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这一句尾音的消散,阴冷森寒的白骨从孙悟空的背上滑落下来,掉在地上发出“砰”得声响。

孙悟空垂下眼睑,看着地上一堆散落的骨节,嘴角上勾,齿间挤出一声颇为轻蔑的嗤笑来。

这妖怪最后那句话,是在挑衅他。

“原来那小公子竟真得是妖怪!”沙悟净不可置信的感叹着,他放下扁担,大步走到孙悟空这边,蹲下身观察着地上的白骨:“这看起来似乎是人的白骨,这妖怪莫不是附身?”

“什么妖怪!妖怪怎么刚刚没把师父抓去?”猪八戒气得将衣袖一挥,一点也不赞同沙悟净说的。

这猪呆子分明是在强词夺理。这会儿心里不舒服,便也开始撒着气,也不知是气那样好看的少年竟真得是妖怪,还气少年直接就这么走了,什么话也不留。

沙悟净眉毛一皱,一贯老实的僧人脸上难得浮现出了责怪:“二师兄,你这都是说得什么混话!”

他们在后头可都亲眼看见了,那个漂亮的小公子分明就变成了这一节节冰冷的白骨,如若是好端端的人,又怎会突然变换成这般模样?

“我说什么了?”猪八戒不服气:“就算那小公子是妖怪,他不也没抓师父吗?真要是算下来,你是妖,我是妖,大师兄是妖。大家又有什么不同?”

到底是曾经名满天下的天蓬元帅,贪吃懒做的脾性之下,是大巧若拙的智慧,几句似气话般巧舌如簧的反驳,竟是意外的将一切点得通透。

沙悟净素来是勤劳稳重,话少沉默,不擅言谈的他又怎会说得过滑头善辩的猪八戒?

最终还是唐僧开了口,用平静的口吻淡淡说道:“好了,继续赶路吧。”

在白龙马从地上那堆白骨旁经过的时候,唐僧微垂下眼帘看了一眼,沉静平和的眼眸里浮现出一抹思索。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少年于唐僧来说,不管是人,或者是妖,终究只四个,知幻即离。

师徒四人又往前赶了半个时辰的路,这才走到孙悟空所说的客栈。

这处客栈正好坐落于白虎村的边境。

客栈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实人,在唐僧说明来意之后,给他们端了一些水和素斋,又让店小二去整理出了一间住处。

师徒四人坐在凳子上吃着斋饭,他们旁边一桌是三个穿着衙衣的捕快。

其中身形最瘦的那个捕快再大口喝了一碗酒后,抱怨道:“王三儿他们家的大儿子去了白虎岭就失踪了,这明眼人都知道是妖怪在作祟,你说这县太爷再让我们哥几个去查,可不就是故意折腾咱们?”

“随便做做样子就得了,真要上去那白虎岭,只怕是有去无回。”右边的胖捕快摇着头。

“要我说,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好色?那妖怪长得美,像话本里的狐仙,那些人呀便都想当那被狐仙痴情喜欢的书生。”左边的捕快跟瘦高捕快碰了碰碗,咕噜喝了好几口之后,用衣袖将嘴角一擦,又继续调侃道:“你们说那些人可笑不可笑,殊不知那妖怪美是美,却不是仙,风流种没有做成,反而成了亡命魂!”

这三个捕快的交谈声音实在不算小声,师徒四人坐在紧隔一米左右的位置,将这些谈话分行不差的听了个清清楚楚。

在听到这三个捕快说到“美”这个字的时候,师徒四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来客栈之前遇到的那个漂亮俏丽的小公子。

小公子很美,芙蓉面,桃花眼,看起来柔柔弱弱惹人怜惜,但可惜他是个妖怪。

这些人口中的妖,说得会是他吗?

但那小公子美则美,却也似乎没有到那种只需轻轻一笑,便把人勾了魂的程度?

并没有过多久,三个捕快喝完酒就出了客栈,师徒四人用完斋饭也回了房间安寝。

…………

半夜时分,细碎的风吹动着茂密的香樟树,带出一阵又一阵沙沙声。

“不好了着火了!”

“快来人来救火!”

“你们看见我儿子了吗?有没有看到呀?”

“掌柜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灭火啊!你儿子那么大个人,你还怕他走丢不成!”

