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白看到那个五皇子走到自己身边坐下, 面对着她, 用随身携带银筷夹出两个鸡腿, 两个鸡腿砍得很大, 还连着两大块鸡肉,她正想客气一下说鸡腿就不用了, 随便给两块骨头多肉少就行, 鸡屁股鸡头她都吃。

不过这几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看到五皇子把鸡腿往自己嘴里塞,含糊地说:“那啥, 在我家, 鸡腿都是归我吃,都习惯了,那鸡腿就不给你了, 给你俩鸡翅膀吧。”

小白面无表情:“……哦。”鸡翅也不错。

秦翰心里是想给她吃鸡腿, 但是吧,小白好像都忘记他了,突然对人家姑娘这么好,可能会被认为别有所图,只能退而求其次给她吃鸡翅膀。

吃完两个鸡腿和剩下鸡肉,秦翰随手就挖了个坑把鸡屁股、鸡头、鸡脖子什么都倒进坑里埋了, 从小三哥就教育他, 要爱护环境, 就算在野外也不能随手扔垃圾, 处理好垃圾不仅能保护环境, 还能顺便隐藏自己行踪。

不过他没注意到,在他去挖叫花鸡时候,小白看着他刚才埋鸡屁股地方露出一脸遗憾表情,她心里还在想,这些贵人实在不会过日子,多好肉,就这么扔了。

小白这会儿还不知道,今后她也能过上这样吃鸡能不吃屁股、不吃鸡头好日子。

挖出叫花鸡后,秦翰依旧把鸡翅膀都给小白吃,小白还觉得挺不好意思,她只给人借了一下火石就吃了人四个鸡翅膀,她想了想,从背篓里取出一些枸杞子用山泉眼附近长条野草编了一个小篮子,装满一篮枸杞子送给秦翰。

没想到,这个吃鸡连鸡屁股都不吃,应该什么好东西都见过五皇子竟然露出惊喜表情:“你要送给我?”

“嗯,”小白点头:“谢谢你给我鸡翅膀,其实我借给你火石根本抵不上这么多,也许这一小篮枸杞子也抵不上,不过我只有枸杞子能拿得出手,你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不嫌弃,我怎么会嫌弃呢。”秦翰急忙接过那一小篮子枸杞子,他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这小篮子绿油油真是可爱,里面枸杞子红彤彤真是喜人!

“那个,草民先告退了。”小白看了看天色,这时候该回去了,那片山谷里变红枸杞子已经被她摘完,她得赶回去把摘下来晒上。

秦翰看她要走,急忙上前两步想抓住她手臂,小白往旁边一躲,手臂没抓到反而抓到了人家胸前衣襟,他愣了愣,那手便像是触电一般飞快缩回来,耳朵瞬间变得通红。

“不好意思,我、我就是看这小篮子没有盖,想让你再帮我做个盖子。”秦翰急忙道歉。

小白到是没觉得有什么,也不会想歪。

她一介村姑,常年在日头底下劳作,早年还小时候时常吃不饱,十九岁人了,长得跟十四岁没多大差别,又黑又瘦,贵人能对她有什么乱七八糟心思才怪:“无碍,我帮你做一个便是。”

她在旁边拔了几根长条野草,很快便将盖子做好。

“好了,”小白把盖子递给他,看他把篮子该好才继续道:“草民要回家了。”

秦翰笑了笑,心说幸好她遇到是自己而不是别人,说话一时草民一时我,若是遇到那些个臭 讲究人,可要被教训了。

小白站在原地,见五皇子只是笑,没再说话便转身离开,秦翰也没跟上去,他们若是一起回去就太扎眼了。

他身边还暗藏着危险,那些事情没解决之前,还是不要让小白涉及进来比较好,等他与三哥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妥当,能护得住她之时,她就不用再受苦了。

是夜。

坪溪村深夜格外寂静,暗夜之中只能听见些许虫鸣,小白躺在只铺了一层自编草席床上,双眼紧闭,她这些日子格外忙碌,早早便睡下了,明日还早早起去田地里看看。

此时小白尚在睡梦中,鼻尖却嗅到一丝若有若无血腥味,她紧闭着双眼,原本舒展着眉头猝然紧皱,似乎受到了很大惊吓,梦中,她见到了弃她而去父母与兄弟,他们满身是血,被抛尸于山野之中无人收尸。

