉。

纳西索斯唇角边的笑意不禁又扩大了几分,直到他的同伴们从付臻红的美貌中回过神后,满眼兴奋的跑来询问他黑雕上的美人,纳西索斯脸上的笑容才尽数消失。

“他是我的,”纳西索斯冷着脸,凛然而强势:“他和你们无关。”

…………………………

埃托赫玛山距离阿多尼斯所住的塞浦路斯城并不算很远。

付臻红方才小憩的位置,算是塞浦路斯城到埃托赫玛山必经的地方。

因为纳西索斯意外闯入的这一打岔,付臻红对是否会遇到阿多尼斯,也多了几分随性的态度。

黑雕在埃托赫玛山的半空上飞翔,付臻红干脆也就躺了下来,将手腕作为枕头撑着后脑勺,半眯着眼看着这蔚蓝天幕上飘动的浮云。

珀琉斯和忒提斯的婚宴还在继续,而那些神祇不管是为了虚伪的体面,还是为了基本的礼仪,都不会中途离席。

当然,他是个例外,毕竟厄里斯的性格本就古怪而孤僻。

付臻红来希腊神话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前期埋下的各种布局,刻意引导出的不同羁绊,也到了初展成效的时候。

[小红,我喜欢这个世界,全是美人!]

[说实话。]

[嘤嘤嘤,好嘛,美不美人无所谓,主要是个个都持久,你懂我的意思吧?]

付臻红没在搭理这只有黄色废料的弱鸡系统,他半阖下眼眸,享受着这之后可能并不会再有太多的闲静。

[小红小红,阿多尼斯,是阿多尼斯在下方!]

[安静点。]

俊美高大的青年坐在通身雪白的骏马之上,他抬头看向飞翔在半空中的猛禽黑雕,眼里满是惊叹。

那黑雕张开的巨大羽翼丰盈而漂亮,强悍孤傲,无不透着一种凶狠和尖锐,有着不受屈服的矫健雄姿。

阿多尼斯握紧手中的弯弓,从箭筒里抽出最为锋利的那一根长箭,这是由他的父王命塞浦路斯城最好的铁匠锻造而成,有着极其坚硬的箭柄和足够刺穿所有猛禽走兽强壮身躯的威力。

他凝神屏息,将注意力高度集中,锐利拉弓上弦。

[小小小红,他要射你,他竟然要射你!]

弱鸡系统现在很兴奋,自从来到希腊神话这个看颜值的世界,整个系统身就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充满着各种没有营养的废料。

[好好说话。]

爱说骚话的系统不是好系统,得治。

[好的,他要射你的雕。]

付臻红侧身,摸了摸黑雕背上的翎羽,脑海中已经有了计划。

付臻红的衣袍是黑色的,黑雕也是灰黑的皮毛,由于付臻红又是躺在黑雕的背上,角度的原因让下方的阿多尼斯并没有看到黑雕身上还有一个人。

这位模样异常俊美的青年瞄准了目标,手指一松,箭发如飞电,席卷着疾骤之分风划破空气,瞬间朝着黑雕射去。

利箭射中黑雕,猛禽仰天发出一声嘶鸣,从半空中盘旋了几秒后直直往下坠落。

阿多尼斯一喜,驾马快速朝着前方掉落处而去。

然等他很快到了黑雕坠落之处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一个背对着他的人正扯下了黑雕背上的长箭。

暗红色的血迹从黑雕的伤口处流了下来,它阿多尼斯嘶叫了一声,随即振翅飞走了。

看中的猎物就这么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阿多尼斯的心里还来得及产生多少遗憾,因为此刻,他的注意力正放在了这背对着他的黑袍男子身上。

他看到了这男子的右脚上有一道刺目的伤口,鲜红的血液将伤口处的衣袍布料都染成了暗色。

这是被箭擦到才会造成的狰狞痕迹。

在意识到这个男子应该是在黑雕背上,而他因为想狩猎黑雕以至于把男子也伤到之后,这位英俊的青年急忙跳下马,快步跑到付臻红的身边。

他低下头看向付臻红脚上严重到血肉都已经翻露出来的伤口,十分自责且懊悔的说着:“万分抱歉我贪婪的行为为你造成了伤害,请允许我这个莽撞的罪者带你去看塞浦路斯城最好的药师。”

他的声音十分好听,低沉中带着淡淡的磁性,然他诚恳的歉意言语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阿多尼斯敛下眉眼,正欲蹲下身,付臻红却在这时候抬起了头。

