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潮湿阴寒的山洞,地上成堆的白骨与骷髅,鬼魅幽森的烛火,以及空气中挥之不去的血腥。

白骨岭上的妖怪呀,会吃活人的血肉,狠毒凶残,上山的人有去无回。

唐僧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慢慢加快,那是一种偷窥即将被发现的恐惧和紧张,伴随着这情绪而来的,还有一种莫名的心悸。

他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就在他准备走出这挡住他身形的石头时,这红衣少年却是突然勾唇一笑。

霎时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少年是在对着张胜笑。

发现了这点后唐僧略微松了一口,少年并没有看到他。

“我……叫张胜,我找到你了。”张胜的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红晕,用痴缠的目光紧紧盯着付臻红。

“所以呢?”

张胜微微一笑,语气里带着一种执拗的癫狂和扭曲:“我愿意把一切都献祭给你,我知道你是妖怪,你将我吃掉,这样我的血肉就能完完全全的溶于到你的骨髓里。”

唐僧听得心惊,哪怕他现在背对着张胜并不能看到他脸上的深色,却也能从这几句言语里面感受到一种疯狂到极点的爱意。

他还记得与张胜见面的时候,言语之间便能看出这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虽只是一个村落的平家子弟,却很款款而谈,理智且从容。

完全和此番是两种极端。

有那么一瞬间,唐僧怀疑是少年用了妖法,不然又如何让一个理智沉稳的人突然变得这般疯狂扭曲,失了冷静,甚至不顾性命来献祭?

但少年的眼神平静而冷冽,那是一种宛若寒潭的幽深,除了最开始那一抹浅淡的笑容外,他面对着癫狂爱慕着他的张胜,艳丽的容颜上再也没有多余的任何表情。

这是一种沉默的轻蔑和傲慢,唐僧有种感觉,这个高傲冷漠的少年或许根本不屑于用那种媚惑的手段。

妖怪擅长蛊惑人心,而这个少年的态度无不说明着张胜在他眼里,不过蝼蚁一般。

或许连看一眼都已经是吝啬了。

唐僧正想着,张胜却在这时候突然拿出一把刀在手腕处用力一割。

一瞬间,鲜红的血喷涌而出,飞溅到张胜的脸上。

唐僧一惊,也不顾被发现了,急忙跑出去拉住了张胜,这手腕处的伤口太重,如果不及时止血包扎,张胜很快就会流血而亡。

张胜一把将唐僧甩开,他面容狰狞,将刀一扔,慢慢朝着软榻上的付臻红走去:“你喝我的血好不好?”

唐僧想拉住他,却被突然涌进来的小精怪们抓住了。

“张胜!”唐僧试图叫住他。

然已经完全失了理智的人又怎会听他得进他的劝喊。

张胜一步步走向付臻红,痴迷的喃呢着:“你需要我的对不对?”

“滚开。”

付臻红直接将他踢飞,用一种看脏东西的眼神淡淡的扫了张胜一眼:“真恶心。”

漫不经心的鄙夷,在此刻却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胜捂着头开始大笑,喷涌的鲜血在他身上肆意尽染,癫狂扭曲的样子宛如一个疯子,他抬眸深深看了付臻红一眼,然后纵身跳进了如同漏斗一般的火炉里。

火炉壁上的烈火很快将他的血肉灼烧融化,变成了一节节骨头滚落下来。

这一切,不过只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一个活人就这么在唐僧面前变成了一堆白骨,成了这山洞众多的白骨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而造成这一切的个少年,从始至终,只是在踢飞张胜的时候,淡淡的扫了一眼。

少年是一个妖怪。

是一个冷酷,狠利,没有任何人类情感的妖怪。

此刻,唐僧才深深认识到这一点。

他似乎明白了那个传说。

白骨岭的妖怪美貌艳丽,但唯一不同的是,或许那些村人口中失踪的人并非是这个妖怪吃的,或许那些人就如同张胜一般,是自己主动跳进了深渊,用血肉作为献祭。

但即使不是少年所吃,也不可否认,是他间接害死了张胜。

似乎是猜到了他的想法一般,少年不疾不徐的走到唐僧面前,“我是妖呀,妖没有心,又怎么会有人的怜悯?”

