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芷芸国的深夜, 繁星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中, 与皎月的光晕一起漫洒到地面上。

今晚的月格外的圆, 月色将树干的纹理褶皱都照的清清楚楚。

留着络腮胡的僧人站在村舍口频频往芷芸国皇城的方向望去,凭着皎白的月光远远就看了百米开外正往这边赶来的两道身影。

是大师兄和小红!

沙悟净提在嗓子里的担忧也终于松了下来,他原本也以为不过是很简单的一次取泉水,哪怕那柳施主说了皇城中有国师施法坐镇, 他也相信小红和大师兄的实力,却没想到小红去了有些时间都没有回来,而大师兄后来跟去之后也迟迟未归。

好在大师兄和小红现在都回来了。

一门心思放在担忧孙悟空和付臻红安危上的沙悟净,完全忽略了为何去之前都还对付臻红有些避之唯恐不及的大师兄,此刻却与付臻红保持着相隔不到半米的亲密距离。

“大师兄, 小红, 你们都没事吧?”付臻红和孙悟空还没到村舍,沙悟净就已经大步迎了上来, 十分关切的询问着。

“没事。”

“你谁?”

付臻红和孙悟空几乎同时开口。

前者的声音清悦而冷幽, 伴随着这深夜空气里潮气的氤氲, 透出了几分惑人的细密和绵长。后者的声音低沉而磁性,带着漫不经心的散漫和几分不羁的随性和嚣张。

沙悟净眨了眨圆圆的大眼睛,被孙悟空这简单的两个字弄得有些傻愣,他有些懵懵的说道:“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师弟呀!”

孙悟空闻言, 那漆黑深邃的眼眸里带上了些许的审视,锐利的眼神将沙悟净从上到下的打量一遍:“你不是猪?”

沙悟净继续懵:“?”

大师兄似乎不太对劲的样子。

“他是你沙师弟。”付臻红在一旁说道。

孙悟空点头,“那我的猪师弟在哪?”

一说到猪八戒,沙悟净很快就回过神来, 也没有再管有些怪怪的大师兄,而是赶紧说道:“二师兄还在腹痛,师父正照看着他,大师兄,小红,你们可有取到那落胎泉水?”

付臻红将小冰雕壶拿了出来。

沙悟净见状,那紧皱的浓眉终于舒展开来,他有些激动得抓着付臻红的手:“太好了!我们快把泉水带过去帮二师兄化了那胎……”

沙悟净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孙悟空一把打开了手,大圣爷护犊子一般将付臻红拉到自己身后,他看着不明所以的沙悟净,英挺的剑眉不悦的皱起:“你说话就说话,抓我媳妇干什么?”

“媳妇?”沙悟净一听这话,顿时大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孙悟空,“大师兄你……你……你……”沙悟净你了个半天也没憋出下一句话,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付臻红安抚性的拍了拍孙悟空的肩膀,然后从孙悟空身后走出来,他走到沙悟净面前,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去取泉水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这小泼猴撞坏了脑子,明日应该能恢复正常。”

“我听到了,媳妇。”孙悟空的声音在付臻红身后响起,懒洋洋的纠正道:“老孙我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怎么可能撞坏脑子?”

得嘞,本来沙悟净还心存疑虑,这下一听孙悟空这么说,再一看他大师兄额头正中心的还有些肿的红痕,一下便相信了。

那红痕是付臻红在御膳房的时候用绿豆糕砸的,正中红心。

沙悟净很快收回了看向孙悟空的视线,从付臻红手中接过小冰雕壶:“小红,大师兄,我们现在快回去给二师兄喝这落胎泉水。”

“好,”付臻红正欲跟上沙悟净,却被孙悟空叫住了,“等等。”

付臻红回头。

孙悟空挑了挑眉,朝着付臻红伸出手,无比自然的说道:“媳妇,牵着我。”

付臻红没动。

孙悟空也不动,大有一副付臻红不过来牵他手,他就不走的姿态。

[哇小红,大圣爷好可爱!]

