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酉时已过半, 小红定然是去接俏郎君回家嘞。”另一位身材纤细的男子笑意吟吟的说道。

最先与付臻红打招呼的男子打趣道:“新婚燕尔, 两人刚完婚, 自然是想天天黏在一起。”

付臻红收敛下眉眼,他现在是在唐僧的梦境之中,而这些男子又认得他,再闻这些男子话中的言语, 看来唐僧的梦里不只有他付臻红,并且这个付臻红还有了郎君。

那么他的郎君又会是谁呢?

付臻红有了几分兴致,他对这四个男子点了点头,这才继续往前走。

他一直走到山茶花林的尽头处,看到回峦的古道, 古道边有青松和翠竹相依, 一派绿柳碧梧冉冉的景象。

在这古道的中间有一座蓬窗,付臻红听到了小孩清脆稚嫩的朗读声, 抑扬顿挫, 颇有几分慷慨陈词的节奏。

这是一处私塾。

付臻红走上前从窗外往里看去, 只见书堂里坐着二十多位小男童,均是八九岁的年纪,圆圆的小脸蛋上满是对学识的喜爱,嘴巴一张一合的背着书本, 亮亮的眼睛盯着台上的教书先生。

付臻红顺着小男童的目光往书堂的最前方看,在他的视线接触到讲台上正在授课的先生后,难得微愣了一下。

这教书先生看起来二十多岁,穿着一袭雪白的长袍, 墨黑的头发整齐的梳着发髻套在白玉发冠中。

他的模样十分清隽,眉宇之间沉静而温润,手上拿着一本千字文,有些泛黄的书皮衬得他的手指白皙而修长,宛若圆润透亮的美玉。

阳光穿过柳叶的缝隙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一派温柔的轮廓,鼻梁挺直,唇色如水又如绯然。

原来留了长发的圣僧是这般模样。

陌上如玉世无双。

付臻红脑海里便突然想到了这一句。

所以这梦境里,白衣僧人还了俗,留了长发,成了婚?

这么说来,他的郎君……

付臻红目光一闪,唇角溢出了一抹浅浅的弧度。

付臻红的容颜本就美到了一种极致,此刻,这一抹浅淡的笑容似乎能将一切事物都变得黯然失色,私塾里的小男童们在发现站在窗外的付臻红后,视线便不可控制的停留在了他的脸上。“窗外的小哥哥好漂亮呀,阿青长大了想娶他!”

“那是先生的小哥哥,阿青你没机会了。”

“阿园你怎么知道?”

“先生前些日子才和小哥哥完婚,阿园和爹爹还有父亲都去吃了酒宴。”

付臻红注意到说话的小男童,是柳抚琴的孩子,比起付臻红第一次在村舍口的时候,阿园的模样长开了些许,脸蛋虽然还是圆圆的,然已经能隐约看到以后硬朗的五官轮廓。

小男童们窃窃私语的讨论,自然也引起了教书先生的注意,他放下书本,看了一眼窗外的付臻红,出乎付臻红的预料,他以为对方会微微皱眉,为他打扰了学生的专心。

然对方却是对着他微微一笑,温润如水的眼眸里流转出一抹淡淡的宠溺。

“今日便授课到这里。”他对座下的学生说完,便率先出了书堂。

没过几分钟,他就走到了付臻红的面前。

“今天怎么想着来接我。”他握住付臻红的手,轻轻包裹在自己的手中,似乎觉得这样才能将掌心中的热度传递到付臻红冰冷的皮肤里。

付臻红道:“想你了。”

他闻言,唇角边的笑意更浓了,“那我们现在就回家。”

“好。”

得到了付臻红的回应,他便牵着付臻红的手慢慢往付臻红来时的方向走。

付臻红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突然想到了唐僧的俗家名字。

西游的原著里并未明确的阐明过唐僧的本名,只说了姓氏,唐僧的父亲名为陈光蕊,唐僧俗家姓陈,后因唐王的圣恩被认为御弟,赐姓为了唐,入了佛门,法名便是玄奘。

只后来有世人专门对此做了探究,才追溯出唐僧的本名为陈祎,乳名江流。

这么想着,付臻红便试着轻声喊了一声:“陈祎?”

唐僧脚步一顿,微微偏头看向付臻红,温声询问:“怎么了?”

付臻红摇头:“就想唤唤你的名字。”

唐僧闻言,抿唇浅笑,伸出另一只手在付臻红的鼻梁轻轻刮了一下。

看着唐僧这副温柔纵容的模样,付臻红挣脱掉唐僧的手,故意娇蛮的说道:“你背我回家好不好?”

“好。”唐僧蹲下身。

付臻红顺势趴到了唐僧结实的后背。

唐僧走的很平稳,付臻红的双手还住他的脖颈,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付臻红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白旃檀香,轻浅的香息,有着让人静心的魔力。这梦境中明明他已经还了俗,褪下了一身代表着佛家戒律的沉重僧袍,却依旧留有着平和高远的温润气质。

感觉到付臻红亲昵的动作,唐僧问道:“累了吗?”

