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卖辣椒种子卖辣椒都挺能赚钱, 不过宁王府最赚的还是过路费,秦煊修的那条路盈利了。

桓语接手了宁王府的一应事务之后,收入的账册她自然能看, 即使外面有些产业不能直接交给她,但秦煊也都跟她说过, 让她心里有数。

如今庄子上的收益,豆腐坊与一些店铺的收益都捏在桓语手中,同时还有那早就建成但一直没用的帝都第一座三层小别墅, 秦煊都教到了桓语手上。

对于那三层小别墅, 桓语就想着要利用起来,只是目前还没想到要怎么做。

一日,跟着来庄子上散心的杨轩香辣牛肉吃多了上火,脸上长了几颗小疙瘩,秦煊看他又臭屁又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让他去那院子里找一根丝瓜藤将丝瓜藤剪了, 收集一点丝瓜水,每日涂抹在小疙瘩上,最近饮食再清淡一些没准能消下去。

杨轩将信将疑地去手机了, 一早上全耗在院子里某棵丝瓜藤上,手机到了一小瓷瓶。

抹了几日还真消下去了。

桓语见状心里就琢磨着将那帝都还没用得上的三层小别墅用来卖些女子用品好了。

女子用的胭脂之类的东西, 江南那边的商品种类和质量都比较好, 家中又有一条高速路, 自家运货到时候连过路费都能省下了, 到时候这个丝瓜水也能卖一卖。

桓语就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秦煊听了, 秦煊愣了一下,他媳妇儿最近不想搞养殖了,这是要搞化妆品和护肤品?媳妇儿的事业必须支持啊!

秦煊便让桓语想做就放手去做吧,反正这方面的东西他也不懂,要是缺什么跟他说就是了,做这些事情不需要桓语亲自出面,她有想法可以交给底下的人去办。

桓语的想法是,那三层楼的院子,也不用接待太多客人,只接待贵妇们,多了也做不来,秦煊这是听出来了,帝都那小别墅到时候估计要变成帝都高级美容会所,他还给桓语出了个主意,到时候就弄成会员制的,弄些什么金卡钻石卡之类。

除了赚钱,桓语提出这个想法之后,他还想到了别的地方,这种场所,来的一般都是帝都有头有脸的贵妇人,很多事情,很多消息,都能从后院下手。

为了支持桓语的‘事业’,秦煊甚至找了几个机会钻进图书馆找什么美容书之类的,看到觉得应该有用的东西就拿出来给桓语看。

桓语这下子在庄子上的日子可就更充实了,每日除了操持饭食和院子里的蔬菜家禽,得了空就做会儿针线,做累了就看秦煊给她弄的资料,就这样将秦煊给的资料和她自己当了那么多年姑娘学到的加在一起,也慢慢有了许多心得体会。

等她对这件事胸有成竹了便开始选人,店里的掌柜需得是女的,伺候的也要是女的,选好之后她还亲自培训,还有店里的货物也要准备起来了。

桓语的眼睛不仅放在了丝瓜水上,她还盯上了之前听秦煊说的他给自己种的那一庄子的玫瑰,听说玫瑰可以用特制的方法弄出玫瑰水,那玫瑰水对皮肤也是极好的。

而秦煊,他最近当猎户有点上瘾,每日都要钻进山里一回,小柱都去腻了他还去,而且爱上了吃烤肉,打回来的猎物常常就想当日就烤来吃。

这么多天烤肉吃吃下来也没见他上火,小柱每日学完武看完书之后没事干,就在庄子上晃悠,美其名曰去看看田地。

小柱看着看着又给秦煊拉回来几个人,当时秦煊不在家,杨轩没跟他一块上山,一看小柱逮回来的几个人就乐了,问小柱:“他们这都是怎么了?”

小柱想起了杨轩刚去行宫的时候,他瞥了杨轩一眼道:“还能怎么了?你说说你们帝都的公子哥儿是不是都跟我家地有仇啊?你们那一批还算好的,他们这几个,竟然敢在我家地头上纵马!”

杨轩好笑地围了那些人转一圈,发现那些人都认识,见到杨轩他们叫嚣的有,请求的有,但都被绑着也不能动手。

他也是嘴贱,看完人还跟站在旁边也在看热闹的程开说呢:“这应该是殿下给我们逮来的师弟们。”

程开都没反应过来,问:“什么师弟?”自从他学好之后就很少同这帮人一起胡闹了,他们还说他假模假样来着,来宁王庄子上他们就知道是不是假模假样了。

杨轩幸灾乐祸:“我们是第一批学种地的,这会儿都出师了,他们是第二批,可不就是咱们师弟么!”

