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魏淮戈并未食言, 在与付臻红拜在金銮大殿内完堂之后, 他就当着付臻红的面在通关文牒上批了名并且盖上了章印, 随即便把关文交予芷芸国师,命他派人将通关文牒快马加鞭送至在出城口等待的师徒四人。

城门口距离芷芸皇宫不算近也不算太远,送通关文牒之人骑一匹快马行进,一个多时辰便可到达, 这也就意味着付臻红至少还需要与魏淮戈再待上一个时辰的时间。

付臻红今日与魏淮戈拜了堂,只要两人洞房花烛之后,按照这芷芸国礼俗,第二日一早魏淮戈就会正式给举行付臻红册封大典。

寝宫很大,付臻红牵着红绸跟着魏淮戈一路往寝宫的休息内间走。

付臻红故意走得很慢, 魏淮戈也体贴的配合着付臻红的速度不疾不徐的向前, 他似乎享受着两人这般静谧无声的行走,红绸连接着他与少年的微妙缘分, 这让魏淮戈有一种他们会相携到白头的感觉。

休息的内隔间早已被宫人们精心装潢成了喜庆的红色, 窗阁与框桌都贴上了大喜的剪纸, 红木雕刻的床榻上挂着龙凤呈祥的帐簾,艳红的纱幔里放置着绣着鳳鸾的被褥。

付臻红进了房间之后就放下了红绸,径直走到凳子上坐了下来。

因为付臻红的动作,红绸的另一端便掉落在了地上, 魏淮戈低头看了一眼这被主人丢弃的绸缎,俊气的脸上并未有丝毫的愠怒,反而是唇角边勾起了一抹宠溺的弧度。

他将红绸捡起收整成一团,放置到书案上, 然后才走到付臻红的身边坐了下来。

隔得近了魏淮戈便闻到了付臻红身上的香味,那是一种很浓郁的香息,就像在冰冷的冬日寒夜里静静绽放的茶梅,明明是带着一股幽寂的冷香,却能直涌入人的心窝,仿佛有着让人沉醉和恍惚的魔力。

魏淮戈的心跳开始加快,他微微偏头看向身侧的红衣少年,隔着一层薄薄的红色喜纱,在烛光闪动出的一道道暧昧的光晕之下,魏淮戈隐隐看出了少年那被朦胧轻纱遮挡住的五官轮廓。

魏淮戈想到了昨晚的初遇,那惊鸿一瞥便在他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痕迹的少年,现在正穿着一袭嫁衣,成为了他的皇妃,安静的坐在了他的身旁,就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

一想到这,魏淮戈的心里顿时就生起了一种奇妙的满足感,伴随着这种感官而来的,还有心脏处跳动的越来越快的频率。

魏淮戈压抑住心中快要奔涌而出的激动和欣喜,他放轻声音,尽量平和自然的向少年说出了自己的誓言:“小红,我会对你很好。”

付臻红不语,没有给魏淮戈任何回应。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如非必要,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去搭理,甚至于大多数时候连一个眼神都吝啬。

没有听到付臻红的回答,魏淮戈也不恼,在这个少年面前,他的脾气似乎也变得很好很好,他愿意给心爱的少年以最高的纵容,但前提是这个少年不会离开他的身边。

“小红,按照礼俗,我现在要掀开你的喜盖。”魏淮戈的低沉磁性的嗓音里难得带上了些许的紧张,他看着喜纱之下的少年,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拘谨的人,后宫的妃子虽不多,却也不是没有,偶尔他需要发泄的时候就会去找那些妃嫔,他占着主导的位置,掌控着那些人的情绪,游刃有余。然在这个少年面前,他竟然就像一个刚陷入情爱的毛头小子一般,会紧张会羞涩,会惴惴不安。

付臻红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嗤笑一声,自己直接动手将喜盖扯了下来。

魏淮戈没有想到付臻红会如此不按常理的自己揭开喜盖,然此刻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思考少年这极度不合礼数的做法。

他怔愣的看着付臻红那过于旖艳的绝色容颜,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薄薄的红晕,心中的爱意之情越发澎湃。

灯下看美人,秀眉凤目、玉颊樱唇,一眼便凡心萌动,丢魂入迷。

魏淮戈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一个只看外貌的肤浅之人,他见过的美人佳丽多了,便以为皮囊再美也不过是浮于表面,再最初的惊艳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终究会归于平淡,然当他面对这个少年的时候,魏淮戈才惊觉有种美色是真正的魅骨生香,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致命蛊惑。

魏淮戈就这么盯着付臻红看了很久,久到付臻红的眉头不悦的皱起之后,他才堪堪收回了视线。

孙悟空一直待在付臻红的发簪上,从付臻红将喜盖拿下来之后,他看向外界的视线便毫无阻隔。他见这芷芸国主用一副痴迷的目光看着付臻红,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心里顿时就生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直到最后魏淮戈收回目光,大圣爷心头的那股烦躁感才稍微平息了些许。

魏淮戈拿起桌上放置的精巧瓷壶,这瓷壶里装得是最上乘的花雕合欢酒,在魏淮戈缓缓将酒倒入至就杯中的时候,一股浓郁醇香之味迅速飘散到空气中。

魏淮戈端起其中一杯酒,然后将另一杯递至付臻红的面前,他的唇角边还带着喜悦而温和的笑意,脸上的红晕也并未消退,“小红,我们合卺交杯,愿永结同心,恩爱有佳。”

