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也不是吃素的, 他身上有股子邪性,与生俱来, 他说要搞她,就是真的搞!

可他发现自那次操场斗殴之后, 那女的就基本没再学校里出现过, 他把他的头号心腹胖子叫过来,先让他去展开一个初步的调查。

胖子一听, 得知她调查的竟然是季念,就笑嘻嘻问:“你调查季念?看上了?没用, 我们村里好多男的都看上了她,有人还偷偷亲她,结果被她一拳打了。她妈是个不正经的,好多男的都以为她脏呢……”胖子说得阴阳怪气的。

程航那个时候并不了解“脏”的定义是什么, “那她到底脏不脏?”

“我哪知道。”胖子摸摸后脑勺, “我妈说她漂亮是漂亮,可惜命不好,否则还要去和她外婆说以后把她留给我做老婆。”

程航睨他一眼,无名的火起, “毛病啊,你们配吗?”

程航觉得胖子这么胖,季念那么小, 妈的他们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对。要是他们敢在一起,他就先打爆胖子的脑袋!

“好像是不怎么配。”胖子压低声音说,“但我们村里的人都在背后说, 她被她妈带去做小鸡了,你看她在学校也没有朋友,成绩也一般般,谁知道她到底有没有被她妈妈带坏?”

程航听得一头雾水,他第一次知道这世上竟然有这种妈妈和女儿,但是这都不重要了,管她脏不脏,他首先要做的是报仇!

“你说你们是同个村里吗?”程航交代胖子,“那你想把办法帮我打听到她回家的路线和时间!”

胖子疑惑,“你想干什么?别乱来,她是我同村呢,虽然大家都说她是小鸡,可是这事又没证据,她外婆还认识我妈呢,你要是欺负大发了,外婆会找我麻烦的!”

程航黑眸一眯,“我不欺负她!”

谁他妈要欺负她!他是要玩死她!草,她竟然敢对他扔沙子,她胆儿也够肥了。不给她点教训太便宜她了。

-

程航很快就拿到了到了季念每周回村里的汽车路线。

之后,又得知季念和自己同年都在念高二,成绩却是一般中的一般,经常旷课。

平时她在学校里住校,周末才回家。

程航特意去学校月榜看了她的学习成绩,在最后一张的倒数几十名里,找到了她的名字,顿时冷笑一声,就她这个学习水平,以后撑死就只能考个大专,兴许连个大专都考不上!

他愈发看不起她,连读书都读不会,智商欠费情商余额不足,她竟然还敢和他斗?嗬!

这天周五下课后,拿到季念回家路线的程航,背着个背包跟上她步伐,眼看复仇大计即将展开,他心中快意无限。

他搭上了去青禾县的大巴,后她一步再上车,车上的人并不多,基本是一个乘客占据一排座位,他很轻易在第五排座位上,找到了正坐在窗边听MP3的季念。

他身后有一排又一排的空位,可他偏都不坐,他制造出极大的声响,用力往季念身旁一坐,还故意把手脚都伸长了。

因为他这手长脚长的伸展开来,很快就惊扰了坐在身边的季念。

季念带着耳机,侧头看他一眼,她早就忘记了自己曾在操场上撒了他一把沙,而且他身上也没有穿校服,她先是把他当成附近的小混混,心里还有些忌惮,可是小混混她从前遇到过不少,却从没见过衣着这么矜贵的混混,于是季念认为他可能不是小混混,而是个斯文败类,穿得人模人样实则喜欢吓唬女人的软柿子败类!

季念不怕软柿子,就怕碰到跟她来硬的,毕竟她一个女孩,再凶悍力气也有限,遇到几个女的她还能使出蛮力对付,遇到力大无穷的混混她反倒没辙了。还好身边坐着的这个败类长相白净,穿着也讲究,一看就是个养尊处优的男孩子,不是个小混混。

不是小混混,那就好对付了。

她从书包里取出一包香烟出来,摇出一根,她熟练的拿打火机低头点燃了,在车里公然抽起香烟来,她还抽得相当熟练,故意把烟雾往程航那边的方向喷。目的是要赶走他!

