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的皮肤是最细腻的白, 像浸泡在寒潭中放置了千年的冷玉, 下巴到脖颈处的线条流畅而优美, 蹦出了一段硬朗又凛然高洁的弧度。

明明是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距离感,却又让人有种想在那柔腻的皮肤上吮吸出暧昧红痕的冲动。

低阶的神祇只能将渴望压制在心底,卑微的选择去仰望,而高阶的神祇却能将其化作更浓厚的征服欲, 去靠近和掠夺。

喝完酒的付臻红,原本淡色的双唇上便沾染上了莹润透明的光泽,像一朵含了露水的娇花,将那原本的清冷变成了一种旖艳的春情。

一些神祇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津液,双眸里隐隐流转出欲色的痕迹。

狄俄尼索斯的喉结上下滚动着, 此时此刻这位年轻的酒神只觉得喉咙干涩无比, 他看着付臻红唇上那被葡萄酒润色过的莹润,泛着诱人的光泽, 那是由他亲手酿造出的香醇美酒。

酒来源于他的本源神力, 那葡萄酒被厄里斯喝酒嘴里的时候, 让他有种自己也进到了厄里斯唇腔里的错觉。

清列香醇的酒流转在厄里斯的体内,就仿佛是他狄俄尼索斯在这位神祇的体内探索与逡巡。

他的意识,便是那肆意流淌着的酒。

狄俄尼索斯的耳根上泛出了细密的潮红,一股滚烫的热流在身体里蹿起。

赫尔墨斯就坐在狄俄尼索斯的身边, 这一向会察言观色的聪明神使自然也发现了狄俄尼索斯的异常。

他只看了看狄俄尼索斯那握紧的酒杯,便猜到了酒神心中那份隐秘心思的来源。

“狄俄尼索斯,作为酒神的你莫非也被葡萄酒磨了心智?”

赫尔墨斯的声音瞬间打断了狄俄尼索斯越来越离谱的遐想,这位英俊欢乐的青年摸着尚未平静的胸口, 夸张的抱怨道:“噢——赫尔墨斯你这狡猾的神祇,为何不让我继续沉浸在甜美的幻想中。”

他说完也不等赫尔墨斯回答,就双手托腮撑在宴桌上,一脸幸福的看着付臻红所在的方向。

喝第二杯了……

看来他很喜欢自己酿造的葡萄酒……

他真好看……

狄俄尼索斯笑眯眯的想着。

这位葡萄酒之神是欢乐的代名词,他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他爱自由,好玩,不受拘束,喜欢热闹,性格活跃而热切。

[小红,你斜上方50°方向有花痴出没!]

[暂时不用理他。]

[好嘞!]

付臻红连着喝了四杯葡萄酒之后,眼尾处也泛上了些许浅而淡的薄红,这使得他原本清冷的眉眼也变得有几分勾人的妩媚。

这葡萄酒虽香醇甘甜,却比平常那种浓烈的酒更加醉人。

付臻红幽冷的眼眸里覆上一层淡淡的水润的雾气,氤氲在他如墨一般漆黑的眼眶里,莫名就有了一种妖邪的诱惑。

众神的目光也从最开始的克制而变得越发的露骨,甚至开始虎视眈眈起来。

如果厄里斯喝醉了,还会如同清醒时那般高高在上吗?

某种晦涩的心思在一些神祇的胸中涌动着。

在付臻红准备喝第五杯的时候,一只手将他的酒杯拦了下来,是哈迪斯。

付臻红微微抬了抬眼,用眼神斜睨着身旁的冥府之主。

他的唇是莹润的,他的眼尾上是一层艳色的绯红,就这么轻飘飘的睨向哈迪斯的时候,仿佛有一根针轻轻扎在了冥界之王的心头,有种酥酥麻麻的痒。

“这酒,喝多了会醉。”哈迪斯放柔了语气,他眼眸微垂,浓长的睫毛轻轻煽动间,似有细腻的思绪从这无数的缝隙里蔓延而出。

付臻红还未回答,反倒是不远处的阿瑞斯讥讽的笑了一声:“哈迪斯,你把这家伙当成女人来怜惜了吗?”

“阿瑞斯你什么意思?”修普诺斯面色一冷。

阿瑞斯啧了一声,“怎么,我难道有说错吗?”

他这话音刚落,付臻红就站了起来,冲这场婚宴的举办者涅柔斯点了点头,随即便直接离开了宴厅。

阿瑞斯瞪大眼睛看着付臻红离开的背影,这家伙不会是生气了吧?怎么突然就走了?

“阿瑞斯,你可真是一个讨人厌的粗鲁家伙!”阿芙洛狄忒愤愤不平的指责道。

阿瑞斯下意识反驳: “我不过就说了一句,哪里知道他这么容易就生气?”

“生气?”狄俄尼索斯嗤笑一声,摇头道:“阿瑞斯呀阿瑞斯,你哪来这么大的影响力让厄里斯为你生气?”

