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付臻红看到了孙悟空眸中的色彩, 这石猴黑白分明的眼睛明亮又锐利, 此刻, 那瞳孔深处流转着一种凛冽的炽热和霸道。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彼此温热的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

付臻红以为孙悟空会直接松开他,却没想到对方反而是收紧了手臂,将他整个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付臻红听到了孙悟空胸膛处那极有节奏的心跳声, 他想到了方才在唐僧的梦境中孙悟空因他的言语而悟出的心绪。

所以现在对方这种抱着他不撒手的情况,是因为这小泼猴终于开了窍?

付臻红正想着,孙悟空却不满意付臻红的毫无回应,他主动拉起付臻红的手将这细腻的柔荑反手放在了自己的后腰上,好让付臻红的手臂能环住他的腰。

“白骨小妖, ”孙悟空喊了一声, 正欲再说什么时,却被猪八戒给直接打断了。

“小红, 你醒了!”猪八戒欣喜的声音从付臻红的后方传来。

付臻红轻嗯了一声, 给了猪八戒回应。

“这师父他为何还不见醒呀?”沙悟净略显忧虑的问着。

经过猪八戒和沙悟净的这一打岔, 孙悟空也暂时歇了原本要说的话,他冷飒飒的看了猪八戒一眼,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了付臻红。

付臻红从孙悟空怀里起身,走到唐僧身边后, 用本源之力察看着白衣僧人的情况。

“不用担心,再过一刻钟左右他应该就会醒来。”付臻红对沙悟净说道。

唐僧虽是金蝉子的转世,但身体毕竟还是肉体凡胎,那芷芸国师在他梦里入侵了太久, 一时半会儿,唐僧脑海中的意识还无法完全回转,需要时间休息才能完全苏醒。

付臻红给沙悟净大致解释了一番,这才让这个憨厚老实的大汉放下了担心, “只要师父他没事就好。”

唐僧的这三个徒弟,或许唯有这沙悟净才是最忠诚、也最一心一意向着唐僧的人,心无杂念,真挚而纯粹。

吃了唐僧的前九世,流沙河那作恶的妖怪便彻底被那吞噬的血肉给化去所有的凶狠和邪念,九九归一,于是才有了第十世对唐僧绝对的守护和敬畏的佛禅之心。

师徒四人的取经之行,虽是一场佛与道的博弈,却也不可否认的是这同时也是一场弘扬佛法,普渡众生的大爱之行。

付臻红轻轻抚摸着唐僧的脸颊,他在梦境中已经成了对方的一生所爱,而等这和尚完全清醒,梦中所发生的事与其意识彻底的融合,他在这个世界对唐僧的攻略,便也算是到了尾声。

[小红,圣僧在梦中为你还俗了一次,醒来后也可以为了你再还俗第二次!]

[不会。]

先不论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只是攻略,一旦攻略完成,三儿系统的好感界面提示好感度百分之百后,他便会抽身离开,不会真得再和唐僧待上个余生。

而于唐僧而言,他的身上终究是肩负着使命,他在梦中已经任性了一次,还俗、蓄发、成婚、他的梦圆满了,回归现实他就要更无畏的树立起信念和坚持。

他必须要学那大乘的佛法去普渡众生,解那百冤之结,消那无妄之灾。

而这精妙的佛法在大西天。

在天竺国的雷音寺。

所以梦醒之后,他需得继续向前。

陈祎和唐三藏是一个人,因为付臻红的出现,这一个人便也成了两个。

一个爱的炽热而直白,另一个终将会爱的隐忍而克制。

“喂,”孙悟空的声音在付臻红的耳畔响起,他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付臻红的肩膀。

付臻红回头看向他。

孙悟空动了动唇,面色有着些许的纠结和不自在,在付臻红略显疑惑的目光注视下,耳根更是渐渐弥漫出了烫意。

付臻红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他秀挺的眉微微一挑,用唇语一字一句的问道:“小泼猴,你要对我说什么?”

孙悟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俯下身将唇凑到付臻红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白骨小妖,喜欢唐僧会很苦,所以……你来喜欢我吧。”

他用的称呼是唐僧,而非师父。

两个字的差距,其背后所代表的含义却已经是千差万别。

一旁的猪八戒忍不住竖起耳朵想要偷听,却被沙悟净给拉到了最角落。

付臻红定定的看着孙悟空,这石猴的眼睛里是一种桀骜和不羁,似乎从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人的气场就已经完全变了,变成了肆意和轻狂。

而这句话,像是承诺,又像是抉择。

承诺是对付臻红,抉择是对他自己。

这一瞬间,付臻红仿佛看到了醉酒之后的那个孙悟空,或者说是那曾经大闹天宫妄为无惧的齐天大圣。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付臻红问他。

孙悟空轻哼,当心中纠结了许久的话终于说出口之后,才发现一切都很简单。

“小妖,你可曾记得你幻化成白清栀时,在我背上说得那句话?”

付臻红眨了眨眼睛,故意装傻:“我说了很多,你指的是哪一句?”