付臻红淡淡的扫了一眼魏淮戈举到他面前的酒杯,那随着烛光的晃动而荡开出波澜的莹润酒液里隐隐照出了付臻红的面容。

他本来是不打算接过这酒,然当他从这散发出香醇之味的水纹里看到了立于他发簪上的蝴蝶之后,眸色一闪,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付臻红抿了抿唇,接过了魏淮戈手中的酒杯,因为他这动作,在递交的这一瞬间,两人的指尖便顺势触碰到了一起。

魏淮戈心跳隆隆,与付臻红手臂相交,各饮了一口。

他看着因为付臻红吞咽的动作而上下滚动的精致喉结,那修长白皙的脖颈随着少年仰头的动作而蹦出了一条劲瘦、流畅又优美的弧线。

魏淮戈放下酒,忍不住想用手去触摸这漂亮的弧度,不过他到底还是忍住了,而是站起身去亲自点燃了香炉。

白色的浅淡烟雾飘散在空气中,在昏黄的烛光之下,与光晕冗杂在一起,氤氲出了旖旎的氛围。

魏淮戈缓缓走到付臻红的面前,他蹲下身,温热宽厚的手握住付臻红冰凉的双手,抬起眼眸凝视着付臻红,深情而温柔的说道:“小红,试着接受我,我会对你极好,极好的。”

同样类似的话,魏淮戈在付臻红刚坐在木凳上的时候就已说过,第一次付臻红没有回应,而此刻,付臻红垂下眼帘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心翼翼的芷芸国主,漆黑的眼眸里浮现出一抹兴味。

付臻红微微挑眉,将手从魏淮戈的手中拿出,挑起魏淮戈的下巴,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要怎么对我好?”他清悦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不屑和怜爱。

魏淮戈再一次握住付臻红的手,他偏过头在付臻红的指尖轻轻吻了一下,“只要你不离开我身边,我愿把一切都给你。”

付臻红闻言,唇角一勾,溢出了一抹浅淡的弧度,“你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百年之后归于尘土,哪里来的自信我会需要你那所谓的一切?”

魏淮戈抿唇一笑:“小红,我会活的很久,百年之后也依旧会如现在这般。”

魏淮戈这话让付臻红来了几分兴趣,他能确定这个芷芸国主是一个凡人,一个凡人,即便是一国之主,能如此笃定的说出百年之后也依旧年轻的话,这背后到底是依仗了什么?会和那个芷芸国师有关吗?

魏淮戈看出了付臻红眼里的兴味,他唇角边的笑意也越发的浓厚,他站起身,伸手抚摸付臻红脸上那雪腻细滑的肌肤,温热的指腹缠绻滑过,“小红,你如果感兴趣,我以后会慢慢告知于你。”

他说完便俯下身,将脸逼近至付臻红的面前,近距离的凝视着这让他魂牵梦绕的绝色容颜。

他的目光落到付臻红那形状漂亮的双唇上,莹润的酒液将这双唇染上了诱人的光泽,红艳的色彩点缀着唇瓣无不透出一种娇艳欲滴的姝色。

此刻酒精的作用似乎将魏淮戈的神经变得麻痹,他的思绪也似乎因为方才那入喉的合欢之酒而变得大胆。

他的目光开始变得露骨而灼热,带着侵略性的视线从付臻红那娇嫩的双唇缓缓往下移动,滑过细腻白洁的脖颈,最终停留在那被嫁衣包裹住的领口。

他想解开那衣衫,毫无阻隔的抚摸那曼妙的身躯,让那白皙光滑的皮肤泛出淡淡的潮红,他想将少年压在身下,狠狠疼爱,听那悦耳的嗓音里发出情动的低吟。

这么一想之后,魏淮戈的眼里便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了欲念和渴望,他的喉咙开始发紧,一股热流瞬间聚集到小腹之下。

“小红……”魏淮戈轻轻唤了一声,低沉的嗓音里带上了一丝沙哑和潮湿的激情。

魏淮戈拉着付臻红的手走到了床榻前,他的双手扶住付臻红的肩膀将他推倒在床榻之上,就在他准备做下一步动作之时,一道精光突然从付臻红的发簪上迸发而出,下一秒他的后颈就被猛地一劈,失去了意识倒在了付臻红的身上。

付臻红将魏淮戈的身体一往旁边推开,起身看着站在床边的孙悟空,这猴子的俊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然他那英挺的剑眉却紧紧的皱着,锐利逼人的眼眸里浮现出明显的不悦和一丝晦涩的暗沉。

付臻红对上孙悟空的视线,眨了眨眼睛,明知故问道,“你在生气,为什么?”

孙悟空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胸口中涌出的怒气让他手背上都浮出了青筋,他看了一眼被他一记肘而劈晕的芷芸国主,随即又转向付臻红,他见付臻红这副浑不在意的态度,冷冷地讽刺道:“我不知道你何时变得这么顺从?”

他这话自然是指的付臻红面对魏淮戈的举动却一点也没有抗拒之事。

付臻红抿唇不语。

孙悟空见状,眼神更冷了,他咬着牙说道:“如果我不阻止,你是不是还真打算顺应这芷芸国主的行为,然后就这么在这床上给我来一出颠龙倒凤?”

付臻红蓦地笑了起来,“你在吃醋。”

孙悟空冷哼,正欲反驳,殿外却突然传来一道清细的男声————

“国主陛下,小奴奉国师之命来为国主与皇妃焚香点灯。”

这话音之后,紧跟着就是一阵脚步声。

孙悟空微微一顿,下一秒,付臻红就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拖到了床榻上。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刀镇星河 我轻轻地尝一口 天降紫微星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他怀了少将的小鱼崽[星际]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完美离婚[娱乐圈]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成为顶流后我和影帝在一起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