那年的大巴是没有空调的,窗户大开着,微风偶尔吹过来,她的长发也飘了起来,打在他脸上,还伴随着一阵青烟。

程航侧头一看,就看到季念竟然在抽烟!这简直叫他大跌眼镜!

他想自己一个无心向学的坏学生也自觉不抽烟,这样一个女孩,他妈的,她和人打架也就罢了,她竟然还敢抽烟,她抽烟不要紧,可她没看到自己坐在隔壁吗?草。她一定是故意的!

自认为被她虐了两次的程航坐不住了,他伸手不客气的把烟从她嘴里拿出来,一把丢到车外去,全程动作如云流水般流畅,费时不到三十秒。

程航扔完了烟,正想继续坐着,脸颊冷不丁的发出一声巨响——“啪!”

她打他一个巴掌不够,趁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又打了他一个巴掌——“啪!”

季念打得又狠又凶,还不给他丝毫反应余地,打完了他的脸就大声呼救:“救命啊!有人猥.亵我!有人要拐带我!”

前头的乘客齐刷刷的回头过来观望。

程航登时就反应过来,自己不仅被她打了两巴掌,还被她污蔑了,他气得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她不停挣扎,他另一只手就扣住她的腰,不让她继续动弹。

季念拼了命在她手里挣扎,他就拼了命的掐她的腰,绝不让她从自己手里逃脱,他这一掐是不带情.意的,可是因为季念不停挣扎,他的手也就不停的被迫往上移动……

季念被他掐得全身一麻,她意识到他的手落在她那里了,可他为了控制住她,不管不顾的继续掐,用力的掐,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正往最软的地方死命揉。她搞不清楚自己身体的反应,总之她在他手里,慢慢的挣扎不了,慢慢的服帖了。

程航以为她是屈服在自己的力大无穷之下,继续捂住她的嘴,对前方齐刷刷回过头来的乘客说:“不好意思,是我女朋友,我们在吵架呢。”

那年网络还未发达,周遭的人都没有如今这么强烈的危机意识,大家真的以为他们是在吵架的情侣,很快回头各自干各自的事。

程航就这样轻易控制了季念,他的手继续掐着那软软的地方,然而他完全没有意识自己掐的是个什么玩意,他只意识到一个事实——季念是个狡猾的狐狸精,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他什么都干不过她,唯独力气比她大,偏偏她力气小的很,不是他对手,他一出手就能制住她。

于是掐着女人某处致命点,却依旧无欲无求的程航同学决定,往后他就用力量控制她,她要是再敢反抗,他就再掐她,他一掐她,尤其掐她那细腰,细腰再往上一点,都能叫她像触电一般乖乖安静下来!嗬!

他慢慢松开了她,一边为自己终于找到控制她的命脉而激动,一边慢慢松开了她的身子。

季念被他松了手,脸红得个透,恨恨咬了牙,和这个变态是不能讲道理的,她打算逃!

她起身要到身后去坐,程航懒懒的把腿一伸,堵住了她出去的路。

季念快要急出了眼泪,伸脚跨过他那长腿,他抬头瞟她一眼,笑她不自量力,伸手轻而易举托起她胳膊,顺势滑下,轻易把她拎回了座位,俯下头他凑在她耳旁说:“小心我拧断你的腰!”

他又摸到了她那里了,季念又羞又恨,剧烈挣扎,可她越挣扎他越掐得狠,她走投无路,放弃了挣扎,垂下了眼睛,泪水悬在睫毛上,要落不落的,羞愤的开口:“你再掐我这里我就报警!”

