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变成魏淮戈的模样。”付臻红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龙凤呈祥的红色帐簾。

孙悟空听到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他看了一眼床上被自己打晕的芷芸国主, 又看了一眼正背对着他整理帐簾纱幔的付臻红, 思忖了几秒后,在付臻红再次出声之前,变成了魏淮戈的模样。

这时,殿内的大门也被宫人小厮们从外面推开, 八个统一穿着淡黄色宫装的清秀男子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其中四人手里各自提着一个红色的圆薄灯笼,灯笼里放置着两盏大红喜烛,另外四个人手里则捧着一个沉香木雕刻而成的精致香炉。

领头的宫人就是方才那道说话极为轻细的男声,他走在一行人的最前面,一直走到内阁休息室的门口才停了下来, 想着国师特意吩咐的话, 他不敢有大意和松懈,心思转念间抬手轻扣房门, 温声请道:“国主陛下、皇妃, 小奴们需进来焚香点灯。”

他这话落之后, 房间内并没传来任何回应。

“青莲哥哥,”站在这领头宫人身后的小厮压低声音小声说道:“会不会是国主陛下正与皇妃在办事?”

他抬起脖子的往里面望了望,秀气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忧色:“如果陛下正在兴头上,我们现在进去, 万一打扰了国主陛下的好事,被陛下怪罪下来那可怎么办?”

要知道以往国主陛下宠幸其他妃嫔的时候,可从来没有他们这些个宫人小厮进去内阁点灯焚香这一奇怪的环节。

青莲扫了他一眼,沉声解释道:“国师特意下令我们必须要进去, 这其中定然有缘由,国主陛下一向信任国师,有国师担保,你又何须退缩畏惧?”

领头的宫人青莲和这小厮的对话虽极其小声,然不管是孙悟空还是付臻红,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哪怕是隔着有些远的距离,也将门外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是那芷芸国师并不放心,怀疑他们突然松口妥协的动机,于是便特意派宫人前来探明情况。

付臻红敛下眉眼,沉吟了几秒后,将孙悟空推倒在床上,自己则坐在了孙悟空的大腿上。

大腿处柔软紧实的触感让孙悟空一惊:“你干什么?”付臻红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作秀。”

他说完就俯身压了下去,胸膛与孙悟空温热的胸膛相贴,他将唇凑到孙悟空的耳旁,轻声说道:“不能让这些人怀疑。”

“但是……”

孙悟空还想说什么,却被付臻红用指腹堵住了嘴:“没有但是,这魏淮戈是你打晕的,现在你便需要将自己当成这芷芸国主,与我假意洞房应付这些宫人。”

话落之后,付臻红坏心眼的伸出牙尖,尖尖的小獠牙在孙悟空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

孙悟空因这猝不及防的生理性刺激而低唔了一声,他捂住耳朵,看着故意使坏的付臻红,总感觉哪里没对:“你这小妖莫非是故意激我打晕这国主?”

付臻红颇为无辜的冲着孙悟空眨了眨眼睛:“我可什么都没做,人是你打的。”

这会儿孙悟空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一向吃不得半点亏的白骨小妖竟然会如此顺从那芷芸国主的行为。

只是明白归明白,孙悟空却不想去深思为何他在看到那芷芸国主对这白骨小妖做出亲近之举时,胸口的怒火会如此不可压制的往上窜。

他也不想去细想对方让他变成芷芸国主假意洞房的背后是源于喜欢,还是又一次一时兴起的捉弄,因为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让孙悟空的思绪变得紊乱。

付臻红捏了捏孙悟空的脸颊:“你如果还不出声,外面那些宫人可就真得会怀疑了。”

孙悟空瞪了付臻红一眼,在房间外的宫人准备喊第二次的时候,模仿着魏淮戈的声音说道:“进来。”

青莲闻声,这才领着另外七个宫人推门走了进来。

他动作轻缓的将紫砂壶香炉放置在房间的抬角上,眼神有意无意的朝着正中间的芙蓉帐暖中看去。

透过薄薄的纱幔,他只能隐隐看到床上两道人影的身形,一个躺着,另外一个坐于其身。

付臻红和孙悟空都敏锐的感觉到了青莲的视线,付臻红唇角微微一扬,在孙悟空的目光注视下将手抚上了他的衣领。

“别露馅儿了。”付臻红用唇语一字一句的说道,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始解起孙悟空的衣衫。

