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魏淮戈这话说完之后, 空气中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师徒四人的神色均是一滞。

此刻唐僧的眉宇之间已经没有了一贯的沉静和温润, 孙悟空那英挺的剑眉也紧紧皱了起来, 猪八戒和沙悟净更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一行人里面,反倒是作为当事人的付臻红,脸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

魏淮戈似乎并不急着要听回答,他修长白洁的手握着精致的酒杯微微摇晃着, 看着杯中的清酒沿着杯壁缓缓荡开出淡淡的水波涟漪。

坐在魏淮戈右下方的芷芸国师不着痕迹的在五人脸上挨个打量一遍,他从付臻红五人进入到这大殿之后,就一直未曾说过话,这会儿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嘴角边噙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芷芸国师的面容本就长得有几分邪气, 此刻这一番带着些许深意的浅笑, 尽无端透出了几分鬼魅之感。

付臻红淡淡的看了一眼芷芸国师,随后才将目光移向了坐在主位的魏淮戈, 清幽冷冽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不屑和漫不经心:“芷芸国在婚取方面都如此随便?”

带着些许讽刺的话语从付臻红的嘴里缓缓吐出, 打破了空气中原本的沉寂。

魏淮戈并没有因为付臻红话中的不敬而感到有丝毫被冒犯的不悦。相反, 在听到付臻红终于开口说话之后,他眉目间浮现出一抹喜色,这喜悦比起方才与唐僧交谈佛法经书时那客气温和的笑意不同,而是一种真真切切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欢喜。

事实上, 魏淮戈方才说得那些话语是存了几分试探的心思,最开始他并不觉得这个白衣小公子与昨晚那个少年有什么关联。

毕竟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少年容貌太过旖艳,而这个小公子的面容又实在太过平凡。

然等他稍再仔细打量了之后,才发现这个白衣小公子眉宇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冷艳和媚态竟是和昨晚泉水中的少年一模一样。

此番又再听到这小公子开言, 这才让魏淮戈越发的肯定对方就是他要找的少年,因为只有这样清悦中又带着些许细绵的冷幽声音才足够配得上昨晚那少年艳绝的容颜。

他知道这个少年并非普通人,或者是妖也说不定。能轻易闯入禁地,且毫发无损的走过凛斐的设下的结界取得泉水,这样的实力平凡之人不可能会拥有。

但他并不在乎少年的身份如何,他立作为妖怪的凛斐为芷芸国师,就已足够说明了他疯狂的本质。

“小公子,这并非随便,我是真心倾悦于你。”眼下魏淮戈因为付臻红的声音而完全确认了付臻红的身份,言语之间便也没有了方才的随性和看热闹的兴味闲情。

他甚至放下了国主的称谓,以“我”来自称,简短的一句话,最直言真挚的告白,没有花言巧语的修饰,语气里尽是怜爱和小心翼翼。

他深深的凝视着付臻红,眼眸深处浮现出一抹难得的紧张,这一瞬间,魏淮戈不再像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主,反而像是想乞得心爱之人垂青的忐忑青年。

如果是芷芸国的其他男子,面对他们国王陛下发自内心的告白,就算并不是真心爱慕,却也难抵那俊美的容颜和富贵的权势,然付臻红来这里只为任务,魏淮戈在他眼里甚至比不上看唐僧变脸来得有趣。

“你心悦我,便要娶我?”付臻红冷笑,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哪来的脸?”

魏淮戈闻言,心脏处顿时传来一阵刺痛,像是被人用针狠狠扎了一般。

孙悟空坐在付臻红的身侧,角度的缘故让他十分清楚的看到了魏淮戈脸上的表情变化。

看着这方才还一副淡然自若像是把一切事都拿捏在手上的人,变成现在这番如同被伤害到的落寞模样,孙悟空心里莫名就有些快意。

大圣爷舒坦了,连带着看向付臻红的眼神都顺眼了不少,也没有了之前因付臻红沾花惹草而觉得麻烦所徒然升起的烦躁。

这白骨小妖狡猾冷情的很,对待无相干的人更是冷漠又绝情,这芷芸国主自以为的真挚告白,落在这小妖眼里或许连一粒饭黏子都比不上。

这么一想后,孙悟空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甚至嘴角边还隐隐扬起了一抹细不可查的弧度。

就连一向对这些情绪变化不甚敏感的沙悟净,都明显感觉到了大师兄瞬间变好的心情。

事实上,不只是孙悟空,一旁的唐僧在听闻到付臻红的这番不留情面的拒绝之后,也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

少年回绝的话语虽并不算礼貌,但芷芸国主强言要拿到通关文牒,就需留下少年。这种宛若物品一般的交换,不够尊重他人,也太独断专横,是以是这国主先无礼在先。

唐僧并未觉得付臻红有任何不对。

然这从来都是将一切事物淡然平和看待的白衣僧人,在面对付臻红的时候,心中的天平早已倾斜偏袒却不自知。

此刻,他似乎忘了魏淮戈那番话的重点是先失而后有得。

如若不是他们夜闯皇宫禁地,偷取泉水,芷芸国主便不会有这所谓的“一失”,没有一失就不会有国师口中的“后得”。

无论他们是否有充足的理由去需要那落胎泉水,擅闯禁地,不问自拿,终归不是正者所为。

唐僧的心里未必没有想过这些,只是一切种种或许被他刻意的忽视掉了。

不过有些事情,并非是只要刻意忽略就能随着时间被彻底掩盖。

一直静默的芷芸国师这时突然向唐僧发问: “圣僧,我听闻你这大徒弟法力无边,不知可有变幻出无数残影的本领?”

