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付臻红就这么站在孙悟空的面前, 他的斜前方就是半掩的窗户, 夜色下皎白的月光穿过树的缝隙更加明亮的洒在了付臻红的身上, 将他的身姿衬得高挑秀雅,腰如折柳,盈盈一握。

明明是最简单普通的白色衣衫,却被他穿出了广袖逸飞的曼妙之感。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 付臻红那浓墨深黑的眼眸里染上了几分迷迷蒙蒙的飘渺,冷白的脸颊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柔顺秀丽的发丝披散在身后,有几缕随着细碎的晚风垂落到了胸前。

当真是勾人心的妖精。

孙悟空移开目光,不去看付臻红这过份昳丽的容颜。

“喝吗?”付臻红又问了孙悟空一遍, 他轻轻摇晃了一下小巧精致的酒壶, 荡漾的水音在白玉瓷壶里泛出了诱人味蕾的声响。

孙悟空的视线便顺势落在了付臻红手中装着酒的白玉瓷壶上。

然第一眼被他收入眼帘的却不是这形状漂亮的酒壶,而是付臻红握着酒壶的手, 纤细修长的玉指, 指尖端圆润而光洁, 贴在壶壁上竟比那玉陶瓷还要细腻和白皙。

“不喝。”孙悟空从唇缝中蹦出两个字,末了,他又冷冷地补了一句:“别想诱惑我破戒。”语气里带着一种警惕和淡淡的不屑。

付臻红蓦地一笑:“虚张声势。”

话中刚落,御膳房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就是在里面!刚刚那里有动静!说不定和私闯禁地的是同一人!”

“大家跟我进去!”

孙悟空眼神一冽,正欲躲藏却被付臻红抓住衣领,一把带着他飞到了房梁上。

付臻红隐去了身上的香味,将孙悟空当做软垫在下, 让他的后背抵着一个半手掌那么粗的硬房梁,自己则舒舒服服的压在了孙悟空的身上。

孙悟空不爽了,“你这小妖……”话还没说完就被付臻红捂住嘴,“他们马上进来了。”

付臻红没有看孙悟空,而是斜过眼睛,看向左下方的房门。

因为此刻两人姿势的缘故,付臻红垂落在胸前的几缕发丝便顺势落在了孙悟空的俊脸上,发尖端轻缓的接触到孙悟空脸色的皮肤弄得他有些痒。

两人的身体贴到了一起,孙悟空闻到付臻红身上散发出的香气,伴随着一种很浓郁的馨息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米酒醇香,是从付臻红的唇齿之间吐露出来的。

孙悟空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压在他身上的这具冰冷却柔韧的身体,如果是在几个星期之前,大圣爷或许还能坦然的面对两人现在这般姿势,然偏偏他看到了唐僧与这小妖在莲花洞内做的事,又偏偏走到了这个神奇的男子国度。

他想到了柳抚琴说得那些话,男子与男子之间也有情。眼下在看到压在他身上这近在咫尺的白骨小妖,内心深处就莫名生起了一股强烈的不适和怪异感。

“砰”得一声,御膳房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打断了孙悟空有些混乱的思绪。

“人呢?”带头的侍卫往房间内四处一扫,他身后的侍卫们也齐齐冲了进来开始搜索,掉落在地上的糕点被这些人踩在地上,成粘稠的碎屑。

孙悟空因为是背对着下方躺在房梁上的,所以此刻无法看到底下的情况,只有听过嗅觉和听力来辨别人数。

“都给我仔细的搜!”领头的侍卫是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大汉,身强体壮,穿着盔甲看起来颇有气势。

孙悟空用眼神询问付臻红房梁下方的情况如何,付臻红却反而不在观察下方,而是将视线停在了孙悟空的脸上。

孙悟空被付臻红盯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小妖搞什么?这个时候看我干什么?孙悟空使眼色:看下方。

付臻红并未转移目光,他的左手还拿着白玉瓷壶,就这么盯着孙悟空的眼眸看了几秒后,唇角突然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孙悟空还没明白付臻红这笑容到底是何意思,付臻红就已经把白玉瓷壶的酒倒进了口中,紧接着拿开一直捂住孙悟空嘴唇的手,将自己的唇覆盖到了孙悟空的唇上。

柔软的触感让孙悟空一惊,下一秒,一股温热的酒液就缓缓流了孙悟空的唇缝中,是白玉瓷壶中的米酒!