程航后知后觉的移动了一下眼睛,他很快就瞧见自己的手掐在一个位置上,这个位置好像不是腰,而是腰往上,而且手感有些软得不像话,他想起胖子看的那些电影,顿时意识到了这个是什么东西,他身子像被电触了一般,随即用力松开了手。

他脸红了,一口气把自己摔回座位上,顿时觉得难为情——他知道男女有别,可他刚才好像做了一个流氓才会做的事情,他有些懊恼,觉得这女的再不要脸,她也是个女的,自己这样掐她那个地方是不对的!不对的!

他越想越懊恼,偏还莫名生出一丝痒出来,他不知道这痒从何而来,眼睛却不受控制的再度抬起来看她,这一回他竟觉得她肤白眼大,双颊还透着粉,她在阳光下的皮肤挺好看的,好像全身都在发亮,吸引着他的目光。

他看到她脖子后方有一条带子,系了个蝴蝶结,估计就是他刚才不小心碰到的那个东西了吧?

他想过要和她道歉,想了想又开不了口,他没有对不起她,是她先惹他的,所以他饶不了她!

而且她被自己一碰,脸就变得红红的,也不和他较劲了,倒像是老实了,程航因此又得出一个重要结论——季念这女的吃硬不吃软,她以后再敢让他不高兴,他还得这样对付她!

反正他这样对她也是她不舒服,自己挺舒服的,除了手,还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心里快意,这快意像是吸了了毒一样,他碰了一次就想碰第二次。

但是理智告诉他这行为是错的,所以接下去的一路,他都竭力控制住自己忍不住想去碰她的冲动。

只有在到站了,季念打算一走了之的时候,他才用相同的办法,把她的腰揽过来,他这一次很克制的没让手往上移动,就握着她的腰,俯下头往她耳朵里喷气,“我没地方去,你给我找个住的地方。”

季念不客气的骂他一声:“神经病!”

他用力掐紧了她,威胁她,“帮不帮?”

季念心有余悸瞪他一眼,“那我怎么知道你要住哪里?”

“哪里都好。”程航拍拍她的脑袋,誓要把她拍老实了!

季念带他去附近的旅馆,她很注意的没有进门,人带到了她就打算走。

程航一把又把她拉回来,要求她:“明天一早你来找我玩!”

季念再度回了他一句:“神经病!”用力推开他的手,坐上了附近的一辆摩托车。

程航看着她逃窜的身影,大声在她身后说:“你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你!操!老子又不是不识路!”

-

第二天,程航果然如约而至的找上门来。

季念在外婆店门口看到了人模人样的程航时,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

这个地方并不容易找,就算有摩托哥带路,也不一定能带到巷子深处里头,他到底是怎么找来的?

程航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有个熟系地理方位的胖子军师了!

他很得意自己把季念吓得个半死不活,他把她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发现她今天穿着短袖短裤,脚上穿着拖鞋露出圆圆的脚趾头,头发扎出一个圆圆的发髻,额头有几缕碎发飘下来。

他第一次见她这种装束,感觉挺新鲜的,觉得她今天看起来像个小丫头,还是仔细一看有点胖的那种丫头,但是也挺可爱的。虽然她的腿是纤瘦的,可她某些地方是多肉的,比如她那上半身,难怪他昨天的手感那么强烈,昨晚睡觉都折磨了他一整晚。

所以,他今天只看了她一眼就收回目光,居高临下站在她眼前俯视她,一副傲娇不.可.侵.犯的模样。

季念觉得他这是病得不轻,叉着腰狠狠的骂他:“你来干什么?神经病!”

程航抬头一看她这模样,打算把刚才对她的想法收回来,妈的,这他妈就是个泼妇!对待泼妇,他自然也不用客气了。

他的大手揪住她脑后勺的那颗丸子,故意扯得很用力,很用力的后果就是她的丸子头都被他扯掉了,她被他扯成了个披头散发的疯婆子!

季念气得想回店里拿扫帚出来打他。

偏偏这个时候外婆出来了,问她:“念念,这是谁?”

