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 程航发信息过来问候她:【念念, 身体还好吗?】

季念回复他一个字:【好。】

程航说:【乖, 我过几天就回来了。】

季念就没有再回复信息了。

季念第二天叫了网约车,送李春华回秦家。

她今天觉得肚子还是有些疼, 尤其站着走路的时候, 她心想这个死孩子大概也有脾气了, 竟然喜欢她坐着躺着。

但她毕竟还是要上班的。

她暂时还没想好要怎么安排这个孩子, 但是老爷子的女助手找了她。

女助手转达老爷子的意思, “老爷希望季小姐把孩子解决掉, 是要我们来安排,还是您自己来安排?”

季念喉咙一咽说:“我自己安排, 这孩子还太小,等再大一点我就拿掉, 你让爷爷放心,我既然答应他要走,自然也不会给自己留一个祸害。”

女助手很满意的走了。

-

程航一个星期后就回来了,到了之后, 他给她发了信息, 说今晚要提早回家。

季念看到了,并没有回复。

这两个星期里, 有个人一直来纠缠季念, 是之前的慕治辰。

起初季念是不搭理他的,可是他经常在医院门口等她,第一次她拒绝他, 第二次她也拒绝他,今天是第三次。

季念坐上了他的车。

她刚才走出医院之前,特意化了个妆,掩盖她自从怀孕之后就不太好的脸色。

慕治辰今日一身休闲装,很是闲适帅气,虽然是个纨绔子弟,却也是个人模人样的,令女人心动的男人。

慕治辰看了季念一眼,心情很好,客气问:“季小姐,想去哪里玩?”

季念没看他,平视着前方说:“去喝点东西。”

慕治辰把她带到了常去的清酒吧,她点了无酒精的鸡尾酒,他也喝了无酒精的饮品,待会还要开车送她回去的,虽然他很想把她直接弄到酒店去,但他知道追她没那么容易,于是喝了一杯便结束了今天的初次约会。

慕治辰送季念回家,季念一路给他指路,特意进了小区,让他在指定的公寓楼下停车。

程航这个时候已经在家里等她了,他今天下飞机就直接到这里,等着她像以前一样回来给他做饭的,谁知道等了几个小时等不到人,却等到了她被个男人送了回来。

楼下的灯光太昏暗了,他站在客厅的小阳台上往底下看,只看到季念下了男人的车,灯太黑他看不清楚车牌号码,但他看到了开车的是个男人。

季念下了车和里头的人告别挥手,转身走进楼道,眼睛一抬,她看到了程航站在阳台上抽烟。

她平静的收回了目光,上了楼,进了门,瞧见程航高大的身子坐在沙发上,仍旧是沉默的抽烟,烟雾模糊了他俊逸的面容。

季念不看他的眼睛,不看他的脸,直接走进去换鞋。

程航把烟头摁灭了,看她的眼底阴霾尽显,低沉的嗓音问:“你去哪里了?”

他问得很平静,哪怕嗓音听得出他藏了愠怒,但他不再像从前一样轻易暴露情绪了,相反他竭力克制自己此时的怒气。

季念穿上了拖鞋,淡淡回应:“和同事去喝一杯。”

程航微微眯着眸看她,像是在审度她话里的真实性,带着一丝嘲讽,“你什么时候和你同事这么好了?上次的那个林医生?”

“不是。”季念走进去。

“那是谁?”

“你别管了。”

季念语气烦躁。

他听出来了,手往裤袋里一插,气得冷笑了一声。

她进房间里拿衣服进浴室,门重重的关上,一副不想与他多谈的样子。

程航坐在外头沙发处,用力扯了扯衬衫领扣,卸下了所有伪装,他冷峻的脸上此时笼罩乌云。

他有些烦躁,但是拿她无可奈何,他这个星期里察觉到了她的冷淡。

他给她的电话十个里她只接一个,给她发的信息她只回复一个字。

他直觉他和她的关系出现了问题,所以才会急得一下飞机就立刻回来看她。

可一回来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他对感情的经验也有限,百思不得其解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思前想后只有一个答案,自己这是冷落她了,她在生他的气。

晚上,程航加倍的疼爱她,抱着她,死不松手。

她被他揉得快要喘不过气了,低低的在他耳边呼救,他才松开她。

可他这么卖力,她却始终一动不动,她连眼睛都不看他,程航觉得她不专心,怀疑是自己不能满足她了,可他明明……总之他很苦恼。

第二天他特意起了早,吃她做的早餐,完了抱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亲密的问:“念念,今晚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饭?”

