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老爷子的助手苏珊离开不久后, 秦琴很满意的听到,程航办公室里传来了摔东西的声响。很显然, 某人在看到报告单后彻底发疯了!

秦琴想,程航现在伪装得再牛逼又如何, 他再厉害也不过才二十四岁出头, 他爷爷打算把他培养成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继承人,可惜了, 这个继承人情路坎坷,总被女人折腾得心肝俱裂。

摔东西的声音在十分钟后停止, 刚得过一张卡的Lili,心惊胆战的进去收拾。

程航脾气再躁烈也不至于打女人,更不会打员工,他只是一张脸上冷峻凌厉带着凄怆, 桌上放着一份报告单, 他盯着那报告单,眼睛里喷着火,看样子是这份报告激怒他了。

Lili再看一眼,发现这份文件是某某医院的报告单, 她只敢看一眼,不敢再多看了。

程航沉着嗓音吩咐Lili:“去叫小凡过来。”

Lili赶紧去把小凡过来,她知道程总信任小凡, 现在谁来都比不上小凡。

小凡来了不久之后,就又急匆匆出去了一趟,很快小凡又回来了, 汇报了几句后,又退出去了。

Lili拿文件进去签名的时候,感慨于程总情绪的起伏变化速度,简直比火箭还快,她还记得早上程总问她求婚方式的时候,一张英俊勃发的脸上写满了幸福。可现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似乎只有无尽的悲怆。

程航签完了文件,提早收工,离开的时候,脸上又恢复到了冷静肃杀,倒是半点愤怒都没有了的样子,只是带着杀气,Lili看得小心脏提了几下。

-

程航让小凡把车开回了家里,车子缓缓开进了教师公寓,他静静坐在车里,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是被季念骗着来的,第二次来也是被她求着来的。

都说事不过三,可他被她骗了三次,最后难敌她的美色,他吃了她一遍就想吃第二遍。

吃习惯了他就想把她占为己有,哪怕她不干不净的,也想把他变成自己的。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习惯,玩具被人弄脏了不要紧,抢回来还是自己的,他不嫌弃她脏,只要她老老实实待在自己身边。

可是季念现在是彻底不老实了,她去外头勾三搭四他还能饶了她,权当她一时寂寞受不了蛊惑,谁没有个寂寞的时候?

他告诉自己要体谅她,多陪着她,她就依然是自己一个人的。

可是她现在连人都敢杀了,那人还是自己的种,这让他怒火中烧。

他想她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搞鬼,一次一次,他都饶了她,这一次他是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她。

这一次她杀的是他的人!她这样做和杀了他没什么区别!

程航手攥紧了那份手术单,愤怒得眼底要喷火,现在他就要上去好好问个清楚,假如她说不清楚,他就弄到她清楚的说出原因来不可!

此刻他一脸杀气,冷芒在眼底里,一抬眸就是要杀人的眼神。

小凡是了解他的,他下午也亲自都医院去了解了情况,确定了季小姐的确是亲自签名做了堕胎手术,他诚实的把这个结果告诉少爷。

少爷得知后,眼底燃烧的火苗灭了,灭了之后又重新燃烧,小凡就知道,这是少爷愤怒到极点又无力挽救的绝望了。

程航甩了车出门走上楼道,小凡因为知道原委,担心少爷生气起来会打死季小姐,所以他警惕的跟上来了。

小凡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少爷的玩具被人抢走了,少爷当场就和人开战,小凡帮着他一起揍人,可是他们俩太弱下,齐齐败了。小凡觉得自己对不起小少爷,从那个时候起偷偷装个沙包回来练手,小少爷也和他一起练,俩人打沙包打得差不多了,再去找那人开战。那人被他们打败了,少爷画了个圈圈不许那人走出来,非逼得他把自己的玩具还回来不可。可那个玩具早被那人玩得很残旧,小凡以为少爷不会再爱了,可他还是最爱这个玩具,来了新的玩具他也不换。

小凡那个时候就知道,少爷是个很念旧的人,同时他也是个极端的人,因为后来他要出国了,他妈妈不许他带个玩具出国,少爷担心他不在的时候玩具被别人偷走,于是走之前他拿刀子把那玩具切了,一了百了。

小凡现在就担心,季小姐被少爷一刀切了,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跟着上来一趟。

程航因为愤怒占据了心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身后跟了个小凡,他站在门外头摁门铃,摁得疯狂。

开门的不是季念,而是丽娜。

丽娜给他开了门,眼睛一抬,瞧见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孩。

程航先她一步开口,“季念呢?”