“你说你其实挺喜欢我,你说我们都是妖,妖就该跟妖在一起。”

“小泼猴,是不是我如果同意,你就不打算去取经了?”付臻红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戏谑,他摸了摸孙悟空头上的紧箍:“这个能摆脱掉吗?”

孙悟空剑眉微扬,肆意又嚣张的说道:“你这小妖莫不是还真以为这东西能完全束缚住我?都是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付臻红闻言,不禁笑了起来,这样强大自信的小石猴才是齐天大圣该有的样子,有着最锋利最不羁的灵魂。

“那你准备怎么做?”付臻红问他。

孙悟空目光闪了一下,握住了付臻红的手,“你现在先入我梦来。”

………………

付臻红的手被孙悟空牵着,在睁眼时,入目的是一片绝妙自然的景色风光。

高耸的奇峰与削壁怪石相间,隐隐直入进飘散的浮云之中,日月的光辉之下,在青松的翠柏和满开的桃林后方是一处巨大的水帘洞。

泉石涓涓,清澈的瀑布从洞口流泻下来,拍打在碧波荡漾的池水里,再涌进那重重的谷壑中。

“这里是……”

“水帘洞。”

“你为何带我来这里?”

“提前来熟悉一下你即将要生活的环境。”

付臻红笑道:“你就这么肯定我之后会同你来这里?”

孙悟空也笑了,唇角边噙出一抹不训和张狂:“你最初决定跟着我们西行,难道不就是为了我与唐僧吗?”

付臻红对孙悟空会说出这话并不感到意外。

这一路上,他对孙悟空和唐僧的偏爱和兴趣从来没有任何的隐藏,就连迟钝如沙悟净也都看了出来,更何况是一向敏锐的孙悟空。

只不过一开始,孙悟空以为付臻红是为了唐僧肉,所以怀有戒备和警惕,然随着相处的那些时日,不管是那些暧昧的言语,还是轻佻引诱的举动,与其说付臻红是对唐僧肉感兴趣,不若说是对获得他们的情与爱感兴趣。

这白骨小妖诡计多端,擅长蛊惑人心,不过谋得不是那所谓的长生不老,谋得是他们的情意与真心。

他的师父,法号三藏的圣僧,肩负着普渡众生的大道,在梦境中交付了真心,于这白骨小妖而言,已经等同于是得到。

唐僧在梦中还了俗,然梦终究是梦,回归现实,他那师父会顾虑太多,也会被诸佛戒律束缚。

而他就不一样了,只要他愿意,什么大爱天道、诸佛众生,一切都可烟消云散。

付臻红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孙悟空的脸颊,调侃道:“你这副聪明又嚣张的模样,甚得我心。”

孙悟空也伸手轻轻捏了捏付臻红的脸,学着他说话的语气道:“你这诡计多端的狡猾模样,也甚得我心。”

“你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应付了?”付臻红这话自然是指对外界的一个交代。

他知道孙悟空并不畏惧上面那些个神仙,然这小石猴毕竟是选定的取经人,如若就这么半路离去,佛道两家虽不会在明面上干涉,但总归会以另一种方式试图让他回到既定的位置上。

这便意味着麻烦。

“我会分身。”孙悟空唇角微勾,“佛语不是有一言为善性犹疑,道心恍惚,便会起二心吗?”

付臻红隐隐明白了孙悟空的意思,“你是想利用附身芷芸国师的心魔来作为引例?”

他想到了西游原著里关于真假美猴王的那一话。

两个一模一样的孙悟空,天庭的照妖镜里显出的都是本尊、分毫不差,菩萨辨不出,地府谛听不敢言,唯有如来说了一句看二心竞斗。

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是在太上老君的丹炉里用六丁神火误打误撞炼成,而如意金箍棒则是天上地下唯一的一根定海神针。

如果是妖怪冒充孙悟空,必须要同时满足以上两点,而这点要同时满足,等同于是天方夜谭。

所以原著里那所谓的六耳猕猴,现在看来,无疑就是孙悟空本尊了,是孙悟空的二心,也是齐天大圣的心魔。

“芷芸国的劫难让我有了二心,我的分身便可是二心,”孙悟空挑眉道:“只要二心没有邪念,而是继续护送唐僧一路西行,那么本质上便可认为我并没有离开。”

“有意思。”付臻红笑道:“所以这是已经决定了?”

孙悟空点头,随即将付臻红强势的抱进了怀里:“出了梦境,我要带你回花果山。”

付臻红打趣道: “去见你的那些猴子猴孙吗?”

