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一直没有坦白告诉你, 在医院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一见钟情了, 但是我不能让你知道,你伸手摸我的裤子, 我简直怕了你, 我知道你是我心里喜欢的那一款,很怕被你当场摸出了反应, 我不记得我在哪里见过你,但我却觉得你不讨厌, 不讨厌就是喜欢了。所以我才愿意让你碰我,和你说话,答应你去拿钱开房,我一开始就知道你把我当二百五来骗, 但我还是忍不住当了二百五。”——程航。

季念摸摸他的脑袋, “你撞到哪里了?傻了么?”她左瞧瞧右摸摸,在他头发里掏来掏去,“是这里吗?还是这里?”

程航把她的手拉过来贴在胸口,“不知道, 反正没死。”

“没死也差不多了。”季念觉得他真傻,他还总说她傻,其实他比她傻, 至少她是绝对不会为了他去死的,所以他们俩现在谁欠谁还真的是死无对证。“你当时怎么想去死的?看电影的时候还嫌弃人家女主角傻逼,其实你别人家还傻。人家好歹还割脉呢, 你直接被车撞。丑死了。”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你不在了,我很难受。”程航摸摸自己的心,“我希望被车撞死,这样我就永远不难受了。”

季念叹口气,心想,程航这人四肢发达,头脑倒是很简单的。

她现在想法多了,不再是盲目追爱的少女了,她现在的愿望简单而粗暴,她希望自己肚子里怀着的孩子,不要像他爸爸一样傻,如果他将来也为了一个女孩去死,她可能得愁死。哎!

难道这就是她的报应吗?

她愁得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望着窗外的月亮,她有些忧伤。

人的每个年龄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忧愁,比如现在,她最担心孩子不健康,也担心孩子日后的成长。爱情,已经不再是她考虑的第一要素。

但对于程航来说,却似乎还是。

他最近心情很不错,今天起得很早,自从知道季念怀了他的孩子,他开始有了一种自己要当爸爸的自觉。

所以他一大早起来收拾屋子,可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收拾房子的天赋,那些锅碗瓢盆在他手里,好像越来越乱了,他唯一能做好的一件事就是浇花。

程航把绿萝从阳台外面收进来,仔仔细细给它喷了水,还认真给它修剪枝叶。

他记得他们高考同居的那套房子里,也养过两盆绿萝,季念不怎么打理,全都是他在打理,他每天闲来就热衷于给花花树树浇水,现在他也是。

他把喷了水的绿萝带进去小房间里,放在桌子上,路过那张小小床的时候,嘴角会不由自主的笑,想到不久以后,这张床有个小人住在这里,他觉得心情变得很好,和这盆绿萝一样,变成了绿色的。

-

春节到来的时候,程航原本想带季念回外婆家的,但是季念肚子开始显怀了,走路都不方便了,于是程航就让小凡亲自跑一趟,外婆已经不能出来了,他让小凡亲自送些年货过去,并亲口告诉外婆季念最近的情况。

外婆从小凡嘴里得知,他们俩已经和好了,季念已经怀孕七八个月,眼看就要生了,外婆心里很高兴,她流着老泪,心想,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心愿算是完成了。

季念的生日在春节末,程航半个月前就想着要怎么给她过生日,并亲自请教了Lili怀孕的女人都想怎么过生日。

Lili就告诉程航:“程总,你怎么给老板娘过生日都无所谓,最重要是别把她当老女人,要一直把她当小女孩一样的宠。如果是我,我就希望对方带我去走一走以前走过的路,找回一些曾经美好的回忆。”