付臻红坏心眼的用唇把酒送到了孙悟空的嘴里,香醇微甜的酒和付臻红唇齿间的香气就这么直直的冲进了孙悟空的味蕾。

孙悟空的眼瞳猛地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付臻红,他本能得想抵开付臻红,却不小心咬破了付臻红的嘴唇,于是一股淡淡血味也顺势进了孙悟空的唇中。

付臻红很快就离开了孙悟空的唇,他伸出舌尖不甚在意的舔掉了唇上的血珠,然后将自己凉凉的鼻尖抵在了孙悟空的鼻尖上,轻启朱唇,用唇语无声的说道:“小泼猴,你破戒了。”

下方是一阵紧张而戒备的搜查,而房梁上放,却氤氲出了一片旖旎暧昧的氛围。

“喵……”

突然一道猫叫在灶台那边的窗户外响起,紧接着是盘子掉在地上碎成一片的声音,两只黑猫从窗体内蹿了进来,咬住灶台上的糕点又飞快的跳了出去。

这时又来了两个侍卫,其中一个侍卫将嘴凑到领头的大汉耳边小声通传着信息。

是禁地那边的看守将领传来的消息,国王陛下和国师都已到了帘洞,所有值夜的侍卫长都必须现在过去那里集合。

因着这传话,络腮胡的大汉命令其他手下在御膳房周围再仔细搜寻一遍后,这才急急忙忙的跟着传话的两个侍卫往禁地赶去。

国王陛下平日里虽待他们也算宽厚,但一涉及到泉水禁地之事,就会变得极为暴劣。听到传话这领头的大汉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有人夜闯御膳房是小,私闯禁地才是大事,孰轻孰重,他自然拧得清。

几秒之后,整个御膳房就只剩下了付臻红和孙悟空两个人。

付臻红也没管从他喂酒之后就有些呆愣愣的孙悟空,他房梁上跳下来之后,把白玉瓷壶放在了灶台上。

方才那两个侍卫的传话让付臻红稍微有些在意。

柳抚琴之前说过他最初是御膳房的小厮,因送饭时经常看到了私闯禁地的人被酷刑处置,最后才离开皇宫。既然柳抚琴一个送饭菜的小厮都能经常看到有人被处决,说明企图来皇宫禁地偷取泉水的人并不少,不管是国王还是国师不可能每有一个人闯入禁地就都去亲自去看。

然而眼下不仅芷芸国主和国师都去了禁地,甚至还把其他宫殿当值守夜的侍卫长一起传去,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是因为他当时并没有现身,又没有被抓住,所以这些人才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还要更警惕?亦或者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付臻红想到了那诡异的红色光网,难不成是他用法术幻化出百灵鸟多次试探,使得布下这道结界屏障的国师感知到了什么?

付臻红正思忖着,突然一道人影从十米左右高的房梁上直直的掉落在地。

付臻红看向掉在地上的人,红黑相间的僧衣,凌乱粗硬的头发上是泛着点点金光的箍咒。

这小泼猴怎么自己摔下来了?

付臻红正欲发问,却见孙悟空有些颠颠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孙悟空晃了晃脑袋,原本锐利澄澈的双眸变得有些迷朦,俊美的面容上浮出了淡淡的红色薄晕。

[小红小红,他是不是喝醉了?他为什么会醉?]

[……]

这个问题他也想问。

付臻红记得原著里的齐天大圣酒量很好,唯一喝醉的情况也就只有两次,一次是酒精中毒大闹地府,再一次就是酒醉大闹天宫。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孙悟空饮下很多酒才发生的事情。他方才也就给这小石猴喂了一口,而且还是浓度很低的米酒,孙悟空现在这样已经不是一杯倒的问题了,这是一沾酒就醉。

[小红,会不会还有其他因素?]

