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四章 人算人心难宁

上一章:第两千零一十三章 怕黑的半圣 下一章: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泥中藏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胡芳心中也有无奈,不久前她和胡杰被埋在洞窟中经历了一场磨难,胡杰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了一个怕黑的怪毛病,在被埋后不久心神大乱,连护身罡气也散了去,撞得头破血流,要不是她及时发现不对用护身罡气把两人同时护在其中后果不堪设想,两人出洞窟纯粹是她一人在支撑,一边护住两人一边破石寻路,其中艰辛只有她自己心知肚明。

胡杰怕黑的毛病还是以前在棒子国整容时落下的,可他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结果今天在坍塌的洞窟内差点把命搭了进去,如果不是胡芳全力护住恐怕他会成为古往今来第一位被石头压死的半圣境武者,现在洗了个冷水脸休息了一阵才慢慢缓过神来。

女人的心思比男人细,分析考虑问题往往也喜欢从细节入手,会拐着弯儿绕行几圈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偷腥的男人会栽在一根长头发或香水味道上的主要原因。

胡芳就是个很细心的女人,她在一语道破龙虎宗弊端的真正目的其实是维护胡杰,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适合拼杀,需要时间好好调整。

张震恶皱眉沉吟了片刻,抬手一指水帘对面说道:“对面就有几头炼尸在穷吼鬼叫,想来是那偷尸的毛贼准备引我们过去故计重施,依你的意思又该如何应对?”

“炼尸?”胡芳神情微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除了看到白哗哗水幕一片只见得些跳动的晶亮水珠,哪里能看到什么炼尸?

咯咯咯——

一阵沉闷的尸笑声适时传来,好像在回应胡芳心头的疑惑,那笑声好像用一堆老玻璃在互相磨蹭,隔着水幕传来都让人感觉耳膜发酸。

胡芳静望着面前的瀑布流聆听了几秒,突然伸手一把挽住胡杰胳膊偏头沉声喝道:“张宗主,几头穷叫唤的僵尸还能让我们在这里疑神疑鬼空耗时间么?走,冲出去看过才知道!”

女人善于形象思维,男人倾向于逻辑思维。胡芳不会像张震恶一眼去推理揣测,她更愿意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此时她也懒得理会什么宗主公主,手挽胡杰纵身跃出水帘,人在半空目光左右扫视,很快被她找到了僵尸的位置。

十余具紫僵被几根长树藤捆住腰肢傻傻的站在不远处的伸长着脖子叫唤,那模样就跟大合唱似的,就是语调单一不搭。

胡芳银牙紧咬,身如白鹭翔空般掠向水潭边的一块麻石板,被挽在手上的胡杰现在已经从怕黑的情绪中缓了过来,他偏头望着姑姑,心头洋洋然生出来一丝暖意,索性不出力不用劲,就这样任她挽着朝前方掠去,垂放在腰间的手掌却在暗暗蓄力。

两人脚下落实,胡杰故意用了几分力气,喀嚓!脚下的麻石板被踏得四分五裂,胡芳偏头望了他一眼,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低声问道:“好些了么?”简简单单一句话,却透着一种深深的关切。

胡杰手掌在她腰肢上轻捏了一把,眨眼道:“全好了,老牛鼻子怎么没跟来?”

话音未落,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啵嗤水响,张震恶的身影从对面水帘中闪出,纵跃间人已经到了串成一排的紫僵旁,抬起双掌一记野马分缰拍上两具紫僵面门。

噗噗!两声闷响传出,紫僵头颅应声爆开,两具无头尸往后弹出数米,扯动所有被树藤捆绑的紫僵倒了一片,这些低等僵尸倒在地上还不忘张嘴发出声声怪笑,那模样就像一群预先设定好了程序的灌浆娃娃。

胡芳挽着胡杰的手臂走到近前,眯眼逐一扫视了一遍地上怪笑不休的僵尸,突然抬手指着其中一具胸襟敞开的紫僵说道:“张宗主,它胸口上有字。”

张震恶目光一凛,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紫僵坦露大半的胸口上现出了几行小字,他上前两步伸手揭开衣襟,紫僵皮肤上被人用利器刻出了几句话:张宗主武功冠绝天下,小女子佩服之至,惊恐之至,原想杀尽贵宗一干老小牛鼻子报小师叔血仇只能无奈暂缓,特送回紫僵十八具,笑迎宗主力爬出关……落款是庄艳娥。

“嘿嘿……哈哈哈……”张震恶望着紫僵胸口阴笑了两声,随后转作一阵放荡形骸的大笑,让站在一旁的胡家两人莫名其妙。

笑声既落,张震恶对两人挥手道:“姓庄的丫头以为用激将法本座就会穷追不舍吗?带着数百具炼尸就是她生有三头六臂也走不出这龙虎山,我们只管汇合了胡宗主一起去青云观喝茶休息。”

龙虎山林密山高,又有几处隐秘养尸地暗藏其中,张震恶算准了庄艳娥带着数百具炼尸短期内不可能离开龙虎山,索性就听了胡芳的话来个以静制动,在龙虎山这片地头也不怕姓庄的毛丫头飞上天去,等避过追脚后跟的华夏武魂再回过头来拾掇场面不迟。

有人的地方就有算计,有的人在算计别人的同时却浑然不觉自己也在人的算计之中,张震恶领着胡家两位半圣武者放松了心情往回赶,却不知前方就有一张敞开的大网正等着他们来钻。

如吉道士双掌合十独自站在三叠瀑旁的一块湿地上,眼睛不时会望一眼身旁松软的湿土,这里四周围无遮无拦看不到半个人影,背后就是哗哗作响大瀑布,不断随风吹来的水气沾湿了他的发髻,水珠子顺着额头往下淌,有几滴滑到嘴角竟然是咸的。

哔溜——合十的掌心传来两声轻响,如吉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跟着跳动了几下,他慢慢摊开手掌,对着掌心的传音符喃喃念叨了几句什么,突然抬头望向对面的松树林,三条人影从林中闪纵而出,最前面的正是张震恶,小道士心头又是一阵擂鼓,额头上的汗水混合液顺着脸颊滚滚淌下。

“别紧张,我们就在你脚底下看着,露了马脚到时候吃亏的是你自己,吸口气,镇定……”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如吉耳中响起,他深吸了口气,狂跳的心脏却总不能平静了下来。

推荐热门小说透视之眼,本站提供透视之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透视之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两千零一十三章 怕黑的半圣 下一章: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泥中藏雄
热门: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驻京办主任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哪有这么危险的柯南世界 水晶鞋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 乡村小神医 全世界盼我闹离婚 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