程航觉得季念自从怀孕后,那体型基本上和小女孩搭不上边了,可他心里一直就把她当成小女孩来宠,他觉得Lili的生日提议挺不错的。

于是到了季念生日的这一天,他们复制去年的生日路线,程航说要带她去看电影,一大早他就在季念的口腔诊所门口等待季念。

今天天气冷,季念把自己包成了一个粽子,她现在胖了,也不爱打扮了,程航看她一眼,觉得她这是十足十的失去了美感。简直跟她去年生日秒杀一条街的存在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这也让他觉得心里踏实,程航觉得,季念不能打扮得太妖冶,她那长相本来就有几分狐狸精的妖气,再穿短裙热裤这些暴露的衣着,就是狐狸精本狐,所以她这样反倒令他高兴,恨不得把她捧在怀里抱着。

一个家里有一个人耀眼就好了,比如他,他衣着考究,连衣服袖扣都是带钻的,本来就生得英俊夺目,男人这种生物,稍微注重一下穿着,再加上天生的身高优势,走在路上,几乎一条街的女人都会侧目看他。

季念太久没和他上街了,今天一上街,发现自己被他比下去了,偏这人还不知道收敛,嘴角自带笑意,眉目英挺,俊逸不凡,看人的目光也灼灼的,瞧着就像是在和别人放电,季念斜着眼睛瞪他一眼,自己走去电影院外头的小卖部买爆米花了。

程航早买好了票,这次他们不看悲伤的爱情电影了,他选的是一个大热的票房电影,兑好了票,他瞧见季念站在小卖部前面等爆米花,像个贪吃的胖丫头。

他走过去搂着她的腰,跟小卖部人员说:“换成小份的。”

季念坚持:“大份的,我要吃很多。”

他手圈着她脖子,薄唇贴着她耳畔,“吃那么多零食做什么,我没给你吃饱?”

“就要吃大份的。”季念嘴馋得很。

程航只能听她的,这世上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她现在既是女人,还怀着一个小小人,是难养中的难养。

这一次进了电影院,程航发现自己还是看得昏昏欲睡,季念也看得没什么兴致,主要是她这人没什么喜剧细胞,这大热的喜剧别人看得哈哈大笑,她却总是get不到笑点。

程航把她带出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她现在怀孕了走路得小小心的,半个楼梯层都不能踏错。有时候看她走楼梯,他都会担心得出汗。

程航说:“下次来咱们还是看悲伤的爱情电影。”

“不了,下次来咱们看动画片。”季念仰着头看着她笑,“下次和我们孩子一起来看。”

程航想象了一下这个场景,感觉很是期待,问她:“我们要不要换个有电梯的地方住,以后生了孩子你抱孩子上楼下楼怎么办?”

季念就抱抱他的手臂,“等以后再说了,那里已经住得很习惯了。”

程航也觉得那地方住得习惯,听老人说怀孩子的时候不能搬家,否则孩子生下来会各种不好,还会影响母亲的健康。

程航从来不迷信的,但是轮到了季念头上,他就信了,于是搬家的计划被他无限期往后搁置了。

-

从电影院出来,程航担心季念走太久太累了,问她:“回家了好不好?”

季念难得出来一趟,还要去逛衣服。

程航见她对逛衣服这么积极,头挺疼的,他最害怕陪她逛衣服的,他家的季念,挑一个衣服可以挑一个小时那么久,关键是她花了一个小时对比试穿,最后一秒钟却决定不买了。

他简直是从来没有遇见过比她还喜欢浪费时间的人了。

季念看中了一件卡其色的外套,可是她长胖了,在店员的帮助之下试穿上去,站镜子一瞧,发现自己好臃肿。

程航却睁着眼睛说瞎话:“好看好看,就买这一件吧,你衣服那么少。”

店员推波助澜的说:“连你帅老公都说好看了,那一定得买了,相信老公的眼光,不会错的。”

季念很不给面子的看了程航一眼,“我就不信他的眼光!”

明明丑得要死他都能说瞎话!她真的对他很服气了!

季念再看中了一件绛红色的外套,套了上去,站在镜子前面。

程航这次学聪明了,说:“嗯,这件好,喜庆,遮胖,穿上了一点看不出你胖了!”

