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半夜洗内裤

上一章:第21章 我们的愤懑 下一章:第23章 天台上的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齐洁几乎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等回过神来时,她正坐在自己的车里,而车子已经停在自家楼下。

她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擦擦眼泪,却发现眼泪早已经干了。

仔细回想片刻,她才慢慢地想起来。

当听完那首歌,她泪流满面,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要哭出声来,所以仓皇地逃下了楼,都不知道脚步声是否惊醒了楼上唱歌的人——那个时候,她哪里还有心思顾及到这个!

然后,她在车里哭了好久,才发动车子回了家。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

她下意识地吸吸鼻子,先把车子熄了火,然后摘掉安全带,仰着靠在座椅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就被那几句歌词给戳中了,然后,眼泪就怎么都止不住。可是,哭完了,又能如何?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

这么多年过来,说过,也闹过,激烈过,也愤怒过,可仔细想想,就算是人家卢亮现在就愿意跟自己解除婚约,自己又能如何?又好如何?

说句不好听的,连私奔都找不到人!

这么一想,齐洁突然觉得自己活得挺可怜的。

甚至,有点悲哀。

生来自由!

没错,我们生来自由。

可是……算了,这么多年,还不是都已经习惯了?

卢亮,也不至于就那么一无是处!

生活嘛,人生嘛,眨眼几十年,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

大家都嚷着要自由,真愿意豁出去追求自由的,有几个?

话又说回来,所谓自由,到底是什么?

嗬……小鸟就自由么?

歌里不是也唱了,说……对呀,那首歌!

这会子突然回过神来,她突然想起那首歌,可惜,她就记住小鸟俩字了,哦,还有那句“飞来飞去”,和“因为我们生来自由”,至于其它的……那会子她就觉得心酸了,就觉得好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当时明明让那歌词给感动的、打击的浑身颤栗,但偏偏那歌词是什么,到这会子居然统统忘了个干净!

对,回家查查那首歌去!

她起身要下车,车门都打开了却又停下,然后把车里的化妆镜扳下来一照——果然,眼睛肿了!肿的跟桃子似的!

这下子可真是不能见人了!

不过还好,才只是四点半,家里应该没人!

她又左右看看,发现小区里也没什么人瞎晃悠,这才拿起笔记本包,拔出钥匙,转身下车。锁好之后,又飞快地爬楼。

回到家,果然,爸妈都不在。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放下东西,先去洗了把脸,小心地揉了揉眼睛周围,希望它们能在爸妈回来之前消掉,实在不行的话……对,上次买的面膜还剩一小半没用呢,要是到六点还不消肿,自己就敷上面膜!

脑子里想好了这些应对办法,她擦干净脸,回到卧室打开了笔记本。

这年头连台式电脑都还没有真正流行起来,笔记本电脑就更少,虽然运营商在去年终于开通了无线宽带业务,但是那速度,真的是慢的厉害。

电脑开机之后,她找到最近国内最火的零度搜索,想了想,输入了“小鸟”两个字,然后搜索……好吧,出来的就没一条是在正题上的。

想了想,她在小鸟这俩字后头点了个空格,又加上“因为我们生来自由”八个字,然后满怀期待地点下“搜索”。

可是结果……好吧,这跟《XXX宣言》有什么关系?

《国际歌》?

《自由宣言》?

《美国宪法》?

《劳动人民最幸福》?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齐洁皱着眉头翻了两页,然后蹙眉苦思片刻,把搜索内容换成了“飞来飞去”加“生来自由”,然后按下搜索。

好吧,这次总算有了点沾边的东西。

也是一首歌,叫《飞来飞去》。

这首歌齐洁听过,根本不是一码事。

而其它的内容,则是仍旧跟那首歌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眉头紧皱,片刻后,换成“有关小鸟的歌”……没有。

又蹙眉片刻,换成“飞翔”和“然后看到真相”……还是没有。

电脑和互联网,都是新兴事物,眼下在国内,毫无疑问,有电脑的,大多都是不差钱的,而且多数是年轻人,在唱片公司眼中,这些人毫无疑问是属于既有消费能力、又有购买倾向的一批人,所以,稍微有点实力的唱片公司都有自己的网址,在网络上提供歌曲试听,所以,只要搜,基本上市面上那些歌都能搜得到。

但是……齐洁搜不到。

“真是怪了!”

