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暑假的时候, 程航和他爸爸回了一趟爷爷家。

程航只去了几天,就迫不及待回来找季念了。自从正式牵到季念的手, 他就半刻都不能离开她。他人生第一次知道思念的滋味,原来是这么煎熬, 他想他一定是喜欢上她了, 而且是很喜欢那一种。

那天他提前打电话告诉季念自己要回来,季念正在学校外头一家工厂里做暑期工, 得知他要回来,还特意请假了半天, 站在程航家里小区外面的小道上等他。

她等了挺久的,一直等不到程航回来,就有些着急的左顾右盼,她不知不觉走到了路中央的位置都没察觉, 一辆货车从小区里头直冲出来, 程航在小区横道上走过来,瞧见货车已经快要开到季念身后了,他猛地冲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护着。

那辆货车很及时的刹了个车, 其实程航不冲出来,季念也未必就会被撞到,突然冲出了一个程航, 反倒把货车司机吓出了一身冷汗。

倒是程航,把人家司机吓出了一身冷汗,还要上去踢人家的车, 质问那货车司机:“你要撞死她是不是?你要撞死她我和你没完!”

司机一脸郁闷,要是遇到个身材瘦弱的他早就发飙了,可是程航身材高大,虽还是个少年,一张脸长相俊秀,却一看就是个不好相处的凶残样,司机认了栽,屁颠颠把车开走了。

程航还在后面想踹他的车,季念把他拉回去,她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他的凶残了,早就习以为常了,她知道他就是遇到了某些生气的事才会这样。

程航教训完了汽车司机,还教训季念,无比暴躁的语气:“你没事站在路边做什么!万一被车撞死了怎么办?我以后不许你站路边!”

季念现在知道了他暴躁的时候,只要顺着他的毛捋顺一下就好了,于是说:“好好好,以后我都站在角落,这样不会被车撞死,你也看不到我了!”

“谁说我看不到你,就算我看不到你,你也会看到我!”程航还是有些不高兴,但他的炸毛的确是被季念的温柔抚平了。

他一回家就要牵她的手,他们家的佣人正在擦桌子,见到了就偷偷的笑。

程航也不介意,他很快发现季念的手长了一点一点的红斑,问她:“是什么?”

“疹子。”季念说 ,“热出来的。”她最近正在工厂里打暑期工,和女工人住在宿舍里,那宿舍人多也有些不干净,蚊虫蚂蚁,晚上常常热得睡不着。

程航就不许她去打工了,“你都要读高三了,还打什么暑期工,不许去。”

“可是我已经签了两个月合同了。”季念说,“而且还是和我室友一起去的,我要是突然不去了,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程航退而求其次,“那也行,但是你不能住在工厂宿舍里了,你晚上来我家睡。”

季念也想念程航家里的大空调,可是……

程航不给她犹豫的机会,每天她下班了他就去接她,而且他不许她加班。

季念在程航家里住了两个礼拜,程爸爸就回来了。

有次程航出去买零食了,季念在家里和程爸爸打了个照面。

程爸爸是个很随和的人,他从小接受的是西方教育,是个没有架子且思想很开放的大人。他已经见过季念好几次了,每次都是和颜悦色的,今天也是,还问季念住得习不习惯。

季念笑着说:“习惯,谢谢叔叔。”

程爸爸看她一眼,动了动嘴皮,仿佛是想说些什么,但是他想了想,又什么都没说。

其实,程爸爸是想说,小心程航那个臭小子晚上去打你主意,但是又觉得这话说出来不妥当,于是程爸爸也就不说了。

程爸爸欲言又止,季念觉察出来了,她多长了个心眼,觉得程爸爸可能是不想自己住在这里。也对,谁愿意看自己的儿子带个女孩回家里住呢?

季念找了个时间就和程航说:“快要开学了,听说学校的宿舍开了,我明晚还是回学校里住吧。这样你和你爸爸两人一起住,会方便一些的。”

程航一听就不高兴了,拧着眉,“什么意思?是不是我爸和你说什么了?你别管他!”

“叔叔没说什么。”季念真诚的说,“叔叔是个很好的人。”

“那你要走?”程航不舍的拉着她的手,轻轻凑到唇边吻过去,季念缩了缩手,他就死不松手,“学校宿舍也没人住,我担心你一个住不安全。”他想了想,眼睛亮亮看着她的脸,“要不我们搬出去住?上了高三我晚上每天都可以教你数学。你成绩一定提高得更快!”

