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哈迪斯感觉到了脸颊处那柔软而微凉的触感, 这手的主人正在用指腹一点点细致的描摹着他面部的轮廓。

哈迪斯的薄唇不自觉的紧绷成了一条冷硬的直线, 并非是因为不喜, 而是因为一种紧张到不知如何应对的不适。

付臻红抚摸的动作很轻,这样暧昧的举动由任何一位神祇做出来可能都会被认为是某种蓄意的挑逗与勾引。

然偏偏做出此番亲密之举的神是厄里斯。

厄里斯不需要刻意去引诱,他只需用一个稍微缠绻柔和的眼神,就能征服被他注视着的存在, 无论是人,还是神。

毕竟厄里斯的性格是那么孤高而独僻。

此刻,付臻红的面色依旧是平静的,带着冷淡和漠然,是盛开在雪夜里凝水的霜花, 立于冰川之上。

明明是说着很容易让人起遐思的话语, 然他的声音又是那么的清冷而平淡,不像是赞誉, 更像是简单的陈述, 不带任何旖旎的色彩。

然尽管如此, 却比妙语连珠的称赞更加的惑人心神。

一向沉着冷静的哈迪斯,内心也难免因为付臻红的举动与话语而有了较为明显的情绪起伏。

众神的目光落在付臻红的手上,那么漂亮的一只手,竟然去触摸哈迪斯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容, 一股浓浓的嫉妒之意瞬间席卷到了一些神祇的内心深处。

他们甚至有种想要将哈迪斯推开,然后去握住厄里斯的手放在唇上亲吻的冲动。

阿芙洛狄忒一脸不悦的盯着付臻红与哈迪斯这边,这位美与爱之神是真得倾慕于厄里斯。

似乎从付臻红将金苹果交于她手上的那一刻,就把阿芙洛狄忒变成了一个只专心于追求心爱之人的普通少女。

阿波罗心里也有种隐隐不舒服的感觉, 明明是他最先遇到了厄里斯,他们牵过手,甚至因为一场意外而亲密的拥抱过,这份甜美的小秘密让阿波罗觉得自己和厄里斯之间是与其他神祇不同的。

然厄里斯此番的言语和行为却让这位太阳神感觉到了一丝危机,尽管厄里斯不过几秒就收回了手,但他对哈迪斯已经投去了相比于其他神祇多了太多的关注。

“阿波罗……”月神阿尔忒弥斯微微皱了皱眉,他的弟弟,对于厄里斯的在意,似乎有点过多了。

尽管阿尔忒弥斯并未说出后面这句话,然作为双生子的阿波罗却很容易就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

阿波罗并不否认自己对厄里斯的在意,他温和而坦荡,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心中所想:“阿尔忒弥斯,厄里斯的容颜让我惊艳,他清冷漠然的模样更让我有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阿尔忒弥斯知道阿波罗的性格虽温润和煦,却也十分固执,一旦认定了的事就不会轻易被旁人左右。

作为神王最受宠爱的女儿,阿尔忒弥斯提出了做处女神的要求,比起那些雪月风花的情爱,她更喜欢的是手持着锐利的弓箭,在塔伊盖托斯山和埃累马索斯山的丛林里畅快淋漓的狩猎。

然她虽对情与爱并不感兴趣,却也不可否认,厄里斯的身上的确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所有人都喜欢去追求美,更喜欢去征服有挑战性的存在。

这么一想后,阿尔忒弥斯觉得一切也都理所当然了,她甚至为自己的弟弟出起了主意: “阿波罗,或许这场宴会过后,我们可以邀请厄里斯来宫殿做客,你为他用七弦琴弹奏动人的旋律,毕竟美妙的音乐总能让心情变得愉悦而放松。”

阿尔忒弥斯的话让阿波罗眼神一闪,用音乐来吸引厄里斯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他可没忘记与厄里斯初遇的根源就是音律。

阿波罗微微一笑,自信且从容:“亲爱的阿尔忒弥斯,或许你说得极对。”

狄俄尼索斯就坐在阿波罗左边的位置,太阳神与月神之间的谈话,尽管并不大声,他也依旧听的清清楚楚。

“赫尔墨斯,”他了一眼身旁的神使,又看了看付臻红,晃荡着杯中香醇的美酒:“你说如果我酿造出一款独一无二的葡萄酒,厄里斯他会喜欢喝吗?”

赫尔墨斯挑眉:“亲爱的狄俄尼索斯,莫非你也是想邀请厄里斯去你的宫殿?”

狄俄尼索斯玩世不恭的笑道:“偶尔也想跟着凑凑热闹。”

“我可不认为厄里斯会同意你们的邀请。”

狄俄尼索斯不以为然: “总要试一下才知道结果,不是吗?”

