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模样清隽的青年皱着秀挺的眉, 宛如黑曜石一般澄澈的瞳孔里不再是平淡和温和, 他看着笑得意味深长的芷芸国师, 眸中浮现一抹冷意和警告。

“你一个需要吞噬旁人意识来获得身体的怪物,哪来的自信对小红说出喜欢?”

这是唐僧第一次如此冷硬的说出这种戳人心窝的话语,带着主观的情绪毫不留情的道出对方的缺陷。

他性格一贯平和,鲜少会有闹红脸的时候, 入了佛成了僧之后就更加恪守清规和戒律,心境也随着那佛家的鸣钟和真言变得越发沉静。

然此刻,没有了包容和宽待的心思,更没有了众生皆平等的温柔态度。无需顾忌,这让唐僧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畅快感和放松感。

在这里, 没有了肩负着任务西行取经的僧人, 只有一个满眼都是爱人的陈祎。他的身后是他喜欢了很久才求娶到的贵人,哪怕这一切只是一场镜花水月般的梦, 但感情是真的, 梦虽虚幻, 情意却不虚幻。

不管梦醒之后会如何,至少在这梦里,他不允许任何人觊觎他心爱的少年。

他再一次将付臻红护在身后,完全阻隔掉了芷芸国师看向付臻红的目光。

“需要吞噬旁人意识来获得身体的怪物?”芷芸国师低声重复着唐僧的话, 俊美的脸上笑意已尽数消散,他的面色微沉,迎上唐僧的目光,眉骨之间划过一道阴鹜和狠绝。

不过这抹情绪并没有在他脸上维持多久, 不过须臾之间,芷芸国师就已调整好了神色,张开唇,不急不躁的说道:“陷入梦境中的可怜虫,你又哪来的自信跟我叫嚣?”

芷芸国师凑到唐僧的面前,不屑的轻笑一声:“毕竟你弱的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唐僧也轻轻一笑道:“这既是我的梦境,如果我想,你顷刻间便将不复存在。”语气虽是温温和和的,却暗含着几分危险的意味。

付臻红挺喜欢这样的唐僧,有善意的温柔,却不是盲目的愚善,心中的情让他整个人变得更鲜活,会吃醋,会嫉妒,也会把在意和占有欲通通都表现出来。

真可爱。

心里这么想着,付臻红便也将这三个字直接说了出来,看着唐僧因他这句话而骤红的耳根,付臻红抿唇一笑,从身后抱住了唐僧,当着芷芸国师的面,将手环在了唐僧的腹部。

唐僧将手覆盖在付臻红的手背上,用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付臻红细腻圆润的指尖。

芷芸国师看着付臻红和唐僧这旁若无人般的做着亲密的动作,面容有一瞬间的扭曲,胸口漫出浓浓的嫉妒之意。

最开始对于这个白骨少年,他只是单纯的感兴趣对方这一副漂亮的皮囊。

至于唐僧,他本对吃唐僧肉没有丝毫兴趣,毕竟他们只不过是被上面的佛道两家选中的棋子,而所谓的吃了唐僧肉便可长生不老,这样的传言真假难断。

本来他与这师徒四人是可以各自安好,却没想到附身之后的玉凛夜会被孙悟空直接打死。

他怎么可能甘心?

于是他先一步来到唐僧等人会经过的国土,附身成了芷芸国的国师。

他改变了主意,如果他吞噬了唐僧,以唐僧的身份西行取经,岂不是会更有意思?

然他唯一算错的一点就是当他侵入唐僧的意识,将这僧人拖进梦魇中,自己却也受到了情感的影响。

外界一个时辰,梦中便是两年。

这两年里他待在唐僧的心脏处,一点点吞噬对方的意识,相对的,却也一点点被对方侵蚀。

他甚至有种错觉,这梦境中的两年,是他在与少年一起,唐僧只不过是他借用来触摸少年的一具躯体,背后情感的主导和催化,应该是他才对。

“唐僧,梦和现实是相反的,你在这里过的有多幸福,梦醒之后就会有多痛苦。”芷芸国师开始循循善诱。

“你应该感激我让你做了这一个梦。”芷芸国师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木桌旁,他端起酒壶将合欢酒倒进付臻红喝过的酒杯,然后唇对着付臻红碰过的杯沿将酒一饮而尽。

“真甜。”芷芸国师舔了舔唇角,眼睛微眯,眸色中流转出一抹病态的痴迷。

然而事实上,这合欢酒虽香醇却并不是清甜的那种,相反它甚至有些闷人和辛辣,他这话无疑是在说付臻红唇齿间残留在杯口的馨香。

付臻红并没有搭理芷芸国师,他将下巴搭在唐僧的肩膀上,用脸颊轻轻磨蹭着唐僧的脸上的皮肤,平复下白衣青年因芷芸国师的动作而徒然蹿起的愠怒。

“梦醒之后,你会疏远我吗?”付臻红在唐僧的耳旁问道。

问出这话的时候,付臻红以为唐僧会思考很久,却没想到对方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就立刻回答了他…

“不会。”简单的两个字,唐僧的声音沉稳而坚定。

付臻红笑了,他看向目光灼灼的芷芸国师,对唐僧说道:“那便先将这碍眼的国师从你的梦境中驱逐吧。”

“你的梦,有我就好,其他无关紧要的人没必要再继续存在,那么现在……”付臻红说着,那与唐僧相贴的那双手上瞬间迸发出一道浅蓝色的光晕,在这光晕涌进唐僧身体中同时,付臻红放轻声音,闭上眼睛缓缓说道:“想象你脑中最期待的画面。”

………………

夜深了,月光朦胧,流银泻辉。

熟悉的茅屋,大红的喜字剪纸,窗外有数点小萤光灼灼,细微的风摇曳着香樟树,将茶花的馥郁之香吹拂进这简单却不失温馨的喜房来。

付臻红看着与他刚喝完交杯酒的唐僧,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这一袭红色的嫁衣,难得有微微的怔愣,所以对方脑海中最期待的画面,是和他的洞房花烛吗?