他呆坐片刻,突然想起来自己早前听过的其它歌,尝试一搜,果然,都能搜得到。

然后,她在搜索栏输入了“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第一次听楼顶上的人自弹自唱时,他唱的歌里就有这一句,因为那首歌的那种婉转而忧伤的感觉,齐洁下意识地就记住了这句歌词,这时候正好想起来。

但是……

这跟叶芝的《当你老了》有关系吗?

好吧,《当你老了》那首诗好像确实也有一句意思跟这个很近似的句子。

然后……惯例的,她一无所获。

两首歌,居然都在网上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齐洁说不出是不解,还是郁闷,起身在屋子里走了几步,就又坐回去,把自己此前听楼顶上那人唱到的歌词中偶尔还记得的那么几句挨个儿输入进去,挨个儿的试。

然后,她仍是一无所获。

这下子,她是真的有点懵了。

想了想,她突然眼睛一亮,从包里翻出手机来,找到廖辽的电话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通了。

“喂,老廖,我,齐洁。”

“我知道是你!怎么着,终于想起姐妹儿了?”

“你有什么可想的,我说,问你点事儿啊。”

“行,你狠,有能耐见了面你也这么说我就服你……什么事儿,麻溜的,说。”

“我这几天听到几首歌,就是我们学校里,一个男孩,也不知道是高几的学生,反正每天下午放学了,就一个人偷偷躲天台上唱歌,我听着有几个首歌还挺好听的,就上网想查查那歌叫什么名字,结果搜不到,什么都搜不到,到底怎么回事?”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就这也来问我?我说大小姐,你知不知道本姑娘分分钟都是几千万啊,你这闲篇扯的……”

“打住啊,说事儿!”

“这事儿有什么可说的,你上去问问不就完了!”

“我要是愿意上去问还用问你?人家放了学在哪儿偷偷练歌,就是摆明了不想让人听见嘛!你是不知道,现在的这些上高中的小孩,一个比一个要面子,我可不愿意上去戳破人家。”

“你行!……网上都搜不到?”

“搜不到!”

“基本上市面上你能听到、能买到的歌,网上应该都能搜到。反正我是知道,我们公司的所有歌手的所有作品,都在网站上挂着呢,我的歌也在,那些歌都可以随时免费听,就是不能下载而已。只要网站上有,理论上来说,肯定就能搜到。如果搜不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不管是你听到的那个男孩自己写的,还是他从别处听来的,总之……地下歌曲!”

“地下歌曲?”

“你想啊,咱全国每年有多少人在写歌?每年得有多少作品?可真正能让唱片公司、让制作人和歌手相中了买下来的歌,加一起才几首?那没人要的呢?不就是见不了光的?那样的歌,就是地下歌曲。”

齐洁恍然大悟。

“那我……”

“想听,直接去问问不就得了!你呀,就是太矫情!”

齐洁眼睛眨呀眨的,压根儿就没搭理廖辽后面的话,只是在心里想:看来,要是想以后经常听到那首歌,只能上去问问了?

……

周围是恍恍惚惚的粉红色,说不清是雾还是纱,反正是怪撩拨人的色儿。

朦朦胧胧里,李谦只觉得自己怀里有一个温热滑腻的身子正在拱来拱去,于是他下意识地亲过去,看那张脸,似乎是上一世的女朋友小霞,但再看时,又好像是变成了王靖露……嗯,反正,都不是外人。

李谦觉得自己已经憋到极点了,抱住就是一阵猛啃,对方也气喘吁吁的,脸色酡红欲滴,直是说不出的勾人。但是,偶尔一个眼神儿飘过来,李谦又觉得她好像是齐老师……

于是他伸手往下探,去找印象很深刻的那件制服短裙和黑丝袜,嗯,果然有,果然是齐老师……手感真好!

