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三周, 程航带着季念去抓鱼,其实他现在也分不清楚是自己带季念玩, 还是季念带自己玩,毕竟这山里头的活动, 他除了会游泳, 其他的一概不会,连抓鱼也都是季念抓的, 他怎么学都学不会。

有时候他觉得季念挺厉害的,虽然他现在私底下给她起了个“奶牛”的绰号, 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奶牛是真的很厉害,她会爬树,会抓鱼,还会煮鱼汤, 她甚至会撑船, 而他连船桨都不知道怎么拿。

她会的都是他不会的,在遇到她之前,他从来没见过有人是这么玩的。他自认为从小就玩遍天下无敌手,谁来了不管男女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他遇见了季念之后,跟她玩了几次,也被她打了几个巴掌之后, 他发现自己好像碰见了对手。

第一次有这种“对手”概念的时候,他简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后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一只奶牛, 他就更被自己吓了一跳了。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和奶牛玩得很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他开始有了人生第一个小小的愿望,他想一直一直和她一起玩,以前他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极少有自己特别想要的东西,因为他一旦有了念头开了口,他爸或是他妈他爷爷他叔叔都想方设法的满足他。

他们都说他是爷爷指定的程家继承人,不仅他爸他妈想讨好他,连他身边的每一个亲戚都喜欢讨好他,而季念是唯一一个敢打他脸的人,不知不觉间,季念就成了唯一一个能被他“平等”对待的人。

这感觉太新奇了,他觉得兴奋!

愉快的和季念玩了几周后,程航决定不能再被季念牵着鼻子走了,他要做点他会的,不能总被她一个女的领着跑,他必须尽快找回主动权!

于是这天他在住的宾馆附近买了辆单车,骑到了外婆的小店里。

季念刚好在开店,最近天气更热了,她把头发扎成一个圆不止,还把额头所有的碎发都用夹子夹在头顶,露出个饱满的额头出来。

她脸小长得好看,哪怕露额头也是好看,脸大的人就不敢露额头,程航觉得长相这一点,季念是绝对有优势的,因为脸漂亮,所以她怎么折腾她那几根头发都漂亮。

季念见他踩个单车来了,有些好奇的左看看右踢踢,问他:“这车是偷来的吗?”

“偷个鬼啊,你去偷一个给我看看!”程航往车后座一瞟,喊她,“你坐上来,我们今天去踩单车!”

季念答应了,不客气的坐上来,骑了一半又让程航停下来,她伸手和程航要十块钱,程航给了她二十块,她颠颠的跑回外婆的小店里去。

程航就坐在单车上等她回来,很快他就看到她手提着两个袋子,装了两瓶外婆卖的饮料回来了,她是小跑着过来的,朝他的方向,发顶上的绒毛都竖起来,阳光把她的脸照得莹白雪亮,他看着她奔跑,有种她是来投奔自己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并不差,他看她看得出了神,犹豫着要不要张开手臂接受她的投奔,他还没想好,季念已经冲到他眼前站好了,喘着气,把剩下的钱给他,他没拿钱,只接过她提着的饮料,吊在单车钩子上。

季念跳上了车,手扶着单车底座,程航让她坐稳了,她就骂他一句:“傻子,我出生就会骑单车了,还用得着你教我坐?”

程航被她骂了一句傻子,顿时就不觉得她可爱了,气得回头骂了她一句,:“胖鱼,你再骂我一句试试!”

“就骂你,死傻逼!”

“死胖鱼!”

两人对骂了一整路,连程航气喘吁吁骑单车上坡的时候,季念也不肯放过他,怎么难听怎么骂他——

“贱人,你不会骑单车就不要骑啊,连上个坡都没力气,现在不上不下的,天气又这么热,你要害我热死吗?”

“胖鱼,我就说你是鱼你还不信!鱼就最怕热,一热就翻着鱼肚子,你看你跟条死鱼有什么区别,看到我这么辛苦也不会下来帮我推一下!就会坐,坐你妹!”

“我为什么要下来推?”季念理直气壮,“明明是你自己要骑单车载我出来玩的!你现在骑不动了,你就要我下来推!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呵!我不是男人?”程航气喘吁吁,“我不是男人早把你这头又胖又鱼的大奶牛推下去了!”程航完全没意思到自己不小心说漏嘴,把私底下给她的绰号“奶牛”给喊出来了!

季念一下就炸了,而且还是原地炸毛,“你!你说谁是奶牛?你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我不饶你!”