迎上付臻红饱含着深意的眼眸,唐僧的俊脸上也泛爱出了淡淡的薄红,他张开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似乎想解释什么,然眼前的场景却已无声的暴露了他内心深处最真挚的渴望。

付臻红轻轻一笑,将手抚上唐僧的脸颊,冰冷的指腹细致的描摹着他面部的轮廓,低语道:“吻我。”

唐僧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起身抱住付臻红,温柔的吻了上去。

两人的唇齿间还带着烈酒的气息,温热的唇舌纠缠在一起,牵扯出了最原始的渴念。

随着唐僧越发加深的吻,付臻红的眼尾也泛出了淡而散的薄红,他的低唔与轻吟尽数被吞灭在唐僧火热的口腔里,顺着温热的馨香滚进了唐僧的喉结,直直涌入青年的滚烫的心窝。

唐僧的手抚上付臻红微红的眼尾,他怀中的少年像一朵娇美的花,让人忍不住去精心侍弄,让他摇曳出更妩媚的风情。

他不过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心爱的少年,情感的火焰越压抑它就越炽热。

他没能让少年皈依佛,他只愿少年皈依他。

他是陈祎,仅仅只是一个陷入爱情中的新婚男儿。

唐僧漆黑的眼眸里渐渐浮现出了欲色,两人的双唇分开的时候,唇角边牵扯出了一抹莹润的银丝。

“小红……”唐僧轻轻唤着付臻红的名字,炽热的呼吸中已经带上了些许的沙哑。

“嗯……”付臻红因为方才的亲吻,声音还有些喘,这一声低低喃喃的轻应,在他抬眼斜睨着唐僧的刹那间,变成了一种缠绻的邀约。

这一次,唐僧没有再询问付臻红是否可以。

他低头一把含住了付臻红的唇,在这娇滴殷红的柔软唇瓣上吮吸了一下,然后将付臻红抱上了帐暖中。

少年的身子是冰冷的,与唐僧滚烫的身体相贴在一起。什么清规戒律,什么六根清净,都比不过少年此刻旖艳的容颜。

唐僧的心似乎已经被少年披散开的墨发紧紧缠绕了,他明明只喝了一盏酒,却醉在了少年的三千青丝中。

红色嫁衣下的肌肤细腻如雪,随着他手的动作,被晃动的烛光照出了一片最旖旎的春色。

少年柔韧的腰杆在他的手掌下软成了一滩水,光滑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纤细得仿佛只要他一只手就能掐得住。

付臻红的手像菟丝花一般软软的攀附在唐僧的脖颈上,用勾人的嗓音徐徐吐息道:“和尚……陈祎……”

他这声轻唤似情人间最深情的喃呢,原本清列的嗓音也已经被一种惑人的细绵尽数替代,他的唇里像是含了一块最甜美的浆果,粘粘糊糊中氤氲出了一片潮湿的情意和春色的波澜。

让人理智尽退,只执着于疯狂他,弄坏他。

然唐僧到底是温柔的,他的动作怜惜又小心翼翼,太过粗暴他怕弄疼了身下的少年。

月色洒下枝头,穿过树的缝隙照射进屋内,皎白的月光与暖黄的烛火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种宛若暗香浮动的光晕,这光晕弥漫到床幔上,隐隐照出了里面人影起伏的轮廓。

直至深夜,晃动的人影才渐渐平歇下来。

帘幕外的香炉飘散着淡淡的烟雾,本是青烟袅袅下,空气中却弥漫出一股麝香味。

付臻红支起身子,眼眸慵懒的半阖着,看向躺在他身侧的唐僧,他雪白的肩头满是唐僧弄上去的痕迹,红青的淤痕无端透出了一种凌虐的美感。

此刻的付臻红便像是一朵吸足了水份的花,连花瓣都颤巍巍的散发着饱满莹润的风情,充斥着勾魂般的夺命诱惑。

“和尚,你脏了。”他坏心眼的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唐僧挺直的鼻梁,妩媚又无辜。

唐僧一把抓住付臻红的手,吻了一下这冰冷的指尖。

“嗯,我败给了你。”

一开口,便是低沉的沙哑,带着丝丝情动之后释放过的憨足。

唐僧想到了方才那情之所至时,少年那双缠在他腰腹上的腿,那么修长白洁,带着些许的颤抖,那小巧精致的脚趾蜷缩着,像是最上等无暇的美玉一般。

那些佛家的三皈五戒,那些经书中的诸相真言,通通抵不过少年的一句浅浅的轻吟。

他被少年惑了色,恍了神。

于是动了凡心,弃了佛。

白虎岭上的妖怪呀,只需看人一眼,便能将人的魂给勾了去。

原来找在白骨洞的初遇,在少年抬眸的那一瞬间,便已经在他的心底最深处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注定了他们之后的情感纠缠。

诚如那佛法所言,这世间一切事物,皆有缘而来。

唐僧敛下眉眼,侧身将少年抱在了怀中。

而就在这时,夜深人静的茅屋之外,却响起了一道男声———

“师父?白骨小妖?”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山村一亩三分地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簪中录 学霸每天都想要官宣 百炼成神(不灭武神) 满江红 桃色美人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弃僧 穿成人鱼后被分配了老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