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桓语被小柱的话闹了个大红脸,不过她还是第一次知道, 宁王竟然还会抱着小孩子喂东西, 看来他还是一个挺温柔的男人。

面对小柱的告状,桓语只能红着脸哄他:“以后他不喂, 我喂你好不好?”

小柱忙点头,自己端了一盘点心过来要人家喂,还很贴心地说:“三嫂你喂我到桓睿那么大就好, 等我长大就不用喂了。”

桓语摸摸他的小脑袋夸他:“真乖!”

小柱觉得自己隐约知道三哥为什么会喜欢三嫂了, 长得漂亮这个原因是其一,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 小柱觉得她有些像自己的母亲。

这不是说性格长相之类的像,也不是恋母什么的把她当做母亲来看待, 而是无论是小柱还是大柱在桓语身上都能感受到她带来的温柔与温暖。

要是让秦煊说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他自己估计也不太清楚, 也许是在救下她看到她的那一眼起?亦或者是她说要帮自己补衣服的时候起?反正无从考究, 也没必要,喜欢就是喜欢。

秦煊离开大部队时是避开别人的,再悄摸回到大部队中除了他的两个贴身护卫之外,也没又其他人能发现。

第二日大部队一路到达帝都, 大军不能入城只能在帝都郊区驻扎,能跟随秦煊进城的都是身上多少有点儿职位的将士。

秦煊骑着通身黑色油光滑亮,四蹄上这带着一圈白的骏高大骏马, 当头走在队伍最前面。

小柱本想从宫里溜出来去醉仙楼看他三哥有多威武, 包间都让桓睿定好了, 结果刚起床就被秦伯璋那边派来的人逮住了,说是今日要带他一同迎接凯旋归来的将军将士们。

从城门口到宫门口,有许多来看热闹的百姓夹到相迎,其中不乏妙龄女子,见到秦煊年纪轻长得好,便往他身上扔闲话扔帕子香囊。

今日情况特殊,未婚夫得胜归来,桓语便跟父亲请示想出去看看,桓禛再古板,这时候也不好挡着,便让桓睿回家跟他姐姐一同出去,恰好醉仙楼那边的包间都订了,小柱不去,桓语去也可以。

就这么着,桓语便跟桓睿一同在醉仙楼最好的包间等着宁王打马而过,那包间里有个让人赏景的阳台,桓语带着帷帽站在阳台上,远远地便看到秦煊和他的护卫以及军中几个年轻将领被姑娘们的鲜花香囊扔了满怀。

其中宁王虽然在外有个杀人不眨眼的名声,但他当初当街杀掉卫家那人后,百姓对他的评论都是好坏各半,有人觉得他暴虐嗜血,便有人认为他英武不凡。

秦煊身份高,长得又最好自然最受姑娘们的喜欢,普通的姑娘谁不想要一个有权有势有能力的丈夫呢?若被他看上就算做妾也比在普通人家当正妻来得舒服。

看秦煊被这么一股脑地扔东西,桓语既觉得自己未婚夫这般受欢迎说明自己眼光好,另一方面女人对于感情的独占欲又开始作祟。

这也是免不了的事情,感情本就是自私的,一旦喜欢一个人总会有占有欲,想让他也只喜欢自己,有时候大度其实只是不在乎。

而她很在乎秦煊,这就不能坐以待毙了,桓语看队伍往醉仙楼旁边这条街还有些距离,便转头进屋让人给自己拿来一些绸带,三两下就编好了一个花球,拿着花球站到阳台上。

秦煊想着小柱说今日会在醉仙楼看自己,他跟桓睿来了,如果其他伴读不来,桓语有可能也会来,在快走到醉仙楼门口时他下意识地往醉仙楼上看。

他一眼便看到了带着帷帽的桓语,还看到了她手上的花球,秦煊觉得帷帽下桓语肯定对自己笑了,她每次笑起来眼睛都会弯弯的呈月牙状。

待秦煊走到醉仙楼门口时,桓语将手中的花球往下一抛,秦煊便挥开其他姑娘像自己扔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精准地接住了花球。

他接住后出人意料地停下马,整个队伍便也随着他停下,他们只听见宁王殿下对着醉仙楼阳台站着那位身段姣好的姑娘笑道:“既接到了姑娘的绣球,姑娘可要嫁给我才是!”