两人的目光撞到了一起,阿多尼斯的呼吸瞬间一滞。

他第一次看到如此好看的男子,那是一种完全超越了性别的美丽,眉如墨画刀裁,眼眸似夜色星辰,每一处五官都是那么完美而精致,宛若最用画笔细心描摹出来的珠玉轮廓。

塞浦路斯城的城民们都说他是这世界上最俊美的男子,然此刻阿多尼斯才发现自己的样貌在这个男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尽管他对容颜的美丑并不感兴趣,却也不得不感叹这男子只需多看一眼就能让人心跳加速的美丽。

阿多尼斯在看付臻红的时候,付臻红也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希腊神话中最著名的俊美王子。

阿多尼斯有着一头墨绿色的长发,个子很高,身材挺拔而高大,有九尺以上。

因为要狩猎奔跑的缘故,这位人类王子并没有披衣袍,而是穿得十分轻便,只着了一件深褐色的腰缠布,上半身赤裸着,露出了结实有力的胸膛。

他的皮肤并不特别白皙,而是像小麦一样的颜色,肌肉的线条流畅而优美,每一寸都充满着一种内敛的爆发力和生机勃勃的韧劲。

这是一个刚过完成人礼的青年,已经完全具备了成熟男人强健的体态与炽热的雄性魅力。

他的左手臂上套着一个纯金打造的臂环,这臂环做工十分精致,镶嵌着一棵红色宝石,艳丽而奢华。

[好帅噢!小红攻略他!上他!]

付臻红移开了看向阿多尼斯的目光,薄唇紧闭成一条冷硬的直线,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阿多尼斯看着付臻红这副拒绝的姿态,又看看一眼他脸上的伤口,心中的愧疚与自责情越发浓烈。

“我叫阿多尼斯,住在塞浦路斯城,”这位俊美的人类王子蹲下身,以轻缓的语气介绍着自己。

“我的莽撞与贪婪让你受了伤,请允许我带你去包扎和医治。”

付臻红依旧没有回应阿多尼斯的言语,他甚至没有再看阿多尼斯,而是撑着树干站起身就准备离开,然脚上的伤口让他才刚踏出去一步,就因失去了支力而踉跄着朝前方倒去。

阿多尼斯一惊,直接伸出手臂环住付臻红的腰肢将他稳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没事吧?”阿多尼斯尽量忽略掉手臂上接触到的柔韧而温热的触感,面对一言不发的付臻红,一股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太倔强了。

阿多尼斯在心里想着,他闻到了这个男子身上散发出的馨香以及伤口处流出的血腥味,内心一横,有些强势的圈紧了对方的腰部,“请原谅我的冒犯,为避免你的伤口继续恶化,也为了弥补我犯下的过失,我现在必须带你上马,前往塞浦路斯城。”

“不用。”付臻红挣扎着。

阿多尼斯反而将他却抱得更紧,“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阿多尼斯的眼眸里浮现出一抹隐隐的喜悦。

付臻红的个子并不算矮,然与有着一米九以上身高的阿多尼斯相比,身姿挺拔而秀雅的他就显得有些娇小和纤细了。

由于阿多尼斯上半身是赤裸着的缘故,他宽厚温热的胸膛隔着一层衣袍直直的传到了付臻红的身上。

付臻红感觉到了他结实而紧致的皮肤与肌肉,带着一种年轻而鲜活的力感。

而由于付臻红一直在试图挣开阿多尼斯的牵制,他的后背便也顺势磨蹭到了阿多尼斯的胸膛。

付臻红所披的黑色衣袍就是由最常见的布料所制造而成,并不十分柔顺丝滑,甚至有几分粗砺的质感。

于是这么摩擦到阿多尼斯胸膛皮肤的时候,让这位人类王子的身体隐隐生起一股莫名怪异的燥热,他的胸膛被磨得痒痒的,有些酥麻,仿佛有一股火在慢慢聚集。

阿多尼斯的喉咙突然变得有些干渴,他闻着这男子身上的香息,涌入鼻尖那原本清新的宛如郁金香的味道似乎也变了味,变成了某种惑人神智的暗香,阿多尼斯的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木槿花西月锦绣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门后高能[无限] 全校都以为我A装O 金牌助理(金牌助理原著小说) 我不可怜[快穿] 将军,你抑制剂掉了[穿书] 加油,你是最棒的 赤血龙骑 清白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