丽娜赶紧说:“季念在床上休息呢。”

程航走进屋里去,很快闻到家里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他高大挺拔的身子站在客厅的光影之下,闻着那医院特有的气味,狠狠的笑了笑,很讽刺的笑了。

他想她果然是去打胎儿了,刚才他还心存一丝侥幸,现在连侥幸都不必有了,小凡调查得没有错,她今天去医院就是特意去杀死他们的孩子!

程航承认自己从来就不喜欢孩子,但是因为他太爱她了,而她有时候让他爱得很痛苦,他最近莫名的就想她为自己生一个和她一摸一样的小人出来。

他想像哄她一样的哄着她生下来的小人。

这是一种很变态的爱法他知道,但变态归变态,至少他觉得自己的想法也算人之常情。

可他没想到,季念比他更变态,她现在连他的种都敢杀!她到底哪里来的狗胆,她和慕治辰纠缠也就罢了,她竟然敢弄死他们的孩子?

这个孩子原本可以给他带来希望,快乐,甚至幸福,他甚至偶尔在想,他们以后的孩子要叫什么名字,而她竟然就这样毫不留情的把他给杀了,她不知道她杀的也是他的心!

现在好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被她这一堕胎也直接杀死了,他觉得自己不会再活过来了。

他活不过来了也决不让她好过,没把她折腾成两半,他不会把她放去任何人的身边!

-

丽娜见程航一脸杀气的回来了,站在客厅一动不动,一个劲的冷笑,像是无情的杀手在出手之前的嘲讽笑意,她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他那张脸虽然眉目英俊,但是冷笑的时候就是冷硬逼人一脸煞气,让人浑身不舒服。

丽娜发现程航现在看起来和以前很不一样,不过是大半年不见而已,她还记得大半年以前,他像个失去女朋友的大男孩一样,无助的来医院找季念,他那时的无助都是真实的。旧时光

可现在他脸上没有半点无助了,只有冷漠,眼睛里还有杀气,看样子是想杀人,没弄死几个他是不会甘心的,尤其他身后还跟着个高大的类似保镖的大伙子。

那大伙子也是个好看俊俏的,脸上虽然没什么杀气,但因为太高大威武,让人感觉害怕。

丽娜觉得程航假如要杀人都不用自己动手,让这大伙子一只手就可以把季念那个小脖颈拧断,但她毕竟也没想明白程航为什么要杀了季念,只是感受到了杀气,所以即便想报警也是有心无力,指不定报了警别人反过来说她强闯民宅,这就坑爹了!

季念现在在床上病恹恹的躺着,也指望不上她了,只能靠自己。

丽娜决定把自己留下来,还给程航找了个理由:“季念刚做了手术,我是护士,我想留下来照顾她,毕竟我有经验。”

程航冷不丁盯她一眼,“她真的做了手术?”

丽娜点头说:“是。”又问,“不是你不想要你们的孩子吗?”

程航冷嗤了一声,愤怒更甚了,“她这样和你说的?”

丽娜想了想,摇头,“那倒也没有,我猜的。”

程航没心情和她说了,“你可以走了。这里不需要你。”交代身后的小凡:“送客。”

小凡训练有素的答:“是。”

丽娜被一个杀气腾腾的男人下了逐客令,也顿时有些心虚,她知道人家小俩口的事情轮不到她在这里指指点点,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季念,于是小心翼翼对程航说:“她刚做了手术,身体很虚弱,你……有什么事等以后再问,她现在经不起折腾。”

程航对她的耐心已经彻底用光,直接喊人,“小凡。”下命令,“立刻把她送回去。”

丽娜叹气,心想季念这个小贱蹄子,这惹的都是什么坏男人,明明害她堕胎,回来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季念现在可算是彻底把自己搭上去了!傻女人!

丽娜在毫无防备的时候,直接被小凡搀着送下楼了。

小凡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帮她,他担心少爷会发飙,为了减少受伤的范围,他主动把这位丽娜小姐“拎”走了。

说是拎的,真的是用拎的。

丽娜身材娇小,小凡高大威武,他一只手就把她拎着走路了。

起初丽娜被他拎着走的时候是半点感觉没有,但是被拎着走了一段路后,她偶然的侧头看着俊俏的大男孩一眼,脸颊没由来的红了。

这男孩生得一双好眉眼,面容刚毅,眼神坚定,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初恋脸嘛,怎么能叫她不心动呢?

