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士兵是淮宸驿站的引路官侍, 他在付臻红他们几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遍后, 才高声说道:“芷芸国规定, 远来的使客都不可擅入城门,你们先请投馆驿注名上簿,待下官执名奏驾,验引无误之后才可放行。”

唐僧行了一个佛礼, 简单的说明了来意。

付臻红他们一行人要过芷芸国,就必须倒换关文,拿到这个国家的通关文牒。

这引路官侍将他们带向淮宸驿站,一路上,这市井街上人语喧哗, 十分的热闹。

不管是来来往往的行人, 还是两街边上做买卖的店家,不分老少, 全是清一色的男子, 这些男子或穿着朴素, 或打扮富贵,甚至大部分男子的脸上还扑了粉,上了漂亮的红妆。

师徒四人虽已经知道这里是男儿国,然知道和亲眼见到毕竟是两回事, 就连付臻红这会儿看着这些来往的人流,也颇有几分兴味。

他们一行人一看便是外来使客,再加上一匹高大的白龙马,实在是异常打眼, 街上的一些男子也暗自打量着跟在引路官侍后面的付臻红他们五个。

“看那最前面的白衣和尚衣着,像是从东土大唐而来的长老。”

“这白衣僧人模样长得可真俊俏呀!”

“那穿着红黑相间衣服的小哥也不耐,看起来英俊挺拔,身体强壮有力,一看体力就极好!”

这些男子说话的声音虽然并不大声,但付臻红他们几个都不是寻常之人,自然也就将这些谈论听得清清楚楚。

付臻红在听到最后那一句的时候,实在没忍不住了笑出了声,他微微偏过头看向身侧的孙悟空,漂亮的桃花眼轻轻斜睨着不明所以的大圣爷:“身强力壮?体力极好?”

孙悟空没懂这实在有什么可值得强调的,但看付臻红意味深长的笑意就知道定然不会只是单纯的夸赞这么简单,不过他可不会主动去问缘由,想来那问出来的结果也绝对不会是自己想听到的。

付臻红此番虽然变换了模样,面容看起来平平无奇、毫不打眼,然美人在骨不在皮。

付臻红这个世界的身体是真真美到了一种极致,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媚态和蛊惑,所以哪怕此刻他顶着一张并不好看的容颜,却也因为那眉眼之间不经意流转出的风情而让这些悄悄打量他们的人,不自觉的将目光从唐僧和孙悟空那出色的外表上移向了付臻红那里。

这个白衣小公子明明长得如此平凡,他们却一点也不想移开视线。

芷芸国因全国上下皆是男子,男子与男子之间的爱意并不束教扭捏,故而民风极为开放,这里的男子行为举止也颇为洒脱而干脆。

这会儿一位翩翩俊公子便直接走到了付臻红面前,大胆的表达了自己的喜欢和结交之意。

孙悟空和付臻红是走在同一排的,他看着挡住他们去路的男子,英挺的剑眉有些不悦的皱了一下,“我们都是和尚。”

简单的几个字却是已经帮付臻红明确的表明了拒绝之意。

这俊公子却并不罢休:“既是和尚,为何不曾剃度?”

“带发修行。”孙悟空有些不耐的回道,说完直接拉过付臻红的手腕绕开那男子就大步往前走。

见那俊公子没有再厚着脸皮跟上来后,孙悟空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他松开手,冷冷地瞪了付臻红一眼。这个白骨小妖,都变换了模样却还不知道收敛,四处招蜂引蝶,尽给他们惹些麻烦。

连唐僧都看了付臻红一眼,用温润平和的口吻淡淡的说道:“这里是男儿国,你们要谨慎规矩,切记莫要放荡情怀,紊乱法门教旨。”

言辞之间似乎是在对三个徒弟教诲,然只要再仔细一辨别,便可知道他这话主要是在说付臻红。

猪八戒一贯是好女色,而沙悟净自从皈依佛家之后从来都是谨遵严命,至于孙悟空,就更不可能了。

淮宸驿站距离城门并不远,引路官侍很快就把付臻红一行人带到了驿站内。

淮宸驿的驿丞是一位三十来岁的高挑男子,五官端正,面容和善。他问清楚付臻红几人的身份之后,在得知白衣僧人竟是大唐皇主的御弟,急忙欠身赔礼,说应当亲自引接,随后这驿丞便命令管事给付臻红他们安排饮馔。

“唐长老,你们暂且先在驿站休息片刻,待下官进宫启奏国主,倒换关文。”

淮宸驿的驿丞说完之后,即刻就动身前去皇宫,他禀明来意后就被宣至殿内。

“国王陛下,微臣在驿接得唐王御弟唐三藏,一行连马六口,需去西天拜佛取经,特来启奏国主陛下。”

魏淮戈闻言抬了抬眼帘,不甚在意的回道:“倒换关文,放行即可。”

驿丞领命,正欲退下之时,却又被魏淮戈突然叫住。

“那一行人里面可有寡人欲找的画中少年?”魏淮戈问了一句。

昨晚深夜时分皇城禁地发生了何事驿丞自然也知晓,然再多的细节便不可而知了,今日一大早国主陛下就命人四处张贴寻人,那画中少年面容极美,唐三藏一行人里并未有模样如此绝艳的少年。

驿丞将一切情况如实禀报:“回国主陛下,那五人里只有两人模样俊气,然那两人都并非画中少年。”

魏淮戈有些失望的摆手示意驿丞下去。

然而驿丞还未走出殿外,一直沉默无言的国师突然开口道:“陛下,我听闻唐三藏西去取经应当只有师徒四人,却不知这多出来的一人与那四个和尚到底有何关系?”