他话音刚落就有个人对他破口大骂,杨轩自动屏蔽掉那人的话,心想当初他也是顶撞得最凶,现在都不用专 门找,瞧瞧,就有接班的自动来走他当初走过的路了。

杨轩转头对小柱道:“殿下,咱们还是按照老规矩来?”

小柱又成了以前的地主老财样儿,十分老成地点头:“就按照你们那时候来吧,”他戳了戳叫得最凶的那个跟杨轩说:“这个就是你亲传师弟了。”

“好嘞!”有人步自己的后尘,杨长工这下可开心了。

秦煊从外头拎了几只肥兔子回来就发现庄子上多了好几个长工,问过小柱才知道,都是他在地里逮到的纵马毁田贼,这会儿正在给他们家干活儿赔偿呢。

要说最兴奋的当属杨轩,他现在可是翻身长工把歌唱了,叫嚣得最厉害那个让他拎去了制肥处。

这会儿杨轩也不害怕制肥处了,讲起这个还头头是道。

秦煊放好自己的家伙什和猎物,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带桓语去看热闹,结果刚走到一块地地头,就听到新长工管桓语叫表姐。

“表姐,你可救救我吧……”

桓语一看,这不是自己表弟白沧么?他不在老家怎么跑这边来了?

自从从外祖母家回到桓家之后,桓语就很少能见到外祖家的人,没想到表弟竟然来了这里。

听小柱说,他是跟帝都一群纨绔在庄子的田地里纵马才抓他来的,这么说白沧这是先到了帝都才跑来庄子附近玩耍。

桓语到是想救他,但这王府的规矩就是这样,她只能劝表弟:“白沧你好好干活儿,做得好了我才好跟殿下求情,不然我也救不了你呢,这帝都里的人都知道王爷的脾气,今后纵马可不要再踩王爷的庄稼地了。”

白沧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他来帝都之后也去过桓府,跟桓睿聊过,桓睿就跟他说了这个庄子,说要见表姐就来这里,白沧的父亲还很支持他来找表姐叙旧,结果表姐见是见了,却是这么见着的。

没办法,白沧跟桓睿一样还是很听桓语的话,既然桓语都这么说,他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去,好不容易做完手头上的活,晚上吃完饭的时候,那些没干完的果然没饭吃。

吃过晚饭,白沧终于能坐下来跟桓语说说话,桓语去跟他叙旧,秦煊也陪着了,听到白沧说,自己跟其他人来庄子上是父辈一力促成的,本来是好好地想来找表姐,结果稀里糊涂被纯王殿下抓了。

白沧来找表姐其他人也跟来?秦煊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帝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对于帝都的事情白沧也不太了解,只道:“进来皇上身子不适,端王和顺王都进宫服侍了。”

身子不适?秦煊到是听到过一些消息,只是他以为秦伯璋自己能应付得过来,就算他不能,秦飞难道能看着谢曼丹继续给秦伯璋下毒?

还是另有隐情?

白沧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

秦煊思索半晌抬头看向白沧,又回忆起今日见到的那几个人,除了被杨轩逮去制肥处那个之外,其他人好像都有心理准备,如果踩踏他家庄稼地是有意为之,那么这些人跑到庄子上来,要么是有所图谋,要么是避祸。

谁都知道他这边清净,谢曼丹的手伸不到他这里来,端王和顺王现在也选择性忽视他了。

现在这些人都在他手上,如果有所图,他们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万一被发现端倪,秦煊直接要了他们的小命都是轻的,那么就是避祸了。

等白沧走后,秦煊便对桓语道:“帝都怕是要有大动作。”

明面上秦裕拉拢了秦佑,谢曼丹应该也是在为他做事,可秦煊却不相信,谢曼丹和秦佑能那么老老实实地辅佐秦裕。

而秦裕年纪也不小了,按理说他是嫡长子,可秦伯璋却不将其立为太子,秦伯璋掌权的年头不少,登基的时间却不常,秦裕却是等不及了,眼看其他兄弟渐渐长成,连傻子秦煊看起来都比他优秀,他能不急吗?

晚上睡觉时夫妻俩聊天,秦煊就跟桓语感叹:“好不容易带你来玩几日,还是不得安生。”

桓语还安慰他说:“没事,你之前就说带我来是看层林尽染的红枫,明日咱们去看一看,就算很快就要回帝都,我也满足了。”

秦煊又说:“其实看今日来的那几个人的态度,情况应该也不会太坏,至少,他们家中都猜测帝都即将发生的事情影响不到宁王府,不然也不会将他 们送来。”

即使知道了那几个人是来避祸的,秦煊还是让小柱监工看着他们干活,见到宁王这样,其他人心里反而踏实了,白沧年纪比桓睿还小,又刚来帝都不久,他可能对帝都的局势不清楚,也不知道情况。

