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师徒四人去马棚牵马的时候,付臻红也跟着去了。

客栈老板将真相全部都说出来之后,付臻红走出客栈就变回了自己的模样,他之前装成白清栀的样子,不过是为了让客栈老板将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给师徒四人。

唐僧与他真正意义上见面是因为张胜,张胜在唐僧面前自我献祭般的死亡给了这白衣僧人很大的冲击。他需要消除唐僧对他的固有印象,张胜那不是自我献祭,那是罪有应得,而他虽不算是完全无辜,却也不是导致张胜死亡的凶手。

他也需要通过张胜的事情让师徒四人对白虎岭传说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白虎岭上的妖怪要吃人,诡计多端,蛊惑人心。但张胜的事情却已经足够说明,那些山上的尸骨残骸不一定全是妖怪所吃,也可以是人心邪念之后的证据。

他在不崩人设的前提下,要跟着他们西去取经,就不能让师徒四人对他的印象仅仅只停留在一个是作恶多端的吃人妖怪上。

他下山之前故意诱导孙悟空问出他的身世,这是第一步,先让他们内心产生怜悯,让他们潜意识里对于他的靠近不再那么抵触。第二步便是侧面利用白清栀死亡的真相让他们知道那些关于他的传说不一定为实,真真假假中要怎么判断,只有放下被谣传影响的偏见,与他相处了之后才能得出结果。

此刻,猪八戒正在马鹏里解白龙马的栓绳,付臻红静静的站在另外三个人的后方。

他的位置刚好是在马棚屋檐的最外围,于是暖橘色的阳光从天空中照射下来的时候,一部分被屋檐遮住,另一部分便漫洒在了付臻红的身上。

明明该一半是阴影,一半是光晕。

泾渭分明的两边,落入到他旖艳的面容上时,却好像被模糊了明暗的界限,宛如一场黑夜与白昼的交融。

孙悟空回头,用那双明亮锐利的眼睛看了付臻红很久,仿佛是在重新审视他这个人一样。

“你怎么会知道白清栀的那些事?”孙悟空想到最初这小妖与他们相遇的时候,就是伪装成白清栀的模样,对方说得那些试图让他们带上他西去取经的说辞也和白清栀的身世很像。

“白清栀被张胜杀死抛尸在白虎岭,最后成了一堆白骨,而我,本就是由白骨所化。”付臻红顿了一下,见孙悟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他轻笑了一声,才继续说道:“他和我的本源一样,又是在白虎岭上变成的白骨,我在采天地灵气的时候就能从他的残骸里感知到他生前的记忆。”

一旁的沙悟净听得忍不住问道:“小公子,照你这么说来,白虎岭上那些尸骨生前的记忆你全都知道?”

付臻红道:“只有特意去感知,才会知晓。”

“那为何如此巧合的就感知到了白清栀?”孙悟空并不相信有这么凑巧的事。

“因为白清栀长得好看呀。”付臻红唇角微勾,放低声音意味不明的说道:“我喜欢长相好看的人,比如你师父,比如你……”说到最后,付臻红伸出指尖在孙悟空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

他的指腹细腻而冰凉,触碰到孙悟空温热的鼻尖,一触即分,却让孙悟空生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孙悟空皱眉:“你这小妖,别总是动手动脚。”

“叫我小红。”付臻红没管孙悟空的警告,说完这话后又看向唐僧等人:“和尚你们也是。”

猪八戒把白龙马牵了出来,走到付臻红旁边的时候,对他笑眯眯的说道:“小红,其实老猪我也长得挺好看。”

付臻红想到猪八戒与他初见时的那翻模样,那应该就是这猪呆子未被贬下凡之前的长相。事实上,对于猪八戒这个人,付臻红一直觉得极有意思。

曾经执掌天河八万水军的天蓬元帅,官名水神天河宪节,付臻红并不太相信有着这样不俗的实力和指挥力的人会只有一个胆小又好吃懒做这样的形象。但以他目前对猪八戒的观察,却发现对方与他原著中的性格出入又并不大。

要么是猪八戒的本性就是如此,要么就是伪装得太好。

如果是前者,就和付臻红的猜测相矛盾,如果是后者,他又为什么会费劲心思的去维持这样一种并不太正面的形象?

[小红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可能吧。]

付臻红并不否认,他穿越了太多个世界,已经习惯去放大化的揣摩一些细微但不同寻常的细节。

谨慎一点对攻略总归是有好处的。

唐僧面色平静的看了付臻红一眼,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那如墨一般漆黑纯粹的眸底深处,向白衣少年投过去的眼神里已经柔和了很多。

“继续赶路吧。”唐僧翻身上了马。

然而衣角却在上马之后被付臻红扭住了。

“和尚,我变成白清栀的模样又变了回去,刚恢复的法力也因此消耗掉了,受的伤也没好,现在还有些虚弱,不想走路。”

唐僧看向他: “你可是要骑马?”