“不,”孙悟空道:“去完个婚,让你正式成为我的媳妇,然后开始无拘无束、肆意天地的畅玩。”

付臻红闻言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垂下眼帘,将手轻轻放在了孙悟空的胸口处,隔着一层衣料感受着掌心下那鲜活跳动的心脏。

孙悟空是有些紧张的,虽然他说得如此自信又笃定,然面对这白骨小妖的沉默,他也会萌生出一种怅然和不确定。

不过好在最后他等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

付臻红抬起头,应了一声:“好。”

孙悟空笑了,英俊的脸上是一种极致的明媚与灿烂,他将付臻红腾空抱起转了好几个圈,直到付臻红受不了他的闹腾,在大圣爷的头上来了一瓢后,这小泼猴才十分不舍的将他放了下来。

…………

两人再次从梦境中醒来,于现实不过弹指一挥间,而不管是猪八戒,还是沙悟净,都发现了萦绕在他们大师兄和小红之间的氛围似乎已经变了。

猪八戒还没来得及问出缘由,唐僧就提前醒了过来。

“师父,你终于醒了!”沙悟净大步走到唐僧身边,关切的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唐僧摇头,“无碍。”

他回答完沙悟净的关心,就把目光移向了付臻红,他的眉宇之间是付臻红最为熟悉的空寂和高远,像静置在青灯古佛内被白旃檀香熏过的美玉。

“小红……”唐僧轻轻唤了一声,万般的柔情与温柔。

付臻红走到他面前,蹲下身与他视线平视着,如同他们第一次初见那般。

这白衣僧人的眸子依旧如墨玉,却无法再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平静的倒映出付臻红的面容。

他的眸色里饱含了太多复杂的情愫。

付臻红抿了抿唇角,沉默了半晌后,低声问了一句: “你现在是陈祎还是唐三藏?”

在付臻红问出这句话之后,空气瞬间变得安静,就连一向话多嘴杂的猪八戒,也识趣的没有再多言。

唐僧看了孙悟空一眼,又看了付臻红一眼,他的唇微微翕动了一下,最终垂下眼睫,缓缓说道:“我是没能守住清规戒律的唐僧。”

预料之中的结果,付臻红并没有觉得丝毫意外。

他轻轻笑了一下,起身从行李中拿出了一样东西。

是一串佛珠。

是一串被金角拿走的那串佛珠,也是一串明明已经被重新拿回、却依旧被唐僧放置在一旁不曾再戴过的佛珠。

付臻红用手勾住这佛家珠玉,用指腹抚摸着最中间的那一颗,这沉香木制成的圆润弧度上,刻着一朵小巧精致的莲。

是佛莲,圣雅又高洁。

付臻红再次来到唐僧面前,将这串放置已久的佛珠重新戴到了白衣僧人的脖子上。

这一次,他没有再蹲下身,而是用冰冷的指尖挑起唐僧的下巴,俯下身在僧人光洁的额头落下了轻轻的一吻。

这一吻很浅,亦如唐僧在决定从梦中醒来时于他手背上落下的那一吻,慎重而珍惜,充满着一种爱的缠绻和包容。

“我拥有过陈祎,至于唐三藏,那便将爱克制的埋藏在心底,去完成大乘的佛法吧。”

付臻红这句话落的同时,三儿系统也从时空管理局那里得到了西游唐僧好感度已满的提示————

攻略者付臻红

西游世界天选总体攻略进度:50%

天选:唐僧、好感度100%

[呜呜呜小红我突然有些难过。]

[我以为你跟了我这么久,已经是千帆过尽。]

总进度是50%,另外一半便是孙悟空了。

跟着小石猴去花果山,定然不会太无趣。

芷芸国师被鸿钧祖师带走了,付臻红就变成了芷芸国师的模样,马车行至到出城口的时候,一行人也顺利的拿到了通关文牒。

芷芸国的城门外。

唐僧重新坐回到白龙马上,沙悟净挑着行李,猪八戒牵着马鞍。

“小红,你等会儿记得追上我们。”猪八戒看了一眼付臻红身后几米开远的护送将领们,用只有他们这几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付臻红笑了一下,并没有说好与不好。

唐僧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他并未有任何言语,只是静静的凝视着付臻红的面容,那么的认真而专注。他的目光在少年精致的五官上温柔又眷念的描摹着,漆黑的眸底深处流转出一种爱意和珍重。

良久之后,唐僧收回了视线,他看向远方落下的余晖,对牵着马鞍的猪八戒轻声说了一句:“走吧。”

付臻红目送着师徒四人离开的背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之后,才转身进了城门。

挥退了将领们,付臻红走到了无人烟的角落,他恢复成自己原本的容貌,却没有去已经顺利出城的师徒四人。

他摊开手掌,浅蓝色的光晕汇聚到他的掌心,几秒之后,光晕散去,他的细腻的掌心里,出现了一只发簪。

发簪的环玉尾端,立着一只画满海棠花的蝴蝶。

付臻红用指尖轻轻碰了碰蝴蝶的两根长长的小触角,抿唇一笑道:“小泼猴,还不唤出筋斗云带我去你的花果山?”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捉住病娇咬一口 禁止暧昧PUBG 小萌宝宠爱指南 独步九天 无上神通 曾许诺·殇 萌妃休夫:宠爱百分百 缘来我曾爱过你 憨包子与小丫头 穿成短命炮灰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