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珀琉斯和忒提斯的这场婚宴上, 美丽的神祇比比皆是, 不管是爱神阿芙洛狄忒, 还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又或者是尊贵的天后赫拉,都是容貌极为明艳出挑的神祇。

金苹果上刻着给最美者,然波塞冬却说厄里斯自己留着才最为合适。

他此话一出, 顿时就引起了一片哗然。

最美者,厄里斯?

怎么可能?

阿芙洛狄忒冷笑道:“波塞冬,你在开什么玩笑?”谁不知道传言厄里斯的的容貌丑陋,面部灰黑干瘪,甚至有着一条狰狞的伤疤。

雅典娜比起阿芙洛狄忒的直白, 眼神要委婉一些, 她上下仔细打量着付臻红,想着方才对方口中发出的沙哑又苍老的声音, 不管是私心里还是理智上, 都更加倾向于相信这位神祇的容貌可能也如同传言一般。

月神阿尔忒弥斯拉了拉阿波罗的衣袖, 有些好奇的问道:“阿波罗,你有见过厄里斯的真容吗?他是如传言那般丑陋,还是如波塞冬所说得那般是真正的最美者?”

阿波罗闻言,并没有立刻回答阿尔忒弥斯的问题, 这位太阳神抿了抿削薄的双唇,看了一眼被众神议论的付臻红,他想着波塞冬意味深长的话语,又想着那一场只属于他们两个的邂逅, 这才用温柔磁性的声音回道:“我并未看过,但我认为厄里斯是后者,他是最美者。”

狄俄尼索斯把阿波罗的回答全部听了去,这位神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转而又神采奕奕的去问赫尔墨斯: “嘿,阿波罗投了肯定的一票,我亲爱的兄弟、狡猾的神使赫尔墨斯呀,你又是怎么认为的呢?”

赫尔墨斯微微一笑:“那我也加上一票。”

“无聊至极!”从来到宴会后就一直不曾言语的战神阿瑞斯在这时突然出了声,他是力量与权力的象征,更是尚武精神的化身。

他实在不懂这些神祇为何在容貌和美丑会有这么多的纠结,就像是在执拗的探究着一场滑稽可笑的闹剧。

比起厄里斯的真容,这位有着强大魄力的秩序与□□之神,更感兴趣的是厄里斯是否具备着与原始五初神尼克斯之子这一身份足够相匹配的实力。

[小红,我喜欢战神阿瑞斯,他现在还没和美神搞在一起,是个好苗子。]

[什么好苗子?]

[暴躁小狼狗属性,长得威猛霸气,阳刚英俊,最重要的是体力好,持久力好!久战不倦,干个七天七夜完全不是问题!]

[你大可闭嘴。]

付臻红懒得再搭理弱鸡系统,他现在需要一个合理露出真容的契机,但又不能崩高岭之花那性格古怪的人设。

他自己不能主动去脱下衣帽,便只有利用波塞冬的野心了。

波塞冬好整以暇的看着下方因厄里斯的容貌问题而开始众说不一的神祇,这些神祇争论的越激烈,他就越开心。

波塞冬是爱慕着厄里斯不假,但他同时也是一位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他觊觎着宙斯众神之主的王座,乐此不疲的制造着各种大大小小的麻烦。

如果厄里斯的出现能让这些神祇发生不和与纷争,不管是从今天来看,还是从未来长远的考虑,对于波塞冬来说,无疑都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情。

“阿芙洛狄忒,”波塞冬喊着美与爱之神的名字:“我可并未开玩笑,你若是不信,那便只有让我的孩子风神埃俄罗斯来揭露我话中的真相了。”

波塞冬话音刚落,宙斯还未来得及出声阻止,宴会上就忽然刮起一阵猛烈的巨风,这风像是铺天盖地的潮浪,凛冽又疾骤,带着惊涛骇浪之势袭卷着宴会。

桌上的美酒与佳肴全部被狂风吹翻,掉在地上发出砰砰的清脆声响,众神的衣袍也被这狂风吹得肆意乱掀,这风里似乎还夹杂着细碎的黄沙与尘土,搅动着空气也变成了几分朦胧与浑浊,众神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为了避开这些尖锐的颗粒划伤脸颊,神祇们下意识就用手臂挡住了眼睛。

在付臻红头上的衣帽被吹下的同时,凛冽狂风瞬间停止了肆意的呼啸,就像毫无征兆的来一般,悄无声息的不见了任何踪迹。

风停了,神祇们也放下了遮挡住眼睛的手臂,而入目的,就是厄里斯那惊心动魄的容颜。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的神祇都屏住了呼吸,怕惊扰了宴厅中央那一身黑袍的男子。