季念觉得自己同意后半句,但是前半句她接受无能。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经过程航补习的季念进步神速,排名已经提到了前一百名,只要她继续保持下去,考个普通的本科大学是没什么问题的,她现在一门心思要考大学,自然想要找更多的机会学习。

“万一被人说闲话怎么办?”季念皱了皱眉。

“那就偷偷的进行,我们不说,谁知道我们住一起?”程航脸上带着志在必得的笑容。

他是个行动派,很快就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他先和程爸爸说了自己的想法,程爸爸没有持反对意见,还一次性给了他外出租房的钱。

给完钱,程爸爸有些忧愁的拍了拍程航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现在还不是胡闹的时候,你不要害了她的前程。有什么想法必须等上大学后再说!”

程爸爸说话的时候,扫了一眼他全身,这个儿子是他抱着长大的,他有多大多小多重,程爸爸是心知肚明的,他现在正是最冲动热血的年纪,什么事只要他想干都能干得出来,更别提是对付一个小小的女孩子了。

程航知道他爸爸是几个意思,笑着说:“你放心吧,我以后是要娶她的,不会欺负她的。”

而且他答应了外婆会好好照顾季念,万一他把季念那什么了,外婆就不会把季念给他了。

再说了,他现在对季念的冲动还只停留在牵手,说出来他都觉得自己没出息,程同学现在摸着季念的手,都可以直接硬几次满足好几次。

可是程航没想到自己的想法会改变得这么快,自从上了高三,搬出去晚上和她一起住之后,他每天晚上看着她,冲动就每天增加一点,日积月累的,他不再满足于只是牵她的手了。

他会在她认真低头做题的时候,盯着她的侧脸发呆很久,看着她鬓边的绒毛,然后凑上去亲吻她的侧脸。

起初他只是简单的试探,季念推开他,但是没有生气,他就觉得她这是默许了。

搬出去住的第二个月的某天晚上,他盯着她的脸,又想要更多了,他没心思讲题,没心思看书,只想吻她,很快他就付诸行动,吻住她的唇,把她吻得上气不接下气。

季念这下生气了,把他关在房间外面,他拿钥匙开了门,得了便宜还卖乖,假装真的是来教她做数学题的,讲着讲着他就把人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又亲又吻。

他刚进来之前故意喝了点酒壮胆,以前他只是吻她的唇,哪里都不敢碰,今晚他像是无师自通,他本能的想要更多。

季念原本还容忍他乱来,权当他是贪玩,但是到了这里她就不能再放任他了,妈妈已经提前警告她了,她从小耳濡目染,很清楚程航下一步要做什么。

她心眼没他多,智商没他高,但在性这方面,她是比他成熟的,假如让他摸进去磨进去,那么等待她的下一件事就是怀孕,辍学,生子,前途尽毁。

季念再喜欢他的触摸,都不能放任他继续了,她很坚决的把他推开。

程航又尝试了好几次,因为他总觉得季念心里是有他的,她心里有他就应该让他做想做的任何事情,包括让他占领她的身体。

他和她讲了很多好话,什么肉麻的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好话,他都和她讲了,事后回想起来连他都怕了自己,可是饶是这样,季念也不答应,而且季念不仅不答应,她、还、不、回、来、住、了!

程航同学每天晚上回来独守空房,开始反思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他每天下课都去找季念求原谅,季念也没打算不原谅他,她只是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他,有时候他对她乱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不能再像从前一样理智的拒绝他,她担心自己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毁在自己手里,所以才不回去住的。

可是她也不敢和程航说实话,程航最近越来越坏了,也不知道和谁学的招数,他总能把她吻得头脑一片空白,她明明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他还什么都不懂的,难道妈妈说的话是真的吗?男孩再小都是男人,迟早是要变大的。哎。

季念决定对自己狠一点,高考之前暂时不要和程航联系了,她成绩爬到了年级第一百名之后,就没有再前进过,但是勉强维持下去应该高考成绩也不会太糟,她打定了主意就这么做,谁来都不能让她改变主意。

这段时间学校的好多女孩子们都在绣十字绣,季念也在小卖部里买了一个回来绣,她打算绣好了就送给程航。

程航因为季念不回来,每天都难受死了,他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买了不少礼物送她,可是她不拿,又买了个手机给她,她也不拿,他好烦,问胖子该怎么办?