“是啊,有些累了,”付臻红将唇凑到唐僧的脸侧,低声耳语道:“要你的亲吻才能好转。”

唐僧的耳尖顿时弥漫出烫意,耳根也泛出了细密的薄红,隔了好几秒,他才说道:“我们先回家。”

付臻红却并不依,他从唐僧的背上跳下来,然后绕到唐僧的面前,抬起双手圈住了唐僧的脖子,微微仰头看着这清隽的男子,十分任性的说道:“我现在就要。”

唐僧这下整张脸都红了个彻底,对上付臻红含着笑意的眼眸,他只觉自己心尖上那最柔软的一处似乎落下了一片羽毛,轻软、细痒,还有一种淡淡的酥麻。

他伸出手将心爱的少年抱在了怀里,闻着少年身上馥郁的香气,他微微垂下眼睫,轻轻吻上了那柔软的双唇。

他的吻就如同他温润的性格一般,热切却足够温柔,温热的舌尖与付臻红的舌尖交缠在一起,吮吸触舔,攫取着浓滑的香馨。

付臻红顺应着唐僧的亲吻,与他耳鬓厮磨,唇齿相依。

日落的余晖慢慢倾斜到大地上,在这片盛开的山茶花林里,偶有春风拂过,卷起地上散落的春叶带动出满园的清香,两个容貌出挑的男子就这么相拥亲吻,在这片林海里,变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

有些梦源于本心,绮丽又美好,于是陷入梦境中的人便不想醒来,梦也就不再是梦魇,而是成了最渴望的生活。

付臻红跟着唐僧回到了家,简单的茅屋,房内陈设虽简单,却整洁干净,充满着一种家的温馨。

大红的喜庆剪纸还贴在房柱上,木桌上还摆放着一壶合欢之酒。

新婚燕尔?刚完婚?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洞房花烛……

付臻红走过去坐下,拿起酒壶将里面醇香的甘露倒进了精致的小酒杯中。

他并没有喝,而是用手轻轻摇了摇酒杯,莹润透亮的液体便因为他的动作,沿着那杯壁波荡出了些许清幽的波澜。

付臻红看着这杯中倒映出的自己,墨发披散,眉宇之间比之现境中多了几分风韵成熟的妩媚。

这梦境的时间,是两年之后。

这时,付臻红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他放下酒杯,走到厨房,唐僧正背对着他在灶台做着饭。

付臻红走过去抱住唐僧的腰腹,胸膛与唐僧的后背紧紧相贴。

“再等一下就做好了。”唐僧轻轻拍了拍付臻红的手。

付臻红并没有放开,反而把唐僧抱得更紧了。

唐僧笑了一下,“你今天特别粘人。”

“那你喜欢我这样吗?”

唐僧红了红脸,“喜欢。”

付臻红也笑了,这下才终于放开了唐僧,乖乖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弄。

没过多久,简单的小菜就做好了,付臻红跟着唐僧一起将菜端上了桌。

在唐僧坐下之后,付臻红却没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拿起倒好的酒杯直接坐到了唐僧的大腿上。

感觉到唐僧这一瞬间的身体紧绷,付臻红抿唇一笑,问道:“我们成亲几天了?”

“两天。”唐僧有些羞涩和不适应,却还是将付臻红抱在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果然是新婚燕尔呀……

付臻红道:“我们在喝一次交杯酒好不好?”

“好。”唐僧点头,正欲去拿另一杯酒,却被付臻红拦住了。

对上唐僧疑惑的目光,付臻红唇角边的笑意又扩散了几分,他放轻语气,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们换一种喝法。”

说完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唇覆盖到唐僧的唇上,一点点将醇香的酒液渡进了唐僧的口中。

被精心酿造出的合欢酒比起一般的酒还更要浓郁和香醇,辛辣中带着些许的暧昧和催情。因为付臻红渡酒的动作,唐僧不得已微微后仰着头,他承受着付臻红的亲吻,从下巴到脖颈处迸出了一条流畅的弧度。

酒精会麻痹神经,味蕾的刺激让唐僧由被动变成了主动,他吞咽着酒液,微红着俊脸勾着付臻红的舌炽热的缠绵。

比起在茶花林的亲吻,此刻的唇齿交缠变得直白而激烈。

付臻红看着唐僧清隽的容颜,染上绯红欲色的男子早已不复从前那般空寂和深远,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清规戒律的圣僧,没有了三皈五戒八戒的束缚,他仅仅只是一个陷入情爱中的普通青年。

唐僧身体的热度在不断的攀升,唇齿中馥郁的香息让他整个灵魂都生起一种愉悦的战栗感,他想要更多,更多。

付臻红捧住唐僧泛红的脸颊,冰凉的手非但没有驱散唐僧心中的燥热,反而点燃了某种最原始的渴念。

他将付臻红横抱起来,轻轻放在了床榻上,再一次附下身开始亲吻。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帝的cp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八步道人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少爷,别闹/少爷,肚里有种轻点 燃灯 旷世妖师 水北天南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穿成炮灰攻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