季念推了他的手,自己站起来,拿包穿鞋说:“不吃了。我今天很累,想早点回家休息。”

程航得了拒绝也就不追问为什么了,他有些泄气,与此同时,他对她起了疑心。

早上九点,小凡来接去公司。

程航脸上没有半点笑容,甚至带着肃杀,小凡察觉到了,但默默的不敢吭声。

过了会,程航对小凡吩咐:“找几个人,帮我盯着季念。”

小凡有所迟疑,但很快点头说:“好。”

“不要让她发觉。”程航摁了摁太阳穴,眼底有些疲惫,“我要知道,她现在每天和什么人见面。”

小凡没有再迟疑,依旧是说:“好。”

-

几日后的傍晚时分,慕治辰又在医院门口等着季念。

季念再次上了他的车。

慕治辰今天带她去逛珠宝,她很仔细的挑选观赏,故意磨磨蹭蹭的拖着时间,她知道最近一直有人在跟着自己,但是她不确定是哪一方的人。

她只是在挑珠宝的时候,偶尔故意侧过头,和慕治辰亲密的说几句话。

慕治辰是个纨绔少爷,他经手的女人不是少数,自然看得出季念是在挑.逗他。

他偶尔也大胆揽住她的肩膀,沾点便宜,心想,果然这世上所有的女人都一样,都喜欢珠宝,于是他豪气冲天对季念说:“喜欢什么就拿,算是我送你的礼物。

慕治辰大方得很,但季念知道,他的大方只是因为,现在还没有顺利把自己哄骗去开.房,对于还没有享用的女人,他这样的纨绔子弟当然大方。

季念选了一个多小时,挑选了最小的一对耳环,慕治辰说要给她付款,她抢先一步,用自己的存款刷了卡。

-

程航坐在办公室里,听到的结果就是:慕治辰给季小姐买了珠宝,季小姐接受了。

他在办公室里静坐了一会,怒气渐渐占据上风,伸手横扫了个杯子在地上。

短暂的愤怒之后,他很快就平静了,打电话内线叫秘书进来清扫。

他十分钟后还有客人要见,必须冷静克制,等他再见到客人的时候,脸色就恢复了正常。

他朝别人淡笑,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有多难受。

晚上,他不想回家了,觉得疲惫,从未有一刻,他觉得回季念身边,是会令他疲惫的。

他让小凡把车开到了小叔那里,小凡没有多问,安静的把车开到了小叔的会所。

程航坐在吧台,还是那个刚来的调酒师给他调酒。

他面容冷淡,问那个新来的调酒师:“女人都喜欢珠宝吗?”

调酒师察觉他心情不好,但是轮廓依旧俊美得令她脸红,她答:“当然是喜欢的。”

程航看着她的脸,心里仍旧很在意季念收了别人的礼物,他修长的指敲了敲杯面一下,问她:“喜欢什么珠宝?”

“都喜欢的。”调酒师又红着脸答。

程航眼眯起来,仔细的思考,自己是不是没有送季念珠宝,所以她才这样。

小叔走过来了,拍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

“没事。”程航起了身,“我先走了。”

-

程航回了家,季念已经睡着了。

他刚才在门口狂按门铃,可她不给他开门了,他拿钥匙才进的家门。

他进了门,看着那只很久不用的钥匙,登时笑了笑自己。

他还记得,她当初使劲浑身解数把钥匙塞给他,求他偶尔过来。

她倒好,他现在被她求过来了,可她连给他开门都懒得!

他今晚喝了酒,怒气很大,进房间后,他上了床,直接把人弄醒了,把她压着,很用力的压着,他想自己再用力一点就能把她压死,一了百了!

灯光下,程航俊美的脸上噙着眸冰冷的笑意看她,话也说得不客气,“怎么了?太久没上你,你都不认识我了?”

季念被他压得胸腔翻涌,怀孕的孕吐又要来了,她强忍着,皱着眉说:“你有酒味。”

“嫌我臭了?”程航像拎猫一样把她拎着,翻来覆去的折腾,“你以前求我上你的时候,怎么不嫌弃?”

他把人折腾够了倒头睡了,也不洗了,她越是这样,他越是要恶心她。

-

他们好久没说话了,两个星期,季念依旧每天接受慕治辰的邀请。

季念每晚都由慕治辰送回家,慕治辰对她有过无数次的暗示,暗示她去酒店,又暗示她想接吻,无所不用其极。

季念并不答应,她知道他要什么,所以并不轻易松口。

慕治辰偶尔还和季念说他从前的女朋友,有一回他说起赵子萱——“本来以为程少的女人很难追的,发现赵子萱也不过如此,竟然还是个小处.女,还是你比较难追,季念,你觉得我怎么样?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

慕治辰确实是有些喜欢季念的,季念长得美毋庸置疑,否则怎么能把鼎鼎大名的程家继承人迷得神魂颠倒?连秦毅都是她的爱慕者。

尽管慕治辰感受不到她的真心,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眼睛时常飘来飘去的,可也因为如此,他愈发觉得她很神秘,因为这份神秘,也因为她是程航的女人,所以他更加想拥有,他也不知拥有后要做什么,只是直觉不差。

