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说着话, 彩霞就坐在对面不远处,秦煊亲眼看到彩霞对王大有笑了笑,然后王大有脸红害羞了,他就不太明白:“你媳妇儿对你笑呢, 你害羞个屁啊?不过去跟她喝一杯?”

秦煊瞅着彩霞挺能喝, 要跟王大有成亲了,夫妻两个人自己在家里就能猜码喝酒喝个过瘾。

“不成, ”王大有说道:“霞妹说了,男人要矜持含蓄点, 害羞点也没什么。”

秦煊:“……”这还真是天生一对啊!

王大有遇到自己尊重尊敬的人, 比如秦煊, 再比如彩凤, 他就脸红紧张,有时候还说不出话来, 这回遇上一个大胆热烈的媳妇儿,巧了,互补。

“真是傻人有傻福。”

红佤寨这事儿基本上就这么解决了, 秦煊能做的也就这些,最多也就是在带红佤寨的人回帝都跟秦伯璋谈判的时候多帮着她们一些,而此时, 他们的身份也从入侵者,被俘虏者, 变成了王大有的‘娘家人’。

彩凤比较着急女儿的婚事, 秦煊干脆就建议他们先在红佤寨办一场, 回到帝都之后,他再做主帮王大有办一场,多少也请王府里跟王大有关系好的护卫们都吃上一顿喜酒。

秦煊等人成为了红佤寨的客人,韦庆华那边就有点儿惨了,他主动去攻打遥山寨,可就跟秦煊当初预料到的那样,别说遥山寨,就连彩凤都还记着当年她母亲被骗的事情呢,哪能不记得当初遥山寨第一个被攻打下来这件事?

人家早有防备,韦庆华再去就是送上门挨打。

最后被人家打了个落花流水,他这个指挥的还被人擒贼先擒王了。

遥山寨那边传消息过来说抓到朝廷另一个军队指挥的将军时,秦煊也在旁边,正好听到,就问:“那个将军是不是姓韦?”

来报的那遥山寨的小伙子想了想说:“不知道他叫啥,反正看起来不像好人,比你矮一点儿,身上的盔甲看起来是所有人里最好的,我们都给他扒下来了,你是他的老大?你不会想要回去吧?”

秦煊道:“我不要,扒下来就是你们的了,我就想跟着去看看,放心,我绝对不私下偷偷帮他。”

遥山寨那小伙子不太相信,在他看来那身盔甲可太好了,上面还镶着金银,小伙子想得比较简单,他就觉得秦煊是被抓的那个人的头儿,他能不帮自己的手下吗?

秦煊看向彩凤:“彩凤首领你帮我跟他说说,我真不会帮那个姓韦的。”

彩凤便跟那小伙子说了几句,秦煊这才成功混入遥山寨的队伍里,前去遥山寨看那倒霉被抓的韦庆华。

去的路上,秦煊只带来林岸和张岩两人,他们稍微做了一些伪装,即将到达时跟遥山寨的人说了一声便带自己的人隐入暗处。

待韦庆华被押解出来时,秦煊蹲在一棵树上,啃果子,吃完将果核往那队伍里扔,他射箭不准,但仍果核竟然一扔一个准,每个都扔在了韦庆华身上。

秦煊的举动也惊动的押解他的遥山寨守卫。

这时,他干脆跟林岸一起将遥山寨的守卫都引开,韦庆华见状还以为是救自己的人来了,面上露出一丝喜色。

而张岩便拿着弓箭隐藏在暗处,等遥山寨的守卫都被引开得差不多时,一支羽箭气势汹汹地破空而来,正中韦庆华眉心。

其他人反应过来时,张岩早已消失无踪。

秦煊回到红佤寨,直接将这件事情跟彩凤首领说了一声,反正这件事发生在她的地盘,想瞒也瞒不住,况且秦煊也没想瞒:“那个将军恰好是我的政敌,我直接把他干掉了,如果到时候,有人以此为由在你们去谈判的时候攻击你们,你们便直接将事情推给我,说我当时已经偷偷把人救走,但是那韦庆华以为我要暗害他,自己逃跑又不知道被谁误杀了。”

红凤豪爽地道:“这个好办,政敌嘛,杀了就杀了,反正如果他们一定要说是我红佤族的人杀的,我就把你全给供出来。”

秦煊朗声笑道:“可以可以,若真如此,届时我嗜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名声便能愈发深入人心了,看朝中谁还敢来惹我。”

事实上,韦庆华已经死了,怎么死、几时死被谁杀的,还不是全凭秦煊一张嘴。

回去之后他就说韦庆华不听军令一意孤行去攻打遥山寨,就是韦庆华自己作死,谁敢说他说的是错的?提出兵分两路的是他韦庆华,几次三番反驳秦煊这个主将的话的人还是他。

战场上刀剑无眼,自然也赖不到被攻打的遥山寨的头上。

而秦煊可是一个不被副将心服尊重的主将,他可委屈着呢。

收拾掉韦庆华之后,秦煊的心情就特别好,这一场仗甚至都没打起来,他的手下伤亡为零,功劳等于白捡。

之后便是王大有的婚事,王大有和彩霞按照红佤寨的习俗举行了婚礼,按照红佤寨的习俗,新郎本来就不需要准备什么。

只是要求新郎必须要强壮,攀爬能力也要厉害才成。

新房之下,一群汉子在起哄:“王大有,你可悠着点儿啊,别洞房没进去自己给摔断了腿!”