丽娜心跳很快的看他几眼,小凡慢慢有所察觉了,意识到现在危机解除,丽娜小姐也不打算再去打扰少爷了,他松手,冷静淡漠的跟在丽娜身旁。

丽娜被他这一松手,彻底失去了感受他体温的机会,顿时就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她刚才直接在他手里睡过去就好了。蹭蹭帅哥体温也不错呀!可惜时不再来。

丽娜坐上了小凡的车,特意坐在了副驾驶,想着法子的问他一些关于季念和程航的事情。

小凡知道丽娜是季小姐的朋友,所以对丽娜客气尊重得很,对于她提出来的各种问题,他有什么答什么,不多一句话不少一句话。

丽娜又问了几句关于他家庭情况与学历的问题,他都很认真的回答。

因着他的认真,丽娜再看小凡的时候,眼睛就多了几分暧昧不明的笑。

丽娜知道小凡看不懂她眼神里的意思,可越不懂越撩人,他那眼神干净清冽得毫无杂念。

丽娜觉得他那无意识的一扬嘴,一低头,都是明星的面容,这姿色可以原地出道的好吗?再看他那长腿,丽娜觉得自己腿要先软了。

小凡把丽娜安全送到家里就走了,他不知道丽娜在他身后色眯眯的盯了他很久。

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成了一个让女人轻易心动的英俊大小伙子。

这张脸与这张身材能够轻易秒杀任何一个女人,可惜他不知道,也不在意。

-

程航把丽娜和小凡都支走后,伸脚把门踢上了,用的是扫荡式的关门方法,惊天动地的关门声,直接把睡懒觉的狗子震醒了。

狗子傻乎乎的看着狗爸爸,不知道狗爸爸这是要干什么,一双狗眼里写满了惶恐。

他这一关自然是要教训女人的,气势不小。他早就愤怒到了极点,本来还想好好与季念先上上课,可是丽娜刚才那番话不巧,正好刺激到了他的痛点。

他直接把季念从被子里揪出来,手不客气的往她身下一抹,进去了,“你今天干什么去了?杀人杀得过瘾吗?我再给你补一刀?”

季念把他的手从自己底下推出去,艰难的开口:“你,出去。”

程航看了看自己的手,原本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手血,可是,奇了个怪,他的手狠狠探进去了,想在她伤口处添把火,想狠狠弄死她来着,结果却是干净的,干净的水。

他看着那只手嘲讽的笑了,心想季念是有多犯贱,这样都能出水,她不是刚从底下杀了个小人吗?为什么半点血迹没有?没有就算了,她还被他抹出水来了?

他打定了主意要弄死她,在她耳边骂了她一句“犯贱”,手已经又往下探了,他摸到了不知道是血还是水的东西,总之是黏糊糊的带着她味道的东西,还是没见到血,他有些怀疑,但也没法弄明白,总不能找个堕过胎的女人来问。

他烦躁的进洗手间里洗了手,出来看到了季念惨白的脸色,一副失血过多的模样,再加上丽娜的话与报告单,他认定了自己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背叛,虽然他到现在也找不到她的伤口在哪里,但她背叛他,已经背叛到杀人了,这是不不争的事实,他怎么可能饶了她?

他想把她抓起来冲冷水,可是他又想起她现在身体弱,他真这么做,她可能会死,所以他深吸一口气,摁下了心中一切想杀人放火的念头。

他现在是恨她的,恨她杀死自己的孩子,但他还不要她死,他自己死了也不要她死,哪怕她成了别人的也不能让她死。

他知道她和小时候的玩具不一样,不是得不到就可以砍得断的,他砍不断她,下不了手,她再烂再坏他也下不了手。

可心里的恨意快把他烧死了,他进去洗了个冷水澡出来,却发现季念睡着了,他静静在她身边坐下,点一根烟在她身边吸上。

他想,先放过她这一晚,明天就没那么容易了。明天他和她算总账,算不完他也不留她了,他把她一脚踹了!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重启修仙纪元 荣光[电竞] 相看两相知 乡村娃的梦想 无声告白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在豪门宠文里当女主角 韶光慢 双魂召唤师 跪求一腔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