桓语昨日刚被他弟弟的话闹了个大红脸,今日便又因他这正主的话羞得只怕浑身都要红成大虾,她原本只想着自己也给他丢个鲜花帕子香囊什么的。

但她随身带着的帕子香囊上要么绣有她自己的小字,要么就有她常用的小标记,若扔下去被其他人捡到不好, 用别人的她又不愿意,便自己做了个花球,这会儿才发现那花球颜色是大红色,看起来就是一个缩小了的绣球。

桓语正因他这话羞着呢,秦煊竟真一本正经地让林岸进了醉仙楼来,而他自己便继续带着队伍往皇宫的方向去了。

路上跟随着队伍围观的人都让宁王这一手惊呆了,好多人都围在醉仙楼不走,想看看被宁王殿下看上的女子是何等人物,不过醉仙楼的包间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得去的。

也有些有钱人能进去,可秦煊留下林岸就是为了自己突然来这么一下后,安全将桓语送回家。

等有人真摸到包间外面时,里面的人早已在宁王府护卫的护送下离开了。

反到是秦煊突然接了一个姑娘的花球,沿途的姑娘听说这回事都跟疯了似的给他扔花球。

秦煊觉得自己这可真是自作自受了,调戏媳妇儿一时爽,后面这些姑娘仿佛都在给他媳妇儿报仇似的死命砸他,这种时候他又不能凶别人,无奈之下只好加快速度赶着进宫去,这才没被姑娘们咋成傻子。

他这一手也没能瞒得住宫里,这会儿宫里等着给宁王与众将士接风洗尘的皇帝和大臣们都到了。

有人听说后,就去秦煊老丈人面前说闲话:“听闻宁王殿下在路上接了一个姑娘的花球,还说什么,接了她的花球就要姑娘嫁给他呢,桓大人可听说这事儿了?”

桓禛冷笑:“韦大人的消息可真灵通。”就是不知道在京城外头是不是也这么灵通,可知道自己儿子自作主张结果死在梧城的消息了?

“哪里哪里,就是觉得宁王殿下年轻点儿有些风流韵事很正常,只是毕竟已经与桓大人家定下婚事,他该顾忌着给桓大人你留点儿面子才是,大庭广众之下对其他女子示好,实在有些过了。”

桓禛懒得跟这人多说,过一会儿有他哭的:“想必宁王殿下心中有数,这事无需韦大人费心费舌。”

这姓韦的说了这么多,结果没在桓禛这儿见到一个好脸色他也恼了,自顾自走到一边去,心里愤愤地想:以为你们桓家巴结上宁王又有什么好处?巴结宁王还不如将女儿送去给端王顺王呢,这两个势力大,今后好歹也有实力夺位,宁王嘛?呵呵。

桓禛在外人面前从不会随意表露自己的情绪,只是心中也不免想宁王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是个什么意思?担心自己的女儿嫁过去之后会不会受委屈。

这世道男人就是这样,自己三妻四妾但给女儿找女婿就希望女婿后院干净点儿。

皇帝也听说了整个事情,待秦煊进宫,例行行礼等各种流程做一遍过去后,秦伯璋便心情很好地调侃自己儿子。

他可没觉得自己儿子做错在哪儿,男人么,年轻时有点儿风流韵事很正常,而且这又不是什么丑事:“听说你在接了一个姑娘抛的绣球?”

那花球还在秦煊手上拿着呢,行礼的时候也没舍得放下,秦伯璋话音刚落许多人的目光便放在了秦煊与他手中那花球上,转而又看看桓禛,没从桓禛脸上看出什么情绪,不过他们还是十分有看热闹的兴致。

秦煊笑了笑道:“方才跟未婚妻开了个玩笑,让父皇见笑了。”

“未婚妻?”

秦煊便解释道:“路过醉仙楼恰好看到桓睿带桓语去了那儿,桓语扔出一个花球我就接着了,感觉还挺好玩儿。”

原本还想看桓家热闹的人,这回看不成了,感情宁王是看出那抛花球的是桓家的大姑娘,没想到这宁王还挺痴情,人家本来就有婚约在身,这时候也不会有人说桓语什么,更何况人家姑娘出门都是有家中亲弟弟带着没什么可指摘。

“原来如此。”秦伯璋这会儿也觉得自己这三儿子估计真的很喜欢桓家那姑娘了,没准真是个痴情种子,痴情好啊,痴情的人都有软肋。

本来因为秦煊完美地解决了岭越之地梧城的问题,秦伯璋还对秦煊有些忌惮,这会儿那点子忌惮也不剩多少了,一个有软肋又有能力的人,总是比较好拿捏的,用起来也更放心。

秦煊也不能一直拿着那花球,他想了想直接把那花球捆在手臂上了,这回别人看桓禛都一改之前同情又有些幸灾乐祸的眼神,心里都挺羡慕,尤其是家中也有女儿,又挺喜欢心疼女儿的人,谁不想要一个真正将自己女儿放在心上的好女婿呢?

推荐热门小说王爷只想种田,本站提供王爷只想种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王爷只想种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谁说江湖好 落花时节又逢君 影后是我心尖宠 亿万继承者的独家妻:爱住不放 彩霞满天 引凰为后 重生之大涅磐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 糙汉娶夫记 呸!下流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