唐僧被小精怪用绳子捆住,身体不能动弹,只能用一种不赞同的目光看着他。

付臻红觉得他这副神色有趣极了,倒是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起来更为生动些。

付臻红挥手示意小精怪先下去,然后他就像几个时辰前那样,在唐僧面前蹲下身体,目光与这白衣僧人的眼睛平视着。

同样的情景,这一次,僧人的目光却不再像之前那样沉静而平和。不过那股仿若融入骨髓一般的高远和温和却是一点没变,哪怕现在身体被捆住,至少那清隽的面上,也不见任何慌乱。

付臻红又闻到了他身上那浅淡的白旃檀香,宁和的香味涌入到鼻尖,仿佛能抚平一切躁动。他轻轻用手指挽起唐僧脖子上的佛珠,白皙圆润的指尖在沉香木做的佛珠上缓缓摩挲。

唐僧微微皱着眉,目光落到少年把玩着佛珠的手上,这手修长均匀,柔软而灵巧,比女人的手还要好看。但他知道就是这样一双好看的手,能在挥手之间将无数人变成亡灵尸骸。

明明是该感到恐惧的,为这只手的冷白和危险。然在这一瞬间,看着正用手指缓缓抚摸着佛珠的少年,唐僧竟然有一种被亵玩了的荒唐感。

他赶紧在心里默念了一下清心咒,都摄了六根,才净念相继,将恍神的心思扭转过来。

是少年身上的香味在作祟!

在少年靠近他的时候,他就闻到了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那是一种从骨髓里透出来的冷香,浓郁、闷人,让人心声恍惚,萌生欲火和妄念。

媚骨生香,大抵便是如此。

他也是俗人,所以在香味涌进鼻尖的瞬间,也落入了圈套。

思及此,唐僧再看向付臻红的眼神里,便也多了一分警惕。

付臻红朱唇轻抿,似笑非笑的看着唐僧:“唐长老,我们又见面了。”

“你是那个白衣少年。”虽是疑问的话语,唐僧的语气却是肯定的,或许是因为心中早有猜测,此刻他听到少年这么说,竟也丝毫没有觉得意外。

妖怪都擅长伪装,有千般面孔,这个少年,自然也不会例外。

“唐长老,我那时虽未以真面目见你,但却是真心想跟你一路西行。”

唐僧摇头:“你心思不纯。”

付臻红嗤笑一声:“你们和尚不是讲究众生平等吗?你这话却是带了偏见。至于你说的心思不纯……”他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 “我瞧你那大徒弟最初定也不是真心想护你西去取经;至于你那二徒弟则更不用说了,或许你这会儿失踪,他正谋寻着分摊行李准备各自散伙。 ”

唐僧抿唇不语。

付臻红便又接着说道:“他们这样的心思都能跟你一起,为何到了我这里,你却要拒绝?”

唐僧目光闪了闪,竟真的在开始思考付臻红的话语。

付臻红紧紧盯着唐僧,此刻那漂亮的眼眸里宛若有流光异彩,不再是那种面对张胜那般的冷漠和幽寒。

他如墨做的眼睫轻轻煽动着,极为认真的说道:“你们佛家说诸法平等,众生都在三世六道中轮回,众生都有佛性,花有佛性,草木有佛性,而花与草木皆无心。”

“既然花与草木皆无心,尚且都存有佛性,那么便是无情的妖,亦该有佛性。所以呀……”付臻红的声音缓缓放轻,缠绻撩人的声音里带上了某种蛊惑:“和尚,我虽是没有心的妖怪,但也可以存有佛性,你何不来渡我?”

唐僧闻言,神色已有一丝松动。

随后他敛下眉眼,思索了良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而就在唐僧准备允诺下来的时候,少年却突然将唇凑到他的耳边,缓缓说道:“我骗你的呀。”

说完少年便恶劣一笑,玩味、乖戾、肆意的戏耍着人心。

少年唇齿间吐露出的气息是那么温热,喷洒到唐僧耳垂上的时候却只让他觉得冰凉森寒,“你方才说得那些都是诳语?”