季念觉得程航不会说话就别讲话,没人当他是哑巴,本来她是想买的,但他这样一说她就不想买了!她本来就不胖,不用衣服来遮遮掩掩的。哼!

程航觉得很挫败,左右不是人,怎么说都是不对,最后得出结论,自己是个不适合陪季念逛街的男人。

他好不容易把季念哄回家,走到服装店门口,迎头碰见了慕治辰。

季念和慕治辰好长一段时间不见了,但是程航倒是经常碰见慕治辰。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程航向来和慕治辰不对盘,哪怕现在季念怀了他的孩子,但他对慕治辰仍旧很是戒备,担心季念又被他骗走了。

慕治辰今天一身休闲服饰,身边早已经又换了女伴,他对季念自然是念念不忘的,毕竟季念也是他为数不多几个泡不到手的女人。

一年前季念耍了他一次他至今印象深刻,他是在季念失踪了一个月后,才想明白了自己是被她当做挡箭牌了。

但慕治辰也没空和她生气了,他这人是个花花肠子不错,但也不犯不着和个小女子生气,更何况这个小女子肚子里现在还养着个小人,一看她这横向发展了一倍的身材,已经再无半年多前那种翩翩身影了,但脸蛋还是很漂亮迷人的,他就更不想和她生气了。

反而还主动笑着打招呼:“哟,你们夫妻俩逛街啊?”

程航沉默的嗯了一声,“这么巧,在这里碰见。”

“就是呗,这么巧。”慕治辰笑着对季念说,“我说我跟你们兄妹俩有缘,早上我才碰见秦毅和他提起你呢,晚上我就碰见你。”

提起秦毅,程航觉得他们无话可说了,拉着季念要走了,季念漂亮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连笑容也是淡淡的,但慕治辰看得出她过得很幸福,他回想起他们约会过的那几次,季念从来没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恬淡的笑容,只有在程航身边,她才这么恬淡适宜。

慕治辰又想,季念这个小女人可真是太他妈厉害了,他能把她哥迷得现在还对她辗转不忘,也能在发胖之后,让程家少爷一心一心只爱她一个。

关于这位程少爷为情所困一心求死的殉情故事,他也是最近才听说的,听完之后他是有些动容的,因他知道自己再爱一个女人,也无法做出程航这种激烈的事情,程航可真是个痴情种子,一想到自己家里那位怀孕了,他还天天和女人往外跑,他又觉得有那么一些相形见绌。

慕治辰和女朋友往前走了一段路,再回头往后看的时候,瞧见季念正在程航的陪同下,站在过道的精品店里挑选耳环,她带了一只亮闪闪的星星耳环,侧着头让程航瞧她的耳环,红唇带着一抹笑意。