而显然,有这种心思的不只是阿波罗和酒神狄俄尼索斯。

波塞冬文质彬彬的说道: “厄里斯,海中的世界是自由与浪漫的象征,深邃无边的海洋里有各种千奇百怪的事物,我诚心邀请你做客于我掌管的国度。”

修普诺斯轻哼一声,“我和塔纳托斯住在冥界深渊,厄里斯是我们的兄长,我们同为黑夜所孕育,比起汹涌波涛的海洋,幽沉静谧的冥府才更适合造访。”

事实上,睡神修普诺斯本不需要说着前半句关于他们与厄里斯之间的关系的话语,然私心里他就是想让这些神祇们知道,他与厄里斯是存在着不可磨灭的联系。

波塞冬笑了,“冥界只有亡灵们哀怨的叹息和不甘赴死者们绝望愤怒的呐喊,亲爱的睡梦之神呀,怎么这样充满着血腥与死气的王国到了你嘴里,却变成了一种静谧?”

“地下国土之大,可不只有痛苦的河流和灰黑的平原。”死神塔纳托斯难得说了一段较长的话语:“以笃定的语气说着狭隘的认知,这只能暴露出说者的浅显与无知。”

坐在最主位的宙斯本不打算插手这些神祇们无伤大雅的争论,然海洋与冥界试图邀请厄里斯做客的话语,却让这位众神之主感到了一丝明显的不悦。

“厄里斯是住在奥林匹斯山的神。”宙斯不疾不徐的说道,低沉而温和的嗓音里带着独属于最高统治者的绝对威压。

奥林匹斯山的神。

自然就容不得海洋与冥界来觊觎。

哈迪斯看了一眼宙斯,淡淡的说道:“住处随时可以改变,厄里斯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力”

宙斯眯了眯眼,瞳孔深处透着某种危险的信号:“我亲爱的大哥,你这是在质疑?”

“我是在陈述事实。”哈迪斯的面色平静而冷凝。

一个是天空之主,一个是冥界之王,两个上位者的对话让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微妙。

“厄里斯呀厄里斯,”波塞冬突然把矛头引向了付臻红,这位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不放过任何一丝可以制造众神混乱的机会,“你是喜欢宙斯,还是喜欢哈迪斯?”

他故意以哈迪斯和宙斯的名字来代替原本的冥国与天空,让本就容易引起剑拔弩张的选择变得更加的趋于神祇的个人情绪。

这下不只是宙斯和哈迪斯本人,就连其他神祇也下意识放轻了呼吸,开始紧张起付臻红的回答。

付臻红看也没看波塞冬一眼,他的视线落在自己杯中的清酒里,轻轻晃荡着精致的杯壁,看着香醇的甘液泛出波澜起伏的涟漪。

“我的母亲是否还在沉睡?”

他是在问哈迪斯,尽管没有回答波塞冬的话语,然这样的询问却似乎已经说明了某种意思和选择。

尼克斯是黑夜的化身,也是厄里斯的母神,这位神祇住在浓雾弥漫的地下深渊,从她孕育出所有孩子之后,就选择了沉睡,只留神力来维系着白昼与黑夜的平衡。

哈迪斯神色微动,心底萌生出了一丝难得的喜悦,“她有时会在赫斯珀洛斯开启黄昏的通道时苏醒。”

付臻红点了点头。

哈迪斯见状,又说了一句:“厄里斯,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他用的是‘我’,而非‘冥府’。

“好。”

听到付臻红的回答,哈迪斯的唇角边勾起了一抹细不可察的弧度,周身的寒气也似乎有了消融的痕迹。

宙斯的眉头微皱,警告性的喊了一声:“厄里斯。”

“怎么?”付臻红抬眸。

“你是属于奥林匹斯山的,”也是属于我的。后面这句话宙斯并没有说出来,然他深邃凌厉的眼神里却无不透露出了一种霸道和强势。

“你能左右我吗?”付臻红不以为意,他薄唇轻启,随性而淡漠的说道:“你敢左右我吗?”

付臻红的话让其他神祇也一下惊觉,他们差点因为厄里斯的美貌而忘了这位纷争之神本身实力的不俗与强大。

作为原始五初神尼克斯最得意的孩子,厄里斯在拥有自己神格的同时也完美的继承了黑夜之神那能吞噬世间万物的本领。

黑色是温柔的任由星光点缀的深邃天幕,更是无尽的深渊,是毁灭和破坏力。

纷争与不和之神厄里斯,可不是他们可以任意拿捏和占有的柔弱美人。

而是那个能够制伏住怪物提丰的神。

怪物提丰有多厉害,他是一切恶魔的王,是妖魔的主人,大地之母盖亚与深渊之神塔尔塔罗斯的儿子。

更是神王宙斯不共戴天的仇人,曾打断过宙斯的手脚筋,如若当年没有厄里斯的帮忙,宙斯也不会这么容易就用雷电将提丰轰至奄奄一息,然后反败为胜,成功推翻堤坦神族的统治,建立起第三代盛世王朝。

付臻红没有在意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在众神心中引起的波澜,他端起酒杯,将醇香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随着他仰头喝酒的动作,雪白漂亮的脖颈便暴露在了众神面前。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炮灰总被迫成为团宠 千万种心动 农香满园 影帝养崽日常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狐狸的报恩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土系憨女 徒手撕了王剑后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