“国师的意思是?”

“陛下,何不把唐三藏一行人请至殿中,摆宴设席,见上一番。”玉凛斐不急不慢的解释道:“据说唐三藏有三个神通广大的徒弟,那剩下一人兴许就与昨晚的少年有着什么关联。”

魏淮戈沉吟了片刻,点头道:“那就依国师所言。”

另一边。

付臻红他们一行人待在驿丞安排的客栈内等通关文牒。

皇宫距离驿站并不算远,备马前行来回连半个时辰都不到,然付臻红他们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却仍旧不见驿丞回来。

沙悟净想到了今早柳抚琴说得那些话,顿时就有些着急的在门口来回走动。

比起面露忧色的沙悟净,猪八戒就心宽许多,这猪呆子津津有味的吃着水果,时不时闲扯些话题跟付臻红摆上几句。

“沙师弟,你如此走来走去也只是干着急。”孙悟空示意沙悟净先坐下,“兴许是那驿丞路上有事耽搁了些时间。”

“大师兄,我这心里总感觉有些不踏实。”沙悟净的眉头紧皱着,眼中的忧虑并没有因为孙悟空这话而被安慰到减少半分,“你知道的,我这有时候坏事就总是应验的紧!”

孙悟空沉默了,关于这一点,他的确没法反驳,他这沙师弟自从跟了师父入佛取经,什么都好,就偶尔有些时候对坏事儿的感知能力极其敏感。

猪八戒乐呵呵的打趣道:“沙师弟,你可别乌鸦嘴。”

他这话音刚落,久去未归的驿丞就从驿站门外走了进来。

唐僧见驿丞手里未拿通关文牒,在联系到沙悟净的怪事灵验能力,秀气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唐长老,国王陛下听闻圣僧从东土大唐而来,特意在皇宫摆宴,邀长老们进宫赴宴,好交流一番。”驿丞笑意盈盈的说道。

猪八戒一听,有宴便有美食佳肴,这可不就是一桩好事?

沙悟净急忙问道: “那这倒换关文之事?”

“长老们莫急,赴宴之后,国王陛下会亲自处理通关文牒。”

唐僧道:“何时赴宴?”

“下官已经备好车马,长老们即刻便可随下官前去皇宫。”驿丞说完,想到在殿内国师大人说得那番话,目光不着痕迹的扫向了一直未成言语的白衣公子。

这小公子确实有着极秀雅高挑的身材,然五官平平,模样放在人群当中太过寡淡平凡,绝对不会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然而此刻驿丞再多看了几眼后,才惊讶的发现这小公子的眼眸很是特别,明明是平淡无奇的眼睛,却让人有一种深陷其中的恍惚感。

孙悟空走到驿丞的前面,挡住了他看向付臻红的视线,“带路吧。”孙悟空说道。

一行人上了马车,没过多久就到了皇宫。

驿丞带着五人进了偏殿,宫廷菜肴已经摆置桌前,魏淮戈正在坐在主座与右下方的国师说着话。

“回国主陛下,微臣已将圣僧等人带到。”驿丞说完,便拱手退下。

魏淮戈的目光在师徒四人身上很快扫了一遍,最后在付臻红的脸上短暂的停留了几秒之后,才收回视线,说道:“各位长老快请入座。”

魏淮戈作为一国之主,确实如柳抚琴所说,学识广博、经纶满腹,他待五人坐下之后,为让唐僧等人放下拘谨,便有意将话题往佛法经书上面引,以此来熟络气氛。

不管是孔雀真经,还是梁皇水忏,魏淮戈都能与唐僧聊上些许,不过言语之间,魏淮戈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付臻红所坐的方向瞟。

唐僧虽入佛为僧,性格沉静温润,却也并非完全不懂人情世俗,他能感觉到得出来这芷芸国主的心思并不在这些关于佛法经书的话题上。

他看向付臻红的眼神虽并不刻意,却只要稍一观察,就能看出那眸色中的在意。

唐僧想到了那些画像,为避免久待而妄生祸端,便直言开口问到通关文牒之事。

魏淮戈闻言,却是突然一笑,意味不明的说道:“昨晚皇宫禁地被人私闯,寡人的士兵将领们个个元气大伤……”他顿了一下,漆黑的眼眸带着审视性的在付臻红脸上凝视了几秒后,才不急不慢的继续道:“国师观天象说这是先失而后有得,后半夜寡人便做了一个梦。”

“梦中有一身形高挑秀雅的男子款款而来,寡人对他一见倾心,正想与之交谈,美人却已瞬间不见了踪迹,此番圣僧前来,寡人看到这白衣小公子,便只觉他与梦中那男子一模一样。”魏淮戈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他本就长得俊美非凡,周身都充斥着一种优雅的气度,此刻这淡淡一笑温和而不失贵气和威严。

唐僧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他压下心里因魏淮戈这话而徒然的生起的猜忌,平和淡然的说道:“国王陛下,但请直言。”

魏淮戈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着缓缓流出的醇香酒液,他缓缓说道:“通关文牒寡人可交于你们,至于这位白衣小公子,寡人想娶他进宫,长久做伴。”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古代农家日常 乡村美妇 限时狩猎 至死不渝 空巢:留守村庄 这个omega甜又野 乡村禁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