他们几人除了那个被杨轩拖去制肥处的倒霉蛋,其他人都是知道他们为何来这里,左不过就是家中知道帝都要有大事了,让他们出来寻求庇护,不然也不会带上宁王妃的表弟,在这里至少能保证,今后万一家族被殃及池鱼,也能保存下一颗火种。

只是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意外,以前他们知道了杨轩几人的遭遇还笑话来着,现在悲催的人成了他们自己。

晚上下了一场秋雨,起床时都还能闻到湿漉漉的雨水青草与泥土交杂的气息,秦煊本想直接带桓语去半山腰的观景亭看枫叶,后来想想这样没意思,就带上自己打猎的工具,让桓语换好衣服背上一个小背篓跟自己进山采蘑菇去。

下过秋雨之后,山里的蘑菇就要一个个一丛丛地冒头了。

桓语亲自采摘蘑菇,他在去抓一只野鸡,回来能合起来做一道蘑菇炖野鸡。

赏枫叶桓语不是没赏过,但这么奇特的赏枫方式她还是头一回经历,跟秦煊爬了半天山,采了半篓子蘑菇,两人就在半山腰的观景亭细休息,人累了之后再休息赏景,那看起来也与寻常没多少差别的景色都跟以往不一样起来。

此时看总觉得比以前看的那些更能令人愉快。

秦煊收拾好野鸡和蘑菇,就直接拿出他背后那大背篓里的小火炉就地生火,开始做蘑菇炖野鸡。

夫妻两人在半山腰上一边赏景一边吃独食,回去的时候,已是傍晚。

自从跟白沧谈过之后桓语的心就一直悬着,然而过了好几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想象中帝都回紧急召人秦煊回去的事情也没有发生,秦煊看起来十分淡定。

看丈夫那么镇定,桓语就心安了不少,那些个在庄子上干活赔偿的都放下了心,给小柱杨轩和程开调教了几日,他们渐渐上手了,然后也终于明白,当初杨轩几人为何能在行宫待那么久,每日干活身体虽然很累,但是心不累啊。

而且宁王的淡定他们都看到了,如果帝都真出什么大事宁王能不着急?

实际上,帝都这会儿还真在闹,只是秦煊不去管也管不了,一直被秦煊派人暗中盯梢的谢曼丹终于要被秦伯璋收拾了。

秦佑被无期限幽禁是压倒谢曼丹导致她不管不顾的最后一根稻草,下毒,与秦裕里应外合逼宫,她做得很是麻利。

可惜,她小看了秦伯璋。

就在秦煊悠闲地在庄子度日之时,皇宫很是热闹。

天气渐渐冷了起来,没烧炭火的大殿之中更是寒意逼人,跪在地上的人腿几乎要跪得没了知觉。

即使被清理过了一遍,大殿上的血腥气息依旧萦绕在所有人鼻尖。

秦伯璋被太监扶着坐在龙椅上,他脸色十分憔悴,看起来像是一夜老了十岁。

而台阶之下,秦飞手中提着带血的剑行礼:“回禀父皇,儿臣已将叛逆诛杀。”

诛杀?秦伯璋眼神微动,他有一瞬间几乎呼吸不上来,好在那一阵缓过去了,待看到秦裕和秦佑的尸体,秦伯璋将眼睛转向跪在地上了无生趣的谢曼丹。

再看看意气风发的秦飞,秦伯璋暗暗咬牙,该死的他没杀,不该杀的他到是杀了个一干二净!秦飞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是不是觉得自己可以高枕无忧等自己一闭眼他就能坐上自己这位置了?这弑兄杀弟的玩意儿!

愤怒之余,秦伯璋又想到秦煊,可惜老三不在,他就算再讨厌就算跟秦裕打过架,他也没对秦裕或者秦佑下过死手。

若老三在,定能拦得住秦飞这混账,老三最多也就杀了谢曼丹给他母亲报仇,可惜了,可惜没有人拦住秦飞,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死了。

秦裕与秦佑联合起来反他,若是人还在,秦伯璋定要狠狠唾骂他们再将他们贬为庶人永生囚禁起来,如今他心中依旧痛恨这两个儿子,可他从没想过要将他们置于死地,看他们兄弟拔刀相向。

看似胜利者的秦飞莫名其妙被他在心里记了一笔弑兄杀弟的账。

秦伯璋心里恨得要死,却丝毫没露出心里的想法,他夸道:“老二你做得很好,护驾有功,朕重重有赏!”

至 于跪在地上的谢曼丹,她儿子死了,她也没了用处,以前因为她是秦佑的生母,秦伯璋还会留着她的性命,甚至给她一点点体面,可如今,要她何用?