孙悟空绷着身体,用眼神冷冷地示意着正在扒他衣服的付臻红别太过分。

付臻红接收到孙悟空的眼神,动作却并未有丝毫的收敛,他用冰冷的手指挑开了孙悟空的衣领,露出了里面那性感的锁骨和结实宽厚的胸膛。

孙悟空的身材本就十分的高大和强健,胸前的肌肉线条更是流畅又漂亮,小麦色的肌肤之下是紧致的力感和一种充满着野性的爆发力。

然此刻,最吸引付臻红目光的却不是孙悟空那硬朗的肌肉纹路,而是那起伏的胸膛中间并蒂而开的艳丽海棠。

这红艳的花朵是孙悟空变成蝴蝶之后,由他亲手执笔描摹所画,付臻红没想到孙悟空这会儿恢复人形之后,蝴蝶上画出的海棠也并没有消退,反而是无比清晰的印在了孙悟空的皮肤上。

付臻红忍不住用手去触摸那海棠花瓣,他冰冷又细腻的指腹覆盖到孙悟空温热的皮肤上,让孙悟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战栗了一下,呼吸也在这一瞬间加重了些许。

付臻红的手顺着海棠的花干慢慢往上抚摸,他似乎是在欣赏着自己的描绘作品,又似乎是在欣赏着那因为他的触碰而起伏颤动的胸膛。

孙悟空的身体开始慢慢发烫,异样的燥热感又开始蹿向他的全身各处,他想摒除掉胸中突然涌动出的心绪,然胸口上那缓慢滑动的冰冷却根本让他无法忽视。

对上付臻红如浓墨一般幽黑的眼眸,孙悟空有种要被对方拉入深渊的恍然感,明明他现在是变成的芷芸国主的模样,然他却在这白骨小妖的瞳孔里,无比清晰的看到了自己最真实的面容。

付臻红的手顺着海棠花干最终停在了那被花瓣包裹住的娇艳花心,艳丽的海棠花,变成了最旖旎动人的颜色。

这一瞬间,一阵酥麻感宛如一道强烈的电流刺得孙悟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轻唔。

孙悟空的这道声音性感又压抑,磁性的嗓音里又带着一种克制,传入到床榻外这些正在点灯焚香的宫人们耳朵里,顿时让这些男子羞涩的垂下了眼帘。

看着孙悟空这番明明已经有了些感觉却不自知的模样,付臻红不禁想起了他用蝴蝶作画之时,在那细软的毫毛触碰到蝴蝶的基部时,这小石猴也是发出了如方才那般低低的声息。

孙悟空胸膛上由他用笔画出的海棠是对应蝴蝶中室的位置,那么这蝴蝶的基部看样子就差不多是在……

付臻红神色微动,目光渐渐往下移动。

此刻,付臻红的视线就像是一团无名的烈火,他的目光所逡巡之处,让孙悟空有种被灼烧的感觉。

直到他看到付臻红视线的最终定格之处,孙悟空的脸这下才完全红了个透。在付臻红微微张唇准备说话之时,孙悟空直接用手捂住付臻红的嘴唇,然后一个利落的翻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付臻红压制在身下,迅速对调了两人的位置。

“我不想听说话。”孙悟空的双手撑在付臻红的脸侧,居高临下的看着付臻红,低沉的嗓音里还带着些许的哑意。

付臻红挑眉:“那你想听什么?”他说完,也不等孙悟空回答,又接着说道:“是想听我发出比你方那般还要更直白的声音吗?”

最后几个字付臻红故意放缓了语气,本就撩人的嗓音里无端透出几分缠绻和惑人。

他这一句话说出口之后,不只是孙悟空,就连那些个偷听的宫人们也都纷纷红了脸,为付臻红这话中的暧昧,更为这充满着蛊惑力的嗓音。

青莲并未见过皇妃的真容,然此刻光凭这声音已足够让他明白国主为何会如此急切的求娶。

也怪不得一向理智的国主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一见钟情,仅仅是一道声音就能轻易将人的思绪搅乱,其真容恐怕还要比那死板生硬的画中容貌更绝色百倍。

“既已焚香点灯完,就全部退下。”孙悟空压抑着心中被付臻红挑起的燥热感,用着魏淮戈的声音命令道,他故意将纱幔拉开了些许,好让青莲看到他的侧脸。

青莲往床榻这边看了一下,这才垂下眼眸,领着宫人们鞠躬告退。

等脚步声走远之后,孙悟空这才翻身跳下床,变回自己的模样将散开的衣衫重新整理好。

“那宫人应该去国师那里复命了。”孙悟空坐在木凳上,不去看付臻红。

大圣爷耳根处的红晕还没有完全的散去,贯彻眼不见就心不烦的原则。

付臻红很快换好自己的衣衫,故意走到孙悟空对面坐了下来,托着腮笑吟吟的看着蹙着眉头的大圣爷。

他也不说话,就只是用眼睛直直的凝视着。

或许是因为香炉中飘散出的烟雾太过浓郁飘渺,又或许是因为暖色的烛光晃动出的光晕太过暧昧迷朦,沉静下来的氛围似乎又开始慢慢变了味。

最终还是孙悟空率先败下阵来,他被付臻红看得发慌,不自在的咳了咳,找来话题打破了沉寂:“你不觉得奇怪吗,那芷芸国主为何有自信说出百年之后仍旧会很年轻的话?”