程航先她一步开口,“奶奶你好,我是季念的同学。”

外婆挺高兴听到了季念有了同学,印象之中学校里没有人要和她做朋友,连两里地外的胖子都嫌弃她外孙女,不愿意和她做同学呢!

“是念念的同学啊,进来坐,奶奶请你喝一瓶饮料。”

程航当真很不客气的进去坐了,还喝了外婆一瓶饮料。

季念手指着他的脸,不客气的吼他:“还钱!”

“不用还,”外婆大方的说,“反正是自家卖的,学生都没钱的,奶奶请你喝的。”

“自家卖的也要本钱!”季念指着程航的脸,“你!快还钱!”

程航本来是想还钱的,顺便把小费也给了,可是季念越是用手指着他的鼻子,他就越是不想给钱,嗬!

“谢谢外婆。”程航故意在季念眼前大声的说。

季念躲进了自己房间里,大声的骂他:“臭不要脸!”

她躲了一阵,外婆就来敲门哄她:“念念,你带你同学去山里玩一玩,他说没进过山,想看看呢。”

“叫他滚!”

外婆一听就自己拿钥匙开门了,好好劝了她好几遍,才把季念劝出来,带着程航去山里头看果树。

她领得相当不情愿,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惹到了这尊佛,昨天他掐她那里害她回来痛了一整晚,现在还在痛,她觉得他跟个暴君一样,于是她在心里给他起了个“暴君”的绰号!

进了山里就是她的地盘,她打算好好虐待这个城里来的暴君!

她找了山上的一颗番石榴树,像猴子一样的爬到了树上,一边摘果子吃,一边懒洋洋的睡在了树上,不打算下来了。

程航站在树下像看天外飞仙一样的看她,刚才她爬树爬得太快,他都没看到她到底是怎么上去的,她就已经懒懒的睡在树上了。

他站在树下喊她:“诶,你在上面干什么?”

季念捡了个果子,趁他不防备,她狠狠把果子砸在了他肩上。

程航冷不丁被他砸中,身子有些踉跄往后退。

季念不客气的骂他:“傻逼,老娘赏给你吃的果子,赶紧吃!”

程航气得眼睛猩红,毕竟第一次被人骂傻逼,还是被个娘们骂的,能不气吗?

这气生起来了,却又无处发泄,他想爬到树上去把季念教训一顿,可是他天生就不是这棵树的对手,也或许是这棵树看他不顺眼,他学着季念刚才的方法爬树,爬到了一半他就掉下来了,还掉得相当狼狈。

季念在树上看他这么狼狈,不客气的哈哈大笑。

如此往复几次,程航每一次都摔得四仰八叉,狼狈得不能再狼狈,他觉得自己这一次在一个女孩的面前,丢脸丢得相当彻底,于是打算暂时放弃爬树。

他累得气喘吁吁,还觉得有些口渴,于是有些没骨气的捡起了季念刚才扔给他的果子,吃完了。

季念又扔给他一个,“贱人!你要不要还我外婆的饮料钱?”

程航被骂成“贱人”是彻底的火冒三丈了,刚才她骂他“傻逼”他还忍她,这一次怎么能忍!

可惜了,季念高高在上的在树上挂着,他的火直冒直喷也浇不到她头上,她依旧好端端的在树上躺着睡着,一副要把他活活气死的得意模样。

程航吃饱了果子后,觉得自己力气又酝酿得差不多了,深吸一口气,他再度爬上了果子树,这一回,由于他力气充足,所以还坚持到了树干中部,眼看就快要上去了,季念一伸脚,脚不客气的碾压了他的手掌,程航被她活生生用脚踹下去了!

这个心狠手辣的坏女人!程航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心肠这么恶毒的女人!他满身怒气,却无处施展,现在还被她一脚踹下来,这一踹,他直接摔在了地上。

他觉得自己的脸简直要被自己丢光了,无颜面对自己,他干脆就装死了。仰面躺在泥地上,他一摔不醒。

季念起初以为他是装的,后来见他长睡不起,竟像是真的摔坏了。

她紧张的在树上喊他:“诶!你怎么了?快起来啊!天黑了,我要回去了!”