当初风光无限的皇贵妃,几日后就这么随着一众叛逆乱党在菜市口被斩首,谢家无人来给她收尸,最后一卷草席,埋葬乱葬岗。

得到帝都的消息,秦煊特地带着小柱和桓语去了一趟后陵,亲自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

仇人已死,母亲可安息。

秦伯璋将秦煊想得太好,可他却不知,秦煊不知在暗中推波助澜多少次,他想为母亲报仇,却不想现在就卷入夺嫡纷争,在察觉到不对劲后他就特地来山庄避开了。

反正谢曼丹都要死,知道她会死,秦煊乐得将帝都那舞台让给那两个哥哥表现,可这两人表现得太过了,竟真将兄弟杀死了。

本以为不用再回帝都,可兄弟都死了两个,秦煊不回去可不成,痛失两子的秦伯璋此时精神疲惫,也急需见到两个没参与此次事件的儿子来缓一缓。

皇宫里,秦飞早早便进宫代替身子不适的父皇处理兄长和四弟的丧事,原本秦裕与宫妃勾结叛乱,他的家眷也难逃责难,可秦伯璋借口此时精神不济,端王府一众家眷便只被囚禁在府中,暂时没有被发落。

到是秦佑和谢曼丹身边的人全都被砍了。

这种情况如果在秦飞脑子清醒的时候早该看出来不太对劲,可此时他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竟没察觉秦伯璋对他已有不满。

他沉浸在长子已死次子最有机会继位的美梦之中,而秦伯璋在看到秦裕与秦佑尸体的时候就将秦飞排除在了继承大统的人选之外。

秦伯璋冷眼看着秦飞狂,心想狂吧,也只能现在狂一狂了。

桓语留在府中处理祭奠路祭等各种事情,秦煊进宫后便跟小柱一同前往秦伯璋休息的寝宫,床榻上,秦伯璋双目紧闭,脸色看起来比之前好了一些。

秦伯璋对小柱算不错,也有几分真心,小柱年纪小,即使不常见秦伯璋,对父亲还是有些孺慕之情的,见到他憔悴的样子,小柱急忙扑过去:“父皇你怎么了?”

秦伯璋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到是小柱就扯出一个笑容来:“父皇没事。”他又看向秦煊道:“扶朕起来。”

“是。”秦煊将他扶起来,让他靠在床头,坐好之后,他便发现秦伯璋的视线没再离开小柱身上。

似乎只能多看看这个还有些单纯的儿子才能得到些许安慰,秦煊知道,秦伯璋这一次恐怕是被那几个伤透了心,想多看看小儿子呢,他站在旁边听小柱与秦伯璋说话,没人跟他说话,他也不插话。

父子俩叽叽咕咕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说了半晌,秦伯璋的心情看起来渐渐好了,寝殿的门却被推开,进来一个人:“父皇,儿臣听说三弟五弟回来了?”

秦伯璋不悦地皱眉,又松开,瞬间变化的脸色只有一直注意着他的秦煊看到了。

就是这么一瞬间,秦煊知道,除非秦伯璋的其他儿子死绝,不然秦飞在秦伯璋这里基本上是没机会了,也亏秦飞做了那么多,到头来是给他人作嫁衣裳,这会儿他继承皇位的可能性恐怕比秦煊自己还不如。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们哪还能在山庄潇洒,朕乏了,你们兄弟几个出去说说话吧,凡是商量着来。”秦伯璋说完便让秦煊扶着自己躺下。

出去之后,秦飞可没想跟秦煊商量着来,秦煊也不抢事儿干,他傻了才去做给别人收尸办丧事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小柱不太懂现在是什么个状况,他刚进宫就看到父皇病成那样,心里挺着急,这会儿就有些心不在焉。

秦飞让他们在一旁坐着,他们就稳稳妥妥地坐着让秦飞自己忙去了,秦煊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却不好跟小柱说,小柱虽聪慧,但现在这种事情就算说了他可能也不会太明白。

小柱从别人口中都是听说家中财产嫡长子继承大半的,以前也想着这江山料想也该是大哥继承,他从没想过其他可能性,秦煊看他还小从没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他。

现在小柱知道秦佑死了,他以前也恨不得秦佑早点死呢,可人真死了,小柱心情也很复杂。

不过他从没想过大哥也会死,大哥也死了,他心里就有些茫然。

二哥刚才展现的样子是高兴吧?为何大哥死了,二哥还这么高兴?

推荐热门小说王爷只想种田,本站提供王爷只想种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王爷只想种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热门: 深海里的星星Ⅱ 兰陵缭乱3(大结局) 我的老师是神算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落花时节又逢君 庶女翻身致富记 天使来临的那一夏 权宦医妃之厂公真绝色 小傻子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