当初他们收到一个久未联系堂爷爷来信,言是那堂爷爷早年在府城打拼,如今老迈膝下却无一子一女,现命不久矣,好不容易辗转找到小白父亲。

听闻小白爷爷已经去世,那堂爷爷便来信让她父亲前往府城给自己养老,今后她父亲便能继承那堂爷爷遗产。

小白一家人接到消息简直喜不自禁,小白当时也是很高兴,她想就算家中父母再不喜自己,今后她应该也不用挨饿了吧,小白不求自己能跟城里那些小姑娘一般过上好日子,她能吃饱肚子就很满足了。

可惜,就是如此朴素简单愿望终究没能实现,她一觉醒来,父母兄弟全都不知所踪,小白在村里到处寻找,才村头人家口中知道,她父母兄弟天还没亮便背着包袱离开了坪溪村。

而她,被抛弃了。

从此小白便只能像个孤儿一般独自生活。

血腥味越来越浓,村里其他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各家各户都点起了油灯,但没人敢出门查看。

小白舍不得点油灯,只能接着月光往屋外看,月光下,她家院子依旧如往常一般,没什么不一样。

就在她准备在缩回床上时,秦家方向忽然传来一声惨叫,那惨叫声又倏地停下,仿佛一只濒临死亡鸡,在惨叫时,忽然被人直接砍掉了脑袋,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

这一夜,坪溪村村民们都不没敢睡觉。

乡下人都习惯早起,往常村里人在天色蒙蒙亮时便起床准备早饭,吃过早饭之后好下地干活,这一日,天光大亮村里人都没敢动。

别说出门,就连出房间在自家院子里走动都不敢,小白看附近人家没动静心里着急,她还要晒草药呢,那些已经晒得半干草药可不能耽误了。

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什么消息,小白干脆咬牙猫着腰从房间出去,小心翼翼地将用来晾晒草药簸箕一个一个慢慢放在院子里专门用来晾晒草药架子上。

等她将所有簸箕都搬出去,附近还是没什么动静,她干脆就不猫着腰了,直接就在自己家院子里走动,把草药都拿出去晒之后,她又钻进灶房开始做早饭。

附近人家见到小白来来去去地走动,灶房里还冒出了炊烟都没什么事情,胆子比较大人也走动起来,只是秦家那边依旧没人敢过去。

秦家那老宅也很安静,往常守在老宅门前护卫全都不见 了,屋里似乎还有人,但那些主子仿佛一夜消失。

小白再见到秦翰是半个月后,他手上提着一个空篮子笑着对她说:“你上次给我枸杞子很不错,上次回家之后忘了还你篮子,后面再想还却寻不到空当,直到现在才有空来换给你,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只是一个草篮子而已。”这样草篮子只要她想,随时都能编,不过,这些贵人都那般客气么?只是一个草篮子也要特地上门来还?

秦翰大言不惭地夸奖:“你真是一个人美心善好姑娘!”

夸人这事他早就做熟了,从小彩虹屁都不知吹了多少,现在运用起夸张手法都不带脸红。

但小白第一次被人这么夸奖,反到有些不好意思,麦色皮肤泛起微微红,幸好她皮肤不白,看不出来。

秦翰觉得现在小白看起来跟小时候样子差别有点大,小白小时候很瘦,但她皮肤很白,虽然有些营养不良苍白,可那也是白。

她跟他梦里梦到样子也有差别,梦里小白脸色是白里透红。

秦翰刚认出小白时候,看到她黑瘦样子就很心疼,这会儿再看到,依旧很心疼,若是能好好养着,他小白肯定也很漂亮,所以他觉得自己那一句夸奖夸得一点也不亏心。

“你很会编这样草篮子吗?”秦翰没话找话。

小白点头:“这样草篮子村里人都会编,有些人还比我编得好呢。”

秦翰还想利用这草篮子跟她搭上关系呢,她这一句话就把天给聊死了。

村里有人比小白编得好,他还怎么借机用草篮子生意跟小白互动呢?

秦翰只能应着头皮继续聊下去:“你知道村里谁编草篮子编得最好吗?”

小白说:“知道。”

秦翰想,直接交易是不成了,让小白当个中间商,他们还能继续交流:“我想买一些草篮子,你能不能帮我跟村里编草篮子编得最好人说一说?编得好草篮子我出五文钱买一个,总共要五十个。”

听到秦翰报出来价钱小白眼睛一亮:“其实我做草篮子在我们村能排上前三,要不……”

小白还没说完,秦翰便马上说道:“可以!你什么时候能交货?我能在你家监工吗?”

推荐热门小说王爷只想种田,本站提供王爷只想种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王爷只想种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4章 下一章:第96章
热门: 只要998老攻带回家 金主的横刀夺爱:抢来的新娘 一元新娘VS全球首席 我家道侣是鸿钧[洪荒]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 我们说好的一辈子 妻调令 克星 吃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