头顶上传来王大有的笑骂声:“可闭上你们的乌鸦嘴吧!能不能想我点儿好?”他这会儿才爬到一半。

其他人则幸灾乐祸地在下面看着,有人给他加油鼓劲,还有人在下面继续起哄:“你成不成啊?不成换我爬!该让新娘子等急了。”

王大有道:“滚蛋!就你那小身板儿我家彩霞可看不上,你丫想爬还没机会呢!”

红佤族的新房建在一棵大树上,上面是一个挂满彩绸的树屋,新郎要爬上去才能进入洞房,这也是在考验新郎的能力。

看着王大有努力攀爬的样子,秦煊就想起自己当初在桓语及笄礼上追猪的壮举,这会儿想想,桓语只让他追猪还是很体贴他了。

办完王大有的婚礼,秦煊的加急奏折也很快到达了秦伯璋的案头。

秦伯璋算了算,这时候不是刚到达梧城不久,怎么就有快马加鞭的折子送回来了?

他唯恐秦煊刚到那边便惹事或者出了事,当即便打开那奏折,果然忽略掉‘请父皇圣安’这种套话之后,他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儿臣惭愧,初战便损失麾下一员大将!

秦伯璋看到这里心中一咯噔,老三此去初战便不利?他还想着是不是给秦煊增派一点兵力。

结果一看下去,秦伯璋就有点儿想骂人了,这个老三,手下被红佤寨的女子捉去当了女婿算什么折损一员大将!?虽说他这么说也没有错,但那句话让人看起来总觉得不是那么个意思!

紧接着看下去,秦伯璋的脸色变幻莫测,一时气得想揍人,一时又欣慰地笑起来,跟中邪了一样。

而他身边的郑公公见状也是觉得见怪不怪了,反正陛下看宁王殿下的奏折时都会这样,他们这些伺候的人都习惯了。

要说秦煊这回出征,来回在路上用的时间都比他真正待在梧城的时间长,不过在回来之前,他留下了几个人在梧城这边给修路做准备,这时候还不能做出跟现代一模一样的水泥,只能做出土法水泥。

不过这也比黄泥路或者沙石路好些。

就能弄出土法水泥,还是因为秦煊如今身在统治阶级,有资本去让匠人们进行多次试验,他败得起那些材料,麾下匠人也多,不然若他是个普通平民,估计很难弄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子反到不需要想那么多做那么多了,一辈子出省甚至出县城的机会都不多,路况怎样其实都无所谓。

秦煊班师回朝时,其他将领比王大有刚被彩霞拉进小树林时还懵,他们莫名其妙的就捞到了这一军功,可事实上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跟秦煊去的那几个还好些,多少知道或者觉得这是宁王带人冒险深入敌营得到的成果。

而跟韦庆华去的人只能带着他面目全非的尸体回帝都,那韦庆华之所以面目全非,估计也要赖到他们救援不及时,其实秦煊就是故意不给韦庆华收尸,那尸体被丢在深山老林里好久才被他的手下发现,不被野兽啃才怪。

跟着韦庆华的将领,估计要承受一波韦家与谢家的怒火,这两家如果掰扯不到宁王身上多半还是要他们几个韦庆华手下的将领出气。

秦煊就等着他们受气呢,到时候又能收买一波人心,简直一箭双雕,他们闹腾得越厉害,秦煊就越高兴,反正这一次他怎么都是不亏的。

红佤寨这边,跟秦煊一同回去谈判的是红佤寨下一任寨主彩霞,她这一次回去顺便也能跟王大有再办几桌酒席请王大有的兄弟们喝喜酒,而他们两个已经成婚,又有秦煊帮忙,彩凤首领也不必再担心女儿的婚事再出什么状况。

秦煊回到行宫时,天色还是蒙蒙亮,大部队还在后面,他不放心小柱,自己快马赶回行宫去,到达的时候,小柱还睡得正香,结果一觉醒来,看到秦煊坐在自己房中削水果,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嘴里嘟囔着:“呀,我又梦到我三哥了,我定是太想他,这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推荐热门小说王爷只想种田,本站提供王爷只想种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王爷只想种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热门: 穆斯林的葬礼 代嫁 庭院深深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 校草是女生[穿书] 浴火焚神 弄巧成缘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 至死不渝 半城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