“牵手。”孙悟空又说了一遍。

这会儿沙悟净早已经快步朝着柳抚琴的家里赶去。

月色下静谧的村舍口,只有付臻红和孙悟空两个人在。

翠嫩的树叶在晚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声音,伴随着蝉虫鸣叫而来的,还有几米开外那一大片海棠的的花香。

付臻红看着朝他伸出手的孙悟空,皎白的月光照在他身上,将他高大的身影拉得有些长,付臻红看到了孙悟空那英俊的脸上浮现出的漫不经心,也看到了他那璀亮的眼眸里桀骜的执拗和独霸。

有那么一瞬间,付臻红觉得眼前这个孙悟空才更像是最真实的齐天大圣,那个大闹天宫将众神搅得不得安宁、那个直闯地府销生死簿让阴鬼判官都惧怕的齐天大圣。

不受束缚,肆意妄为,凭着心情随性的做事。

付臻红的视线从孙悟空脸上移向他那只朝着自己伸出来的手,唇角边溢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现在可是这小石猴先动得手,并非是他蓄意的引诱。

付臻红走过去将手放在了孙悟空的掌心。

孙悟空嘴角微微一笑,顺势闭拢手指,将付臻红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心中。

比起付臻红细腻光滑的手,孙悟空的手要相对粗糙一些,他的手因常年使用金箍棒,掌心中带着薄薄的茧,他的体温比常人要高,掌心中的热度毫无阻隔的传到了付臻红的手中,似乎要将付臻红这从来都是冰冷而没有温度的手捂热。

“走吧,我们也进去。”付臻红牵着孙悟空走进了村社。

等他们走到柳抚琴家里的时候,沙悟净已经给猪八戒喂下了落胎泉水。

猪八戒喝了泉水,那搅得他腹部一阵疼痛的胎气也化了下去,终于缓和下来的猪八戒擦了擦额前的汗水,长长吐了一口气。

“可把老猪我憋……”他话说到一半,就看到了相携而进的孙悟空和付臻红,那圆滚滚的大眼睛落在了两人相牵的手上,不满的嚷嚷道:“这里是男儿国,你们两个大男人怎得还牵起手来!”

原来是方才猪八戒还未喝泉水的时候肚子正疼得厉害,沙悟净说了关于孙悟空的脑子出了点小意外的事,这猪呆子却因腹痛而没把那话过到脑中。

唐僧坐在猪八戒的床边,他目光在孙悟空和付臻红紧紧交握的手上短暂的停留了几秒,然后才抬眸看向孙悟空额头正中的红痕,不过他并没有看多久就把视线移向了付臻红。

看着付臻红含笑的眸子,他秀气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一贯温和的眼眸里染上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晦涩。

或许是唐僧的凝视实在是有些过于久了,孙悟空往前走了一步,用身体挡住了付臻红,阻隔了唐僧的一部分视线。

“你就是我师父?”孙悟空微微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正端坐在猪八戒床边的白衣僧人,懒懒的语调里带着几分不屑。

唐僧抿唇不语,孙悟空现在这番模样倒是让他想到了初见之时,他这大徒弟被压在五行山下,身上有千重巨石节节镇压,面上却依旧唯我独尊,狂傲不羁。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大徒弟的性格不受拘谨,是一个骨子里都带着潇洒和桀骜的存在。

所以他从不会用紧箍咒去束缚他,或许也因为他的平等看待,对方答应与他一路西行后,才有意收敛了一些性子。

抛开师徒关系不谈,唐僧是欣赏孙悟空这样的性格,洒脱,随性,活的畅快淋漓。然现在孙悟空既已入了佛门,便也应该守规谨言、约束自身,终归不能再无所顾忌,肆意妄为。

思及此,唐僧的目光再一次落到孙悟空和付臻红相牵的手上时,眸色中的不赞同之意便也越发明显,“他何时才能恢复?”

唐僧问的是付臻红。

孙悟空有些不悦,这秃头和尚无视他也就罢了,竟然还把视线越过他去看他媳妇?明明他都将媳妇的身形挡住一部分了,这和尚怎么回事?

“睡一觉兴许就好了。”付臻红回道。

“猴哥,小红,你们怎么还牵着手!”从沙悟净口中重新听了一遍缘由的猪八戒忍不住抱怨着,小红的手他都还没摸过呢,这猴子不是最近都在避着小红吗,这脑子一坏掉反而还把好事都给占了?

“我牵我媳妇的手,干你何事?”孙悟空说着,又把猪八戒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颇为嫌弃的说道:“我这猪师弟也太胖了,平日里没少好吃懒做吧?”