她这侧头一笑,方向是对着慕治辰的,慕治辰盯着她那笑容,暂时忽略了她那肚子,竟无来由的又是心口一动,灯光映着她的笑,果然是魅力不减,他想季念此人是妖精无疑了。

-

程航原本是打算让季念顺利生下孩子后再举办婚礼的,可是他又担心夜长梦多。

季念是个喜欢胡思乱想的人,尤其是她怀孕之后,变得很敏感,他小心翼翼有时候还是会让她伤心焦虑落泪。

他亲自向医生请教,医生说孕妇大多会有这种焦虑情绪,尽量给她安全感让她开心就好了。

于是程航决定把婚期提前,他打算仍旧用Lili一年前给他提供的求婚办法。

婚期定在春天到来的时候,他让Lili负责去操办一切婚礼大小琐事。虽然婚礼有些仓促,但是Lili很能干,竭尽全力帮程总把婚礼办到最好。

婚礼策划全程是隐瞒着季念的,包括宴请宾客,全部都是保密进行,程航打算到时给她一个惊喜。

婚礼前的一天,程航还陪着季念去逛超市。

她已经八个多月了,行动都有些不方便,程航不愿意让她去超市那种人多的地方,可是季念今晚嘴馋,说想做个焗鲍鱼给程航吃,顺便买些海鲜来煮。

程航答应了,进了超市,小心的牵着她的手护着她去生鲜区挑鲍鱼。

季念挑衣服很挑剔,挑鲍鱼也很挑剔,还假装自己很会挑,这边拿一个那边拿一个,哪一个都看不顺眼,程航简直要被她笑死了。

最后他随便挑几个装袋子里,让季念原地待着,他去称重回来,瞧见季念不见了,紧张的搜索她的身影,没瞧见,倒是瞧见了不远处一个很像秦琴的女人。

他看一眼收回目光,终于在生鲜区的角落里瞧见了季念,她半蹲着身子,正在看鱼游泳。

程航走过去,把她手牵在手心里,指着那鱼的胖肚子说,“像不像你,胖鱼?”

季念瞪了他一眼。

他结了账把她牵出去,有个小孩子走路不小心撞了她一下,他吓得把她护在怀里,紧张问她:“没什么事吧?”

季念摇摇头说:“没事。”

程航恨不得把她包起来才好,他想接下去的时间里,绝不让她再来超市了。

晚上,他吃上了季念这个孕妇准备的海鲜餐,没觉得多好吃,甚至有些不够味道,但是孕妇煮的,再难吃他都得说好吃。

季念心满意足的笑了,晚上她安静的睡在他身边,程航俯下头亲她一下,取出他放在柜子里的戒指,拉起她的小手,吻了一下。

他明天终于要和他的女孩求婚了,这条路走得太曲折,曲折到他差点忘了来时为什么出发,还好他现在知道了,应该还不算太迟。

-

第二天,春风明媚,日头暖暖的,正是一年四季最宜人的天气。

一个露天的绿色草坪上,四周有柳树轻扬,这是程氏名下一家酒店的度假场所,今日全被程航征用了,现场布置简单温馨,按着程总的指示,白色紫色为主,鲜花是满天星点缀玫瑰,季念最喜欢星星。

在季念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李春华被郑重邀请到场了,Lili知道她是最重要的客人,早就和她提前通了气,李春华也很配合。

随后,程爸爸程爸爸老爷子也到场了,他们现在和李春华结为一家,Lili知道他们不对盘,于是也特意给他们提供了两个休息间,故意不让他们碰面。

其余朋友,丽娜,林医生,护士长,程航的同学,李金逸,陈芳芳,大鹏等人也到场了,慕治辰和秦琴也受到了邀请,连狗子也换上了漂亮的衣服,闪亮登场!

季念被说谎不眨眼睛的Lili轻易“骗”到了这里来,随后她进了一间玻璃房里。

程航穿着一身得体矜贵西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手捧着鲜花,眉目舒展的看着她,整得自己跟个白马王子似的。

季念瞧着他就想笑,问他:“你干嘛穿成这个样子哦?你儿子都要笑你了知道吗?他都踢我了!”

程航一听那死孩子在踢季念,就急得走过去捧她肚子,紧张的问她:“痛不痛?”他问完了发现自己排练好的牛逼求婚词,因为被季念这一打断,给全部忘记了!而且是怎么记都记不起来了!

哎,记不起来就算了,程航临阵发挥,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他见了季念,向来都是说跪就可以跪的,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直接跪了,拿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戒指。

正打算求婚,就被季念拍了拍脑袋,“不许跪,起来,地上冷。”

程航就听话的站起来了,话也不用说了,直接做的,他把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她最近胖了一点,无名指的尺寸他也没忘记找人弄大了一点,季念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尺寸刚刚好。

程航抱她在怀里,发现她掉眼泪了,轻轻拭掉了她的泪水,他牵着她的手说:“原地结婚,你不许哭了,少给我丢人现眼!”