[作为辅助系统,三儿,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你该自我反省为何自己没用到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虽是这么说着弱鸡系统,付臻红心里却已经隐隐有了猜测,方才孙悟空喝进去的那一口酒中混有他的血液。

或许是有他这具身体血液的原因?

付臻红敛下思绪,朝着孙悟空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小泼猴?”

孙悟空闻言,抬了太眼皮,顺着声音朝着付臻红这边看过来。

在看到正前方付臻红的面容之后,孙悟空英挺的剑眉微微皱着,那原本深邃漆黑的瞳孔慢慢转换成了一种淡淡的金色,宛如高悬于天的璀璨光辉。

他在用火眼金睛辨别着这个长相旖妖的少年,然那泛着淡金色的眼眸上浮出的一层薄薄雾气却让他比以往花了更多的时间识别。

就这么盯着付臻红看了几十秒之后,孙悟空打了一个小酒嗝,得出结论:“看不出原形,好像不是妖怪。”

付臻红被孙悟空这副模样逗乐了,他抿唇一笑,冲着孙悟空勾了勾手指,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小泼猴,你过来。”

大圣爷没动,微微扬起下巴,脖颈处的弧线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带着一种凛然的霸气和桀骜,他动了动唇,几分不屑的问道:“你谁?”

付臻红唇角边的笑意更浓了:“我是你媳妇。”

“媳妇?”大圣爷皱眉:“俺老孙何时娶妻的?”说完,他又将付臻红整个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有些嫌弃的说道:“怎么还是个男的?”

“那我问你,小泼猴,我好看吗?”

孙悟空抬了抬眼皮:“就也还行。”

“那你喜欢好看的吗?”付臻红又问他。

“喜欢。”醉酒的大圣爷意外的诚实。

付臻红笑意盈盈的说道:“我好看,你喜欢好看的,所以你喜欢我,就把我娶回家当媳妇,还说要一直听我的话。”

孙悟空的思绪本来就有些混乱,这会儿看着付臻红脸上的笑容,又被他说的这番话一绕,就有些抓不住重点,很快被绕进去了。

付臻红觉得孙悟空现在这副状态实在有趣得紧,“过来我这里。”他冲着孙悟空招了招手。

这次孙悟空没什么犹豫的走向了付臻红,他走得并不慢,但是因为醉了的缘故,身体就有些摇晃。

他走到付臻红面前停下后,扬眉道:“你叫我过来干什么?”

付臻红却没有回答,反而说道:“小泼猴,你该喊我什么?”

孙悟空看着付臻红漂亮的脸蛋,脑袋转了一圈后,喊道:“媳妇。”

付臻红闻言,伸手抚上孙悟空的脸颊,大拇指腹在孙悟空紧致的皮肤上轻轻滑动:“真乖。”

孙悟空覆盖上付臻红的手,微微偏着头,用脸颊磨蹭着付臻红的手掌心,这冰冰凉凉的温度让大圣爷觉得格外舒服。

[好像主人在抚摸大型宠物。]

孙悟空用鼻尖嗅了嗅付臻红的手腕:“媳妇,你手真香。”

“喜欢吗?”

“喜欢。”

付臻红轻轻一笑,“我身上更香。”他说完,朝着孙悟空张开手:“把我抱起来。”

孙悟空听话的将手臂环过付臻红纤细的腰肢,将付臻红整个人从地上横空抱了起来,付臻红顺势将腿放在孙悟空精壮的腰身上,抱住了孙悟空的脖子。

付臻红垂下眼帘,看着将头埋在自己胸膛处轻嗅的孙悟空,唇角边溢出一抹浅浅的弧度,他的手指缓缓插入进孙悟空的发丝之间抚摸着这石猴粗硬的黑发。

这石猴的性格就他的头发一样,凌厉,锋刃,无不昭示着一种不驯和桀骜。

“小泼猴,你抬头。”付臻红轻声说道。

孙悟空低低的嗯了一声,乖乖的抬起头来。

付臻红就着两人现在这个姿势,低下头,捧住孙悟空的脸颊,在孙悟空的额头落下浅浅的一吻。

“好奇怪。”孙悟空的声音低低的说道。

“舒服吗?”付臻红问他。

孙悟空如实回答:“不知道。”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有些痒。”