胖子贼兮兮的说:“你假装自己要过生日,把她骗去你爸爸家,晚上你就把她睡了。”

“闭上你妈的嘴。”程航同意前半句,坚决不同意后半句。

他要是想把她睡了,早在他们的出租房里同居的那段时间,就把她睡了一千遍,季念那点小猫力气哪里可能是他对手,他就是想等她自己愿意,所以现在才闹成这样的。

-

季念听胖子故意在她面前提起,程航要过生日的时候,内心还有些小期待。

她想自己之前得了程航那么多好处,也是时候送点礼物给他了,于是熬了个通宵,她把十字绣绣好了,打算等他生日就送给他。

生日这一天,程航请了好多同学回程爸爸家里庆祝,季念现在是不愿意和程航单独相处了,得知是个多人的生日宴会,她才和同学一起过来。

程航那天是生日会主角,但是主角的眼里只有季念,今天也不是他的生日,他只是想见季念,胖子知道程航的心事,打着需要切西瓜的名义,把季念带上二楼小厨房里。

程航在安静的小厨房里看见了久违的身影,心口一动,他从身后抱住了她,下颌搁在她肩膀,他像失恋已久的男人一样,深深的吻她后脖颈,贪恋的吻着她发间的香味。

季念知道是他,担心有人看到,把他拼命推走,他非但不走,还把她抱到了房间里,把门锁上了,他太想她了,特殊时期非得特殊处理才行。

季念担心他乱来,把十字绣拿出来送他,希望他冷静:“生日礼物。”

程航收下了,爱不释手,并且很诚实的交代:“今天其实也不是我生日。我是为了你才特意过的生日。”

季念瞪他一眼,心想他真是坏透了,连这烂招竟然也想到了,自己还被他给骗了,昨晚还熬了个通宵,她又瞪了他一眼。

程航被她瞪得不知所措的,又走上来拉她的手,直接把她拉到了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力气大,季念怎么挣扎他都不松手。

季念急了,踢他:“你再这样楼下的人上来了会看到我们。”

“我让胖子在楼下守着了,他不会让任何人上来的。”程航志得意满的笑,太久没抱她了,他想狠狠亲她。

他今天的吻又凶又猛,季念有了种很不好的预感,再加上他说胖子在楼下守着,这让季念愈发有不好的预感,程航这次可能是要对她动真格了,他设计了这么一场大戏,不就是想和她做什么吗?

他的衣服在她衣服里狠揉的时候,她很生气的给了他一巴掌。

程航挨了一巴掌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反应过来,眼睛藏着愠怒,他愈发志在必得的揉她,一边揉一边做保证,“我就摸摸,我什么都不干。”

季念又给了他一巴掌。

他看着她的眼睛更红了,还带着股狠劲,抓住她的手,压在了她头顶,“你凭什么打我?我做什么了吗?我就是碰你一下,你打我三下?”

季念被他气死了,明明才打了他两下,于是她又打他一巴掌,非得把他打清醒了不可。

程航压低了眉目看她,因为被打了太多下,他现在脑子有些懵,盯着她的脸,他压下了脑袋,吻她的唇,手掐着她那处,狠狠的碾压过去,他心想着自己非得把她吻老实、掐老实了不可。

她的确很快老实了下来,不知道她是老实了,还是没力气了,总之她没再打他,眼泪却一颗一颗掉下来,打到了他脸上手上。

他心疼了,很快就停止了手里还掐着她的动作。

他一停下来她就放松了身体,反过来继续拍打他的手臂,眼泪也不间断:“你不许亲我,不许碰我那!至少高考之前不许!”

“不碰就不碰,你不许哭!”程航把她眼泪拭掉了,“你再哭我就碰你,我不仅碰你那,我连其他地方也碰!你最怕哪里我就碰哪里!”这算是威胁了。

季念却被成功威胁到了,抽抽搭搭止住了眼泪,被他抱在怀里,程航轻声的哄她,“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我碰你那,那我就不碰了。”

季念哽咽了一下,点了头。

程航仿佛找到了症结,“我不碰了你就可以回来住吗?”

季念轻轻摇了摇头,她才不信他。

“我发誓,高考之前绝对不碰你,要是我说假话,就罚我一辈子都见不到你。”

程航知道,这对于自己来说,是最大的惩罚。

季念却觉得,他就是随便胡掐,但是这一次她选择相信了他。

他是个很坏的人,连他们班的女生都说他看起来又凶又冷,可是他唯独对自己又温柔又热情,而且他答应了她的每一件事情,总是能做到。季念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

这天两人初步谈妥后,季念回学校之前,拿走了程航送她的手机。

晚上睡觉,季念就收到了程航的第一条信息:【诶,季念,这是我号码,好好存着我的号,别认错主子了。】

季念的手机里只有程航一个联系人,专门用来接收程航的短信息。

程航现在也学会了低调,他想和她说话的时候就尽量发信息,他也学会了不在人前让别人看到他有多喜欢她,这样季念也会避免很多麻烦。

季念又回去和程航一起住了。

他每天晚上和她住在一起,每天白天还要发信息给她,上课的时候发信息问她闷不闷,闷了就给她说笑话,问她累不累,累了就买冰红茶叫胖子找个女生去拿给她,问她听不听得懂,听不懂就等他回去教她。