芷芸国师这话虽然是在问唐僧,然眼神却是直直的看向了孙悟空,眸中迸发出一抹有些晦涩的暗邪之光。

孙悟空微微一顿,昨夜发生的事情他全部都记得很清楚,这里面自然也就包括与这芷芸国师交手之事。

这芷芸国师和玉凛夜有几分美妙的相似之处,对方的法器翡翠折扇甚至可以说是和玉凛夜一模一样。这法器颇为精妙,孙悟空吹出毫毛幻化出的分身在与玉凛夜对战的时候还吃了些许这法器的亏。

然孙悟空在分身回归之后,获得的那部分记忆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玉凛夜最终也被拥有他一半实力分身用金箍棒打死。

他能一眼就看得玉凛夜的原形,却分辨不出这个芷芸国师是何妖物。

眼下,师徒四人谁都没有想到芷芸国师会突然问出这一番话。这看似是因为好奇而无意的询问,实则却是在变相的告诉他们,芷芸国这边已经确定昨晚擅闯禁地偷取泉水的凶手。

付臻红看了一眼垂眸沉思的孙悟空,随即把目光转向芷芸国师,似笑非笑的问道:“我也早听闻芷芸国师神通广大,不知是师从哪里?可曾拥有兄弟亲戚?”

芷芸国师闻言却并不回答,他嘴角微微一勾,不急不躁的说道:“等你嫁于吾主,臣定然会与一国之后细细明说。”

“你们未免太过霸道,”猪八戒听不下去了,放下手中木筷,冷声嚷嚷道:“小红是要跟随我们一路西行取真经,他都已经明确表示出了拒绝,难不成你们还想强制纠缠?”

沙悟净和难得附和道:“国王陛下,虽说我们是和尚,却也知道这娶亲之事讲究你情我愿,强扭的瓜怎会甜?”

魏淮戈却像是没有听到猪八戒和沙悟净的话一般,他一双沉黑的眼眸直直的盯着付臻红看,语气温和却不容拒绝,“小红,你不用急着现在就回绝我,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好好考虑一下。”

这芷芸国主听到猪八戒如此称呼付臻红,便也十分自然的跟着用了起来。

“至于通关文牒之事,寡人已交给国师,三日后是否能到这位长老手中,就要看小红的回答了。”

猪八戒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这不明摆着是在威胁吗?他们这几个哪个是会被吓到的主?猪八戒作势就要抄起九齿钉耙站起来,好在被沙悟净即时拉住了:“二师兄,别冲动。”

魏淮戈轻轻笑了一下,起身道:“寡人有些乏了,各位长老请自行用膳。”说完便率先离了席坐。

芷芸国师则紧随其后。

因着这芷芸国主的话,原本一桌子的佳肴美食,在师徒四人眼里,顿时也变得索然无味。

一行人坐上马车回了驿丞给他们安排的住处,这次在房间没走来走去的人从沙悟净变成了猪八戒。

“沙师弟,你说你这嘴怎得跟乌鸦一样,好事不灵坏事偏偏就应验!”猪八戒抱怨着。

沙悟净也面露愁容,一个劲的喃呢道:“拿不到通关文牒,我们就无法过城继续西行,难不成真要让小红嫁给国主……”

“呸呸呸!”猪八戒接连说了三遍,用浑圆的大眼睛狠狠瞪了沙悟净一眼:“沙师弟你这乌鸦嘴可别再乱说!”

沙悟净赶紧打了一下自己的嘴,随即颇为歉意的看向付臻红:“小红,我刚刚那话你千万别在意。”

付臻红摇头一笑。他此番心思全然在逗弄孙悟空身上,哪里会在意沙悟净这无心之语。

付臻红与孙悟空正对而坐,仗着视线盲区,他桌下的脚正放在孙悟空的大腿上轻轻磨蹭了一下。

对上孙悟空愠怒而暗含警告的眼神,付臻红坏心眼的挑了挑眼尾,非凡没有任何收敛,动作反而越发大胆起来,那尚且还穿着布履的脚直接挤向孙悟空的双腿之间。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雄霸神荒 焚天魂主 星际炮灰养崽日常 不懂说将来 乡村娃的梦想 (足球同人)世界第一助攻 少爷,别闹/少爷,肚里有种轻点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吞天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