虽然她好像是自己的老师?但是……不管了,实在是熬不住了,他伸手就要脱裤子,却发现发现裤子早就脱光了,连内裤都没了,那叫个一柱擎天,于是他提枪就要上马,对方却突然冷冰冰地说:“你可想好了,你要是真敢动我,我也不告你,我会买把枪,亲手弄死你!”——这声音,绝对是王靖雪,没跑儿!

抬头一看,可不就是她!

但此时此刻,对方这几句冷冰冰的威胁,非但没能把李谦吓回去,却反而让他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子又窜起老高!尤其是看着对方那张虽然满面冰寒却艳色倾城的脸,他顿时比刚才还要亢奋,这会子简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心里想着死就死吧,死之前先爽一把再说,然后就嗷嗷地扑过去,一下子就把她抱住了,裙子往上一掀,抓住内裤就撕!

说来也怪,他这会子竟是力大无穷,嗤啦一声,内裤应声而裂——乖乖,粉红色的hello kitty哦!

他色色地笑着,说:“我说小雪姐,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传说中的外冷内热呢!”

对方一脸羞愤欲绝!

然后,他几乎亢奋到了极点,抄起王靖雪的一条腿,对准地方就是一挺……

咝!

好爽!

情不自禁打寒战的那种爽!

然后……他突然醒了过来。

房间里漆黑一片。

大吊扇呼啦呼啦慢慢地转着。

他推开毛巾被,往裤裆里一摸——果然,又湿了。

这会子浑身上下的知觉都回来了,嗯,黏黏糊糊的。

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摸索着找到开关,啪的一声,打开了房间的灯。

这是重生过来之后的……第三回了!

“果然处男的日子很难熬啊!”他心想。

然后他起身,小心地打开门,溜到卫生间里打开灯,找到卫生纸之后,一边小心地把内裤脱下来,一边拿卫生纸先大概擦一下。

嗯,没说的,又要洗内裤了。

拿个盆儿,接上水先冲一遍,然后换了水,倒上洗衣粉,开始搓。

他嫌蹲着不舒服,就把盆子放到洗手盆里。

一抬头,就看到了镜子里自己的脸。

嗯,虽然这张脸比上一世好看了很多,不过……三七分真的是很土啊很土。

自打看过《功夫》之后,条件反射一样,他只要看到三七分就会下意识地想到那个香臀半露的理发师。从那之后,他上一世的后十来年就一直都是板寸。

洗完内裤晾好了,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正要回去换条内裤接着睡,突然就又看到了镜子里自己的脸。

嗯,下巴上、嘴唇上的胡须已经开始长出来,虽然颜色还很浅,也不够密,茸毛一样,不过……十七岁喽!

突然之间,李谦觉得,自己好想刮胡子。

旁边就有李爸的剃须刀,李谦熟练地打好腻子,抹匀实了,然后小心翼翼地那那把有点古董的剃须刀刮胡子。

刮完了,洗干净脸擦干了,再照镜子,嗯,青涩褪去不少,更精神了。

然后,他突然叹了口气。

他知道,不管心里再怎么早有计划,但最近两天,自己的确是开始急躁了。虽然下午猛唱一气,算是发泄了一把,但是……

“要不,先拿出几首歌来投递给唱片公司试试?”

“不行不行,我还没做好准备呢!现在就算是投出去,十有八九也是石沉大海,就算是有人相中了,估计也不会当回事儿的对待。再好的歌,落到一个不合适的歌手那里……如果对方实力再不怎么样,那纯属糟蹋!”

“别急,别急,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心要放平!放平……”

……

早上八点零三分,敲门声再次响起。

随后门被推开,一个声音说:“小洁,你要是再不起来,我跟你爸可都要吃完了啊!这丫头,今天怎么了这是,还倒学会赖床了?赶紧起来!”

床上传来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随后,被子蠕动一阵,一张睡眼惺忪、乱发蓬松如草的脸伸出来,瞥了站在门口的人一眼,又控制不住地合上了眼,继续哼唧了几声,开始撒娇,“妈……人家还困……”说话间,被子再次被拉起,蒙住了脑袋。

外头客厅里有个声音道:“再不起你就掀她被子!”

