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以为他会打她的, 狠狠的揍她,反正他也不是没打过, 那天他就打了她一个巴掌,有时候他疯起来的时候, 还箍着她脖子, 他什么坏事没做过,以前他还把她抓去浸冷水, 他这么坏,今天却像是坏不动了。

季念求生欲也就慢慢弱了, 她钻进被子里,仿佛缺觉的人,她一沾床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她太累了,一觉到第二天清晨才醒来。

程航站在屋里猛抽烟, 季念被呛咳嗽了。

程航见她终于醒来了, 高大的身子站在她眼前,挡住了身后的光。

他把手里的报告单直接砸她脸上:“睡够了?给一个解释?”

她一声不吭,他的怒气砰一声又爆发了,把烟头砸向她床头, 故意偏了一点没砸她脑袋。

他现在想把她烫得毁了容,看她以后还能不能出去外头勾三搭四,他是真想这么做的。

并且他很快就这么做了, 他一只手就把她从床上揪起来,打火机一搭一搭在她眼前开启又关上,他拿火烧了她几根头发, 每次火烧了一半他就灭了,他不是在调戏她,而是想吓唬她。

季念却不被他吓唬,他要烧就让他烧,她什么话都不说。

程航见她跟个死人一样,他满腔的怒气仿佛硬拳头砸在了棉花上,他顿时就失去了耐心。

他手指插进她头发里,揪住一把,将她脸扯到自己眼皮底下,狠盯着她的眼,咬牙切齿问她:“你打掉孩子?为什么?你凭什么?孩子是你一个人的吗?”

季念被他揪疼了,疼得皱起了眉目,艰难的回答:“就是我一个人的!”

他发狠似的揪住了她,“你说是你一个人的就是你一个人的?你真当我死了?”

季念疼得出泪水:“程航,我累了,你让我休息一下,我求你了。”

他用力松开她头发,要不是她那泪水,他简直怀疑下一秒他要掐死她,他暴怒的看她,质问的语气,“我没让你休息吗?季念,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就让你那么没有安全感?你连我们的孩子都要弄死,我现在觉得你很可怕。我可以原谅你和谁在一起过,但我不允许你弄死我们的孩子。”

“我也没想要你原谅。”季念侧着脸,不看他的眼睛说:“老实说,和你在一起我一直都没有安全感,我不想要给你生孩子,我给你生孩子了就没有一切了。我还想嫁个好人家的。我和你在一起没有未来的。”

“什么意思?”程航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她,他想过要分手,但这句话还轮不到她来说。

季念依旧是侧着脸,不看他,“我想分手。”

他上前再次把她揪起来,黑眸紧盯着她的眼眸,“前晚我们还好好的,昨晚我们都在一起睡,你现在想分手?睡够了孩子也打了你就想和我分手?你忘了前天晚上你怎么答应我的了?”他还是怀着一点希冀看着她。

她却连这一点希望的光都要毁灭,冷冷的说:“你知道,本来我就是很感性的人,我今天被你哄,和你说我爱你,也许明天就被别人哄,和别人说相同的话。”

程航静静看着她,连最后一丝光都熄灭了。片刻后,他彻底松开了她,像是彻底死了心。“好,那我们分手。”

他回头看到她在流眼泪,觉得讽刺,但却想不明白这讽刺从何而来,他冷冷的宣判:“你知道吗?我刚开始认识你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好人,我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格外的容忍你,因为我那么爱你,我始终对你有幻想。可是你把这个孩子打了,我连对你那点最后的幻想都没了,我不再爱你了,也不再给你机会了。”

季念听着他最后的宣判,哽咽着喉咙说,“好。那就好好聚好散。”她心里想,这样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大家都有交代,他怎么想她已经不再重要了。

程航从没这么难受过,但他很安静的离开她,像是把她宣判了死刑,他忽然觉得连虐待她都费力气,他只是很沉默的走了。狗子在身后朝他吼叫,他也没听见。一步一步的走了。这一走,他就没打算再回来。

-

季念不敢在这里多待,当天下午,她先打了个电话给女助手苏珊,得知老爷子已经知道所有事情后,并同意只要季念一走,他就不再追究五年前的绑架案。

季念不放心,请求苏珊替她向老爷带句话,“你就和爷爷说,我遵守承诺,求他也放过我妈妈,以后我一定不再回来了。”

苏珊在电话里头向她承诺:“一定转达。”

季念挂了电话,便开始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她的衣服并不多,程航买的她都不打算带走,首饰仍旧放在柜子里,她贪恋的看一眼他送她的钻石戒指,想一狠心把它带走,最后还是放回去了,她只带走了程航送的星星灯。

她把狗子送到了附近的宠物店,留下了足够它安度晚年的钱,并告诉店主如果有人愿意收养它,就把狗子送给别人。

她和狗子道歉,“对不起,妈妈无法带你走。”

狗子泪眼汪汪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它病恹恹的垂下了狗脑袋,它知道自己再一次被主人抛弃了。