该怎么来形容他们眼中所看到的绝色。

从来都是擅长赞美和描述的众神们,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言语是如此的匮乏,仿佛任何词汇放在厄里斯身上,都会显得那么平淡又苍白。

一身黑袍的男子眉如墨画,漆黑的眼眸宛若幽冷的星河,小巧挺直的鼻梁之下是形状优美的双唇,并不过分红艳,淡色如水,却精致到毫无瑕疵。

他的容颜,不似阿芙洛狄忒那种妩媚风情的娇艳,也不似雅典娜那种清丽英气的明媚,更不似赫拉那种典雅大气的雍容,而是一种宛若寒冰浸染过的清冷和漠然,像是在浓冬雪夜里盛开的霜花。

或许并不应该将厄里斯的容颜与女性神祇做着对比,然他艳绝的五官已经超越了性别的界限。

奥林匹斯山的女神很美,每一位男性神祇也都帅气而英俊,然厄里斯的好看,却凌驾于这些男神与女神之上。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什么都不用做,就足够吸引着所有神祇的目光。

厄里斯的身上依旧透着一种幽冷与深寒,然此刻,这种气质在他的容貌加持之下就变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冷漠与不可侵犯。

疏离,高高在上,更无法触及。

让人想要在他那平静而漠然的眼眸里留下痕迹,想要被他注意、被他放入眼底,更让人想要吻上那浅薄的娇嫩双唇,让他漂亮的眼尾染上情动而湿润的潮红,让他迷乱、沉沦、坠入爱与欲念之中。

阿波罗的耳根涌上了红晕,他的心跳在砰砰加快,他没有想到厄里斯会如此好看,好看到他只是看上几眼就有种被彻底引诱了的错觉。

他不禁抚上自己的胸口,方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内心竟然萌生出了一股晦涩的暗涌和略显阴暗的占有欲。

事实上,不只是阿波罗,其他神袛也都或多或少的起了遐思,狄俄尼索斯一口接一口的给自己灌酒,似乎想要借此来摆脱掉喉咙中的干涩。

赫尔墨斯收敛下眉目,轻轻说了一句:“厄里斯,罪恶之火、欲念之光。”

波塞冬也收回了视线,开始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被厄里斯真容所震惊到的众神。

“阿芙洛狄忒,现在你可还认为自己是最美的神?”波塞冬看向还处在怔愣中的爱与美之神。

阿芙洛狄忒却没有理会波塞冬那略带讽刺的言语,这位女神是美的代名词,她本身很美,更喜欢去追求美;她掌管着这世间的情与爱,更享受着去追寻美丽的人或神来恋爱的快乐。

她痴痴的凝视着付臻红的面容,妩媚动人的眼睛里浮现出浓浓的惊艳与喜爱,随即她走到付臻红的面前,唇角上扬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亲爱的厄里斯,我的一颗芳心在这一刻被你轻易俘获,我倾慕于你,更想与你共同品尝那爱恋的美好和甘甜。”

爱神阿芙洛狄忒,面对自己喜欢的存在,从来都是那么的大胆与直白。

此刻,她的眼底只剩下对付臻红满满的爱意,仿佛几分钟之前那个恶意抨击着他外貌的神根本与她无关。

她也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也并不在意前后言语的反差在其他神看来就像是一个可以用来取乐的笑话。

厄里斯的性格如此冷漠又孤僻,怎么可能会理会阿芙洛狄忒?

面对阿芙洛狄忒对厄里斯的突然告白,众神们开始看起了热闹,哪怕阿芙洛狄忒以往凭借着美貌获得了无数的奉承与讨好,他们也不认为厄里斯会对阿芙洛狄忒投去更多的眼神关注。

或许连拒绝的回答都已经是吝啬了吧。

一些嫉妒阿芙洛狄忒美貌的低阶女神甚至已经开始恶意的揣测起阿芙洛狄忒被厄里斯讨厌后的痛苦心思。

然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她们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

付臻红在所有神祇的注视之下,在金苹果那刻着‘给最美者’这一行字上面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就这么执起阿芙洛狄忒的手,将金苹果放到了阿芙洛狄忒的手掌心中。

他微微张开唇,缓缓吐出几个字;“送给最美丽的女神。”

不是最开始那沙哑又干瘪的声音。

黑袍的衣帽就如同一个封印,在它被风吹下之后,遮住面容的黑雾消散了,那苍老暗沉的嗓音也不复存在。

众神听到了真正属于厄里斯的声音。

清幽冷冽,像山间潺潺流淌的溪水,浸润到了所有神祇的内心深处。

然就是这如此徐徐悦耳的声音,却顷刻间挑起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众神看着阿芙洛狄忒手中的金苹果,那几个字上似乎还残留着厄里斯唇齿间留下的馨香,原本对这金苹果不甚感兴趣的神祇,此刻,内心深处却突然蹿起了一股想要争夺的心思。

