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 季念起床就换了衣服,打算和程航去山里玩。

程航瞧着她的衣服, 满意的笑了笑,终于感觉她像个正常人了。

吃早餐的时候, 他看着她某处长叹一口气, 心想着,早知道这样我该早点买那玩意给她。

两人吃完早餐就骑着单车去山里绕单车, 微风吹过耳边,呼呼响着。

下坡的时候, 车速有些快,季念在他身后尖叫。

程航把她的手拉过来,搭在自己腰上,“你扶着我就不会怕了!”

季念扶了他的腰一会, 确实是不怕了, “但你不能骑太快!”

程航想,我要是不骑快一点你怎么会扶着我?!傻子。

他们骑到一条小溪边的石头上坐着休息,程航把季念刚才吊在车上的饮料取下来,拧开一瓶草莓味的给她喝一口。

季念喝上一口, 眼睛亮亮的说:“好喝。”

程航看她露出满意的笑脸,才伸手去拧开另一瓶水蜜桃味道的饮料,他仰头喝了一大口, 低头的时候,瞧见季念正在眼巴巴看着他的饮料。

她嘴馋的问他:“好喝吗?”

“还可以。”程航把自己的饮料递到她嘴边。

她低头喝了一小口,又一小口, 最后总结道:“还是你的好喝。”

“那给你喝我的,我喝你的。”程航把她的饮料拿过来也喝一口。

他喝着草莓味的果汁饮料,明明是甜在嘴里的,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也感觉到了甜蜜,蜜一样的甜在心里,他想,他们这样算不算是接过吻了?

快到暑假了,程航说自己要去旅游,问季念:“你到时候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季念毫不犹豫的摇了头,“去旅游要花很多钱,我没有钱。”

“我给你出钱。”

“我妈不许的。”

“那你爸妈不给你钱吗?一分都不给吗?”

季念摇摇头,“我没有爸爸啊,我妈妈她自己都没钱。”

程航虽然是个比较和平常人不一样的孩子,但是他的年龄摆在这里,对于很多事情他还是没法想明白,比如他见到的大人都是有钱的,为什么季念的妈妈身为一个大人,却没有钱给自己的女儿,甚至连贴身的衣物都没有给她买。

想了想他就有些疑惑的问她:“你妈妈没工作吗?”

“有的。”季念咬下唇说,“我妈说她也有工作的。”

“那她做什么?”

虽然大家都说季念妈妈是做鸡的,但是程航绝对不相信,他认为做鸡的女人,生不出季念这么漂亮的女儿,所以他觉得季念的妈妈一定有其他工作。

他现在就要把她的家底摸个清楚,至于为什么要摸清楚,他也不知道,只是一种本能,他想更深的了解季念。

季念顿时有些脸红,这件事情她很少和人提起过,因为她读了几年书,知道妈妈的工作是不正当的,可是妈妈又时常教育她,她没偷没抢,用自己的身体赚钱,没什么值得被鄙视的。

经过了昨天,季念现在开始把程航当成自己的朋友,唯一的朋友。朋友之间是不该说谎的。

于是她说:“妈妈是做鸡的。”

程航好看的唇立刻睁了个半圆,饶是他觉得自己见多识广,可是这一回他还是有些惊了,他最惊的是,季念竟然面不改色的把这话说给了他听。这就显得他的惊讶有些傻逼。

为了在季念面前表示出自己不傻逼,程航“呦呵”了一声,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应,但他想尽了所有的语言,最后也只能说出一个轻轻的字:“哦。”

除了这个感叹词,他已经说不出其他话来了。

季念觉得他大概也看不起她妈妈是出来做鸡的了,可是这附近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她妈是做这个的,有好些男人还是他妈的顾客,她觉得自己不说,程航迟早也是会知道的。

她自己走在了前头,低着头走路,她有种天生的自卑。

程航以为她又生气了,走过来拉她手臂,问她:“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没有不理你啊。”

“那你怎么不和我说话了?”程航很认真的找到她的手心握紧了。“你快点和我说话。”

季念轻轻的把手挣扎出来,找了句话问他:“程航,那你爸爸是做什么的?”

“做生意的呗。”程航轻松的说,仿佛对他爸爸的事情没兴趣讲,他现在只对季念有兴趣,问她:“下个周末你要不要去我家做客?”

季念心里想去的,她也想去朋友的家里看看。

可是她总记得,读小学的时候她去同学家里玩,在同学床上玩过家家,她高兴的在同学床上蹦蹦跳跳,同学的妈妈一回来就把她狠狠扫下来了,还当着所有小同学的面骂她——“你们怎么可以让她上床!她妈妈是做鸡的!她妈一身病毒!她也一身病毒!”

季念摇头流泪,和小同学的妈妈解释,“我妈妈没有病毒,我也没有病毒!我没有!”

同学的妈妈哼一声,警告那群同学:“我告诉你们,你们以后不许和她睡同一张床,不许和她上厕所,否则你们就会被她感染!一辈子嫁不出去!”

从此以后,再没有小同学愿意和季念一起玩,她们都在暗地里偷偷说她有病,后来还传出了只要和她说上一句话,就会当场被传染而死!