“不然呢?”付臻红轻轻拍了拍唐僧的脸颊,语气里带着微微的不屑和怜悯:“跟你西去取经怎会有现在逍遥自在?我在这白骨岭不受约束,又怎会要你来渡我?不过只是想逗逗你而已。”

唐僧的脸色难得沉了下来。

“据说你是得道高僧,只要我吃了你的肉,就能长生不老。”付臻红轻笑:“现在你主动送上门,多有意思,我呀,一会儿就要吃掉你哦。”

最后一句尾音微微上扬,付臻红的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

[哇!小红你要怎么吃他?我脸红了!]

[红烧吧。]

[???]

“悟空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贫僧。”

哪怕是现在,唐僧也没有多少慌乱。

“和尚都这么天真的吗?”

[小红我给你说,唐僧是有背景的。背靠大山,无所畏惧。]

付臻红没搭理这弱鸡系统,而是继续对唐僧说道:“你以为你这一路为什么没有遇到任何险阻就走到了我这里?要知道这白虎岭上可不只有我一个妖怪。”

唐僧皱起眉头: “你是在利用张胜引我过来?”

付臻红挑眉,并不赞同的说道: “你可以在发现张胜的时候就去喊你那些个徒弟,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的上山。所以归根到底,真正引你来这里的,是你自己的心。”

唐僧嘴唇翕动了一下,想说如若当时他选择回去喊悟空他们,等师徒几人一起过来的时候张胜定然已经不在原地。然现在的事实却是即使他追到了张胜,却也没有改变张胜死亡的事实,甚至于自己也落入了险境。

这么想着,最终唐僧还是什么也没说。他只是看着一脸戏谑的付臻红,暗道这少年果真也是其他妖怪一样,狡猾险恶,诡计多端。

“你现在没必要再去纠结这些了,我会吃掉你,等你徒弟找到你的时候,”付臻红指了指唐僧右侧的一堆残骸:“你就会变成跟这些一样的白骨,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会被遗忘、被尘沙掩埋,泯灭于众生。”

唐僧却并没有被付臻红吓到,他抬起眼眸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如若贫僧真被你吃掉,便也是我这一世的命数。”

“和尚,你倒是想得通透。”付臻红的眼角微挑:“你既不怕死,那我就要开始慢慢享用你了。”

此刻,明明该感到恐惧,然唐僧心里却没有一丝类似于这种情绪的波澜。他看着少年精致的眉眼,发现这个妖怪的眼睛形状极为漂亮,眼尾处带着浅而淡的薄红,宛若旎艳绽放的牡丹。

恐怖阴冷的氛围下,“享用”这个词从这个妖怪口中出来,竟让唐僧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怪异感。

[如果我能显示好感度就好了,这样小红你就能知道攻略进度了,不知道现在这样会不会让唐僧对你的好感度越来越低。]

[在不崩人设的前提下,攻略唐僧确实有难度。]

[为了不崩人设,只能用另外一种言语调戏他。呜呜小红你太难了。]

[是的,因为弱鸡系统帮不上忙。]

[……小红你好,小红再见。]

付臻红再一次将脸凑到唐僧面前,他冰凉的手指从唐僧光洁的额头开始缓缓下滑,指腹沿着那挺直的鼻梁往下到鼻尖,然后是柔软而温热的双唇,再到线条优美的下巴。

他的手指太过冰凉,没有一丝温度,冷的像是最幽远的冰川,这么缓缓在唐僧脸上一路往下描摩的时候,唐僧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一颤。

不是源于内心恐惧的战栗,而是源于身体的本能。

这个法号名为三藏的僧人,干脆就闭上眼,等待着接下来被这妖怪吃掉的命运。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系统之宠妃之道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 盈盈ABO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 硬核快穿 炮灰替身重生了 诛天图 我超喜欢你 乡村大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