付臻红点头,然后在唐僧准备下马的时候又摇头:“我不会骑。”

他抬起头看着唐僧,自下而上的仰望着马上的白衣僧人,那精致的下巴到脖颈处的线条也因他此番的动作而被绷出了一段流畅、漂亮、又清瘦的弧度。

“我要和你一起。”付臻红轻轻将这句话吐露出来,漆黑的眼像浸泡在寒潭中的冷玉,明明是迷醉而危险的,却因为那微微上挑的眼尾而流转出了无尽的诱惑。

唐僧垂下眼睑,错开了与付臻红的目光对视。

付臻红唇角笑意未减:“和尚……”他又轻轻喊了一声,简单的两个字,被付臻红刻意的压低,柔软而亲昵,让有一种万般深情的错觉。然后他就这么朝着唐僧伸出了手。

唐僧的视线便因这动作而再一次落到了付臻红的身上。

沙悟净挑着行李站在后方,只觉得眼前的这副画面实在是有些美好。

太阳已经西落,只剩下泛着淡淡金色的光晕窸窸窣窣地洒落在两个人的身上,都是穿着一袭雪白的衣衫,一个沉静,一个矜贵。

沙悟净想不出什么太华丽的辞藻去描述眼前这一幕,就只觉得赏心悦目,漂亮的像一副静置的画。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手插入进画面里,破坏了这份难得的和谐。

付臻红抬起的那只手被孙悟空紧握住了手腕,“不行。”

付臻红挑眉,顺着这小泼猴的力道侧开了身体,他看向对方:“你师父都还没回答,你就说不行?”

“反正就是不行。”孙悟空现在虽然对这小妖已经有所改观,但这小妖诡计多,性子捉摸不定,如果让对方跟唐僧同骑一匹马,他到底还是不放心。

付臻红嗤笑一声:“你这小泼猴难不成还能替你师父做决定?”

孙悟空说不过他,干脆就闭着嘴不言,只是抓着付臻红手腕的力道又握紧了几分。

“松手。”付臻红说道。

孙悟空不放:“我不能让你跟师父同骑一匹马。”

付臻红笑了:“你就这么想背我?”

“什么?”

“我们要继续赶路,你又不让我上马,那就只有你来背我。”

猪八戒乐呵呵的跑到付臻红面前: “小红,老猪也可以背你。”

付臻红正欲说话,一直沉默的唐僧开口了:“今晚就先在客栈歇一晚。”他看向付臻红:“一晚上时间可否让你恢复?”

“可以。”付臻红轻笑,视线落在孙悟空握住自己的手腕:“还不放开?”

孙悟空盯着付臻红看了好几秒后,才放开了手:“作为一个妖怪,法力消耗了竟然会比人都不如。”他语气里带着一丝讽刺,说完这话后他又小声的警告了一下付臻红:“你最好不是在故意伪装。”

付臻红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你金箍棒的威力自己会不清楚?”

孙悟空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最后因着付臻红这一插曲,师徒四人又重新在客栈住了下来。

客栈老板虽然对付臻红的身份疑惑,却也不敢多问了,张胜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再加上付臻红假扮的白清栀在他面前装鬼魂的原因,让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其他。

师徒四人还是睡得之前的房间,虽然客栈已经被大火烧毁了一大半,但他们住的那一处房间因为比较偏的缘故,所以并不是很严重,收拾一下还是能入睡。

这房间只有三张床,原本是沙悟净和猪八戒睡一张床,唐僧和孙悟空各睡一张。现在付臻红来了,孙悟空就和唐僧睡在了一起,给付臻红留了单独一张床。

半夜时分,黑沉的夜宛若被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过,细碎的星光与明月一起时不时的藏匿在云层里,只偶尔隐隐露出了一抹清如流水般的浅淡光辉。

付臻红睁开眼,看向对面那张床上睡着的唐僧和孙悟空,嘴角微勾,起身走了过去。

唐僧睡在里面,孙悟空睡在外面。

付臻红走过去直接侧身躺在了孙悟空的身旁。

月色朦胧之下,浅淡的光辉洒在孙悟空的脸上,从付臻红这个角度,能清楚的看到对方棱角分明的侧脸。比起唐僧清隽的外表,孙悟空的五官轮廓要更加的硬朗深邃,哪怕是闭着眼,都透出一种凛然的英锐之气。

他就这么盯着孙悟空的侧脸看了好几秒,随后才微微半眯着漂亮的眼眸,将柔软猩红的唇凑到了孙悟空的耳边,缓缓吐息道:“小泼猴,我知道你醒了。”清幽绵长的嗓音宛如这黑夜里悄然漫步的诱惑。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女配是大佬[快穿] 虫族在上!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绿毛水怪 神控至尊 穿成崽崽后萌翻全世界 星际炮灰养崽日常 虐渣剧情引起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