程航一边呼哧呼哧踩单车,正是逆风的时候,又是上斜坡,他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偏她还在后面炸,“老子说的就是你,奶牛就是你!你再动老子把你丢下去!”

季念气得把自己摔下来,也不顾这里是半山坡了,她拿拳头打他几下,“坏蛋!你说我是奶牛!连你也这样说!我不和你玩了!”

程航原本还是累占据了上风,可是一听季念不和他玩了,而且她说完还转身下坡了,他一下就着急了,单车掉了头,反过来追上她,一边追一边解释:

“不是奶牛,我刚才说错了,我只是觉得你有点胖,刚才上坡我太累了,就说你一句胖,你怎么就生气了!”

“你不是说我胖,你说我是奶牛!”季念知道学校里很多男生在背后嘲笑她跟只奶牛一样,她以为程航不会跟别人一样的,结果原来他和那群男生一样坏,她发誓以后都不跟一个嘲笑她是奶牛的男生玩了!

她自己跑下了山坡,程航骑着单车很轻易就追上了她,还特意放慢了车速,可是季念像是打定了主意生他的气,再也不坐他的单车。

她到了外婆家也生他的气,不和他说话,外婆留程航下来吃饭,程航就不要脸的留下来了,季念再怎么给他使眼色让他滚,他也好端端的坐着不滚。

晚上,外婆煮了三道菜,分别是白菜炖肉,白菜煮汤,白菜炒白菜。北北

程航专挑着肉吃,他在外婆家里吃了好几顿饭,每次外婆都煮白菜炖肉,每次他都和季念抢肉吃,今天季念却不和他抢肉了,他顿时就觉得了无生趣,还有些生无可恋,肉也吃得不香了。

他知道季念在生气不和他说话了,就问外婆:“外婆,季念为什么不吃肉了?”

季念就和外婆说:“外婆,我在减肥。”

程航就问外婆:“外婆,季念一点都不肥,为什么她要减肥?”

季念就和外婆说:“外婆,我最近胖了三斤。”

程航就和外婆说:“外婆,你看她哪里胖了?瞎减肥是会死的!报纸上很多这种事!”

季念忍无可忍的瞪他一眼:“也是你说我是胖鱼的,还说我是奶牛!”

外婆见两个孩子在吵架,已经习惯了,就自己默默的吃白菜,把舞台留给两个小年轻。

外婆吃饱了,季念还在和程航开战。

程航拧着秀气的眉,一副愁死个人的表情说:“我是说你胖,但我没说你脸胖啊,女人最重要的不是脸吗?”

“不是!”季念说,“我妈说女人最重要的是身材!”

程家就扶了扶额,望了她奶牛似的胸,无语的说:“你就算瘦成个竹竿也是个奶牛,还减个屁的肥!”

季念拿筷子扔他,“不许你说我是奶牛!”

程航躲过她的筷子,又气上心头,嘴上说:“不说就不说呗。”侧过头他又觉得不能让她好过,于是又是叫她:“奶牛奶牛!”

-

季念很讨厌他给自己起的这个称呼,他宁愿他说她是胖鱼,她虽然从小就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但其实她是个脸皮很薄的人,她时常因为别人一两句话而自卑失眠一整晚。

这一次,她在失眠一整晚后,狠狠的痛下决心,她决定不搭理程航了!

因为她觉得程航和那些嘲笑她的男生也并没有什么两样,所以她不必再对他另眼相待了!

季念是个执行力强大的人,她决定不理他,就真的连续两个星期都不搭理他,连话都不和他说半句,看他时眼睛是斜视的,连正眼都不赏给他一个,因为觉得他不配!

程航很是苦恼,他连续两个星期来找她玩,她把他撇一旁,连话都不和他说一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她了,也早忘了自己说过她是“奶牛”,可是季念什么都不和他说,他找不到原因就有些紧张,担心她以后再也不和自己玩了。

他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讨她开心,可是他怎么讨都讨不到她好脸色,只能她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去,好在外婆有时候还帮他一下,他的日子才好过一些。

他以前总是随便想骂她就骂她,但是因为她现在生气了,也不搭理他了,所以他在她面前讲每一句都小心翼翼,也不敢骂她了。

但他愿意被她骂,只要她愿意开口和他说话。可是她又不骂他,他对她简直无计可施,人生第一次失眠了一整晚。

第二天又继续跟着她,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乡里很多眼尖的人都发现一个俊俏的小伙子整天跟着外婆家的孙女,很多人就跑来问外婆那个小伙子是谁,外婆就谎称那是他远房亲戚的孩子。

这年头民风尚淳朴,倒也没什么人怀疑,可是这话不知不觉就传到了胖子妈妈耳朵里。

胖子妈妈就把话说到了胖子耳朵里。“季念这个贱种子,小小年纪就和她妈一样不老实,连远房亲戚的儿子都不放过,咱们以后不讨她做媳妇!讨隔壁邻居家的女儿做媳妇!”