付臻红笑了一下,手微用力,将孙悟空的下巴往上抬了一下,然后吻上了孙悟空的唇。

不同于方才在房梁上那样只是唇瓣的相贴,这次付臻红直接将舌尖伸进了孙悟空的口中,他灵活温热的舌勾住孙悟空的舌头轻轻吮吸着,他的动作很温柔,循循善诱着,一点点引导着孙悟空与唇舌相依。

很快孙悟空就领略了这源于本能一般的渴求,变成了主动进攻的那一方。

比起付臻红的刻意引诱,孙悟空的吻更加的霸道凶狠,肆意的掠过付臻红口中那让他觉得甜美无比的甘露。

芷芸国夜晚的风很轻柔,徐徐缓缓的从窗户中吹拂进来,与皎白的月光一起点缀在付臻红和孙悟空的身上,仿佛渲染出了一场迷离又与众不同的梦。

亲够了,大圣爷才把付臻红放下来。

“舒服吗?”同样的话,付臻红又问了一遍。

“喜欢,”孙悟空嘴角一扬,似乎觉得还不够,于是特意又说了一遍:“很喜欢。”

付臻红笑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这小石猴酒醒之后的表情了。

付臻红看了一眼月色,对孙悟空说道:“我们现在要去做一个十分好玩的事情。”

“什么事情?”

“我们要去取一壶泉水,就在那座宫殿的后院内。”付臻红指了指禁地的方向, “那里有很多人看守,你负责引开那些人,我负责去取泉水。”

“好。”孙悟空眼睛一亮,显然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很是期待。

“我们现在先过去,到了那里,你要根据我的手势行事。”

“没问题,媳妇。”

付臻红点头,又给孙悟空细说了一番要注意的配合和事宜,这才带着孙悟空一起很快到了禁地外。

付臻红仔细辨别听了里面的声音,然后让孙悟空先在树后躲着,自己则避开禁地外的守卫闪身跳到了房檐上。

偌大的院子内,足足围了有几百号人,在这些人里面付臻红注意到了站在距离帘洞一米不到的两个人。

这两人看起来都十分年轻,二十岁上下的年纪。

左边的那个男子负手而立,剑眉星目,模样俊气,身姿更是高大挺拔,身着一袭黑色的华服,衣袍上绣着金色的飞龙图案,头上戴着贵气逼人的嵌宝金冠。

右边的男子同样身着一袭黑衣,他模样比起左边的男子还要更加俊美,微微上扬的嘴角隐隐流露出一丝邪气,不像是端庄雅正的一国之师,反倒更像是妖邪鬼道。

这一左一右的两个男子,应该就是芷芸国的国主魏淮戈和国师了。

付臻红对这国主的兴趣不大,他的视线停留在了右边这个国师身上。

这国师的面容对付臻红来说是完全陌生的,然他手中拿着的那一把翡翠折扇付臻红却一点也不陌生。

在莲花洞的时候,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金角银角的干舅舅,那个叫玉凛夜的男子手中拿的就是这样一把折扇。

这国师手中的扇子,无论是折扇下端的流苏吊坠,还是折扇边缘的翡翠雕痕,都与玉凛夜当时的拿的那把一模一样,或者说,这根本就是同一把翡翠折扇才更为恰当。

这个国师与玉凛夜之间有着那种必然的联系?

