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煊跟王清之说了修路的事情之后又聊了一会儿便要告辞离开,从书房出来, 路上经过承恩公府的花园。

花园中有一个面积颇大的荷塘, 正值夏日,荷塘里的荷花开得热烈, 王清之的女儿还未出嫁,来帝都之后,便也开始学着跟帝都的闺秀一般与其他家的女儿举办宴会邀请别家闺秀前来赏花。

她此次举办的宴会乃观荷宴, 不过, 这观荷宴不仅观荷, 顺带着还要品品荷花茶, 吃点儿跟用荷花荷叶做的点心佳肴。

以前承恩公府与桓府没什么交情,但秦煊跟桓语定下婚事后, 将来她跟王家也算是亲戚了, 王清之的女儿举办荷花宴便也请了桓语过来, 她与桓语同岁, 但一个及笄之日在年头,一个在年尾。

如今帝都的宴会桓语是能不去便不去,但承恩公家小姐的宴会她是一定会赏面子的。

秦煊走到荷花池边的一个亭子里时便看到另一处荷花池中心的湖心亭上一群姑娘正在嬉笑打闹。

他远远看着觉得那亭子挺危险,正想说要不要派人去跟表妹说一声让她多注意, 就有人似乎被人无意中推了一下,眼看就要摔进池中。

秦煊眼力好,仔细一看, 嗯?那被推的人不是我媳妇儿么?那亭子里响起姑娘们的尖叫声。

桓语猝不及防地被人推, 身形不稳地往荷花池倒, 双手反射性地往旁边抓却没能抓住什么支撑的东西,她心想:这下完了。

结果下一秒天旋地转,桓语回过神来时,竟看到了秦煊的脸,湖心亭中的各家小姐见突然出现的男子拦着桓语的腰将她救下,纷纷愣在原地,有人回过神来后与桓语关系比较好的就开始为她担忧

觉得桓语实在有些倒霉,没掉进荷花池固然好,可大庭广众之下被男子抱住,这对女子来说是绝对称不上好的,若传进宁王耳朵里,她的婚事可就悬了。

嫉妒桓语的人自然也想到这一茬,心中幸灾乐祸起来,前些日子桓语可除了大风头,她被圣上赐婚宁王本就让人羡慕,但羡慕归羡慕,这样的联姻也不少见。

但前几日宁王凯旋而归入城时的表现可就让许多人从羡慕转而变成嫉妒了,联姻的不少见,但联姻对象将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可就不多见了。

这些闺秀中有些没从没见过秦煊,不知道他就是宁王,也有些是见过他也知道他身份的,正有人想出声对桓语冷嘲热讽一番时,见过秦煊知道他身份的人急忙行礼。

秦煊那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有些楞的表妹王菱悦也回过神来:“三表哥,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未来三表嫂可就要掉进这荷花池里了。”秦煊扶着桓语让她站好柔声询问:“没吓着吧?”

桓语深吸一口气终于也缓过神摇头:“没事了。”

秦煊见她方才被吓得都变白的小脸恢复了血色,转头想训自己表妹,桓语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这里那么多人,要训人也不该在别人面前训,她便扯了扯秦煊的衣袖。

王菱悦察觉到后感激地看了桓语一眼,若是今日当着那么多闺秀的面被表哥训,她可如何在帝都闺秀圈里抬起头来。

秦煊无奈叹了口气,只好瞪了王菱悦一眼之后听从桓语的暗示作罢,只道:“荷花池虽不深,也需注意安全。”随后又让旁边伺候的丫鬟隔两米便站一个在围栏边上,叮嘱她们多注意看着点,若谁负责的区域有人掉下去,就扒了谁的皮,这下不仅丫鬟们被他吓住,亭子里的闺秀们都被他这凶样吓到了。

等秦煊走后,久久才缓过来跟王菱悦道:“宁王殿下真凶。”

随即又是同情又是羡慕地看向桓语,这会儿看宁王对桓语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婚后会不会也对她那么好?那么多男子婚前一套婚后一套,宁王要是婚后也对桓语这么凶狠这日子可怎么过?

面对其他人各异的目光,桓语只是淡淡地笑着饮茶,宁王实际上是什么样子她自己知道就好,至于他在外面会给别人什么印象,那还不都看他自己想如何表现么。

一场意外因为宁王的出现消失于无形,桓语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方才似 乎也是不经意间才推到她的人,这家闺秀她不太熟,家中似乎不太显赫,是卫家还是韦家的来着?