门口的人闻言笑了笑,走到床前,带着点心疼地看向床上的宝贝女儿,“这是怎么了到底?你昨天晚上熬夜了?怎么到八点了还困?”

被子不情不愿地掀开,付出巨大的努力之后,清醒的意识终于暂时战胜了睡意,齐洁勉强睁开眼睛、撅着嘴儿,“我爸一点儿都不疼我。”

齐妈闻言又笑笑,“这孩子……行了啊,马上就要嫁人的人了,还撒娇,你当自己还小呢?”

一听到这个要嫁人,齐洁脑子里的某根弦突然就绷紧了一下,这下子再不情愿也已经是醒了。她无奈地坐起来,仍旧撅着嘴儿,“妈,我头疼……”

齐妈无奈地摇摇头,伸手过去给她揉脑袋。

门外客厅里,齐爸说:“我就说吧,早点嫁出去完事儿,这个磨人劲儿啊……”

齐洁闻言越发不满,忍不住道:“爸,有你这样当爸的吗?您就那么盼着我嫁人哪,让我在家里多待一年都不成?我这不是心疼你跟我妈嘛,要不然……”

不等她说完,齐爸“嘿”了一声,说:“你要是真疼我跟你妈,就把你这个磨人的劲儿省省,等结了婚去磨小亮去啊!”

齐洁不说话了,就是嘴巴撅得老高。

……

其实齐洁昨天晚上不到十点就躺下了,但不知怎么,就是睡不着,她索性爬起来抱着笔记本电脑看小说,一口气看到凌晨两点,困得呵欠连天了,这才算是躺下就睡着了。

之所以睡不着,主要是因为……那首歌。

她是真的真的很喜欢那首歌!

不过还好,昨晚那本小说看得比较爽,一觉醒来,似乎所有的蠢蠢欲动又都重新被藏进了心底。似乎是只要不去碰、不去想,它们就已经不存在了!

人生,还不就是这样嘛!

只是,她想再听一遍那首歌!

……

等齐洁磨磨蹭蹭的起床梳洗完,齐爸齐妈都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裳。见宝贝女儿终于起来了,齐妈把灶上热着的早饭给女儿端上桌,叮嘱了几句吃完把碗筷收到厨房等她回来刷,然后就要出门——老两口都是戏迷,齐爸甚至还是济南府京剧协会业余组的半职业演员,今天周嫫,上午在大明湖公园那边有他们业余组组织的一个戏迷活动,老两口都要过去参加。

眼见人家老两口换了鞋就走,齐洁撅着嘴儿看着他俩,“就没你们那么不负责的爸妈,把闺女丢在家里,自己跑出去玩……”

齐爸齐妈早就适应这个了,不搭理她,该走照走。

……

吃过早饭,又坐在餐桌旁懒洋洋的磨蹭了一会儿,齐洁这才起身把碗筷都收拾到厨房去,洗了手回来,就又坐在沙发上发呆。

睡是不能再睡了,她就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可是,干什么去呢?

好吧,继续看小说。

但是,还没等笔记本开机进入桌面,她心里就有一股特别烦躁的情绪涌出来。

啪的一声,她把笔记本阖上,又重新歪回沙发里。

结婚,结婚,结婚……

晃晃脑袋,她决定出门去随便溜达溜达,逛逛街。

因为没有化妆的习惯,她也就是随便换上身衣服,然后拿了钥匙钱包之类的东西就下楼提车,十几分钟,就到了经常去的步行街,赶巧路边有个车位里的车子正要走,她就把车停进去,熄火、拔钥匙、开门、下车……

路边有几家音像店,正比着放音乐,很噪杂,那一瞬间,那股子烦躁的情绪再次袭上心头——砰地一声,她又坐回车里关上了车门。

愣了半晌,她点火,倒车,直奔十三中。

推荐热门小说完美人生,本站提供完美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完美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1章 我们的愤懑 下一章:第23章 天台上的人
热门: 重生乡村霸主 赤血龙骑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西凉 陛下请自重 乡艳:蜜桃的诱惑 野地荒唐事:那一汪肥沃的春水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总裁老公追上门 蚀骨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