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付臻红跟着师徒四人一起下了山。

出了白虎岭一行人就往客栈走。

唐僧被付臻红困到白骨洞有足足六天,客栈的火早就已经被扑灭,只不过比起师徒四人前几天刚来那会儿,被大火烧毁了大部分房间的客栈已是显得极为荒凉萧条。

木制的梁柱被烈火烧毁了一大半,顶棚的隔板失了支撑而坍塌了下来,四处可见灰黑的残骸断屑。

那些住店的人全部都退了房,原本还算热闹的客栈此刻几乎已经是杳无人迹。

白龙马还被猪八戒拴在客栈后面一处单独隔出来的马棚里,沙悟净将破败的客栈门推开之后才侧身让唐僧进去。

唐僧刚走进客栈,原本瘫坐在地上的客栈老板就立刻起身迎了上来,他有些激动得抓着唐僧的手臂:“长老,还好你没事!”

他双鬓斑白,面色憔悴,眼睛里带着厚重的血丝,腰窝凹陷,眼底淤青一片,显然是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唐僧初见这位客栈老板的时候对方的身体还硬朗精神,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已经苍老了很多,看起来就像七八十岁那般。

唐僧拍了拍他的手,等对方的情绪平缓了一些后,才温声说道:“让施主担心了。”

“你这是说得哪里的话,要不是为了帮我找回儿子,长老你也不会遇到危险。”

“张胜他……”唐僧看向这个面露愁容的老人,一时之间竟也没有开口继续说下文。

那个在白骨洞里癫狂扭曲的年轻人,在自我献祭般的割腕然后跳进火炉里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还有家人为他牵肠过肚。

客栈老板见唐僧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瞬间就知道了结果,他有些受不住打击的往后退了几步,身体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唐僧连忙把他搀扶了起来,低声道:“抱歉。”

客栈老板摇了摇头,“长老你不必自责,这本就不干你的事。”他神色悲伤的低了下头,沉默了良久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已经认命了一般,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哽咽:“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报应?

这两个字一下让唐僧想到那个跟张胜一样自杀献祭的年轻人,想到了他下山之前就打算要证实的一些事。他下意识回头看了门外的付臻红一眼,少年正站在外面看着这客栈老板,嘴角边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白衣僧人抿唇,眼里划过了一抹深思,他思忖了好几秒后,才问道:“老人家,我记得你说过张胜失踪之前有去过你房间,他跟你说了一些极古怪的话,是否和这有关?”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呀,”客栈老板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痛心疾首的说道:“张胜干了荒唐事,所以阎王才会托那白虎岭上的妖怪来收了他的命。”

“这个怎么说?”猪八戒在唐僧身侧听得云里雾里。

客栈老板闻言抬起头,面露难色,他的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最终却只是说道:“家丑不可外扬,长老也莫要多问了。”

“让别人知道真相不好吗?”一道极为好听的声音从唐僧身后缓缓响起,这声音本是舒缓而柔媚的,因为此刻说话者语气里的一丝不屑和讽刺,而变成了一种极为清悦的冷幽。

客栈老板下意识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在逆光中走了进来。

这少年面若芙蓉,眉眼含春,浑身上下无不透着一种娇滴和惹人怜惜的妩媚。

然这客栈老板却是吓得倒吸了一口气,他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额头处流下了一股股的冷汗,“你……你……”他指着付臻红,却是颤抖得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言语。

这会儿不只是这客栈老板,就连师徒四人都惊讶的看着付臻红。

孙悟空眉头一皱,目光直直的盯着付臻红,这小妖现在的模样,分明就是他们初见他时的样子!

付臻红现在可没空搭理这师徒四人,他变成这副皮囊一步步朝着客栈老板走近:“我什么?你想说我怎么没死?”