胖子一听就知道,这个远房亲戚小伙子是程航无疑了!

胖子有些生气,他现在虽然还是个是非不明的小子,他觉得大家都说季念不正经,所以自己也就不搭理她,可是不搭理归不搭理,他觉得季念是漂亮的,而且他现在看了一些黄片,也慢慢了解到了媳妇是干什么用的。

胖子觉得如果以后要找人当媳妇,季念绝对是首选的,她再脏也是漂亮的,只要漂亮再脏也是没关系的,他才不要隔壁邻居家的女儿,黑得像块碳,他宁愿打光棍也不和一块碳结婚,至少得是季念那样的水平才进得了他的眼。

胖子当晚睡觉时立下雄心壮志,隔天去学校就要就季念这个问题,好好和程航摊牌的!

谁知道程航一听“季念”抬头不耐烦的扫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老子找她玩还用你来管?干你屁事!”

胖子一听,顿时气势就弱了,程航是大少爷啊,他长得好看,人脉也广,半个学校都是他兄弟,他不是他对手的嘛,只能继续伏低做小:“是是是,你想找就找,我这不是担心你报仇报出人命来吗?”

程航想到了自己的“报仇计划”,就不由地想狠狠嘲笑自己一番,谁会知道他非但仇没报,还被季念打了几个重重的巴掌,他现在想起来脸还疼呢,可是这事他不愿意和任何人说。

他现在也早就不记恨季念了,他倒是宁愿被她打,可她现在也不愿打他了。

胖子问他:“你到底报仇成功没有啊?报了仇就放了她吧。”其实胖子想说,你要是报仇成功就不要再缠着我未来媳妇了大哥!

程航摇了摇头,也不撒谎,只是忽略一些情节:“报不了仇了,季念太厉害了,我不是她的对手!”

胖子内心那个狂笑啊,激动得不能自抑,心想程少你也有遇到对手的时候哪!为了突显自己的厉害,胖子又像个军师一样给程航支招,“你知道对付一个女人最恶劣的行为是什么吗?”

“什么?”

“夺了她的贞操!”胖子说完又是哈哈大笑。

程航反应过来,狠拍了胖子后脑勺一拳,“妈的你给我闭嘴!老子是这种人吗?毛病!”

程航觉得胖子太龌龊了,他虽然也贪玩,但是这种事情他想都没想过,连看电影他都觉得害臊。他从小就被他妈教育成一个小绅士,虽然打小也没学到什么绅士作为,但是这些大逆不道的混蛋事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连想都不会想。

胖子最近毛片看多了,也领教到了各种龌龊桥段,他其实心智还没长全,此时正是最容易被带歪的时候,摸摸脑袋说:“反正你不夺她的贞操,她那身材迟早走在路上都得被人强,暴了。哈哈,我们班男生说她都不带胸罩,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不过我们猜她是故意的,大家都在背地里说她是奶牛!哈哈!”

胖子对季念喜欢是真喜欢,但是和别人拿她开玩笑也是真开玩笑,他觉得这两者同样有趣,这番话他也不是故意要说给程航听,纯粹是有感而发。

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程航很认真的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斥他:“别笑了!”程航认真的看着胖子,“为什么这样说她?”

“不知道啊!”胖子说,“我听我妈和我妹说季念不带胸罩,不要脸,丑死了。”他一边说一边笑,“女人真有趣,为什么还得戴那东西,还是男人好。”

程航以前就觉得胖子的表皮底下装着一个低级趣味的灵魂,今天他越发有这种想法!

他闷闷不乐的回座位上坐了,心里想着要怎么把还在生气的季念哄回来,他模模糊糊的觉得,自己好像知道季念为什么生他的气了——因为他和别人一样喊她是奶牛。

可是奶牛就是奶牛啊,他喊的又和别人不一样,他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她为什么要生气。

-

周五,程航跟着季念,看到她背着书包走出学校后进了一个小巷子,小巷子外面是一长排专门卖学生精品的小店,他看见季念进了一家内衣店,但她进去了一会很快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手里却什么都没拿。

于是他走进去,直截问了店主:“她刚才进来干什么?”