应该是卫家吧?韦家这会儿还在办丧事呢,他们家闺秀出不来,在秦煊离开后她便哭哭啼啼地过来跟桓语道歉。

桓语面上含笑还反过来安慰她:“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都过去了,不用内疚,我不是也没事么,”她有些羞涩地笑了笑,继续道:“不过幸好殿下救了我。”

卫家姑娘听到桓语的话抹着眼泪便笑开了:“多谢桓姐姐,你真好,怪不得宁王殿下这般看重你。”

桓语道:“卫姑娘廖赞了。”这个卫姑娘到是挺有意思,她记得卫家不是有个少爷还被宁王殿下当街处理掉了吗?怎么这卫姑娘似乎对殿下有些兴趣

卫家姑娘说的话是很好听,还夸她来着,可做的事却不太地道,桓语还是注意到她抹眼泪时没能完全褪去的嫉妒之色,这种神色,桓语时常在自家庶妹眼中捕捉到,这种眼神她可太熟悉了。

接下来这宴会没有再发生什么重大意外,只不过,看到桓语一直在喝荷叶茶,不怎么喝荷花茶,王菱悦便很好奇,桓语便说这是小时候她母亲教她,常喝荷叶茶可使身形苗条。

听到桓语的话,身形稍胖的卫姑娘便也默默地将自己的茶换成了荷叶茶,只是她本身气短易出汗易怠倦,说几句话都觉得累,还容易心悸头晕。

这场宴会还没进行到一半她便捂着心口休息好几次了,这大概率是体虚的表现,体虚的人不适合喝荷叶茶,容易腹泻,可卫姑娘偏偏又深恨自己这身材,对桓语那身段既羡慕又嫉妒。

听到桓语说能多喝能使身形窈窕便在众人没注意时,她自己猛喝了不少荷叶茶,结果喝完感觉腹中难受,在宴会即将结束时去更衣了好多次。

桓语见状便默默在心里笑开了,她可从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别人故意害她一尺她便要还别人一丈!还当场面话谁不会说似的,敢跟她玩儿口蜜腹剑那一套。

宴会结束时,桓心情才真正好起来,从承恩公府出来时脸上还带着笑容。

秦煊在舅舅家不好跟桓语多说,他出去之后暂时没事做便去了帝都有名的糕饼铺子和首饰铺,想到自己都没给桓语送过什么首饰便在那首饰铺里挑了不少。

买完就在豆腐坊等着,桓语要回家就会从这条街上经过,在桓家马车经过豆腐坊时,桓家下人从马车上下来买豆腐和一些豆制品,听桓府的下人跟卖豆腐的人说家中老太君喜欢吃,顺路便买一些回去。

秦煊正想出去叫桓语进来坐坐,转念一样,桓语这次身边没有其他家人跟着,就这么叫她似乎不太好,便没继续叫,等桓家的马车离开后,他才尾随而至,到了也没好意思进去,只让张岩将点心和首饰都一并送进去,张岩给他送了好多次东西,应该熟门熟路了。

结果张岩结果秦煊手上的东西后一脸为难,秦煊疑惑:“怎么了?这差事很难?”

张岩竟然点头了,他想了想从怀里掏出炭笔和一个小本子写道:“当初送的都是小猪小羊之类,这回送的东西太正经,属下不太习惯了。”

秦煊给他气笑了,站在他旁边的林岸也在捂着嘴偷笑,秦煊笑骂道:“你们这一个个都反了这是?还敢打趣本王了,赶紧地滚进去,这回可不准再瞎说,省得本王成亲时还得让媳妇指派着再追一次猪!”

张岩委委屈屈地敲开桓府的偏门进去了,心里还想着当初殿下您吩咐属下来送东西时,那脸上都是不怀好意的笑,明明都是您自己坑的自己,还让属下背锅。

秦煊跟林岸猫在人家家附近等张岩出来,他得第一时间知道桓语收到自己的礼物是什么反应,秦煊蹲着蹲着就瞄了一眼桓家那有点儿高的围墙。

这围墙在秦煊看来其实也不算很高,就是吧,他心里想爬,可不太好意思爬,要是被老丈人打出来可就太丢人了,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好不容易等到张岩出来,秦煊第一时间冲上去,结果看到他身后还跟着桓禛,这下就尴尬了:“呵呵,真巧啊,桓大人这是要出门?”他很庆幸地想,刚才幸好没控制住自己没爬,不然那才真是尴尬了。

推荐热门小说王爷只想种田,本站提供王爷只想种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王爷只想种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热门: 应许之日 无尽丹田 怂怂[快穿] 我被骗婚了!!!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饺子 安定的极化修行 身份号019 通房丫鬟要爬墙 前男友总撩我[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