赫尔墨斯也道:“确实,毕竟厄里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阿瑞斯一眼。”

修普诺斯点头,“完全被忽视了个彻底。”

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的阿瑞斯,被这几个神祇一说,暴躁异怒的性格便瞬间被挑了起来,火气直冲冲的往上翻涌,也不知是因为被集火围攻,还是因为这些话中的言语。

其他神祇却没有心思再去搭理阿瑞斯起伏不定的情绪,厄里斯的离席,让他们觉得这原本还算欢乐的宴会,也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

而事实上,付臻红会离开宴会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弱鸡系统告诉他人类中最俊美的青年阿多尼斯,在今日刚过了成人礼,正在埃托赫玛山的丛林里狩猎。

这位塞浦路斯城的皇室王子,有着极其俊美精致的五官,在希腊神话的记载里,阿多尼斯是被美神阿芙洛狄忒一见倾心的男子。

他对恋爱没有丝毫的兴趣,只喜欢驰骋于山林之间自由肆意的打猎,面对阿芙洛狄忒对疯狂的求爱,这位俊美的人类王却子始终不为所动。

在一次打猎途中,阿多尼斯被凶蛮的野猪咬死,最后因种种原因成了闻名于希腊的植物之神。

埃托赫玛山靠近北海。

这是一处风景极好的山脉,树木茂盛,郁郁葱葱。

付臻红走在丛林里,闻着空气中散发出的绿意与清香,原本因为喝了些许酒而有些微醉的颜酡也消散退却。

因为并不知道阿多尼斯什么时候才会骑着骏马奔跑到这里来,付臻红也不想浪费精力去主动寻找和接应,于是便跳到了一棵高大的树上开始小憩起来。

然他还没有等到阿多尼斯,反而是另外一位鲜衣怒马的男子先闯了进来。

这男子十分年轻,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五官俊气,身形高挑,他的手上拿着一把银色长弓,背上背着尖锐锋利的利箭。

此刻,这美男子正微蹙眉头,有几分懊恼的低语道:“怎么会走散迷了路,果然不该搭理克勒斯这小子的比拼。”

付臻红看了一眼树下的男子,遂又看向了藏匿在男子身后两米远的一棵树后的紫衣少女。这少女身上有着微弱的神力,付臻红一眼就看出了少女的本体是一只翠鸟。

付臻红并没有刻意隐藏住身形,以这林中小仙所在的角度,只要她往前方仰头就能看到付臻红。

然她太专注于树下的男子了,眼神里满满都是浓烈又炽热的爱意,以至于并没有发现这里还第三个人的存在。

“有人吗?”男子喊道。

“有人。”少女有些激动。

美男子一惊,他本是随意一喊,却没想到真得到了回应,顿时有些警惕的朝着四周看去,拔高音量说道:“你且出来,我们见见面吧,别躲着我。”

“我们见见面吧。”少女学着男子说话,随即从树后跑了出来,张开臂膀想要拥抱这让她千想万想的俊美少年,吐露她一直压抑在心底堆积已久的软语与甜言。

然男子却是一脸嫌弃的躲开了少女的拥抱,微扬着下巴冷声道:“别靠近我,更别用你的手拥抱我,真恶心,你竟一直跟在我身后偷窥。”

男子的话宛如他背上的利箭一般狠狠刺中了少女一腔热血的内心,这位林中仙女痛苦的捂住胸口,伤心的喃喃道:“纳西索斯呀纳西索斯,我最爱慕的少年,你为何如此残忍的拒绝我真心实意的亲近,连一点柔软的温情都吝啬于给我这可怜的人儿。”

纳西索斯?

付臻红秀挺的眉微微一挑,他原本以为这不过只是一场普通的求爱,却没想到撞见了希腊神话中极为经典的一幕。

纳西索斯,河神与林中仙女的孩子,一个与阿多尼斯同样闻名于希腊的俊美男子。

因拒绝仙女伊可的爱慕,并以儿戏的态度轻视侮慢水上和山中的其他男女,而被复仇女神涅墨西斯施予诅咒,爱上了自己水中倒映出的容颜,最后死在水里化成了一朵水仙。

这美男子是纳西索斯,那这紫衣小仙便是伊可了。

付臻红来了几分兴趣。

“我与你未曾见过一面,为何要怜惜一个尾随偷窥的人?”纳西索斯看伊可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厌恶。

他从小到大,因为外貌的原因,获得了无数人的爱慕与追求,这些人不过都是只会看外貌的肤浅之人,他讨厌这些人靠近他,更恶心这种一路偷窥跟随的恶俗行为。

“亲爱的纳西索斯,我是那么爱慕着你,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甚至愿意将一颗真心掏出来捧在你面前。”

纳西索斯冷笑:“是吗,那你现在就把你那所谓的真心挖出来。”

伊可深深凝视着面前这个俊美又无情的男子,这是她一直爱慕的存在,然对方给她的只有讥讽和冷语。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好。”

话落,便直接拿出了一把匕首,就在她抬手朝着自己心口刺去的时候,一块石头突然飞逝而来,携卷着凌厉的疾风一把打掉了她手中的匕首。

“噔”得一声,匕首掉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谁?”纳西索斯眉头一拧,眼神蓦地变得锐利起来。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至尊小师太:病王心头宠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 灼寒 人设不能崩 霸天雷神 时光旅行者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穿书] 所有人都觉得我要黑化 黄粱客栈 我只是为了1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