尤其她还这么难追,他花钱花心思都不能打动她,这就愈发让久未失手的慕治辰来了劲了。

他追她追得愈猛了,大有不和她上一次床就不会收手的意思,然而,季念却由始至终对他不冷不热,她不接受也不拒绝,这把慕治辰挠得愈发心痒难耐,他看不懂她想玩什么,于是愈发想玩。

-

程航最近开始频繁买些礼物来送季念。

起初是珠宝,后来是钻戒,他也不当面给她,毕竟他太忙了,晚上她也不等他回来睡觉了,他哪怕酒量锻炼好了,回来也没机会和季念说话,有些话最近他也说不出口。

因为生着气,他知道她每天和慕治辰约会,时常气得想一把火烧死自己,他的理智偶尔战胜情感,想一脚踹了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但是情感最后又战胜了理智,他依然想要爱她。

程航知道自己对她很特殊,他对她毫无底线,哪怕她做的事情一再踩踏他的自尊,但他依旧爱她,依旧不想离开她。

他买了前所未有的好珠宝来送她,他想她但凡不是瞎子,都应该看到他的心意是要挽留她。

但他送了珠宝给她,仍旧什么话都不说,也的确是没机会说,她每天晚上都在睡觉,他总不能一次一次把人折腾醒。

季念把他送的珠宝都放在柜子里。

这一天,季念轮休,睡晚了些起床,程航已经出发去公司开早会了。

她洗漱好了就看见,他买了颗钻戒送她,放在她床头柜子上。

她把钻戒拿出来,分别套进了食指,中指,大拇指都不合适,这戒指最后只能套在无名指上,不多一寸不少一寸,刚好是她无名指的尺寸。

季念知道程航向来都是粗心大意,可他竟能用心记下,她无名指的尺寸。

她把钻戒戴在了无名指,戴了一个早上,高兴了好久好久。

她还特意把钻戒戴出去了,到小区外头熟悉的超市里买东西。

收银的超市人员是认识她的,还夸她:“戒指真好看。”

她心满意足的笑着说:“谢谢,老公送的。”

回家后,她把无名指的钻戒摘下来,放在柜子里。

她看着窗外的落日,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

换了衣服,她打算外出。

-

慕治辰说要来接她参加一个晚宴。

他们今天来得刚刚好,晚宴舞会已经开始,慕治辰邀请她去舞池跳舞,季念把手交给了他,被他牵着进舞池。

程航很快也到现场,他今天一个人到访,一进来,他就瞧见了季念和慕治辰在舞池里跳舞。

他不动声色拿了杯酒喝,沉默冷酷盯着季念,换在以前他是想杀人的,现在他竟然能静静的看完他们跳完了一曲,脸色是平静的,只有胸腔里的一颗心是热血撞动的。

季念跳完一场,觉得头晕,去洗手间洗把脸。

出来的时候,程航在外头等着她。

他动作并不温柔,扣住她手腕,把她推着撞到了走廊的柱子上,压低了眉目看她,他目光凶狠,“在这里干什么?”

季念眼神躲闪,“什么干什么?”

“为什么和他跳舞?”程航目光是要杀人似的盯她,“你当我死了?”

季念鼓起勇气直视他眼睛,“他邀请我了我就来了。”

“为什么是他?”

“我喜欢他啊。”季念笑了一声。

这笑容让程航愤怒到了极点,带着点危险,他掐紧了她的腰,“你以前也说你喜欢我!”

“那你还不允许我喜欢别人了?”

“你现在是我的!”程航眼中的危险更深。

季念忽的又笑了,意有所指的说:“我早就不是你的了,你还不知道吗?你和别人相亲了,我不能找男人吗?我年纪不小了,想找个对我更好的,就是这样。你放手吧。”

程航觉得自己听到了最不想听的话,他扯了扯领口,黝黑的眼底都是冷芒,却也竭尽全力解释,“我和你说了,现在情况特殊,他们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我快点倒台了才好,我是去相亲,但我从来没有隐瞒过你,你就不能谅解我吗?”

季念推开他一点,“不能。”

她说完了这番类似分手的话后,程航仿佛还是没能理解透彻,眼睛依旧直直盯着她。

直到身后响起了围观全场的慕治辰的嗓音——

慕治辰笑得吊儿郎当的走过来,他从程航手里把季念拽了出来,牵她的手在手心里,话是对程航说的:“程少,季小姐现在对你不感兴趣了没听懂吗?听不懂我给你翻译一下?”