店主挺惊讶的,随即很利索的明白了,这估计是对小情侣呢,“她刚才进来试了一件内衣。小姑娘身材真好,可惜里头内衣穿错了,影响她发育的。”

程航听不太懂,就问她:“她为什么不买?”

店主在学校附近开店,早见惯了各种别别扭扭的早恋男女,笑道:“小姑娘说太贵了,没钱买。”她又叹气,“她这个年纪正在长身体,怎么能不穿呢,不仅影响发育,也影响身体健康的。”

程航是个聪明的人,虽然很多问题尚未弄清楚,但是他清楚季念是没钱没东西了,就和那店主说:“那你把她要买的卖给我吧。我拿去给她。”

店主一听就有戏,好不容易等来个顾客,要使劲榨干才行,“要多买一套吗?可以替换的,一天一套!”

程航仔细想了想,一周有七天,豪气冲天的说:“七套。”

-

程航提着这堆东西都不好意思走路了,打开书包,他把她的内衣都塞进书包里。

他飞奔着赶到车站坐大巴前往青禾县,很容易在车上第五排找到了季念坐在窗边,他大喇喇坐下来,季念现在早就习惯他这样,反正他要坐下就坐下,跟她没半毛钱关系,她是绝对不会再和他说一个字的,谁让他喊她是奶牛?是可忍孰不可忍!

程航也知道她最近不太爱搭理自己,他安静的打开了书包,把那堆内衣丢她怀里,“给你,饮料钱!”

季念低头一看,看到她刚才试过的内衣,立刻阖上了袋子,瞪他一眼,“变态,你跟着我干什么?”

“谁跟着你了!”程航找了个借口,“是那店主求我给你买的!”

“她都不认识你,怎么会求你给我买?”

程航一口咬定,“反正就是她求我给你买的,她说你不穿的话就会影响健康,以后你会很容易死的!”

“你胡说!”

程航依旧是一口咬定:“就是这么说的,不信你明天去问她!”

季念打了他几拳,可是程航一点都不觉得疼,他现在觉得她愿意打他都好,只要她别不理他,他愿意被她打,怎么打都无所谓。

下了车站,季念找了个洗手间,穿上一个文胸,出来的时候把其他的还给程航,“我只要一个就好,这些还你。”

程航把剩下的都塞她书包里,“我是有病吗?我留着这东西做什么?难不成我长得和你一样也得带。”

季念就只能拿好了,咬着唇说:“可是我没钱还你,以后我也没钱还你。”

17岁的季念已经预感到自己将会一辈子没钱,不仅没钱,她也预感到自己未来的生活将会一潭死水,她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长得多漂亮,她只觉得自己会一辈子没人要,连嫁个人正常的男人都难,毕竟连胖子都不想和她说话,她早就是生无可恋。她本人也没什么知识内涵,她很少看书,也不看电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只勉强考了个好高中,可是上了高中后她成绩下滑很厉害,她愈发自卑,愈发觉得自己未来是很悲惨的……具体多悲惨她无法预见,但她觉得最悲惨莫过于没钱了。

“谁要你还钱了?这是老子赏赐给你的,懂吗?”

季念就问,“是礼物吗?”她第一次收到礼物,感觉有些神奇。

程航嗯了一声,“你说是就是呗。”

因为这份奇怪的礼物,季念莫名的感觉心情挺不错的,她甚至觉得未来应该也不会那么悲惨了。

汽车到站后天色有些晚了,以往程航都是让她一个人回去的,但是胖子说季念迟早会被人强.暴的话,让程航心有余悸,这一次他决定亲自送季念回去。

季念也没想太多,她猜他是想来外婆家蹭吃了,反正他一直喜欢和自己抢肉吃的。

晚上吃过白菜炖肉,天就下雨了,雨越下越大,大到程航寸步难行。

外婆让程航在这里住一晚,他在外婆眼里还是个孩子,所以外婆让程航在季念房间的地板上睡。

季念晚上睡得特别香,还做了个美好的梦。

程航却睡不着,地板不舒服,但是他心情不错。

他在地板上借着月光看她皎洁的脸,莫名看出一些喜悦来,他不由地伸手去触碰她的脸,他觉得她的脸像瓷娃娃,仿佛一碰就会碎,所以他碰得小心翼翼,手在抖,一颗心跳动剧烈,仿佛随时要冲出胸腔,而她还是睡得那么香,那么甜。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独家记忆 致命的温柔 杉杉来吃 今天也在尬撩九千岁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少女终成王[娱乐圈]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时光与你可安家 不二之臣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