隔天早上,季念先去了相邻的城市,未来渺茫,她暂时还没有做好计划,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

程航现在是真的对季念死了心。

小凡看出来了,他们正式分手后,少爷也只是失魂落魄了两三天,很快他又恢复正常,依旧和人谈笑风生,商场上也愈发游刃有余,仿佛现在任何事情都不再能轻易将他打倒了。

老爷子说得对,少爷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男孩,他现在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哪怕一场飓风吹来,他也能做到风雨不动。

他现在镇定,坦然,对谁都是那一幅叫人拿捏不准的扑克脸。

可是小凡觉得,少爷也只是外表看起来冷静罢了,谁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季小姐走了就没再回来过,有些事情小凡一直没想明白,比如那天老爷子为什么要见季小姐?季小姐手里为什么拿着老爷子的支票?

没想明白他便也一直藏着掖着,不敢问得太清楚,也不敢随便开口。保镖,是不可以问太多的。

-

程航好久都没再听到季念的消息了,自从分手后,他都不怎么看日历,反正每天醒来他都有忙不完的事,夜晚一倒下就睡了,有时候他还得在飞机上过夜。

他过得好像很精细,每一个小时都布满了行程,但又仿佛过得很糊涂,因他发现自己现在再没有私人空间,他现在连想事情的时间都没有,但没有时间也好,至少他度过了最痛苦的失恋期。

他偶尔会在日光下想象一下自己的未来,爷爷最近在逼他结婚,他已经想好了,结婚是不可能结婚的,他这辈子都不想结婚的,他宁愿和狗过一生。

季念在他心口插的那一刀,他只是故意不去想而已,实际上,他知道那把刀还插在心口,连刀子都没□□,更别提愈合了。他现在是没见到季念这个女人,实际上,她如果再在自己眼前晃一下,他知道自己的心会控制不住想滴血。

所以他不再去出租屋,不再找人去跟踪季念,他要自己断了念想。

他现在连电话都不自己接了,除了让Lili帮忙接听,也让小凡接听。

他们两个算是比较了解他的,知道他讨厌什么人,会自动过滤掉一些电话。

比如秦琴打电话来的时候,Lili会主动的撒谎说:“不好意思,秦琴小姐,程总在开会呢,真的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

秦琴在那头发了飙,“闭上你的嘴,立刻叫他听电话。”

Lili只听命于程航,任何人的话都不听,她现在能把所有女人的电话阻隔在外,并且不害怕得罪任何人,“很抱歉,恕难从命!”

Lili之所以这么做,也没有私心,纯粹是为了工作,在其位谋其职,她把每一个人在程总心中的分量拿捏得很清楚,因此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这也是程航肯重用她的原因。

Lili自然也看得出程总并不喜欢秦琴,她知道程总心里头有很爱的女人,只是这个女人好像不爱他了,还把他给甩了,程总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里还是对前女友念念不忘,分手后他连手机屏幕上和她的合照都舍不得更换,也不怕被任何人瞧见。

在Lili看来,程总这是爱到变态的地步了,可惜程总没搞明白,依旧克制着自己,Lili身为助手秘书,也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了。

某天Lili接到了一个自称是“房东”的电话。

“房东”一听讲电话的是个女人,当即就骂娘,“你这个混小子,在外头勾搭女人了,老婆孩子都不要了?家里的狗都要在宠物店里病死了!早知道我就不把房子卖给你了,要不是隔壁邻居告诉我你们家里漏水,我还不知道你们家里都水漫金山了!”

Lili汗颜,赶紧对“房东”解释:“我是程总的秘书!”

“房东”还是骂娘:“我管你是秘书还是小三,你赶紧叫他回来把家里的烂摊子收拾好了,隔壁邻居都找到我头上来了,还有你们家那狗,要不是我路过宠物店都不知道它在闹绝食,你跟那小子说,再不来那狗就饿死了!好歹是条命!”

Lili挂了电话,艰难的犹豫了几分钟,把各种利弊都对比了一下,觉得这个电话估计不能屏蔽,这“房东”极有可能是程总和前女友的房东。

没错,虽然程总现在心如死水过得跟和尚一样,除了签文件他仿佛对什么都没兴趣,可那只是表象,万一因为自己屏蔽了这个电话,以后前女友找来,程总对自己兴师问罪怎么办?程总对前女友贼心不死,Lili是有十足把握的。

想来想去,Lili就敲门汇报了,她故意带了份文件进去签名,顺便无意的提了一句:“对了,程总,刚才有个‘房东’打电话过来了,他说你家里漏水了,影响到了邻居生活。”

程航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般,怔住了。定定看着Lili,眼睛第一次出现了恍然,“是吗?”