付臻红记得猪八戒在他们下平顶山的时候有说过,他当时和沙悟净一起去对付金角和银角的老母亲,也就是那个压龙山压龙洞的九尾狐狸,而玉凛夜这边是交给孙悟空来对付的。

因为之前孙悟空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付臻红,付臻红也就没有问过他关于玉凛夜的后续情况。

看来等孙悟空彻底酒醒之后,他是该问问孙悟空这玉凛夜最后到底是死在了金箍棒之下,还是侥幸脱了生。

而眼下,还是取泉水要紧。

付臻红回头,对藏在树后的孙悟空比了一个手势。

孙悟空会意,捡起一块石头一把扔在了禁地外领头侍卫的脸上。

“什么人!”守在外面的人顿时拔刀警惕。

孙悟空故意制造出动静就是为了让这些人注意到他这边,在这些人快要走到树后的时候,他飞身一闪,迅速变化出几十个黑色的残影。

侍卫们顿时大惊,举着武器就朝着这些黑色的残影砍去。

然而这些黑色残影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像像是在逗他们完一样,先是故意放慢,然后等他们的刀快要砍中的时候又突然消失。

芷芸国师听到外面的动作,眉头微微皱了皱,跟看守禁地的主将使了个眼色,主将点头领命随即就让守在禁地的侍卫全部都跟他出去。

这些负责看守禁地的侍卫都是训练有素的主干将领,在主将的示意下,不过两分钟,就全部退出了禁地。

这下,整个帘洞泉水的周围就只有国王魏淮戈和芷芸国师两个人了。

付臻红又看了一眼孙悟空这边的情况。

这几百个训练有素的将领声势浩大的一起出来,孙悟空却依旧像最开始那样游刃有余。

这些将领比起方才那些侍卫要厉害的多,他们手握武器快准狠的朝着孙悟空变化出来的残影发出猛烈的攻击。

然当他们的刀刃砍中黑色的残影时,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这些黑色的残影就像是会分裂一样,他们砍掉残影的手,刀上没有任何的血迹,而掉落在地上的手在瞬息之间就长成了新的黑色残影。

他们砍中的越多,分裂出来的黑色残影就越多,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原本只有几十个的黑色残影就变成了几百个。

付臻红看着底下壮观的场面,他难得有些佩服孙悟空那旺盛的精神力和这犹如作弊一般的毫毛分身。

孙悟空这样的方式无疑是给这将领们带来了极大的心里压力和未知恐惧,看不见面容的敌人消耗着他们体力,他们全力对打换来的却是成倍增长的黑色残影。

终于有将领忍受不了心里的恐惧和这一面倒局势,急匆匆的跑进禁地内寻求芷芸国师的帮助:“陛下,国师,不好了,不好了!外面那个……那个像是妖怪呀!”

这将领不敢靠近帘洞,在距离芷芸国师他们三十米远的地方跪了下来:“陛下,国师,外面那个是妖怪,兄弟们越砍他,他就变得越多!再这样打下去,不说兄弟们的体力先支透,那黑影怕不是会挤满整个皇宫呀!”

芷芸国主闻言,面色一沉,对身旁的芷芸国师道:“凛斐,你出去看是何情况。”

被叫做凛斐的芷芸国师沉吟了几秒后,点了点头:“陛下,暂且莫出结界。”说完,他手中折扇一挥,红光乍现,下一秒尽数聚集到红色光网中与其光晕瞬间融成了一体。

应该是在加固结界。

这国师的法术结界倒是让付臻红想起了西游的原著中,师徒四人行至白虎岭时,孙悟空曾为了防止有妖怪接近唐僧,就用金箍棒在唐僧的四周画了一个金色的圈,只要唐僧自己不主动走出来,妖怪就不敢靠近,一旦强行靠近,就会被结界反噬。

因为孙悟空的这个金色的光圈,才有了白骨精的三变。

这个芷芸国师所施得法术结界与孙悟空用金箍棒画出的圈到有几分相似,不过孙悟空的圈相对温和,这个红色光网却要残忍很多。

付臻红等凛斐走出禁地之后,从房檐上绕到了芷芸国王的后方盲区。

一个多时辰之前,他就用百灵鸟试探过这个红色光网的威力,最后的小冰雕已经足以说明越是冰冷没有温度的物体越是不容易被这结界察觉。

而如果要比起温度,付臻红在这个世界的原形才是最为冰冷的存在,他本就是由一堆白骨所化,经千年修行,骨节的冰凉比寒潭冰川都还要更冷百倍。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 他的小娇娇 八步道人 乡村小酒神 都挺好 重生之带球改命 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 诸天至尊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虐渣剧情引起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