客栈老板的瞳孔猛地放大,面对付臻红的逼近,他想后退,去发现身体就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这下师徒四人也感觉到了事情的端倪。没有人阻止付臻红对客栈老板的步步紧逼,就连唐僧也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张胜他……他……”客栈老板的牙齿都在打颤。

“张胜他杀了我,你忘记了吗?”付臻红对他微微一笑,明明是娇俏明媚的笑容,落在客栈老板的眼里却像是索命的无常:“我死了,被张胜掐死的呀,他把我抛尸在白虎岭,我现在变成厉鬼来找你了。”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导好张胜,才让他犯下那样不耻的罪孽。”客栈老板说到最后竟捂住脸哭了起来:“你是来杀我的吧,这样也好,也好,你把我的命也带走。”

“我可不是来报仇的,”付臻红偏头看了一眼唐僧:“我心有恨意未消,不能转世投胎,我需要你把真相说出来,这样这位长老才能超度我,而我的怨气才能被消除然后去转世为人。”

客栈老板闻言,不自觉的看向了唐僧,唐僧对他安抚行的点了点头,他这才用沙哑沧桑的嗓音开口说道:“一个半月前,有一对母女逃难到我们白虎村,张胜见他们可怜就主动将他们收留在客栈。那对母女长得很好看,衣着贵气,跟我们这些乡野村人完全不一样,特别是那个小姑娘,名唤白清栀,名字好听,人更是十分漂亮娇俏。”

说到这,客栈老板看向了付臻红,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浓浓的悔恨和愧疚:“张胜他动了心,就跟小姑娘表达了爱意,想娶了她,结果那小姑娘不是什么美娇娘,而是一个男生女相的小公子。”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孙悟空问他。

“张胜从小性子就有些偏激,平日里饱读诗书算是将脾性收敛不少,但他发现小姑娘是男儿身之后,就开始恨了起来,他恨那小公子不在一开始就告知他真相,他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欺骗。”

付臻红冷笑:“所以他气不过就跑来侮辱白清栀,白清栀的身子弱敌不过张胜,在他的母亲帮忙抵挡的时候,张胜就将白清栀的母亲推倒,致使他母亲头部撞到墙壁,昏死过去。然这样的意外并没有让张胜停下施暴,张胜将白清栀打晕,对他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之后,直接掐死了白清栀和他的母亲,连夜将尸体运上了白虎岭。”

付臻红每说一句,客栈老板的心就像被一只手狠狠攥禁了一分。内心强烈的悲痛与羞愧让他忽略了付臻红话中那根本就是以第三人的角度才有的称呼和描述。

他再一次低下头,没脸再去看顶着白清栀面容的付臻红:“张胜他怕担人命,只有把尸体运到白虎岭,白虎岭上有妖怪,一般人都不敢去。就算最后有人发现了尸体,也只会以为是山上的妖怪所为。”

猪八戒忍不住插嘴:“白清栀和他母亲失踪,难道你没有起疑过?”

“我去问过张胜,起初他并没有告诉我真相,直到客栈着火的那天晚上,他才来我房间里坦白了一切。”

付臻红有些讽刺的说道:“白清栀和他母亲一个月前就失踪了,你其实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只不过是刻意选择无视罢了。”

付臻红看着低着头忏悔的老人,满头花白的发,佝偻消瘦的身体无不昭示着风烛残年的迟暮。然付臻红的目光却很冷,像蛰伏在海底的冰川,没有一点温度:“你知道吗,因为你的无视和沉默,白清栀和他母亲连完整的尸身都无法得到保存。他们的尸体被抛到白虎岭上,很快就会被秃鹰野狗吃得干干净净,成了一堆冰冷的骨架。”

“对不起……对不起……”客栈老板捂住脑袋蹲在地上疯狂的摇头。

一旁的师徒四人早已沉默了下来,他们不是故事中的人,却也为那个少年和他的母亲感觉到了一股悲凉,更何况这也并不只是一个故事。

他们想到了关于白虎岭的传说,白虎岭上的妖怪要吃人,心狠毒辣,专用美艳的外表惑乱人心。

然而这其中,真真假假,是非判断,却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

他们也想到了上白虎岭时,那崎岖不平的路上堆砌的断骨残骸。这其中,有多少是妖怪所吃?又有多少是一些心存邪念的人故意掩盖转移的罪恶?

师徒四人再看向付臻红时,目光已经有些变了。

[心机小红,在线洗白。]

[不算洗白。]

付臻红的心本来就是黑的,他为了达成攻略,利用人心,攻于心计,肆意的夺取别人的爱意,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什么好人。

作为时空管理局的资深攻略者,付臻红穿越了无数个世界,心,早就黑透了。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两世芙蓉一笑开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快穿]COS拯救世界 护花小农民 美德的动摇 我只是个土豪[综武侠] 乡村痞少 绝品天医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把酒话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