下课的时候,程航发信息问她可不可以不去图书馆了,他想早点回家抱她,因为他很想她。

那时的季念在课堂上偷偷看着他的信息,把脸埋在课桌底下,红成个熟透的苹果。

如果时光再倒退回去,程航一定不敢相信,自己曾经为了个女孩发了上万条的短信息,每一条信息都饱含浓烈爱意,那是再也回不去的爱,因为除了季念,此生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出现在他生命里,年轻时的爱,最浓烈最难忘。

高考之前,他们一直住在一个屋子里,他们互帮互助,季念帮他洗衣服,他帮季念讲解数学题。

很多年后再回想起来,他把最重要的高考题目都忘了,唯独记得高考出门之前,季念给他的那个拥抱,当时他想,等高考结束了老子一定把你剥了睡。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却一直憋着,因为他知道他爱她,所以得憋着。

如果没有发生后来的事情,他想,自己现在也许早就和她生完了两个孩子,也许他会每天因为琐碎的事情和她争吵,但他却会一直爱着她。

————

程航在外婆家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床,他把该带回去的都带上了,包括他们的照片,他们的手机。

他和外婆告辞,打算处理好了他和季念的事情,再陪着季念一起回来看外婆。

外婆像是猜到了什么,用老得不能再老的手抓了他的手,恳求他:“你不要生季念的气,她一直想着你。她不说我却都看得出来。”

程航拍拍外婆的手背,说:“外婆,我不生她的气,一辈子都不生她的气。以后我和她一起回来看您。”如果他们真的还有以后的话。

外婆听到他这句话,心满意足的笑了,她知道他们还会再一起回来的,像好多年前,下雨的午后,他们去山里玩,玩累了他们就会回来。

程航回去之前,还特意找了大鹏,和他说再见,给了他一张名片,让他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找他。

大鹏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心智还未长全,整天想着占便宜的胖子,他高中毕业后考上大专,大专毕业后一直在城市里瞎混,看尽了人情冷暖。

他知道有些光他是没本分沾的,嘴上答应了,郑重的接过了程航的名片,像朋友一样与程航聊天:“你小子现在是有出息了,不对,你一直就有出息,是我自己没出息而已,实话告诉你,等我混不下去的时候我一定去找你。”

程航点头说好,踏上了回去的路。

他昨晚失眠了一整夜,今天坐车里也睡不着,那些回忆太令他无法释怀了。

回来后,程航第一件事让人去找季念的下落,可是找不到,程航让小凡动用了其他力量搜索,无果。

小凡也觉得奇怪,这么多的力量去找季小姐的下落,为什么会找不到呢?任何系统都没有她的痕迹,她是如何让自己做到悄无声息的生存在这世上的?

就算她不搭车不搭飞机不搭地铁,难道她不用现金?不用手机支付?可是所有的银行流水都没有她的痕迹,就算她不用手机支付,难道不用取现金吗?可是连银行卡都没半点动静,这就奇怪了。

小凡很容易联想到一个结果,季小姐该不是没了吧?只有死人才会一点下落都没有。

小凡想到的,程航自然也想到了。

他越想越煎熬,一边让小凡去警局那头调出五年前,关于他高考之后被绑架的案件经过,一边亲自找上了老爷子。

他有好些个事情得亲口通知一下老爷子才行。否则老爷子再插进来一手,只会给他添乱。

爷爷自从上次和他见过一面后,早就元气大伤,他知道程航最近回了一趟青禾县,也就猜到了这小子是死心不改,又去找季念了。

早知道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之前也就不折腾那么多事情了,反正无论如何,不管过了多少年,这小子还是不能放弃季念。只是他到底是怎么想起青禾县的?爷爷有些疑惑,该不是这小子记起什么来了吧?

爷爷心里存着怀疑,打算想对他先下手为强,于是问程航:“听说你去了青禾县?”

程航点下头,平静说:“是。”

爷爷很轻易就察觉到了程航的改变,他这一次走了又回来了,眼神又变得不一样了,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爷爷正想着他到底哪里不一样,就听到程航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谈判语气对他讲话——

“爷爷,我的事情你别碰了吧。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承受不起这样的好。我要的是什么您也不知道。”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无尽丹田 美德的动摇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影后的捉鬼日常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娇宠令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队友太会撒娇了怎么办 无上圣王 雁儿在林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