在一阵嘈杂声中,师徒四人从睡梦中惊醒。

唐僧起身看向窗外,隐隐有火光在燃烧。

“悟空,你们去看看。”

三个徒弟帮忙去救火的时候,唐僧被客栈老板拉住了,这位五十多岁的老大汉一脸焦急的恳求着唐僧帮忙找找他突然失踪的儿子。

师徒四人进房间休息之前还曾与客栈老板的儿子碰过面,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身材很高大强壮。

据这客栈老板所说,一刻钟之前他儿子张胜还去过他的房间,跟他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他当时只是觉得奇怪,等张胜从他房间出去之后,他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而等他再去找张胜想问个清楚的时候,发现他儿子已经不在房间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客栈就突然开始着火。

从时间上来看,张胜,是刚失踪没多久。至于这突如其来的火,和张胜有无关联暂且还不得而知。有其他人再灭火,当务之急,便是找到张胜。

于是唐僧和客栈老板在客栈两边分头寻找。

此刻,已是深夜,莫名燃烧的大火让整个客栈内充斥着小孩的哭啼声和大人奔跑打水的救火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变得吵杂又吵闹。

而客栈外,月光不知从何时隐没入黑色的云层里,只剩下一点点微薄的光,风吹动着斑驳的树叶,晃动间在地上倒映出黑色的剪影,平添了几分阴森的神秘。

唐僧走在这过于安静的道路上,然后在一处槐树下找到了张胜。

他走过去,正要喊张胜,对方却像是完全看不见他这个人一般,木讷着一张脸飞快的往山上走。

唐僧回头看了一眼冒着星火的客栈,又看了一眼几乎快走出他视线的张胜,思忖了几秒后,最终还是往张胜的方向走去。

张胜走得很快,唐僧不得不提升速度追上去。

随着他们越走越远,高大的槐树遮住了仅剩的一丝微光,蝉声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饥饿的猎鹰和哀鸟嘶哑的低鸣和呜咽。树叶的枝丫像张开的爪牙,充斥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幽暗和森冷。

幸好张胜的手中拿了火把,才让唐僧准确的跟着他往前走着。

凹凸不停的山路让行走速度变慢,唐僧踩到了一些坚硬的物体,是不知是野兽还是人的白骨。

唐僧想到了关于白虎岭的传说,又想到了那个穿白衣的少年。

他跟着前方张胜模糊的黑影,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山洞。他看到张胜走了进去,理智告诉他现在不应该再跟着进去,他该止步。然事实上,从他发现张胜往这白虎岭走……而选择跟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后退的最佳时期。

收敛住所有的心思,唐僧放轻呼吸,抬脚跟了进去。

他的脚步很轻,跟着张胜往里走,穿过长长的烛火闪烁的隔廊,一直走到最深处。

他藏匿在一个石头后面,在烛光最明亮的地方,在抬眸看到软榻上红衣少年的一瞬间,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少年侧身躺在柔软的榻上,如藕般晶莹的皓腕枕着脑袋,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姿态闲适又慵懒。他的容貌极为昳艳,肌如凝脂白雪,眉如黑墨,眼角眉梢间带着一种惑人的媚态和妖异,无一不精致,无一不完美。多一分则俗,少一分则失了风情。

唐僧想到了那些村人对这少年讳莫如深般的描述。

那白虎岭上的妖怪呀,只需看人一眼,便能把人的魂给勾了去。

他原以为不过是夸张的说辞,是妖怪施了法让贪恋美色的人蒙了心。

却没想到这世间真得有如此旖艳的绝色,让人只需看一眼,就心生慌乱。

唐僧正想着,少年在这时候缓缓抬起了眼眸。他看到了少年漆黑的眸子,冷冽如寒潭一般幽深,他才发现与那媚意惑色的容颜相比,少年的眼像星辉下无垠的海,月光皎皎间无端透出了几分孤绝的凌厉和冷淡。

妖异媚惑的容颜,和眸中高不可攀的清冷。

矛盾的融合在了少年身上。

让人因为前者失了魂,而后又因为后者低落到尘埃里。

“你是谁?”

唐僧听到了少年的声音,慵懒而缠綣,漫不经心中带着些许撩人的磁性。

紧随着这声音而来的,是少年朝着他直直看过来的视线。

少年发现了他。

这一瞬间,唐僧的心猛地一紧,

诚如那佛法所言,这世间一切事物,皆有缘而来。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被迫标记 娱乐玩童 万丈红尘之轻 诸天万界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淑女飘飘拳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病秧子进入逃生游戏 天道殊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