Lili见他这样就壮着胆继续说了,“还有您的狗子,现在寄养在宠物店,最近它正在闹绝食。”

程航把笔掰断了,明亮的眼睛愈发恍然,点了下头说:“我知道了。”

Lili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总之,那个看似无欲无求的程总在办公室里踱步了几分钟后,就心急火燎的推门出去了。

-

程航自己开车去了公寓附近的宠物店,这附近也就只有一间宠物店,他很容易在宠物店里看到了正在闹绝食的狗子。

那宠物店主瞧见了程航,仿佛遇上了救星,他把季念预存在这里的一大笔钱都退了回去,抱歉的说:“实在养不起,实在养不起,有钱都养不起,这狗脾气大得很,我怕把它养死了,到时候主人来了要踹死我,您赶紧把它带回去吧!”

程航见到了闹绝食的狗子,它已经把自己饿得差不多了,但却还认识程航的,咕噜咕噜活了过来,狗眼睛也一点一点睁开。

程航亲自把它带到了宠物医院,做了紧急救治。

宠物医生说:“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饿久了。”

狗子很争气,在经过几番折腾后,它又活了过来,还屁颠屁颠赖在程航脚边,不肯走了。

程航把它牵出宠物医院,送它回家里,问它:“你妈妈呢?”

狗子嗷呜嗷呜低叫两声,伏低了狗脑袋,眼睛里竟然有了泪花。

程航拉着狗子站在公寓外头摁门铃,他并不确定季念是否已经走了,但也猜到她八成是走了。

但猜测归猜测,他心里还是有些想法,希望她别一走了之,否则这只狗怎么办,他总不能把它带走吧?

这可是季念和他初恋男友的狗。

他到现在还是恨季念弄死他们的孩子,他无法再接受她,更加无法接受她的狗。

季念果然不在家里,程航最后只能在钱夹底层里找到了钥匙开门。

这把钥匙从到他手里开始,就是以这个方式,存在在他的钱夹里,他没想到它到现在还依旧藏在这里。

程航把门打开后,狗子激动的朝门里叫了几句,仿佛它终于回家了,也终于活过来了。

狗子熟悉的跑进了家门,激动的把家里每个门闯了一遍,发现狗妈妈不在家里,它有些失落的溜回程航身边,匍匐在他脚边赖着不走了,大概是觉得没有狗妈妈,但有狗爸爸,这日子也就勉强还过得下去了。

程航把狗子推开了,因为他发现厨房的水龙头在漏水,其实也不是很严重,只是天长日久没人来关上水龙头,那水直接就“水漫金山”,积水成多的流到外面去,严重影响到邻居的出行。

程航找了工具三两下把水龙头修理好了,再拿类似抹布拖把的东西,把家里的水都擦干了。

他做完这一切,累得要死了,倒在沙发上,狗子钻到它怀里,他手一摸,就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狗脑袋。

他突然想起了以前季念在家里的时候,他哪里用得着干这些家务活,做饭洗菜洗碗拖地都是季念一个人干完的。

以前他看着她干活,心里总会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她不仅白白给他睡,还白白给他干活,有她在,他的生活别提多舒服了。早上有早餐吃,回家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他只要躺好了享受就行了,偶尔他还能把她摁下去叫她用嘴伺候,这样的生活简直和神仙没什么区别。

程航现在回父母家里住,程家好几个佣人,可他觉得他们收拾得都不舒服,连被子都铺不好,还不如全部都踹走,只留一个季念伺候他就得了。

这样一想他觉得自己还是对季念太仁慈了,他就这样放走了她,她杀了他的孩子,本来他就应该把她困住,狠狠惩罚她,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让她当个小二,当个佣人,一辈子伺候着他也好啊。

狗子呜呜叫了几声,看样子是饿了,他叫了外卖,分一点给狗子吃,吃着吃着就不是滋味,这他妈都是什么狗食,还是季念做的好吃。

他吃过饭把家里翻了个遍,很快发现衣柜里他买给她的衣服,她都没带走,他愤怒的把衣柜关上了,很快又发现他买给她的首饰,她也没带走,他再次愤怒的关上柜子,心想着,她不是很贪钱吗?不是为了钱才接近自己吗?那她为什么不把这些值钱玩意都带走?留着干什么?给他养小三?

狗子忙前忙后的跟在狗爸爸身后,它觉得狗爸爸喜怒无常的,好像又要扔狗,它愈发卖力的在他身边摇尾乞怜。

程航本想一走了之,可是看着狗子这么卖力的讨好他,就跟当初季念卖力的想留住他一模一样,他突然就有些心酸,于是就不走了。

他坐在客厅沙发上,将她养的绿萝和发财树浇水,并修剪得像模像样后,后背往椅子上一靠,重新审视了这个小家一番,像是想到了什么。

程航重新走进卧室里,将自己的衣柜一拉,原本那个藏在他衣柜里的星星灯不见了。

他抿着薄唇轻笑,不动声色的把衣柜门拉上,手悠然的往裤袋里一插,俯下头看着狗子在脚边绕,嘴角忽的换上一抹嘲讽的笑意。

--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第52章
热门: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修罗帝君 帝台娇 星际炮灰养崽日常 玉堂金阙 离婚后我走向人生巅峰[快穿] 侯门医妃有点毒 天子是我白月光 艳情乡村 绿谷来自敌联盟[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