不为那金苹果本身的珍贵,更不为那最美者的字眼,仅仅是为那被厄里斯亲吻过之后所留下的香息。

就连一向温柔理性的阿波罗,都有种想要将金苹果从阿芙洛狄忒的手中夺过来的冲动。

一些神祇已经开始讨论起空有皮囊的阿芙洛狄忒根本不配得到这金苹果。

“赫尔墨斯,我亲爱的兄弟,”狄俄尼索斯的眼睛在阿芙洛狄忒手中的金苹果和付臻红的双唇上来回打转,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忍不住说道:“我突然也有去争夺一番。”

赫尔墨斯并没有感到有丝毫的意外,事实上,连他也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这位极擅察言观色的聪明神使,目光在付臻红的脸上细细的打量。

这位神祇面对因他的举动而开始热闹争吵起来的宴会,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漠然到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

厄里斯,纷争与不和之神,他如此轻易地就带来了争论与不和,而他本身,却置身于一切纷争之外。

“都吵什么吵?”阿瑞斯有些暴躁的吼道,这位英勇又嗜血的战斗分子一开口,那些原本还在吵闹争论的神祇们瞬间就禁了声。

阿瑞斯颇为烦躁的抓了抓粗硬的头发,在这位纯粹的杀戮之神看来,真正的最美者是在战场上的浴血搏杀、铁马峥嵘,战士们血性的嘶吼与咆哮比这些神无聊的争论美妙好听到千万倍。

阿瑞斯一脸傲慢和不耐的看向造成一切吵闹声的源头,他实在不能理解一个金苹果而已,就算在珍贵,充其量也不过只是一个食物而已,有什么值得在意?

“厄里斯是吧,你……”

然阿瑞斯肆意不训的话语才刚开了个头,就被付臻红轻飘飘的制止了声。

“这谁?”付臻红甚至没有给阿瑞斯一个眼神,他在问站在他面前的阿芙洛狄忒。

阿芙洛狄忒一门心思都在付臻红身上,哪里会去管那脾气暴躁的阿瑞斯,她恨不得面前这个男子的注意力全落在自己身上,于是面对付臻红的询问,这位爱与美之神微微一笑,只轻描淡写的说出四个字:“那不重要。”

被彻底无视的阿瑞斯火气噌得一下就冒了起来,他英挺的剑眉一拧,猛地站起身,锐利逼人的视线直直的射向付臻红,瞳孔深处迸发出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嗜血与凶狠:“你们两个想尝血的滋味?”

感觉到阿瑞斯危险慎人的视线,这下付臻红才把目光转向了阿瑞斯。

阿瑞斯对上了付臻红的视线,他看到了这神祇眼中的淡漠,那漆黑的瞳孔里仿佛最平静的寒潭,又像黑夜里被静置在池水里清澈的莲,那么的黑白分明,沉静幽冷。

这一瞬间,阿瑞斯竟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仿佛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在这双眼中留下任何的波澜。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阿瑞斯胸中涌出的怒火突然就熄了大半,然愤怒的消散之后,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挫败感随之而来。

“你想做什么?”付臻红淡淡的问道。

阿瑞斯冷哼一声,他扫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其他神祇,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一般,他嘴角一扬,下一秒直接以闪电般的速度甩出长矛将阿芙洛狄忒手中的金苹果猛地插住。

谁都没有想到阿瑞斯会突然做出这番举动,阿瑞斯的力量,武器,速度,都是众神中的佼佼者,长矛回到他的手中,阿瑞斯拿下从阿芙洛狄忒手中抢到的金苹果,然后就这么在众神的注视之下,冲着付臻红挑衅一笑,接着直接张嘴用力咬了一口。

而他咬的地方,赫然就是金苹果上刻着给最美者这四个字的那一部分,也是被付臻红用唇轻轻吻过的地方。

四下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唯有阿瑞斯嚣张的咀嚼谢苹果的声音在吧唧作响。

所有的神祇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不按常理出牌的阿瑞斯,甚至于就连宙斯和赫拉也都皱起了眉头,面色上浮现出了一抹愠怒。

而阿瑞斯却似乎浑然不觉、或者说是跟本就不在意的故意加重了咀嚼的声音,他直直的盯着付臻红,微微扬起硬朗的下颚,任性又不屑。

付臻红看着这样的阿瑞斯,平静漠然的脸上破天荒的露出了笑容,唇角边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

而就在这时,宴厅外响起了马车停靠的声音。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山楂树之恋2 女配是大佬[快穿]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乡野情浓 [聊斋]活人不医 三人行 乡村少年 和系统作对后我成了天才导演 乡村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