猪八戒气,他无法反驳,这猴子的眼神太埋汰人了。

最后还是沙悟净当起了和事佬,“大师兄,二师兄,你们都少说两句,我们现在还是快些歇下吧,明早才好继续赶路。”

猪八戒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切了一声。

柳抚琴的家并不算大,只腾得出一间屋子,这屋子里有两张床,他们一行五人,便需分两边睡。

在床的分配问题上,孙悟空和猪八戒又起了分歧,原因无他,大圣爷要求和付臻红睡一张,剩下唐僧三人挤一张。

猪八戒哪里会同意,不说这床本就不大,他体型宽胖,只和另外一人睡才能勉强有位,要是三人睡在一起,根本连翻身都不行。

“八戒和悟净睡一张。”最后还是唐僧一句话结束了猪八戒和孙悟空两人那颇为幼稚的争论行为。

孙悟空还想反驳,却被付臻红拉住了,“听你师父的。”

付臻红他们三个人的身形比起猪八戒和沙悟净要相对清瘦一些,这样的安排确实是最为合理。

孙悟空让付臻红睡在最里面,自己则睡在唐僧与付臻红之间。

孙悟空侧过身,将后背对着唐僧,他看着付臻红毫无瑕疵的侧脸轮廓,没有任何犹豫的伸出手将付臻红整个人抱在了怀里,感觉到怀里柔韧凉凉的身躯,大圣爷的嘴角愉悦的上扬了一抹细细的弧度,媳妇是他的。

“快睡吧。”付臻红低声说道,他的声音轻而缓,仿佛一片薄薄的小羽毛落入到了人的心窝,明明只有剪短的三个字,却好听到让人心尖都有些发颤。

孙悟空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然没隔两秒又睁开了,他的眼眸亮亮的盯着付臻红看,越看越喜欢。

他媳妇长得真好看,每一处都完美。

孙悟空忍不住用手轻轻摸了摸付臻红挺直的鼻梁,然后满怀心喜的慢慢往下,小心翼翼的把温热的指尖放在了付臻红的双唇上。

软软的,像棉花一样,孙悟空舔了挑唇角,他又想覆上去亲了。

这么想着,大圣爷一边观察着付臻红的脸色,一边用指腹轻轻抚摸着付臻红的那小巧精致的唇珠。

付臻红斜睨了孙悟空一眼,抓住孙悟空乱动的手,放在自己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才用唇语说道:“再不睡我要生气了。”

孙悟空这才老实下来,安安分分的抱紧付臻红听话的睡觉了。

因为醉了的缘故,大圣爷脑袋本身就处于一种不甚清醒的状态,他抱着付臻红,闻着付臻红身上的香味,很快就睡着了。

唐僧平躺在床上,他闭上眼睛却怎么也无法入眠,耳边是他大徒弟浅浅的呼吸声,他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了对方与少年牵着手的画面。

中间隔着一个人,唐僧不知道躺在另一侧的少年此刻是否已经入睡,一想到这个肆意顽劣的少年,他的思绪便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散,各种画面交织在他的脑海中,最终变成了在莲花洞内,那宛若新婚燕尔的红色纱幔里少年旖艳的容颜。

明明已经过去了有些时日,在那床榻之上发生的事却依旧十分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记忆里,总是时不时的浮现出来搅乱着他的思绪,让他无法沉静,无法凝神,就连清心咒都仿佛成了笑话一般。

他又想到了关于白虎岭的传说,白虎岭上的妖怪美艳倾城,看一眼就能将人的魂勾去,而他一念之间,把这能一眼勾魂的妖怪带上了路,在这不长不短的相处里,难道他也被这少年勾了魂?

他没能渡化妖怪,却被妖怪乱了心神。

不然又如何解释眼下他这有些烦闷的思绪。

他又想到了少年那时说得话语,佛家确实讲究舍己而大无畏,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然那个时候,他真的只是因为单纯的渡其摆脱药物的折磨吗?

唐僧正想着,却突然感觉到自己放在身侧的手被什么东西轻轻勾了一下。

是冰冷的,毫无温度的细腻和圆润。

是少年的手指。

他蓦地睁开眼睛,偏头看向始作俑者,凭着窗外皎白的月色,他看到这个少年的手臂环过他徒弟的腰部,修长白洁的手指勾住了他的手。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我在古代办报纸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 在末世养丧尸王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 弃僧 桃桃乌龙 液甲武神 势不可挡[快穿] 弄巧成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