季念不想再刺激程航了,侧头对慕治辰说:“走了。”

慕治辰觉得季念今天真是让他在程航面前长了面子,牵着她的手,他心满意足,志得意满的走了。

程航站在原地盯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他胸腔一颗心剧烈暴戾跳动,眸子却是冷的。

他还是没能从季念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他直觉事情的走向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

慕治辰成功抱得美人归,一路上别提多爽快。

他趁热打铁的把车子开到了二十四小时开启的酒店,也不拐弯抹角了,他今天觉得季念对他也是有意思的,否则怎么会为了他而拒绝程航?

慕治辰把她拉出来站在酒店门口说:“我在里头开了个房间,进去好吗?”

季念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慕治辰就当她是答应了,拿了房卡,慕治辰拉着她的手走在前头,季念跟在后头。

还没有到房门口,季念知道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突然捂住肚子抱歉的说:“下次吧,我今天每个月那几天不方便。”

说完,她在慕治辰没有反应之前,掉头走了。

慕治辰想追的,可惜季念逃得太快,他大脑完全跟不上反应。

季念直接走楼梯,走酒店后门,在后面徘徊了很久,才从酒店大门里出来。看看时间,刚好一个小时。

晚上,季念自己回了家,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她就知道家里有人。

她走进去,程航坐在沙发上,开着一盏昏黄的灯,他一脸森冷肃杀的看她。

隔了几个小时再见面,程航面容冷峻,望着她的脸写满了杀气,语气也带着危险:“你刚才去哪里了?”

季念低着头默不作声。

程航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一边朝她走来,一边低头点燃了,他猛吸一口,喷出烟雾,直面看着她,疏离又冷漠的说:“我给你机会解释。”

他想,她要是能解释好,他今天都能饶她。

可她连解释都不需要了,低笑了一声说:“开房。”

程航手里的烟头掉了,他是知道她去和别人开房,但是亲耳听到和别人说的是两回事!

“你再说一次。”他眼底是喷薄的怒火。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他发现自己的心像是要把自己一把火烧了,这感觉那么陌生,却又熟悉。

季念仰头看着他一字一字说:“和慕治辰去开房了。”

他给了她一巴掌,狠狠的,毫无预兆的。

她站立不稳,扶着那鞋柜才能撑着。

他眼睛猩红盯着她,还是那句话:“为什么这样做?”他承认事到如今还是不想放手,还是想听解释。

季念走到椅子上缓缓坐下,“我说了我很累了,想找个人开始新生活。”

程航冷笑,倒退几步看她,他觉得她变得陌生,“慕治辰就那么深得你心?“

“是啊!”

“你觉得你摆脱得了我吗?”程航冷酷的对她笑了一声,那笑意却是不到眼底的,“你是不是把我想得太没用了,你以为跟了我,还能去和他在一起,你和他上了一次床就怎么样,他就会要你吗?嗯?”

“你怎么知道只有一次?”季念看着他,“就算他不要我也没关系,他给我很多东西,足够我以后跟着他生活。”

程航嘴角忽的勾起一道戏谑的弧度,他觉得这一切很荒唐,盯着她的眼眸却开始变得滚烫而炙热,他听到自己又在开口挽留她,直到这一刻,他仍是想要她——“我没给你东西吗?我没给你卡刷吗?你为什么这样!我说了再给我一点时间,为什么要这样背叛?你知道你多贱吗?”

季念攥紧了手心,侧着脸垂下眼睛说狠话:“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认识我,我一开始也是因为你的钱才和你在一起的,有钱了我和谁都可以,我们好聚好散吧。”

“你休想。”

程航重新坐到了沙发上,他气到了极点,想起了从小和人争抢一个玩具,他即便自己得不到,也绝不拱手让人,他现在对季念也是相同的想法,可是他更想不通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得不到,明明她是自己的。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季念挪一下身子就到他身边,她仰头看着他笑得很贱,“还是你想和来做个最后的念想?行吧,今晚我再伺候你一次,做完以后我们就不要见了。”

她伸手,一颗一颗解开他扣子。

很快到了皮带扣子处,程航用力把她的手推开了,他猛地起身,冷硬的背影带着厌恶,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季念以为他这一走,一辈子不会再回来了。这样也好。

晚上她失眠了,她起来去拿柜子里的钻戒,把它戴在无名指上,戴着戴着她总算能睡着了。

-

第二天,季念傍晚下班回来,买了点青菜水果提在手里,远远的却瞧见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楼下。

程航已经看见了她,上前帮她提东西,把她搂在怀里。

季念呆呆的被他搂在怀里,疑心自己现在是在梦里。

他眉峰轻扬,在她耳边缠绵的说:“念念,我等你很久了,下班了为什么不直接回来。”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十年忽悠 穿成男配长子 末世·齐祭 大唐明月 三青门外 谨以此生献给你 [快穿]COS拯救世界 剑有话说 权宦医妃之厂公真绝色 国医神算[古穿今]