“他依仗芷芸国师。”付臻红顺势回答。

“这芷芸国师很邪乎,我看不出他是何妖怪。”这是让孙悟空最在意的一点,芷芸国师让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对方手上的翡翠折扇更是让他记忆深刻。

“金角银角的干舅舅玉凛夜是何妖物?”付臻红问他。

孙悟空道:“狐狸。”

付臻红沉吟了片刻,突然问道:“你确定玉凛夜最后是真的被你打死在金箍棒之下?”

“分身回归本体之后,那一部分记忆中玉凛夜确实死了,被我打回原形。”孙悟空回答完,突然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后,说道:“你怀疑玉凛夜是金蝉脱壳?”

付臻红对此不置可否,转而说出了自己的猜测:“玉凛夜和芷芸国师或许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也说不定。”

孙悟空皱眉:“玉凛冽是狐狸,芷芸国师我看不出他的原形,却也能肯定绝对不让狐狸。”

“你的火眼金睛虽厉害,却并非万能到能识破世间万物,看不出原形也实属正常。”付臻红不急不慢的说完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别有深意的说道:“你当初不也没有看出我的真身吗?”

孙悟空目光一闪,“你的意思是这芷芸国师或许跟你类似?”

付臻红点头,“妖并非全是由动物形体修炼而成,芷芸国师身上的邪气与玉凛夜身上的邪气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你与玉凛夜交过手,我因为去取泉水也感知过芷芸国师设下的结界,只要把两者一对比,便可知晓是否是来自于同一本源。”

孙悟空闻言,垂下眼眸若有所思。

付臻红见此,又继续说道:“不管是妖还是修道者,他们的本源之力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世上不可能存在完全相同的本源力,除非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人。小泼猴,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打死的玉凛夜并非真的是狐妖玉凛夜,而那芷芸国师也并非真是原本的芷芸国师?”

付臻红说完,将手伸直放在桌上,原本细腻白洁的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森冷的白骨:“我取泉水是用的本体,芷芸国师设下的结界虽对我没有影响,然我穿过结界之时身上却也附着了些许,你现在感知一下是否和玉凛夜的相同。”

孙悟空点了点头,将手覆盖到付臻红那散发着阴深寒意的骨节上,闭上眼睛开始感知。

淡金色的光晕笼罩在两人相碰的手,几秒之后,孙悟空收回手,神色有些凝重。

“如何?”

“一样。”

猜测得到了证实,付臻红并没有过多的惊讶,他从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那必然与他曾经认识的某个人存在着某种不可分割的联系,毕竟这世上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熟悉。

相同的邪气,完全一样的翡翠折扇,前者可以说是性格的巧合,但如果再加上后者,巧合就不在是巧合。

玉凛夜和芷芸国师要么是师出同门的兄弟亲人,要么就根本是同一个人,至于外貌为何不同,妖魔擅长幻化不同的容颜,以面容来猜测是最不靠谱的依据。

[小红,我……我有点晕。]

[你可以理解为玉凛夜被附身,真正的狐狸被孙悟空打死之后,附身的那个妖趁机逃,转而附身到了芷芸国师身上。]

[小红,那个妖不是对你挺感兴趣的吗,他喜欢你,如果他附身到芷芸国师身上,又怎么会放任芷芸国主娶你?]

[因为他知道我不会真的与魏淮戈洞房花烛。]

至于方才那些被芷芸国师派来的宫人……

付臻红眸色一闪,突然站起身,“我们现在去找你师父会和。”

孙悟空看了一眼昏迷的魏淮戈:“如果我们现在一走,又有宫人借机进来察探情况,而通关文牒又还未被送至出城口,一切岂不是前功尽弃?”

付臻红似笑非笑:“你忘记和尚他可是一个香馍馍了吗?”

孙悟空目光一沉,这下也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他的分身如果出事,作为本体的他是能感知到的,但芷芸国师太过邪乎,孙悟空不会盲目自信。

“唤出筋斗云,追上你师父。”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默脉 失格情人 永恒之心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你听,记忆的钟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星野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仙君座下尽邪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