这些流言蜚语,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反而愈演愈烈,真真假假又有谁能说?但现实就是,打那之后,季念再也没有交过一个朋友了。

她也渴望结交朋友,她曾在心里幻想,如果自己也有一个好朋友,自己一定会好好珍惜的,而且绝对不会伤害他的。

本着这个念头,季念拒绝了程航的邀请:“我不去了。”

程航很不高兴,他想要做的事情,很少有人可以拒绝的,于是他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什么不去?”

“你爸爸妈妈不会希望我去你家的。”

“我爸妈分居了,我爸爸周末也不在家里。”程航解释。

“那也不行,”季念说,“我从小就有传染病,要是我去了睡了你们的床,你们会被我传染了。”

程航觉得季念有时候像个泼妇一样,但有时候又跟个傻子一样,揉揉她的脑袋,“你是不是傻?要是你真有传染病,外婆第一个就死了,你看外婆还活得好好的,就知道你是没有病的。”

季念也同意这个解释,但是她觉得还是不行,她只有程航这一个朋友,万一去了他家里被他爸爸瞧见了,她肯定会被赶出来的。

因为从小到大,没有哪一个小伙伴的爸爸妈妈是喜欢自己的,连胖子的妈妈都暗地里骂她是贱种子。

-

程航见说不动她,就打起了外婆的主意,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和外婆说:“外婆,我爸爸邀请季念下周末去我家玩。”

外婆一听就答应了,“好啊。”转头对季念说:“念念,你该多去城里玩玩,山里有什么好的,你难得有同学,就让同学带你去外面多看看,多瞧瞧,别整天闷在山里。”

外婆知道,很多出了山里读书的孩子基本都很少回乡下了,比如两里地外的胖子,他去了城里就基本不回来了,城里什么都有,谁还整天回山里来呢?

外婆就算是舍不得季念,也懂得年轻人想有出息,是一定要走出大山里的,眼下不就是一个好机会吗?

外婆对程航进行了几个月的考察,认为程航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孩子,他不像别人嫌弃季念的出身,他是真心把季念当做好朋友来对待的。

外婆活了大半辈子,认为自己的眼光绝对不可能出错,再加上季念他妈最近和外头一个男人混得很火热,以往她只是偶尔接个客人,现在她那小房子里,整天整夜哼哼唧唧响个不停的,季念现在不小了,总被她听到这样的声音总归是不好的。

于是外婆对程航说:“外婆相信你,你一定会把念念照顾好的,等会回去带几瓶饮料,周末可以和念念一起喝。”

程航笑得眼睛亮亮的,拍着胸脯和外婆做保证:“外婆,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季念,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人欺负她!”

外婆笑着点点头,眼角有水光闪烁,她老了,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再也无法保护季念,现在有个大伙子说他会替她保护好季念,她觉得感动又欣慰。忍不住就想掉眼泪。

-

季念嘴上不同意程航的邀请,但内心却是很期待周末去程航家里做客的。

她十几年都没去过同学家里了,一想到就心情紧张,伴随着说不出的激动。

她现在在学校里笑容也多了,因她好像觉得自己终于有了朋友,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这是她第一次交上朋友,她好开心,做操的时候她都会下意识搜索朋友的身影。

程航做操的时候,总是懒懒的站在一边,他长手长脚却都懒得动,只有一双眼睛不停的、肆无忌惮的看着季念做操,每次他看到她像条胖鱼一样做跳跃运动,他就忍不住笑,笑在心里。

跟这个时期的早恋男女不一样,程航并不觉得自己和季念有什么需要遮掩的,季念就更加觉得不必遮掩了,反正她觉得她和程航是朋友,就跟班上的莉莉和娜娜一样,放学的时候她们总是手牵着手走回宿舍。

程航放学的时候也经常在教室门口等季念,他请她去喝草莓冰,季念没有多想,每一次她都会答应。

她觉得朋友请来请去是正常的,别的同学也会相伴一起去吃烧烤,只是别人从来不请自己而已。现在也有人请自己了,那自己和别人也是一样的了,她为自己的“和别人一样”,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

到了周末,程航就在教室门口等她,说好这周末要一起去他家里做客的,接下去有连续四十八个小时,季念是完全属于他的,程航早就迫不及待了!

他等得十分明目张胆,老师还没走,他人高马大的站在教室后面等她,抬首张望找着季念的身影,终于找到了,他嘴角勾出笑容,他看着她,眼里就真的只有她一个人,连老师在瞪他都没发现。

班里的同学瞧见了就窃窃私语议论他们俩,程航才不搭理他们,他是个纯真的人,喜欢起来也单纯炽烈,全世界仿佛只有他和季念两个人。

终于等到了季念下课,他伸手想要去拉季念的手,季念回头看了一下周围的同学,就没好意思让他牵着手,他只好扯着她的校服衣袖,和她并肩走着。

好多人都在身后说他们是在恋爱,季念也听到了,低下了头她有些脸红,程航却听不到,他只看到了季念的脸被夕阳映得红红的,暖暖的。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离婚协议 异界魅影逍遥 落月江湖 不懂浪漫的男朋友 红白玫瑰在一起了 沧海有时尽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想要小姐姐 如果巴黎不快乐2 农家甜点香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