可是程航依旧闭着眼睛,季念往他身边扔了几个果子,也没有能成功把他叫醒,季念顿时就慌了,她担心会出了人命,到时候外婆拿不出钱来赔可怎么办?

她一想到外婆,就什么都来不及思考了,急得滑下了树,她蹲到了程航身边,伸手怕拍他的手,拍拍他的脸,才刚拍了一下,有只大手狠扣住了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制住。

程航在她上方,一副恶作剧的得意口吻:“骂谁贱货呢?道歉!”

季念咬牙,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现在被控制住,她很识趣的说:“我道歉!你放开!”

程航露出个得意的笑,继续压在她上方,笑着道:“给你脸你不要脸,这下可好了吧?说!要不要带老子爬到树上去?”

季念一睁眼就看到程航压在上方,她虽然才读高二,但是在家里耳濡目染,她早已经明白了男女之事,加上她妈经常带男人来,过程都被她不小心看了好几遍了,她很清楚男人压在女人身上是几个意思,脸已经从刚才的微红转成了爆红!

她使劲把他推开,他不愿意起来,季念侧着头,咬牙说:“好,我带你,但你先从我身上起来!”

“我不起来又怎么样?刚才你怎么骂我的?贱人?傻.逼?说说!谁是贱人!谁是傻.逼!”他一边说话一边拍打她的脸,非要她承认她自己是贱人和傻逼才肯松手。

可他手拍着拍着,眼睛就透过她领口,看到她里头的形状,他喉结一滚,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莫名的冲动火起,他不理解那冲动从何而来,总之让他浑身像被电击中一样,血液逆流!

他有些出了神,一个不注意,就被季念逃了!

季念顺利从他身下逃脱后,又爬到树上去了!

程航又只能站在树下看她,因为刚才那一出神,他现在彻底失去了一个虐她的机会,心里那个悔恨啊!

季念这一次得了教训了,爬到树上后就死活不再下来了。

程航等她等到了天黑,只能愤然离开,告诉自己,下周再来虐她!

-

这一周想虐季念的复仇计划就这么不了了之。

程航回去后,总结了一下战绩——他觉得季念除了在车上被他掐了那几下有点痛之外,并没有怎么吃亏。

换而言之,他的大仇尚未成功,仍需努力!

于是他开始计划下一周的行程与复仇计划!

他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努力为一件事情备战过了,他深刻的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

周一,他在课间操的时候看到了正在做操的季念,她做跳跃运动的时候,像条鱼一样,她那胸还一蹦一跳的,隔壁班的男生都在偷偷看她的胸!

程航很憋火,他搞不懂她为什么要长成那个样子!本来看着她还觉得有点好看,现在他看她就觉得她傻逼得要死!而且还有点胖!尤其她上半身!胖得要蹦出来了!偏她还这么不知检点!他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她一番!

下午放学后,他亲自去网吧找上正在看片打机的胖子。

胖子见他来了,把游戏退出来了,就留一个小窗口看片,嘿嘿笑两声:“找我什么事呀?怎么不在学校里说?”

程航觉得这事挺丢脸的,所以才憋着到这里说,他不想被其他同学知道。

他盯着胖子电脑上的窗口,上面正在上演大尺度动作片段,他没什么兴趣,有些苦恼的问胖子,“那个,怎么爬树?”

胖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厚道的笑了,再三确定程少是真的想学爬树后,胖子笑嘻嘻说:“爬树那是三岁孩子学的啊!你怎么现在才学啊?”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热门: 农香满园 他很坏很撩 七零炮灰娇宠记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我的猫草不见了 悠然乡村生活 全校只有我是人 山村一亩三分地 乡村的诱惑情事:大学生情陷乡野 愿祈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