玻璃门一打开,季念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了妈妈,丽娜,还有程爸爸,老爷子,连陈芳芳,李金逸,大鹏都到场了,狗子窜到她脚边乱蹦。

程航牵着她的手,淋了一路的花瓣,踏着红地毯,在证婚人面前完成了西式婚礼。

短短一个小时,他们的求婚仪式、结婚仪式,一次性完成搞定,季念想想觉得自己有点亏哦。

婚礼仪式完成后,李春华走来牵女儿的手,安慰她:“一点都不亏,妈都替你高兴,他能这样对你,妈都觉得赚了。赚了。”

李春华回想往事,心酸的掉眼泪,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季念和程航的这一路,走得多艰难了。

季念擦掉妈妈的眼泪,其实她也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亏,不是因为程航给了她多少财产,首饰,只是因为程航是真心对她好的,他为她做了很多,漫长的岁月里每一秒时间都知道,她的心也知道。

所有人都说季念可以找到更好的,但是季念知道自己找不到更好的,这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说出来的话,这是她最真实理智的想法。

和程航在一起断断续续的七年时间里,她每一刻都爱得很清醒,她很清楚程航是最适合自己的男人,她一点都不傻,有时候傻也只是故意装傻。

比如,有些女人故意趁着她不在,缠着她男人的时候,她就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傻呗。

程航进玻璃房倒威士忌的时候,迎面碰见了也在倒威士忌的秦琴。

他倒是不意外,挺大方的问候:“这么巧?”

秦琴今日穿得一身红色性感鱼尾裙,比新娘子还要抢风头,风情万种,对程航轻轻抛了个媚眼,“程总,新婚快乐哦。”

“谢谢。”程航由衷的感谢,眉梢眼底都是幸福男人的笑意。

秦琴和他碰了一下杯,笑着看他:“我昨晚见到你和你女朋友去逛超市了,你们在挑鲍鱼。”她故意说了女朋友。

程航不得不纠正她一句:“是太太了。”又笑道:“对,昨晚我太太做海鲜餐给我吃。”他昧着良心说瞎话,“我从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海鲜餐。”

“是吗?”秦琴笑得弯了下腰,斜着眼睛看他,“我猜那是因为你没有试过我煮的海鲜餐,别忘了我在国外独自生活了十年,我做的海鲜餐比任何人都好吃。”她走到他眼皮底下,笑:“你今晚,或是明晚,要不要试试我做的海鲜餐呢?程总。”

程航侧了身子,沉默的走到酒柜边多倒了一杯酒。

秦琴盯着他英挺的背影,他今日衣着矜贵,一举一动都让人心动,她提醒他,“程总,酒后很容易乱性,你少喝点。真的不考虑一下试试我的海鲜餐么?嗯?”

程航低头笑了一下,“谢谢你,我猜你做的海鲜餐一定很美味,可我只喜欢我太太做的。世界大厨来了我都看不上,就看上她了你懂吗?”他说罢无奈的笑问,“你是不是被我气死了?”

“可不是?我早就被你气死了!”秦琴顿了一下,很快笑得无比自信,“所以我早决定不再给你这机会了!今天不过是想试试你的定力!”

“那敢情好?”程航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他一直知道她对自己的想法,有些事情他也只是假装不知道,他很真诚的说:“我还是得谢谢你愿意放过我。”

秦琴眼神黯了,心口狠狠震了一下,只一句话她就知道,他对她的心意是完全明白的,她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一直拒绝自己,石头都有缝隙呢,他半点缝隙都没有!

她不信他对自己没有半点心动过。

“其实那天晚上,”秦琴炙热的目光盯着他挺拔的后背,“你是想和我做的吧?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可以跟我说实话吗?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呢?我们那天晚上可不可以在一起?”

秦琴只是突然很想知道答案,她知道错过了这一次,以后将永远没有时机再问。

程航回头看她一眼,眉梢一挑,他很尊重的回答:“我不知道。当时没有那就是没有吧。再有一次机会,可能还是一样的结果。”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百无禁忌 扑倒,萌神小狐仙 爱你时有风 吸血鬼王:永恒恋人 剑道独神 八荒剑神 有病,不治 猜心游戏 艳情乡村 亲爱的,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